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二百六一:曹操设宴

第二百六一:曹操设宴

        “师父,师父师父你醒啦”

        刘备恍然觉得自己刚从火窟里出来,鼻子里喉咙里好像还在冒着浓烟,胸口上如顶了一口大缸,闷得喘不过气来。不过,眼睛一睁开,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自己还是自己,只是处境不同。刚才还在鞍马上,此刻却已躺在了温软的卧榻上了。

        刘备睁眼看到赵狗剩就在旁边,恍然想起他在马后叫唤自己,他的旁边还有个曹操。刘备此刻只看到赵狗剩一人,环境也变了。这是个卧室。刘备问他:“狗剩,这是哪里?”

        赵狗剩也没来得及回答他,听到走道上传来声响,赶紧起身跑去喊叫:“我师父醒啦,我师父醒啦,他没死”

        刘备赶紧招手叫道:“狗剩,你在说什么?什么死不死的?”

        赵狗剩回过头来,趴在刘备卧榻边,泪水挂了出来:“师父,你忘啦?白天,白天你被一根烧断的火棍来,正扫到了胸口上。师父你你当时就被打落在了马下。当场,当场就没了气。呜呜”

        刘备闭目一想,我落马时也没看到什么火棍啊,赵狗剩身为我的‘徒儿’当不会乱说话啊,难道是我记错了?刘备伸手将他脸上泪珠擦了擦,赵狗剩趁这时将塌边一根竹仗拿给刘备看:“师父,这是你的拐杖。”刘备伸手接过,拿在了手里,掂量了一二。想到那日慌乱间把这根竹仗丢在了地上,不由笑了笑,从又放在塌边,问他:“徒儿,不要哭啦,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对了,我睡,睡了多少时候啦?这,这里是在哪里?”

        赵狗剩道:“师父你睡了有半天啦……”还没来得及回答下面一个问题,就见门户被推开,一人走进来,张口代答:“这里是昌邑,听说左先生你醒来啦。”

        刘备见是曹操,准备下榻相迎。曹操赶紧跑上前两步,扶住刘备身子,连声:“先生刚刚醒来,应当继续调养才是。”

        赵狗剩见到曹操进来,赶紧扯着他的袖子,连连说道:“我师父没死,他还活着。”

        曹操点头道:“嗯,我正是听到你的叫声,这才赶来的。”

        刘备笑道:“我只是假寐半天,不想让曹公你们担心了。”

        刘备只是轻松一说,曹操却是暗自惊讶。先前在城中猝然相遇时,他可是亲眼看到刘备被一根火棍扫下马来,然后堕马就没了气息的。要不是念在赵狗剩的求情,说师父身怀异术,绝对不会这么缘故死去,不然曹操可没必要将这个死人放在卧室里。刚才赵狗剩一喊,在外面巡逻的士兵一听见,赶紧报给了曹操知道。曹操还不相信,只是听到屋内说话声,方才破门而入。本来一心想着,刘备只是气息一时塞住了,就算回醒过来那也必将身体残痛,负伤不能下塌。此刻,却见他谈笑轻松,居然把‘死’字戏谑成了‘假寐’二字,怎不叫曹操起疑?

        曹操不由多看了刘备两眼,眼见刘备起身下来,也不屈身,也不捂肚子,好像先前一场大灾根本未曾发生过似的,下榻就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曹操暗暗咂舌,岂一个‘惊’字了得他立即想到第一次相见时,他席上说自己不会‘贮水钓鱼’,以及接下来以虎试探时,他那仓惶而逃的样子。这一切,肯定是‘左慈’故意佯装的他还敢说自己不会异术?曹操肚子里轻蔑一笑,挥手叫进一人,吩咐道:“既然先生已经没事了,那今晚的庆功宴就照开了吧。”

        那人微微一愣:“庆功宴的事不是早定下了么,就是这人有事了,这庆功宴还不是照开不误?”他也不懂曹操为什么要多此一吩咐,只好称诺下去了。

        不时,筵席大张,席上曹营里文武都来了。曹操特意请刘备坐了首席。刘备也不客气,想到左慈第一次带赵狗剩到自己府上用餐时,就是将赵狗剩拉到自己身边坐着,他这时也怕赵狗剩不适,所以也就将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了。刘备也学着左慈的样子,时不时给赵狗剩碗里添上两块肉,著上一筷子腊鱼。

        曹操举起酒盏,在席上说道:“此次能够拿下昌邑,郭祭酒其功居伟”

        两边文武都是举酒相庆,目注郭嘉。郭嘉坐在席上,恍若未闻,及被旁边武将提醒,这才捋着捋歪斜的头巾,端了端身子,缓缓站了起来。两边见他这动作,觉得好笑的,偷偷发笑;有觉得不好笑得,如正人君子,纲纪之辈,都是蹙眉不语。不管怎样,但看见郭嘉抓起酒盏,就是仰天一送,痛淋漓把盏中酒一饮而乾的豪爽劲,都是不得不由衷赞叹一声。

        刘备在旁边一见,是佩服的了不得,不由哈哈一笑,赞道:“曹公有奉孝,当高枕忧矣”

        曹操也是哈哈一笑:“奉孝有谋略,先生有‘方术’。奉孝之谋我等有目共睹,可惜先生之‘术’,我等至今尚未能一闻,实为憾事。先生何不趁此良机,献一绝技,为我等一观啊?”

        刘备赶紧笑道:“曹公取笑了。”

        曹操见‘左慈’刻意避谈‘方术’,也就不再强求,转而问郭嘉:“我等未取昌邑时,奉孝你就知道刘备也必将使人来争此地,倒是被你一说就说准了。奉孝啊,你可是神算啊你说说吧,你是怎么知道刘备必使人来争此地?”

        刘备一愣,这曹操一向谨慎,如何会在这筵席上提起此事,而且当着我这‘外人’的面?不过说到昌邑一事,想来当真是玄,照说曹操那日入城刺探后,就算有取昌邑的决心,可他们却如何偏偏跟我们行动凑巧是在同一天,而且偏偏凑巧到我们刚刚进城,他们后脚跟在几十里外就及时跟了来?这怎么说,也说不通啊。不过曹操既然不当秘密的问了出来,那我也就‘心’来听吧。

        两边文武也想听听,都把眼睛注视着斟酒自饮的郭嘉。

        郭嘉听曹操一问,倒是恭敬的放下酒壶,站起来拱手笑道:“我非神算曹公试想,刘玄德去赴吕布之约,他必想到此乃一‘鸿门宴’,对方是想要借机攻打东平失地。而他刘备也并非一凡夫走卒,猜到吕布如若想‘收复’东平,必将调兵布置于巨野、任城,那么敌军后方势必空虚,他也就可以趁机派人攻打昌邑。而我们嘛,自然只用坐收其利,来个螳螂扑蝉就行了。”

        两边点了点头,曹操也是轰然一笑:“奉孝分析得有理。”转眼却看向刘备,问他:“先生,你说呢?”

        刘备不及细思,笑道:“这些你争我斗的事,我这世外之人却是心理会。”

        心里却是如惊涛骇浪,久久难以平复。只想着:“吕布与我互相之间的约定当是极为机密的事,除了我跟他两之间及少数心腹将领知道外,应该是严格保密的。吕布当然不可能蠢到将这秘密泄露给他的敌人曹操知道,那么,曹操这边又是如何知道‘大野泽之约’的?这奸细,是出在吕布那边,还是我这边?”

        刘备心分析,突又想到刚才曹操目光扫来时有意意含着的那份敌意,不由愣了愣,“曹操怎么老是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难道他是主意上我了?”

        果然,只听曹操接着笑道:“对了,那日我与先生在郊外射猎时,不知先生为何不辞而别?多日来,可让我好找啊。今日,先生却怎么会在这昌邑城出现?我实在想不明白,还望先生赐教。”

        刘备还没开口,赵狗剩旁边说道:“曹大人,你忘啦?那**把师父一人留在林子里,想要考验我师父,看我师父当真会不会这‘驭虎’之术,就放了一只老虎出来。不想,我师父当时手失竹仗,被老虎所撵。我们赶到时,场上只留下一匹伤马。我们当时找遍了没有找到师父,我师父这才勉强算是‘不辞而别’的。当时我还以为师父是被老虎吃了呢,伤心的了不得现在好了,既然师父他老人家还是好好的呆在我身边,我就高兴得很呐。”

        曹操被赵狗剩一说,脸上尴尬一笑,但瞬即哈哈大笑:“这位赵小英雄说得没错,本来我是准备试试先生的‘方术’,不想会让先生遭受窘迫,实在不该只不知,先生那日是如何逃离虎口的?”

        刘备当然猜得到曹操那日是把自己当‘左慈’来耍,不过想来,要不是那个‘意外’,只怕自己到现在还脱离不了曹营,别说组织攻取昌邑的事了。虽然胜败与否,那自当别论了。

        听曹操一说,也就瞎编起来:“谢曹公看得起左某其实左某学浅,并未能窥得‘方术’之一二,实在不值得曹公你这番惦念。那日左某被那只白额虎所追,不意马腿被折,把我摔下山去,幸好被路人所救。他们将我送到昌邑城中,找人医治,这才姑且保此残喘之躯。今日又在城中得遇曹公尊严,实在让人意料不到啊。”

        刘备话一完,曹操尚未开口,突然外面一阵哄笑,接着,一人捧着一袭包裹走了进来。只见那人逼视着刘备,笑道:“的确意料不到啊,想不到我又在这里遇到了先生我看先生此去昌邑非是治病,取包裹是真吧?”

        刘备一愣:那袭包裹是自己的,那人,正是曹性。。

  https://www.65ws.com/a/1/1209/8016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