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三百二八:秣陵城下双英会

第三百二八:秣陵城下双英会

        第三百二八:秣陵城下双英会

        秣陵城里,刘备闷坐在房中。

        这时赵牛、吕蒙二人走了进来。刘备一见到他们,当即笑问:“征粮情况怎么样?”

        赵牛、吕蒙二人脸部表情不是好看。

        只见他两都是摇了摇头,赵牛开口:“在薛礼时,城内也原本堆积了许多粮草,只是先前被笮融一把火把仓库烧了,粮草也都随之付之一炬。而百姓那里就别提了,他们去年就欠收,今年的粮食又没上来,加上因为这场大火,许多百姓不但没有吃的,就是家也被这场火烧没了。我们四处征收,也只能紧凑全军一日之需,实在……请明公责罚”

        刘备听完,实在语。没粮食怎么办?城外可是数万大军紧围着,而孙策也的,如果没粮食,就算想坚持着等到援军,只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当然,征不到粮食,也不能怪他两。对于这场大火,他也是亲眼目睹的。火势实在是猛了,没烧到只剩片瓦已经很是不错了。

        他现在做的,只能是皱了皱眉,没有开口。

        这时,门外一名走卒报说:“城下贼将要见大人”

        刘备微微一愣,冷笑一声:“他这是来责难我来了,不过也好,反正迟早是要跟他打招呼的,此刻正是见面时候。”

        不出刘备所料,孙策的确的来问罪的。

        当刘备来到城头,看到城下一帮武将簇拥着一个年轻英俊,骑着一头彪悍愤怒小黄马的将军时,刘备也已经猜到。

        刘备注目一时,对那年轻人拱手笑问:“是人称江东孙郎的孙伯符吗?”。

        马上将军一身铁甲,一杆长枪,听到刘备说话,当即捉马上前两步。

        风吹来,直灌长缨。

        孙策身躯一震,双手一抬,提眉道:“我正是孙策,你就是刘玄德吧?”

        刘备点了点头,瞥眼看见孙策身边那位全身甲胄的将军,不由愣了愣。只见那位将军两眼如秋水的波澜不惊,两眉如枪挺的刚毅跋扈,而嘴角却带着十分的坚强与傲慢,全身骨骼清秀,又不失男人的长壮如昂藏,实在是一个英姿飒爽的漂亮小伙子。

        刘备不由惊叹一声,接着说道:“孙将军身边这位,若我猜得不错,应该是周瑜周公瑾吧?”

        孙策和周瑜都是一愣,互相看了一眼。

        不是不错,是一点都没错。

        周瑜扯马上前,拱手道:“我听说刘使君一向对天下人物都了然于胸,便是从未见过,也能凭借惊人的想象力,联系起他人的描述,便能一猜就中。今日所见,果然不是虚言在下正是周瑜。”

        周瑜这句话回答得可谓十分漂亮,又干脆。

        他虽然惊讶于刘备怎么会认识自己,但他并没有陷入这个问题。他也知道,孙策此刻就在身边,虽然他相信他能信得过自己,但这问题毕竟麻烦,要是回答得太过磨叽,那就没事找出事来了。也幸好他反应得,话说得又得体,既回答了刘备的问话,又同时释放了孙策心中的疑惑。他把话一说完,也就退居孙策身后了。

        刘备呵呵一笑,说道:“久闻公瑾大名,今日有幸一见,真乃十分幸事”

        周瑜听他一说,也不好不回话,只得说了句:“贱名不足挂齿,只怕要让刘使君你失望了。”

        刘备笑问:“公瑾一向是这么谦虚吗?”。

        刘备跟周瑜一问一答,倒是把孙策晾在了一边。

        要是一般人,定然是勃然大怒,然后喝断他们的对话。

        但孙策并没有这么做,反而嘻嘻一笑,帮周瑜说道:“公瑾乃旷世之英俊异才,与我有总角之好,骨肉之分。他这人一向气量大度,不但兼具古人谦让之风,且雄烈有胆略,非是一般人所能相比。就说玄德你,恐怕也未能相抗”

        刘备仰天一笑,也知道孙策要发飙了。

        他一笑过后,说道:“公瑾非止于旷世之器,而且身俱仁慈,十分难得,所以我刘备很是对他佩服。他不像某些人的行事作风,就喜欢到了一个地方屠一个地方的门户,尽做些绝人子嗣,非‘仁者’所为之事。”

        刘备先发飙了。

        刘备发飙,别说孙策,就是周瑜听着也脸红。

        对于“灭门”“屠杀”这种光荣的事,孙策的确是做过的,而且屡做不爽。

        他的习惯,一但攻下一座城池,为了取得地方百姓之心,首先,他就要拿地方上的豪强开刀。而且,他这一刀举下去,就是满门、全族。最多杀一次,就达到数千人之多不杀光,把人家灭了种,他是绝对不放心的。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当时的地方豪强兼并土地严重,为霸一方,鱼肉百姓,孙策这时候能把他们拎出来杀头,的确是大人心的事,也难怪会得到百姓的支持。只是,他这种过激的行动,不但演绎了一幕幕人间惨剧,将那些不该杀的杀了,也加加剧了豪强对孙策的仇视,以及矛盾的进一步激化。后来,孙权当权时虽然改变了策略,与地方豪强结好,但就是孙策留下的这个心结,却始终未能解开,以致东吴的灭亡,与此事也是有着直接的联系的。

        有因,必有果。

        当然,孙策在屠杀地方豪强时,并没有考虑到这些后果,他只简单的以为只要到一个地方,拉几个豪强试试刀,那么一切问题也就解决了,他们就会乖乖驯服了。

        敢不服,灭你门,诛你族

        这是孙策唯一的信条,也是他对付这些地头蛇的最终处理程序。

        只是他不会知道,也不会想到,他在做着这些壮举的同时,也带来了豪强们的愤怒,和孙策嗜杀的恶名。

        孙策,此时听到刘备不点名式的指责,脸里虽然红了,但心里多的是愤怒。

        我杀不杀人管你屁事我杀的是豪强,而不是百姓你敢指责我?

        孙策还是强忍下来了,因为他也有发飙的资本。

        孙策听到刘备的话后,哼哼一笑,说道:“要提到这‘仁’之一字,这天下莫不知刘玄德你的壮举,没人能够比得过你。我听说,玄德在徐州时,受陶故使君之托,三让之后,这才勉强接手州牧之位。玄德这一点,实在不容易,真乃投机取巧之士的楷模,可谓一‘仁’也;

        接手徐州后,豫州刺史郭贡来要回他自己的城池,可你玄德不但不给,而且十分容易就找到了打发他的理由。玄德你不但敢跟他打,而且一打,就将他打到了谯县。最后,郭刺史走投路投靠了陈相袁嗣,袁嗣杀郭刺史,将首级献于玄德。玄德你非但不接手,而且反过来为郭刺史报仇。玄德此举虽然亏欠了袁嗣的一片归诚之心,不过,也算是‘恩怨分明’,此乃又一‘仁’也;

        而与吕温侯结盟后,玄德你不但借机侵占他的城池,而且还私下里接纳他的部将。最后,在温侯死后,玄德你实在又再一次体现了这‘仁’之一字,并将‘仁’进行到底。所以,玄德你干脆趁机把温侯的旧部全部都接手过来,可谓天下有之第一‘仁’者也”

        他这话说得太过,就像一把锐利的尖锥,直戳刘备的心脏。

        这小子是不想活了竟然看破了我的机关

        刘备也实在是耐着心思听完,也算他耐性好,一直都没打断它。而站在一旁的赵牛本来就不干了,他听到孙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刘备难堪,只恨得嘴里牙齿相抗,额头青筋滚滚,等孙策话一落,他的怒气也到了极点。只见他,猛的把腰里刀一拔,啪的一刀,砍在城垛上。城垛上,立即被赵牛这愤怒的一刀,咯嘣出一块大口子。

        赵牛砍完,胸口起伏了两下,怒火往外冲着。想破口相骂,但只怪他平时骂人得少,疏于锻炼,就是临时抱佛脚,也想不出一句恰当的脏话来。赵牛想了两下,等胸口起伏到第三下的时候,也觉不说话就这么挡着刘备视线,不是事儿,所以只得在滚滚一阵灰飞后,又收刀进了鞘,重又退到刘备身后。

        刘备也是十分震惊的看着赵牛,只没想到赵牛却比自己还要激动。也幸好,他没把吕蒙带来。不然以吕蒙血气方刚的个性,听了这话,肯定也是拔刀剁墙。到时候威风是耍了,只怕城垛也得被他两左右一刀给剁下三层皮来。

        刘备看到赵牛一生气,他自己本来愤怒的火,一下子没了,反而觉得没什么气好生的。

        面对孙策的调侃,他只是淡淡一笑,说道:“一般一件事,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就看这人心术是正还是歪。如此,他看的问题,自然也就不同了。我刘备但求问心愧,至于做得对不对,就像熊掌与鱼,不能兼得。今日伯符给某所评价之‘仁’,我刘备说来惭愧,实在不敢当此一字。但我刘备,只一心为天下、为苍生谋福,至于身外之名,我早已看破,不足为伯符你拿来一提。”

        孙策听他这一番话,实在是恬不知耻。他这时也忍不住把眉毛一竖,冷笑一声:“我们暂且不论这个,就说眼前之事。自古有言,兴师必有其名。我倒是要问一下,我孙策一直呆在扬州,从不踏进你徐州一步,你是兴师伐郭贡也好,讨曹操也罢,我都从来没有试图妄想什么。可今**倒好,不但踏入了扬州,而且还将我之牛渚、历城等重地相继侵占去,你这样做是‘仁者’所为?我就想不通,你这次,又是拿了什么名目,要来打我孙策的主意?”

        刘备赶紧说:“啊呀,伯符你怎么会有这个想法?这是伯符你误会了,我刘备此来也并非与伯符你作对来了,要说这件事,其实要怪你自己。”

        孙策一听,加怒了,怎么,把责任推到我头上来啦?

        刘备说道:“我听说,伯符你父亲当年曾与袁术这人合作过,后来,你父亲不幸被创,死后部下也就全归了他。再后来,伯符你又从袁术手上接手了这支部队,也就是因为这支人马,这才使得伯符你顺利渡过了江水,到了这里。伯符你与袁术的这层关系,说起来十分微妙,这点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而袁术他跟我是什么关系,想必伯符你也应该知道。伯符你此刻是什么身份,你应该比我还清楚。说白点,我刘备从来与袁术就是势不两立,我能把袁术撵走,也同样有理由将伯符你赶跑。”

        刘备顿了顿,笑道:“当然,伯符你虽然跟袁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我也知道伯符你乃胸怀大志之人,非是跟袁术那样的小人沆瀣一气。但,我听说伯符你自渡江后,不但乱杀豪强,弄得人声鼎沸,就连正礼(刘繇字这样的朝廷所任命的官吏你都敢坑他一把,一直把他逼到曲阿。这一点,我刘备就实在看不过去了。何况他也请求我出兵相助,我总不能拒绝别人吧?所以,我就来了,这算不算是‘师出有名’了?”

        孙策冷笑一声,说道:“果然是个好借口,刘备你这一出手,恐怕也不是为了你自己这点义愤之心吧?只是我不明白一点,既然玄德你是来替刘繇助战的,可你难道不知道,刘繇与薛礼、笮融的关系?你今日占了他盟友的城池,你的这片‘诚心’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好个厉害的孙策。

        刘备也只是把他的问题在脑子里一过,便即笑道:“我正因为知道薛将军与正礼的关系,这才替他坚守遗城。薛将军身为正礼盟友,笮融也是他盟友,照说,我应该一致对待。但笮融这厮一向恶行卓著,又曾是陶故使君的头号通缉罪犯,他虽跟正礼与薛将军结为盟友,但此人实在贪图厌,居然杀了薛将军欲要占他城池。我刘备眼见危难,当然不能袖手旁观。杀笮融,是正人心,我想正礼他也会原谅我此举的。”

        孙策点了点头,笑道:“我不管玄德你用什么理由入犯我城池,但玄德你既然来了,我也就不能空手让你就这么回去了。我军营之中,最近来了几位特别人物,我想玄德你一定也感兴趣,不如就请出来,大伙都看看吧。”

        搞什么?孙策你在开什么玩笑?你要我见谁?刘备眉毛微微蹙紧。

        但很,刘备就看见,孙策口里,他所感兴趣的人出现了。

        城下面,孙策一声令下,两边骑兵让开一条道路。两翼一开,也就推上来三辆囚车。囚车里站在的人,刘备一眼就认了出来。

        赵牛也看到了,他首先控制不了自己的惊讶,他向刘备说道:“明公,是陈军师,还有简、孙两位从事。”

        刘备点了点头,他实在是吃惊,怎么陈宫他们都落在了孙策手里了?

        其实,在孙策半夜袭击秣陵后,刘备就有曾担心过。但他以为此地离密林里的大营尚远,孙策只怕也没那么容易能得知这支部队的存在。可事情往往是人算不如天算,刘备最不希望看到的事也已经看到了,不该发生的也发生了。他也不知道,会来得这么。

        在他看来,要是自己约定第二天取粮后而没有去,那么陈宫必定就会派人过来查探。而就连刘备也不会想到,没等到陈宫等得不耐烦,孙策就已经得到了他们的踪迹,并且亲自带兵过来围剿。

        先前时,事情还是挺顺利的,孙策派使者劝降,他们那边也答应了。之后,就是孙策入营,亲自受降。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敌人居然是诈降,而要不是他机敏过人,趁机拿了陈宫做挡箭牌,不然恐怕对方火一点起,士兵一齐冲上来,就是十个孙策也被剁成了肉泥。

        而刺激的还留在后面,孙策发现一个手持火把的小卒子后,原本只是想随便教训陈宫他们,然后发挥自己幽默的特长,开句玩笑,也就了了。可没让他想到的是,对方有个像张承这样看起来手缚鸡之力的文人,虽然外表柔弱,内心却是十分强大。强大到居然还不自量力,想要拔我的剑来刺杀我

        这不可谓不壮举,就连孙策当时意杀了他后,心头都是微微震颤。

        他知道自己杀了张承后,也是十分后悔,但既然杀了,那就没得挽回了。而陈宫等人虽然也表示出了把抵抗一致到底的精神,但孙策还是觉得杀之不宜,何况,他还有用他们的地方。所以,在黄盖等众将一心想要杀陈宫等人的时候,孙策却是及时下了一道命令,让活捉他们,不准辜杀害。也正是他这道命令,这才让陈宫、简雍、孙乾幸免于难。

        虽然苟且的活了下来,但有时候活着不一定比死了好受。

        他们虽然活下了,却不得不以囚徒的身份,面对他们的刘使君,刘大人

        颜啊,面子丢尽了在这万众瞩目下,被人狼狈的推着出场。这不但侮辱了陈宫他们,同样也起到了羞辱刘备的作用。孙策看的,就是这一幕。

        第三百二八:秣陵城下双英会

        第三百二八:秣陵城下双英,到址

  https://www.65ws.com/a/1/1209/8017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