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二百六十:船上幻化风波恶

第二百六十:船上幻化风波恶

        大野泽,左慈替刘备赴吕布之约。

        吕布这边有大船三只,一字摆开,后面还有十数条小船,而左慈那边,紧紧大船一只,小船三条而已。吕布看到这里,也就放了心。他将左慈请到自己船上,又是拱手极力客套了一番。左慈也好像没有听到他说的话,却是登上船头,遥望着左右浩浩烟淼,笑道:“此处碧波荡荡,二月莺飞草长,山色尽揽眼前,却是一个栖身的好地方。将军如果困极路,不妨可以考虑考虑。”

        吕布一愣,脸色一愠,他这是什么话?也没时间多想,就听‘刘备’接着说道,“此地山水适宜,也难怪吕将军会在此地设宴邀刘某把盏共醉,幸甚幸甚将军,什么也别说,就请先摆上酒席吧。”

        吕布一愠过后,倒是没有立即发怒。不过转眼见对面‘刘备’神色不惧,倒是暗自佩服。又听他最后一句话说得痛,也是不由跟着仰天一笑:“人道刘玄德乃‘仁义’之君,我看不光如此,却也是个豪爽之人哈哈,不敢怠慢,酒席已备,就请刘使君移步楼内饮酒。”

        左慈却是摇了摇手,说道:“不需到楼内,外面这么好的山水不观,如何将之拒于楼外?将军可命人将筵席摆在这里,我们面对烟波,让春风吻面,岂不是好?”

        吕布讥笑道:“筵席虽然是设在楼内,但靠近户,远山近水都可以一见。不过,既然刘使君你不愿进去,那也妨。”转身叫吩咐将酒案摆到船头。

        时侯成就站在吕布身后,听吕布这么吩咐,赶紧咳嗽了两声。吕布会意,呵呵一笑,暂时别了左慈,跟着侯成进入楼船内。吕布问他:“有什么事?”

        侯成道:“将军,你难道忘了?这筵席设在楼内,刀斧手好行动,要是摆在船头,这一来不好行动,二来,敌船也在对面,要是被他们看到变故,马上调头走了,那岂不……”

        吕布哈哈一笑:“我还道侯将军你担心什么呢?原来就是这点。要说担心,我之前也不是没有。我常听人说,刘备身边经常跟着两大护卫,而且这两人武功俱佳,不在你我之下。可现在,他却是独身一人前来。呵呵,对付一个刘备,还用得那么大动干戈的?至于他船里头那些士兵嘛,我自然备了后着,将军不需担心。”

        侯成点了点头,像是听懂了,但旋即抓了抓脑瓜,又问:“刘备赴此约,他一个人过来,明知身入险地,可他为什么还不把他那两大护卫带着呢?”

        “这个……”

        吕布似是被他问住了,但也没多想,用手扫了扫他的肩膀,说道:“别再啰嗦,你照我的意思去办就是。”

        左慈在船头待了一时,那边吕布也就让人将酒席都移摆在了船头。吕布准备好这些后,又向左慈拱手道:“不知刘使君带了多少位兄弟前来,我好安排犒劳。”

        左慈拱手道:“吕将军太客气了既然将军有此意,那我也不好推辞。这样吧,你也就随便准备个一万嗯,也就一万份吧。有劳了。”

        吕布吃惊非小,暗道:“老子一楼船里顶多塞个三千人,全部加起来也就才够个一万数字。可这老小子,是不是疯了?他这一楼船,加三小船,居然有一万多人?”抬头望着对面,只见对面将士往来穿梭,各处都布满了人马。随便看看,人马倒是不少。只是不管怎么说,就这一条大船,也不可能装这一万人啊

        吕布也打不定主意,只叫赶紧下去准备着。可侯成拉着他,暗地里跟他说:“不要听这疯子说,他这是在诓将军你呢。何况,要是我们把这一万份都送出去,我们自己将士就有一大半要饿肚子了。”

        吕布愠怒:“你懂个屁我既然已经开了海口,如何能不答应?何况,我们饿就饿一顿,何必去跟死人抢食?”

        侯成一愣,似明非白的点头去办了。

        吕布这边招待着,先开了席。左慈来之前斋戒三天,许久没喝到一口酒了,此刻却是只管自喝,也不敬别人。吕布敬了他两盏,别的将军也就跟着敬了两盏。

        吕布故意笑道:“今春,我与曹操一战,不意遭到此小儿算计,以致丢了定陶一城。此战虽是一时小挫,但亦动摇我之军心。我上下正是惶恐之时,幸得使君你慷慨允诺,与我达成结盟,这才一举拿下乘氏。某荷蒙厚恩,尚未言谢,实在失礼。这杯水酒,某敬先生赴难之义”

        左慈却是如若未闻,反是问他:“将军,这山水不是很好吗?你不谈春色,却谈这些,我就不明白将军信中所说‘把盏共醉’的意思了。”

        旁边吕布将军们一听,皆是脸显怒色。

        吕布却在想:“刘大耳,你故意想要避而不谈盐之事。哼,我就偏要把他说出来。”

        吕布想到这里,把酒盏暂时放下,然后轻轻笑道:“哦,对了还有,我听属下说,此前我盐城遭到曹操进犯时,曾得使君你一臂之力,这才将贼寇击退,我也还未言谢呢。来,一壁谢了”

        旁边侯成故意提醒他:“将军如何忘了?盐城虽是他救了,可他不但据为己有,还将我东平也一并吞了不然,我何能被他逐到这里来了?”

        吕布假作吃惊,回顾左右:“哦,是吗?我东平已经没有啦?”

        “将军才知道?可不就是这厮干的好事”

        两边将军只将鼻子装模作样一哼,怒目瞪视着左慈。

        左慈坐在那里,却是文不对题的拉大声音,说道:“咦,我听说吕将军你手上有八员健将,张辽、郝萌、曹性、成廉、魏续、宋宪、侯成,外加一个高顺,个个都是十分了得。依我看,吕将军,你只要有此‘八将’,其余那些跳梁小丑皆可一概不论了。

        今日大野泽如此盛会,你不把他们都带来,让我见识见识,却只独独带了一只猴儿来,这就是将军你的不是了。不过,其余人都没来,难道都是被将军你另有安排?呃,不管将军怎么安排,那都是将军你的事。可我要劝将军,你如果有其他念头,最好趁早打消。不然,免得引火上身啊。”

        两边将士听他这话十分恶毒,他居然将‘八将’除外都比作‘跳梁小丑’?这一来,一个个都是气得脸色通红。没有被点中名字的,看到‘八将’之一的侯成在席,嫉妒心顿起,不由对他暗暗咬牙。侯成虽然承他看得起,把自己当猴耍了,但转眼见到其他人的神色,不由得把得意之色暂时收了。

        吕布对他什么‘八将’的说法自然不放在心里,不过对他后面那句危言耸听的话到是微微一愣,心里纳闷:“这个大耳儿,尽跟我说些左道之语,他这话里又是什么意思?”想到这里,倒是有点害怕起来。不过,他仍是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笑道:“这八将是了得,但其余将军也都是我的股肱,同样了得。只要忠心于我,我都一视同仁。刘使君你这样划分,未免有点以偏概全了。不过,听君一席话,我吕某倒是增长了不少见识。”

        旁边将军故意提醒:“刚才说到东平被这厮鲸吞之事,还没说完呢,将军如何忘了?”

        吕布却是故意唬道:“什么鲸吞?我看是你们惹恼了刘使君,刘使君代我教训教训你们,跟你们开开玩笑罢了。等到事后,刘使君还不照样会将东平归还我们?刘使君,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吕布脸上皮笑肉不笑,说完,目视着左慈,手却按着腰里宝剑。只要他‘刘备’敢说一个‘不’字,就要立即动武。那旁边的将士,一个个也是屏住呼吸,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左慈,等待吕布发话,动手。

        这时,前去犒劳的士兵都回来了,一位将军脸色不好看的看了吕布两眼。吕布会意,拱手暂时告去,问他:“怎么样?”

        将军拱手道:“刘备船上黑压压到处都是人,小船上也是堆满了。我送去一万多份酒肉,居然只剩几份回来。”

        吕布暗暗咂舌:“这也不可能啊一万多人,就是压,也将船压翻了,如何能呆得下?”

        将军笑道:“怕他什么,只等他们一发作,这一万人也就是纸扎的老虎,只管看,不管用了。”

        吕布被他一说,嘿嘿一笑,点了点头:“将军可在此准备,对面一有反应,马上就动手”

        “诺”

        吕布看到将军答应了,也就从他这里又回到了席上,故意问左右:“对了,我刚才说到了哪里?”

        这时,左慈却只尽管喝着酒,并不理会。吕布等了一时,看到‘刘备’船上并反应,又瞥眼看了看刚才那位将军,似在责备他。那将军也是一头迷雾,开始有点着急了。吕布心里暗道:“这是怎么回事?药劲也该上来啦,如何还没反应?”

        他心里话一出,却被左慈接在口里。只听左慈摇手笑道:“不管用的,不管用的。你这药下得再猛,他们吃了也没事的。”

        此话一出,旁边将军尚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唯有吕布吓得汗珠直滚,心下暗惊:“我没说话,他如何听见的?”

        左慈道:“你嘴里没说,但你心里在说。”

        吕布脸上血色顿,正不知如何应答,对面船上豁然腾的一声,烟火四起,燃烧了起来。左慈瞥眼一看,心里失惊,暗叫:“嗨,败我大事”也不打话,埋头在案,竟然呼呼睡去。。。

  https://www.65ws.com/a/1/1209/8016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