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二百五四:郭嘉之谋

第二百五四:郭嘉之谋

        里面的交谈略停了一时,接着又传了出来。

        只听曹操冷笑两声:“哦嗬,这可奇了!吕太守死后,昌豨这厮就占了我泰山,明眼人一看,怎么也看的出来他就是主谋。就算不是他,他的野心也活该让他找死。他在这时,就算不想找个依靠之人,但怎么也不应该结怨像刘备这样毗邻啊。可他却把刘备给出卖了,他这么做,就不怕刘备找他麻烦?”

        “曹公所言在理!”

        郭嘉似是笑了笑:“我这次奉曹公之命去范县、济北国等地召集散兵,平定盗寇,重布防,本来是为了遏制、应付刘玄德在东平国扩张之势,只没想到,身在泰山的昌豨可能是以为我们是要准备打他了,反而倒是把他吓住了。所以,我还没到济北两天,他们那边就赶紧派使节过来,一面送礼,一面百般讨好。

        我当时故意吓唬他,‘杀吕太守的是你们将军,如果不把他交出来,至于请和,这却不能答应。’他们去后,我就将计就计,假做动作,传言要攻打泰山,并且封锁道路。有一次,侦骑抓获对方一个探子,收到了一封昌豨准备写给刘玄德的信。我就拿了这封信做了文章,信中谎称刘玄德本人,只告诉他道途远殊,爱莫能助。

        嘻嘻,没过了几天,这小子就怕了,乖乖送来请降书。他们还说,‘为了表示诚意,我们家将军可以把当初刺杀吕虔的真凶告诉你。但却万万不能将我们家将军送来,不然就算鱼死破也要一拼。’我一听就来劲了,想到现在还不是收复泰山的时候,也就暂且同意了他们的要求。他于是就把刘玄德派人两番行刺一事说了,只是当真说到主谋一节,这昌豨使者支支吾吾,不看也知道,自然不肯承认是他了。”

        刘备听得真切,暗自咬牙,以手撑地。脑子里,“这个王八蛋!”,骂了好几个轮回。

        刘备骂着骂着,也不知道是出于佩服还是可恼,心里只是直痒痒:“好个奉孝啊,你这一招,够狠的。”

        这时,又听里面曹操鼻子里一哼:“不管怎样,这刘备实在可杀!他帮助昌豨刺杀吕太守,表面上,对他是一点好处也没得到,但他却得到了一大堆看不见的利益。”

        刘备心里暗笑:“谁说表面我没得到好处?只是你们不知道罢了。”想到昌豨送给自己的那几千泰山兵还在军中服务,倒是稍微慰藉了一下阴霾的心情。

        里面郭嘉接了曹操的话茬:“这当然,刘玄德帮助昌豨得到泰山,他们表面上也就成了‘同盟’的关系。那样,刘玄德就暂时可以撇开北面不顾,专门收拾袁术之流了。”

        他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刘备,刘备暗道:“昌豨胆敢决意出卖我,他也就不可能继续跟我保持这种‘同盟’的气氛了。虽然目前他可能还一时不敢明着动手,但就怕他趁我之机,发兵来打,那可麻烦大了!不行,等昌邑一战回到东平后,我得先行料理了这个后患!”

        先是传来几声冷笑,接着是曹操在说话:“刘备若是只想过过好日子,满徐州撵撵贼寇,抓抓小盗,做点护境安民如打打袁术、水贼什么的,也就是了。但,就只怕他胃口不只是袁术之流!不然,他何以敢跟吕布表面结成同盟,却在暗地里夺他城池?不可能以一句花言巧语,一让于将军退兵三舍,二让乐文谦那样平时对我忠心不二的部下反投他的阵营!”

        刘备在外面偷听了良久,毕竟还是二月初天气,夜风甚寒,而他自己身上又只是穿了件单薄的破裳,还打着赤脚。虽然他自恃身体强健,但也经受不了夜风寒流的持续不停的欺袭,身子已经开始感到疲冷了。不过听到曹操说到于禁和乐进一节,听他口气一字一顿,好像心里很是不爽,强压着怒火。也难怪他会这么气恼,换做我也会这样做。又思及他上面所说的‘胃口”心里也是好笑:“还是曹阿蛮你了解我,不但对于你,对于吕布,就是天下,这胃口只要好起来,我自然也就不会跟你们客气。”

        显然,对于于禁退兵,特别是乐进反戈投敌的事很是敏感,郭嘉听曹操这么一番话后,思索片刻才接下话茬:“曹公,对于于将军一事,你派我去时,我已经当面质问过了,于将军他也当面做了解释。他说他这么做是为履行自己当初的诺言,人信不立,这一点也是可厚非。至于乐文谦,哎,说不定也有他的难言之隐。曹公,你还记得,他当初为了你的事业,可是不惜出卖自己家私用以填补军需,又为曹公你辛苦募集来数千精兵。要不是他的帮助,当初陈留起事时只怕也就少了他这一份不可忽略的力量了。”

        曹操似是沉默了一时,冷笑两声:“我当然不会再怪他们,人各有志嘛!只是我不明白刘备他何以有此妖术,居然能让这两位我认为最得力的助手,在还没争夺到东平国之前,却是忽然间一个退兵,一个投敌。”顿了顿,“这刘备,实在不简单呐!”

        “过奖!过奖了!”

        刘备心里暗暗回答着,手掌在身子上下乱搓,希望擦出点火花来取暖。

        里面没有回答声音,可能是郭嘉也同意曹操的说法,所以点头声。

        静止了一时,曹操似是沉静的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今日带着恶来亲自去了趟昌邑,查探了一下城里的情况。”

        传来郭嘉轻哦一声,接着是询问声:“城中如何?”

        “戒备森严。”

        曹操只说了这四个字,声音停了一会,才道:“我与吕布数战以来,互有成败,虽战争之初我只有数县,但也能凭着数县与吕布互教胜负。只奈苗头正好的时候,却遭到了蝗灾,致使我们之间不得不暂时休战。去年冬季的时候,我听了大家建议,发动了冬季攻势。到了今春,我又一举拿下了定陶数县。本来我想趁势席卷,把吕布一鼓作气灭了,然后再一心对方徐看书就来整理州刘备。只没想到,刘备这家伙居然在数月间不但平复徐州,稳住袁术,而且还攻破豫州数郡,又接连占我东平数县,几乎是以让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完成了这些事情,实在让人不得不‘心惊胆战’呐。”

        刘备本来不以为自己这么厉害,突然听他一一列举,心里倒也是吃了一惊:“自我接手徐州后,这么几个月的时间,我居然做了这么多事了?”想到这里,不由慰劳的轻轻捶了捶骨瘦如柴的大腿,干脆将身曲卷,依偎在壁角下。

        “曹公你的意思是……”

        郭嘉的声音里带了点疑惑。

        只听曹操说道:“吕布虽有乘氏一胜,但他却不敢趁机进兵,反而全城戒严,可见他对我尚且忌惮。刘备却不然,他占了东平后,势必鲸吞我范县、东阿,触及我之根本。而且,刘备这人野心甚大,吕布虽然有虎狼之姿,却只是个能之辈,不足相教!我的意思是,暂时与吕布休战,转而一心对付刘备。先灭备,后杀布!奉孝,你看怎么样?”

        “先灭备,后杀布!”

        刘备听到这六字,心头微颤。

        郭嘉的声音很传了出来,似是还带了点点头的意味:“按照目前局势来说,这么做也不是不行。一来,刘玄德虽然与吕布同盟,但根本不可能是一心,就算我们打吕布,刘玄德也不会救。同样,我们打刘玄德,吕布也势必不会相助。他们之间‘同盟’之坚定与否,不看别的,只看盐城下就可得知。二来,吕布刚刚被刘玄德从他手上趁机夺了东平国,他此刻定然是恨透了刘玄德。说不定,只要我们稍微放松,他们就会打起来。”

        刘备听他一分析,心里是佩服的了不得。只是来不及品味,周身随之一凛,也不知从哪来冒出了一口酥酥凉气。

        里面曹操咦的一声,恰似皱了皱眉:“听奉孝你话里意思,似是不完全赞成我这么做。奉孝,你也不要卖关子了,说说你的看法吧。”

        里面一阵干笑,只听郭嘉道:“我们如其跟刘玄德明着干,还不如跟他修好。”

        “这话深刻啊!”刘备身子不由拘谨。

        “修好?”

        里面曹操却是过了一时才发话,话音里似是带着砸舌头的惊咦之声:“奉孝话里必有深意,请为我说来。”

        郭嘉的声音这时已然放低,刘备只得把耳朵努力竖起,静心去听。

        声音不是很清楚,但好歹也能听了去:“我们如其跟刘玄德去争夺东平,不如祝贺刘玄德得到东平。这样,我们不但暂时少了一个劲敌,而且同时会给他们对方都增加一个对手。到时,吕布跟刘玄德之间最后一层微妙的‘同盟’关系,也必将被捅破。只要他们两家相伤的时候,也就是我们渔人得利的时机……”

        刘备眉毛一拧,仔细一思索,心里暗道:“好个郭嘉、郭奉孝,果真不简单啊!”

  https://www.65ws.com/a/1/1209/8016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