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二百四三:曹性见吕布

第二百四三:曹性见吕布

        及至天黑了,两边炊具帐篷也已经搭好。

        曹性私下里告诉侯成厉害:“我等现在不除了宋宪这厮,一旦踏入山阳,就再机会。”

        侯成有点害怕:“请曹将军拿主意。”

        曹性点头,跟他说了主意,又让他将宋宪请来帐中,三人饮酒。饮到一半,侯成装作酒力不济,退出了大帐,大帐里却只剩了曹性、宋宪两个。两人又饮了半夜。宋宪带来的将士和曹性的部下熬不住,都欲睡去。正头昏脑胀时,突然里面传来惊呼一声:“宋兄,你如何要杀某?”

        帐外士兵听到这声锐耳的叫声,赶紧闯进帐来。只见宋宪倒在地上,曹性手里正持着一把刀,刀刃下粘稠的血液往下直滴。

        两边士兵愣住了,这是谁杀谁啊?

        曹性脸色变得赤红,将刀丢在地上,然后伸手按住自己腰刀刀柄。众人这才看清,原来这把刀是从对手上夺来的。好个‘空手入白刃’敢情是宋宪欲拔刀杀他,被他伸手夺了,然后情急中一刀反把对方杀了?

        宋宪部下可不这么想,都是变得脸色煞白。主将被杀了,这可怎么办?

        曹性赤红的脸,带着惊讶,询问地上不能动的宋宪:“宋兄,你为何要杀我?”

        宋宪脸色酡红,显然酒气上升,脑子在旋。只见他伸着手,手指撕着心,舌头一缩,眼睛一翻,死了过去。

        帐外侯成闯了进来,看到这一幕,舌头打结:“曹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曹性道:“这宋兄为什么要杀我?”

        曹性反问他。

        侯成眼睛一瞪:“岂有这事?来,给我搜”

        侯成部下立即把宋宪身子搜遍了,找出了一封信笺:“将军请看”

        曹性接到手里,脸色遽然变了变。侯成也不问何事,拿过来随便扫了一眼,就是咬起牙来:“宋宪这厮竟然敢与刘备私通?来呀,把剩下的这些乱党也给我抓了”

        宋宪部下吓做一团,怎么回事?宋将军会跟刘备私通?

        侯成帐外涌来的部下就要杀进来,曹性连忙道:“首恶只是一人,不必连累辜。”宋宪部下赶紧说道:“对对,宋将宋宪与刘备私通不关我们的事,求将军饶命”侯成道:“曹将军既然大仁大德,不与你们计较,我还有什么话说?只是你们虽然并反心,就怕出去后,别人或许并不明白这里发生的事,所以要你们回去跟其他人说,让他们稍安勿躁,宋宪有罪,余人一概不究,叫他们放心就是。也叫他们明日随我们继续进军,一同去见吕将军,让吕将军处理此事。”

        宋宪部下一个个身子战栗,汗如雨滴,哪里不同意?点头如捣蒜:“是是全凭将军吩咐”

        曹性把宋宪部队收编到了自己队伍里,又走了三五天,终于到了山阳郡治昌邑。

        吕布正在府上,听到曹性突然带着一队人马来了,心里一惊,将曹性、侯成叫进来,问他们:“我让你们据守盐,你们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曹性也不称罪,开口就骂宋宪叛徒,然后立即将捏造宋宪私通的书信交给了吕布。吕布看了两遍,眼睛通红紫涨,牙齿咬得碎裂,钵盂大的拳头砸在桌案上,立即崩断一角。

        吕布仰天大骂:“这个织席贩履小儿,居然敢欺骗本将军?我与他既已‘结盟’,他如何敢背地里勾结我将吏,实在可恨”

        转头又问:“宋宪人何在?”

        曹性回答:“已被我杀了”

        吕布一愣,看了看他的架势,又似是想到了什么,立即问他:“曹将军,你亲自跑这么多路难道就为了告诉我这些?”

        侯成站在曹性身后,胆子小,被吕布这么一问,两腿就打摆子了。曹性却是把头一低,从容答道:“当然不是我有一事要问吕将军。”

        吕布稍微恢复了一点血色,说道:“什么事?”

        曹性道:“将军可否与刘备之间达成了‘结盟’一事?”

        吕布鼻子一哼,说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刚才我不是已经说过了?”

        曹性咿呀一声,连连跺足:“怪不得,怪不得。原来真有此事”

        吕布眉毛一皱:“你这是怎么说的?”

        曹性拱手低身:“此事说来惭愧,望将军见谅。”

        吕布不耐烦的说道:“什么事,曹将军说来”

        曹性道:“不瞒将军,我来就是为了‘结盟’一事。”顿了顿,“前些日子,刘备突然带领大队人马兵临盐城下……”

        “什么?”吕布立即打断了他的话,脸色一黑。

        曹性说道:“我那时,盐正处在曹军于禁部的包围之下……”

        “曹军围城?我怎不知此事?”吕布又问。

        曹性笑道:“事在促急,瞬息万变。将军且听我慢慢说来。”

        吕布只好捺下性子,坐了下来。

        曹性继续道:“我盐城被于禁包围,为了万全之虑,一时也不敢接战,只好选派精良士卒,准备突围告急。只没想到,正在这紧急关头,刘备突然率兵临我城下,并将于禁部击溃。我们也不知他所来的目的,再说他来得太过不是时候,所以我们准备不予接待他。可他说,他已经跟吕将军你达成了‘同盟’之宜,此来是为我解城的。我想‘结盟’乃大事,如何将军没有通知我?所以我就不敢放他进来……”

        吕布有点惭愧:“‘结盟’之事的确已经达成,只是我还没来得及通知各位,倒是让各位糊涂了。不过,盐就算塌了,关他刘备屁事?”

        曹性道:“是啊我本也不相信,但我平时到底听了一点风闻,而且想到他们也是好意来救城的,我总不能拒别人于千里之外。但我又考虑其中关节甚大,怕误了大事,所以只好答应放他几个人进来。只没想到,刘备那厮居然使诈,在我吊桥还没落下,他就使人砍断吊索,突然拥兵进城,夺了我的城池……”

        “什么?你这狗头你居然把盐给丢了,你还有脸来见我?”

        吕布转身寻找大戟,欲要刺他。

        侯成吓得赶紧倒退数步,曹性也是脸色煞白,赶紧道:“将军不需动怒此事何能全怪我?若不是将军与他刘备有‘同盟’一节,何能被他刘备利用?我若不是顾全大局,怕得罪他刘备,惹得将军与他‘结盟’不成,那岂不是坏了将军大事?末将一片苦心,将军又何必恼我?”

        吕布恨恨不能平,跺足大叫:“刘备小儿我要将他杀了”

        大骂一阵,放弃寻找大戟,坐了下来。仔细一想:“他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再想到城池已丢,还能怎么样?现在用人之时,既然责任全不在他,得过且过吧。吕布想到这里,问他:“那曹将军你又是如何发现宋宪跟刘备私通一节,你为什么不把他捉来让我发落,却私自杀死了他?”

        曹性喊了声“冤呐”抹泪道:“当初我与侯将军被刘备赶出盐后,本欲马上把情况告诉将军知道,谁知刚到了东平陆,就被宋宪款待住。说到盐被丢一节,他倒是替我等大骂刘备,并且叫我们暂且留在他城里,欲要借兵给我们,替我们报仇。我和侯将军感念他的恩义,听信了他的话,就暂时在东平陆呆了下来。

        可我等借兵出战不利,不但没能攻破盐,反被他刘备撵到了东平陆。我等当时却不想又着了刘备的道儿,被刘备诓骗出城,大败了一仗。我等吃败后,本要回城,可我们看到城头插的却是刘字旗号,只不知道宋宪在那里?一问知情人,这才知道,原来刘军攻城时,宋宪却是不战自走,把整座东平陆就这么白白丢给了刘备。我们知道这事,那个气啊可一时又找不到他,只好赶紧逃了回来。只没想到,路上倒是不意遇到了宋宪那厮。

        我想到他弃城一事,便欲问罪于他,只是我见他兵马多,不敢惹怒他。本想只要他跟我去见了吕将军你,一切也就好办了。一路上,我也就和他刻意保持友好。并为了稳住他,特意把他叫到自己帐中,陪他喝酒。可没想到,这厮越喝越凶,把侯将军灌醉支走后,又跟我喝了一夜。我见他迟迟不走,心里就起疑了。但我到底不知道他另有居心,居然想趁醉杀我。不是我警惕起来,此刻死的不是他,而是我了想在那种情况下,他一刀剁来,也难怪将军会怪我。只怪我出手太,把他手中刀反夺过来,不意会将他误杀了,也是我的该死”

        吕布半信半疑,找来宋宪部下问。宋宪部下跟他说的也差不多,吕布也就不疑了,想了想,道:“哦,我知道了。宋宪在刘备来时,听到盐城破,他心里就慌了,所以截住你两,为的是保身之计。只是既然没能拿下盐,他就开始跟刘备私通,然后故意让刘备来攻城,引你两出去,他就故意把城丢了。他往这边来,故意假败,为的是挨延着遇到将军你。等等到了将军你,然后他又想着趁机在席上杀了将军,再回身去见刘备,以为进阶之物。”

        曹性邪笑,赶紧拱手:“吕将军不但武功天下第一,就是智谋也不逊过张良陈平。”

        吕布听他比喻,心里强烈高兴,正是张口大笑,不想外面一人急急奔入,戟指曹性:“他在说谎”。。

  https://www.65ws.com/a/1/1209/8016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