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二百五:剑气长虹,虎啸天下

第二百五:剑气长虹,虎啸天下

        第二百五:剑气长虹,虎啸天下

        许褚虎额一张,皱了皱眉,赶紧站了起来,连连道:“大人说得太过言重了,我也只不过是一个莽夫,不识大体,却劳大人你如此看得起,实在……”

        许褚不善言辞,谦虚了两句后现找不出后面要说的了,免不得虎额再次张了张,拱手道:“还未请教大人高名,实在鲁莽。【全文字阅读】”

        刘备尚未回答,厉影旁边笑道:“许英雄,原来你还不知道我家主公大名,说出来,恐怕你会‘如雷贯耳’啦。”

        刘备笑道:“追风不可胡说。”

        然后转过身来,对许褚拱手道:“鄙人刘备,目下忝居徐州牧之职,有失告罪。”

        许褚啊呀一声,虎背一低,熊腰一震,赶紧往前一拜,口里叫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刘玄德,刘大人,我真是该死。我早闻刘大人义名,一向与我的那些门客常常谈论起刘大人你的轶事。不意却是在这种情况下相见,却是有如这位英雄所言,当真是‘如雷贯耳’。”

        “不敢不敢!”

        刘备赶紧扶他起身,笑道:“哪里当得‘大名’,这‘义’字却是努力为之,不使心有愧疚罢了。只是你也别‘英雄’‘英雄’叫着了,来,我来为你引见。这位,厉影,字追风,目下任中军护军之职。”

        两边厮见过,不时,酒菜也已备好,全都送了上来。刘备又请了鲁肃、麴义等相陪,酒后,各人自归。

        刘备拉着许褚的手,又是说了一通仰慕的话。许褚听刘备说着,虎额呆愣愣的说不了多少客气话,旋后,只说了句:“我没这么好,大人你说得太过言重了。”

        刘备哈哈一笑:“这别的我不说,只光说这‘徒手拽牛’的本事,放眼天下,却有几个英雄所能为之?我回来听我三弟一说,我就是羡慕得了不得,这才决意非要见君一面不可,不然难解我仰慕之饥。”

        许褚呵呵一笑,说道:“早听说刘大人有两位结义弟兄,都是一身好本事。原来那次与我较量的就是大人你的三弟,当初我要早知道是他,我也万万不会听我哥哥的话下山去献丑了。”

        刘备轰然一笑,说道:“我这三弟什么都好,本事也是有一点,就是脾气太臭了点。想我三弟当时与你厮见的时候,肯定对仲康你多有冒犯,所以还请仲康你不要放在心里。如果有什么不是,我这做大哥的在这里替他向你道歉了。”

        许褚见刘备拱手,赶紧还礼,连说:“使不得,当时虽有张将军不是,但我等劫持军粮,却是万罪难赎了。”

        刘备仰天一笑:“仲康你不必介怀,别说这点粮食算不得什么,便是以后仲康你有需要了,也可以随时来找我!”

        “这……”

        许褚微觉哽咽,心里要说的一时难以形容出来,只得不停称谢。刘备又跟他说了许多,也慢慢将话题说到事业功名,以及人生选择上。说什么这是个英雄的时代,大丈夫应该挺身而出,上报国家,下安黎民。

        “像仲康你这样有本事的英雄,却安枕山林,实在是可惜了,应该早点出来……”

        许褚虽然虎目痴呆,但听到刘备‘露骨’的话,心里也已经明白了刘备的意思。

        他这人口直,突然站了起来,拱手道:“实不瞒大人,我这人虽然粗鄙,但也晓得这个‘义’字。在大人来谯县之前,我也曾想有一番作为,只是我观郭贡之辈实难成其大事,免不得日后要受牵连。而且,我的家乡又遭黄巾蛾贼袭扰,所以我这才同我哥哥不得已上了许山。我等盘踞许山,却也并不是贪图那一时的安逸,只不过是希以自保罢了。”

        顿了顿,“不过我刚才听刘大人一说,却也不道理。我也想为国家出力,只是可恨没有门路。”

        刘备赶紧站了起来,笑道:“我就等许英雄你这句话了,许英雄你若是归我,我当重用你。”

        许褚也不客气,赶紧作揖:“若蒙不弃,许褚愿为大人你效这驽钝之劳!”

        刘备哈哈一笑,啪了啪他的肩膀:“那么我就等你来就任这中军护军之职!”

        许褚惶惑不安,受宠若惊,称谢不已。但很抬起头来,疑惑的问道:“可那位厉将军不就是这‘中军护军’之职么?我这……”

        刘备又是哈哈一笑:“这中军护军一职也是我为战备时所设置的,刚刚成立不久。厉影也只是刚刚任命,所以他还只是一个‘临时’之职。不过,我可以让他做‘中军右护军’,你就任这‘中军左护军’吧。”

        许褚点了点头,这才安心接受。

        刘备跟他说了一时,许褚说他要回去劝大哥等前来归降,刘备很是高兴,道了声:“如此甚好!”然后将他送出帐外,吩咐了旁边吏一声,旁边吏立即牵来一匹马。许褚见这马通体漆黑,高头长腿,很是喜欢。

        刘备指着马匹说:“这匹马名叫燕云,乃西域赤血宝马。”

        许褚又是傻傻一笑,称赞一声。

        刘备哈哈一笑,指着太阳道:“时间不早了,这匹马跑得,你骑它回去,说不定到家还可以歇息一会呢。”

        许褚微微一愣,也不知道客气,只是道了声谢,便即翻身上了马背。

        旁边那个吏笑道:“这位英雄可真是有幸,这匹马可是我家大人的宝贝,大人对它可是疼惜呢。”

        许褚微微一怔,赶紧下马,拱手道:“不知是大人的宝马,这却……”

        刘备哈哈一笑,骂了吏一声:“多嘴!”然后伸手扶住他,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这匹马借与你骑么?”

        许褚虎额一呆,呆愣愣的摇了摇头:“这……我不知道!”

        刘备说道:“其实也不为别的,却只是希望明天能够早点见到你。”

        许褚身躯一震,赶紧道:“大人不需着急,明天午饭之前我一定能到。”

        刘备笑道:“那我就准备午饭,等你们一起来享用。”

        许褚称了声谢,然后转身上马,打马直去。

        厉影这时正好巡营,见到刘备又把辛苦抓来之人放走了,免不得疑惑起来。

        刘备看着他,哈哈而笑:“仲康明天一定会回来的,追风到时你就跟我在这里等着他来吧。”

        厉影见刘备这么说了,便也把疑惑丢了,道了声:“是。”

        许褚一径打马,这马如飞也似的奔跑,哪里用得着日头落山,便已经到了许山了。

        许褚把马牵到山下马厩之中,吩咐厩夫好生照看马匹,然后健步如飞,一直径奔上许山。

        许山上各处路口都设置了关卡,每道关卡都有许多壮士把守着。他们本来松散的站在那里,脸上一点生气也没有。但突然间看到许褚回来了,都是欣喜若狂的叫了起来,拥了上去。

        许褚笑骂一声,很被他们一路迎到大堂之上。

        大堂上,一片沉寂,在许褚未到之前,只听到许定一个人不停的说着话。

        但许褚突然的出现,却让堂上豪客们沮丧的脸上,立即活泛了。

        他们都是迎上许褚,说笑不停:

        “二当家你终于回来啦,我还道二当家被歹人抓了去。”

        “是啊,可把我们急死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我等也再面目再呆在这里了。”

        “二当家你回来就好啦,你回来,晚上这庆功宴就可以开啦!”

        ……

        晚上。庆功宴上。

        许褚将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然后跟他大哥说:“大哥,这刘大人可是个‘仁义’之辈。听说陶恭祖三让徐州,他都不肯接受。而他一但接手徐州,便是整顿经济,恢复秩序,召集流民,给予衣食。先后击退郭贡、袁术,又安定海贼之。有这样的能者在,我等还窝在这里干什么?”

        许定微微一愣,笑道:“兄弟你感激刘备不杀之恩,对刘备感恩戴德也是人之常情。可听兄弟你这么一说,却不明白兄弟你话里是什么意思?”

        两边豪客也觉得诡异,便把身子歪斜,各自讨论。

        许褚站了起来:“不瞒大哥,在走之前,我已经答应他,要带着宗族数千户一并归附于他,他也答应给以富贵。所以我回来,便是通知大家一声,让大家今天晚上收拾包裹,明天好随我一并动身。”

        两边豪客轰然炸开,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被他这话一说懵住了,一时还适应不过来。

        许定错愕不已,不由站了起来,笑道:“兄弟如何说这话?我等何等富贵,又为何要屈尊别人?想是兄弟你喝多了。”

        说着,就要走上前去,将他肩膀按下。

        许褚伸手打住,叫道:“大哥,我并没有喝多,我这也是为了我们自己着想。想我们总不能一辈子依靠山头过日子,何况在这样世若不能为宗族谋一个后路,那就对不起列祖列宗了!”

        说后,看向席上豪客,伸手拿起案上酒盏,向前一举,酒水激荡开来。众豪客注视着他,就见他举盏,张口就是咆哮,“今晚我把话就撂这了,要是愿意跟我的,就与我喝了眼前这碗酒,要是不愿意的,你们现在就可以下山去,以后就不要再说你们是我许家门客了!”

        许定被自己弟弟用话抵了回去,心里愠怒不已,脸上立显猪肝之色。他咬了咬牙,本要出言呵斥,但想想又忍住了。他看了看两边,两边一时倒是哑巴了。

        许定见他们都是这副神情,心里立即高兴了,便也不出言阻止,而是暗自好笑:“这里都没一个人答应你,我看你还怎么劝得动宗族里的人。”

        他心里也明白,只要这里的人答应跟他走了,那么其他宗族的人是绝对会跟他走的。因为这数千家,都是依靠这些豪客保护着。如果失去了豪客,那就等于失去了生命保障。所以,宗族的荣辱,却是系在这些豪客身上。

        而他,一但看到豪客们都是止住不语,他本来厌倦的心,立即变得高兴起来。

        他还在想:“这些豪客在此事上如果没能跟他妥协,那么正好说明今天白天的事已经让这些豪客们觉得我这弟弟也不是什么大英雄,他照样会有失败的时候。而只要他们这么想,那么此消彼长,我却正好趁机可以拉拢他们,这对我却是百利害。”

        许定还在这么想着,但他哪里知道,片刻后的沉静,换来的却是暴风雨的洗礼。

        “我愿追随追随二当家同往!”

        “我喝了!”

        “我喝了!”

        ……

        于是,堂上所有的人全都站了起来,将他们手里的酒碗举了起来。千盏万杯,一同入肚。酒水激荡,跟着一个个大笑起来。

        “喝了。”

        许定也站了起来,把盏里的酒,也是喝得一干二净。

        许褚笑道:“多谢大哥!”

        “谢什么,你是我兄弟!”

        许定笑了笑,看着四周豪客。

        第二天,许褚带着家客上千人,还有大哥许定,在约好的时间,正午时吃饭的时候,如约来到。

        刘备哈哈一笑,对厉影道:“如何?”

        厉影拜服不已:“主公大度,仲康君子。”

        刘备又是一笑,说道:“你也说起这样话来了。”也不理他,径直迎上许褚。

        许褚见到刘备,赶紧下马来拜,身后上千人也是跟着下拜。刘备连忙伸出手来,将前排一个个扶起,口里一连说了十几个‘免礼’。

        许褚站了起来,将缰绳牵过,拱手道:“多谢大人借马。”

        刘备呵呵一笑,让人接过牵走。

        时张飞副将陈二也站在刘备身后,他也是代表张飞来迎接许褚的。他本来一直站着,可是突然看到许褚旁边一人,就是不由大怒起来。他控制不了自己,走了出来,拔刀而出,指着那人道:“贼人,你还记得我么?”

        许定被这明晃晃的大刀一指,心头一颤,脸色全,一时竟然纳口不能说话。

        “陈副将,不得礼,退去!”

        刘备脸上一黑,怒视陈二。

        陈二这才知道自己鲁莽了,赶紧收刀回去,一面拱手谢罪,说道:“大人,你不知道,当初就是这厮劫了我们粮草,还杀了我们数名弟兄……”

        许定这时才恍然认出他来,心里暗叫不好,似乎在这时才想起自己曾犯过血案,今天这么一来不是自投罗么?

        许定想到这里,看到刘备军中将校数,走来走去,便以为他们都是来抓自己问罪的,脸上神色又是变了变。

        这下,变得赤白起来。

        他不由伸出手去,扯了扯许褚。

        许褚也觉得这事棘手,正想要不要代大哥请罪,那边刘备脸上颜色却早是豁然大变。只见刘备怒视着陈二,骂道:“我让将军退下,将军难道没有听见么?”

        陈二被他再一呵斥,赶紧低下头去,拱手告退。

        许褚走上前来,脸上也不是好看,嘟囔道:“这……我大哥当时……”

        刘备没等他说完,却是指着旁边那个个头比许褚矮,身材比许褚病的人,问他:“这人,就是你大哥吗?”

        许定还以为他要问罪,赶紧跪了下来,连连说道:“大人饶命!”

        刘备微微一愣,赶紧笑着上前,将他拉起,笑道:“许大哥哪里说的,这些许粮食又算得了什么?何足挂齿?别这样。”

        许定微微一怔:“他叫我‘许大哥’?”

        刘备问许褚:“对了,你大哥如何称呼?”

        许定也不要许褚回答,赶紧说道:“人许定,字伯健。”

        一个仲康,一个伯健,倒是‘健康’得很。

        刘备心里这么想着,赶紧说道:“原来是伯健,久仰久仰!”

        “久仰?”

        许定微微一愣,虽然知道这是客气话,但还是如吃了甜蜜一般,高兴得不得了,抖动了身子,作揖道:“我久闻刘大人之名,只是缘一见。昨晚听我弟弟回去说到大人你的仁义之风,我是佩服至极。最后听到大人不嫌弃我等鄙陋,愿意任用我等,我等不高兴。我便赶紧与弟弟一起劝说众人。众位门客听我们一说,也是毫不犹豫的愿意随同我等纳入大人你的麾下。”

        “又是一个马屁精。”

        刘备心里好笑,嘴上一力跟他周旋,当即任他为都尉之职。许定听后,欢喜的了不得,当即拜了又拜。刘备扯了又扯,这才两下罢休。

        刘备又看到许褚身后之人一个个虎目凸出,很是精神,立即问道:“仲康,这些人都是你的门客吗?”

        许褚点了点道:“这里一千三百人,全是我的门客。不是我夸他们,他们个个身负武艺,都是以一挡十之辈,很是了得。”

        刘备点了点头,笑道:“许褚可为虎痴,这些人可为虎士。”然后向那些人道:“你们以后就随同仲康一起加入我的剑啸营。到时,剑啸营就分左右两营,右营由追风带领的剑士组成,左营就是仲康你的这些虎士了。哈哈,从此剑气长虹,虎啸天下,岂不壮哉!”

        厉影、许褚二人跪了下来,一同称谢。身前千名壮士,亦是拜倒在刘备脚下。

        许褚又道:“我许家尚有数千宗族在许山上,希望大人能在彭城为我们找个地方安置老,我等便是感觉不尽。”

        “使得,仲康及诸位放心便是!”刘备笑着,伸出手来,将他们扶起。接着,又说道:“酒席已经备好了,大家先随我一同去享用吧。”

  https://www.65ws.com/a/1/1209/8015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