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三百二十:秣陵风云

第三百二十:秣陵风云

        第三百二十:秣陵风云

        在刘备出兵秣陵前,有必要先说下秣陵城这边,笮融的情况。【全文字阅读】

        当然,如果准确点说,其实,秣陵城此刻真正的据有者并不是笮融,而是另一个人:薛礼

        纳下薛礼不说,我们先看笮融。

        既然当时秣陵城被一个叫薛礼的人占了,那么笮融那时却是在哪里呢?

        秣陵。

        没错,还在秣陵

        史书上说:(薛礼秣陵城,(笮融屯县南

        明白了,两个人都在秣陵。只是,一个在城中,一个在城外而已。

        那么,薛礼又是何人?笮融,这个被刘备誉为‘南杀’的人物为什么跟他在一起呢?

        其实很简单,我们先说笮融。

        下邳相笮融的所作所为,前文已经具体交代过,在这里,为了加深记忆,简单说下。

        笮融这个人,先是陶谦的部下,替陶谦打工。后来,因为曹操来攻陶谦,陶谦为了确保粮道(运漕的安全,便将督粮的任务交给了他。本来,老板陶谦对他十分重用的,要知道这可是个肥差,陶谦能把这个任务光荣的交给他,我们的笮融应该感激陶谦,好好干才是。

        可是这厮玩的就是个性,不好好也就罢了,居然还把心思用在了老板陶谦身上。他利用这个机会,把各地征收上来的粮食,非但不交,反而明目张胆的据为己有。路过广陵时,又贪图起了广陵的殷实,便将广陵太守赵昱杀了,将广陵城抢劫一空。

        这家伙,也许是知道这下玩大了,虽然陶谦还在郯县跟曹操耗着,但他也怕陶谦缓过气来对付自己。笮融知道徐州呆不下去了,怎么办?还是逃吧。

        只是,逃到哪里呢?

        秣陵。对,就是秣陵。

        他一口气逃到了秣陵,用他的行动,明确的告诉老板:小弟不干了,我自己来做老大

        如此看来,也难怪刘备到徐州那会,听到陶谦提起笮融时,都是恨得牙痒痒的,原来他们之间有这么一笔帐。只是可惜,陶谦到临死时,也没有亲自把这个仇了。也许,陶谦心里很不甘吧?

        但没干系,他死的一年后,刘备会来这里,会替他来报这个仇。

        陶谦,你还是安息吧,有我刘备在,十个笮融也不管事不管你是南杀北杀,是人,就一并收拾了

        如今北杀都被收拾掉了,剩你这独臂南杀,能翻起多大浪花?

        刘备有‘仁义’之名,但他的‘仁义’也不是‘烂仁义’。陶谦的事,本来八竿子也打不着刘备。虽然刘备承继的是陶谦的使君职位,但清楚的人都知道,刘备这个位置是怎么得来的。再说,刘备跟他既不沾亲也不带故,凭什么管这闲事?何况当事人都死了,死人都不急,你还跟死人急上了?

        可如今,刘备挥军到这里时,用的偏偏是‘为赵太守报仇,替陶使君锄奸’这个口号。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刘备是真正把握住了。

        杀了笮融,又占了秣陵,既扫平了东进的道路,又替陶谦报仇,从此又赢了一个‘侠者’的大名,那岂不是一举若干得?

        对了,说了这么多,差点把另外一号人物,真正驻守在秣陵城的人物忘了。

        接着讲:

        本来,在陶谦接任徐州牧之前,徐州因为黄巾一闹,州境内满是盗贼,治安很是不理想。陶谦一到任后,便即着手打压这些强盗土匪,后来把境内的黄巾都撵走了,徐州也算是基本太平了。只是陶谦闲着也是闲着,反正没事做,便又继剿匪之后,陶谦又干了一件‘因公肥私’的事。

        他拿起手里的家伙,又顺便打压了一下那些不听话的地方势力。

        反正棒子拿在自己手上,高兴时,想打你一下,你也没办法。

        上面说到的薛礼同志,这时候可以出场了。

        简单说,薛礼这个人,当时就任彭城相,因为他是朝廷亲自任命的,很不得陶谦欢心。陶谦这人野心不大,但就是喜欢培养私人武装。在这个乱世,有兵便是草头王。要想混下去,混出个人样,那就必须狠。

        薛礼既不是他的心腹,又不听他调遣,自然成了陶谦大人打压的对象。

        在当时,陶谦因为借镇压黄巾,手上已经培养起了一支很有战斗力的部队,这支部队就是陶谦从老家带来的丹阳兵。而相对来说,薛礼只是一郡之相,自然不是陶谦这样手握兵权的‘老军阀’的对手。

        几战下来,薛礼实在吃不住陶谦的日夜攻击,只得乖乖的弃城跑了。

        薛礼一口气跑到广陵,过江都,面对滚滚江水,觉得实在没面子。想我乃堂堂朝廷亲自任命的相国,如何就被陶谦如此狼狈的撵了出来?哎,实在颜见江东父老啊。

        薛礼本来还想一死了之,但被部下劝住,也就只好走一步打算一步,从江都渡江,到了江东。

        事实证明,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薛礼就是个真实写照。

        薛礼此刻虽然如同丧家犬一样被人撵了出来,但他起码还是朝廷任命的命官,只要官印没丢,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办公室。

        就这样,薛礼到了秣陵后,看到这里地理不错,条件又好,实在是非常适合建立临时办公室的最佳选地。

        只是,秣陵城此刻已经有了地方官镇守,对他这个外地来的,不管你是彭城相也好,是徐州牧也罢,到了江东,你再大的官也没用。所谓强龙斗不过地头蛇,秣陵的县令,自然不把薛礼这个外地的相国放在眼里。

        人家县令不让进,把门关了,照说,薛礼这下该哪来哪去了。可薛礼这次也学了当初笮融过广陵时的一套,也搞了次反客为主。

        于是,薛礼便在秣陵城下,跟秣陵县令哭鼻子。

        说,老兄,你看兄弟我也没个去处。天也黑了,你就借个软榻,容我一席之地,让我先好好睡个觉吧。等明天,我就去找房子,找到房子,我就立马搬走

        有句话,相信大家十分熟悉——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秣陵的县令,要是听了几百年后,一个叫赵匡胤的人说的这句话,也许他到死也要后悔。

        相信大家也猜到了,薛礼借了秣陵,杀了县令。就这样,反客为主成功

        后来,笮融到了这里,又贪图起了秣陵的殷实,也想进来歇息一个晚上。薛礼是怎么得到秣陵的,他自己最是清楚,而他得到秣陵的阴谋案例又是哪里学来的,相信他自己在城上听了笮融的一番话后,心里早是鄙夷得暗暗发笑:“这招已经用烂了,兄弟你还是换鲜一点的吧。”

        笮融实在没想到这次没有顺利骗下秣陵,但他又心有不甘,只好退而求其次,将军队驻扎在了城南,也算是赖上了。

        本来,这两个人之间的斗争已经够呛了,后来被朝廷亲自任命的扬州刺史刘繇,因为被袁术所逼,只得渡江而治,也来到了这里。三人一台戏,都想最终占有秣陵,这下热闹了。

        本来,要是继续较量下去,按照历史发展的脉络,薛礼最终还是败在了笮融手上,被笮融杀了,笮融也因此占据了秣陵。只是,既然刘备来了,历史自然也就改变了。

        当然,在刘备打过来前,我们先说三人的这台戏。

        这台戏本来十分热闹,三方因为都想得到秣陵,所以演得都很认真。不过,孙策的到来,彻底打破了这一切。

        孙策渡江后,先是拿了刘繇的牛渚寨开刀,一战而下接着,攻打笮融的大寨,笮融出兵迎战,被孙策打死五百笮融深沟、避寨,不敢迎战。再接再厉,孙策又率兵攻打秣陵城,秣陵城薛礼坚守不住,就要突城而去,但被部下劝住,继续抵抗。在牺牲了数的士兵后,秣陵虽然保下了,但损失惨重。

        孙策的出现,算是一棒子打醒了他们。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唱啥子戏?都欺负到家门口了,兄弟们,操家伙,齐肩子上啊

        这样,这孙策的迫击下,倒是一下子将他三个人团结在了一起。

        有句话说得好,一个和尚有水喝,三个和尚分水喝,四个和尚呢?自然不能四个,不能有

        于是,他们三人暂时放弃抢夺秣陵,一致达成共识,结成了同盟,共同对抗外敌入侵

        不过,既然都同盟了,那谁当这‘盟主’呢?

        在谁当这盟主的问题上,三方又争执起来。

        三方这一争执,机会到了。

        孙策于是趁这个机会,全力攻击刘繇

        刘繇在孙策的狂攻之下,实在受不了,只得啪啪屁股,往江乘、湖熟、句容退,直到退到曲阿刘繇遭殃了,其他两个也没得到休息,被孙策也是一顿痛扁,害得这两个龟在原地,再也不敢挪动一步。

        他们此刻也明白,所谓枪打出头鸟,知道在这个时候,再抢什么‘盟主’也没什么意思了,所以在笮融和薛礼的商议下,一致推选刘繇为‘盟主’。

        刘繇接到这个‘盟主’的任命通知,实在哭笑不得,但让他加哭笑不得的还在后面。因为,在孙策面前,绝不容忍眼鼻下还有个‘盟主’的存在。所以刘繇今后的日子会怎样,相信我不说,诸位也能明白。

        我们暂不说刘繇,先看看秣陵城这边。

        秣陵大概的情形,既然已经说完了,那么,接下来有请刘备上场表演吧。

        第三百二十:秣陵风云

        第三百二十:秣陵风云,到址

  https://www.65ws.com/a/1/1209/8017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