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百五三:再战可胜

第百五三:再战可胜

        第二天,海贼上午并没出现,下午却在东陵亭登陆。刘备接到报说时,东陵亭亭长已被海贼杀了。

        刘备骂了句:“小娘皮!这次非让你们有去回不可!”也不急着发兵,只叫等待。

        程辉有点不解,走进来问刘备:“大人,如何不战?”

        刘备只哈哈一笑,拉着他坐下:“来,先喝两樽。”

        说着替他倒酒,程辉接过不饮不好,只得谢了声,将酒一饮而尽。陪他吃了两樽,又道:“大人,该出战了吧?”

        刘备笑了笑,也不动身,只问他:“这次贼人来了多少?”

        程辉答道:“虽没有两千,也有一千五六百。这次他们学了乖,留下数百人守着船只,其余人也不敢深入,只在外面还不停放出探马,不停侦探我们江都这边的动静。我等侦骑也只得绕道侦探,很是麻烦,只怕这次不好拿到。”

        刘备一听,鼓掌笑道:“好哇,好哇!能学乖就好,要不学乖,还真不好对付呢。”

        程辉越发听不懂,这时侦骑又进来报说:“贼人已经洗劫了东陵亭,弄了不少货物,烧了许多货铺,正准备撤出。”

        刘备先挥手让他下去,旋后站了起来,又饮了一樽,啪了啪程辉肩膀,笑道:“好戏该我们来演了。”

        “嗯?”

        程辉欲要问话,被刘备问道:“外面七百人马可准备好了?”

        程辉答道:“已经全部整备完毕,随时等待大人的调遣。”

        刘备道了声好,啪了下他肩膀:“为光,是时候看你了!”

        程辉身子一正,知道要迎击海贼了,赶紧拱手:“请大人吩咐!”

        刘备神秘笑道:“我两各带一部人马,看谁捉的贼人多。”

        程辉稍稍郑愕,旋即慨然道:“那好!”

        刘备便与他一同出了府邸,奔出府外,外面七百军士布满衙门四周。

        刘备吩咐道:“为光,你先请。”

        程辉道了声不敢,邀了队人马去了,刘备旋即也带了队人马从另一条道奔向东陵亭。刘备这么兜了一大圈,到了东陵亭外已跟程辉留下的侦骑会合上。侦骑上前说道:“程将军已经去追海贼了。”

        刘备也即出了东陵亭外,远远见得程辉领了队人马望着浩瀚江水,在岸上不停错步。

        程辉见刘备飞马而来,赶紧上前去接,拱手称了死罪。

        刘备问道:“为光,斩获颇丰吧?”

        程辉满脸羞愧,答道:“贼人十分狡猾,我等还未近前,他们就已经撤得干干净净,我等欲要去追,却苦船只,只得只得……”

        刘备哈哈一笑:“只得望洋兴叹,对吧?”

        程辉不知道刘备还怎么笑的出来,只加羞愧,拱手道:“我有负大人重托,请大人责罚!”

        刘备犹自一笑:“起来吧,要是你因为没能斩获首级而获罪,那我也得自杀以谢天下了。”

        程辉汗颜:“大人休要这样说,这万万比不得。”

        刘备在马上虚手相扶:“好啦,就别在这里你一句我一句了,莫要让贼人跑了,不然那一百名死士可是白白牺牲了。”

        程辉一愣,待要再问,刘备早已调转部队,往西延岸而下。程辉赶紧跟上,待走了一程,刘备已然停下,连连传令:“登船登船!”

        程辉见了许多船只,不觉一喜。心想昨晚刘大人还让自己看着这些船只,只是被一早调停了去,不知放在了哪里。刚才还在抱怨,却是被刘大人藏了起来。看到刘备指挥若定,不觉心下一宽:“原来刘大人早有准备。”

        等众人登了船,刘备一声令下,让一齐拔船。

        程辉问道:“刘大人,一句话我不知该不该问?”

        刘备笑道:“为光心里定是疑惑,想海贼已去多时,我早不追,堪堪拖到现在,是不是已经晚了?”

        程辉点了点头,说道:“依我说,刘大人早该去追,别说我等不习水战,行驶较慢,便是熟手也是生不来翅膀,这么晚才追,只怕很难再追上了。”

        刘备呵呵一笑:“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为光但教看场好戏。”

        话说完,传令加行船。

        程辉也不知刘备葫芦里卖了什么药,只得转头督船前进。

        这些北国士兵经过昨天一阵闹腾已然略习水性,只是江水宽广,船行加速,不时腹内又开始翻滚,气色也变得渐渐萎堕。

        船只行得多时,突然有人惊呼起来。

        程辉在旁咦了一声:“如何那伙海贼去而复返?”

        刘备嘿嘿一笑,只叫再加船速。等近了一些,方才看清船只上的番号。刘备这时脸色一黑,程辉又是惊咦:“前面三艘船好像是我们的旗号,只后面五六只船却没有打旗号。呀,后面是贼船,前面是我们的船只。我们的船只如何会在这里,大人,这却奇了!”

        刘备但叫行船,将前面三艘船接住,见是昨晚的死士,不由恼怒:“我让你们阻挡敌船,如何败了回来?”

        三艘船上还剩了七七八八的三十几个人。

        一人答道:“大人,吕队长还在敌人围内,去救他。”

        刘备身自一震,赶紧派船来截住来船,来船眼见来了救兵,也不打话,接了一仗,又调船走了。刘备将军士合上,再行一时,就见前面江面上战得凶悍。

        原来那吕姓队长兀自率领着二三十死士在继续战斗着,横跨着江面,只挡住了贼船,夹缠住了贼人,使贼人倒是一时回去不得。

        刘备眼见吕队长跳上敌船憨杀正疾,赶紧挥兵迎上。敌人一时未能得脱,早是急了,眼见对方又来了帮手,便是发一声喊,派了数船来截杀。

        刘备将船排成两个方阵,一声令下,将准备好的锁链拿了出来,将船三三两两全都锁在了一起。原来昨晚刘备考虑到船只在江面上个定数,若不能将它定住,一旦停下来,说不得会随江水飘去,这样打起战来自然吃亏。所以他才想了这个办法,果然,一但稳定了船只,船上士兵也不摇晃,战斗力也便迅速增加。

        敌人欲要使船来冲,不意钻进刘备船阵里,便是卡了壳的螺丝,再也旋转不得,只有任由别人宰割的份了。刘备和程辉一左一右,指挥夹击,渐渐合围。吕队长是奋勇杀敌,毫不退让,只把敌人打得心寒。

        刘备见吕队长身上所披铠甲已然鲜血四溢,而兀自咬牙死战,心下好生佩服。见他深陷敌阵,也怕他支撑不住,赶紧斩断锁链,吩咐其他船只继续围住,不可放了贼船。然后带了一只只有三四十士卒的船只就冲杀了上去,口里叫道:“吕队长好样的,某刘备来救你来啦!”

        只刚进去,就被旁船夹攻,刘备身自不惧,拔剑催战。两边士卒一但脱离锁链保护,本自心寒,但被刘备所感,也是人人丢命,个个奋威,只杀得贼人胆寒。吕队长似是没有听到刘备的呼喊,只兀自战着。刘备船只稍一上前,便即跳上贼船,手斩两人,看看吕队长就在他船,赶紧迎上,哈哈笑道:“吕队长,你的任务完成啦。”

        吕队长见是刘备,心里吓了一跳,赶紧道:“大人何要冒险?”也怕刘备受到伤害,赶紧呼啸一声,传出信号。其他人接到信号,一同退了下来,跳到刘备跟前,将刘备团团保护过来。

        吕队长道:“我保护大人撤出去!”

        刘备捋起袖子,笑道:“吕队长勿急,我刘备戎马数载,哪些战阵没见过,还怕了这些贼子不成?”

        那边厢本被吕队长杀得正酣,突然见到对方又不战自退,赶紧合围上来。而刘备虽然一时豪语,但看看来者甚众,自己等身陷重围,若不能奋力死战,不说此战难胜,便是也得把自个性命搭了进去不可。

        刘备奋剑上前,力扯双袖,乱斩数人,大呼道:“我等吃朝廷俸禄,若不能为国家立功,为百姓除贼,是何男儿!”

        两边见使君带头拼命,不是身自感慨。又被使君说得热血沸腾,都把原来的胆子掐大了馅,装进了捣碎过后的虎胆熊汁,一下变得也大了起来。顿时,便把天也看的小了,江水也看的渺了。如此一来,眼睛里再也放不下任何人,使得他们每个人不是奋力而为,砥砺厮杀。

        这伙贼人本来十分凶狂,但突然看到对方个个拼命,不由彻底胆寒。于是,双方气焰顿时倒置,局势也就迅速逆转。这样一来,本处于劣势的刘备,倒是借着里外夹攻的优势,将贼人打得七零八落。贼人于是再也不敢接战,只管往外围冲去。

        本来刘备只要下令继续再战,定可将这伙贼人全都活捉了不可,只他突然想到昨日这些人也曾放过自己一次,是不可不报。他便也不让战船紧逼,反而下令让程辉撤了围,使得贼船得以逃出升天。

        程辉不解的问道:“大人这样做,岂不是放虎归山?”

        刘备笑了笑,心道:“小娃,你哪里又知道诸葛亮七擒七纵的本意?”心里想着海贼之势不是一日两日行成的,也非一日两日能杀之殆尽,所以杀了这些人,还会有下批海贼冒出来。如其那样,不如先慑其神,再收其心,使其心归顺,则海贼自宁。

        刘备于是传令拔船,大队回去。行了一阵,走到船首,先自抚慰了一下吕队长,笑问:“这位吕队长好生厉害,我倒忘了问你姓名,不知吕队长可否告知?”

        吕队长尚未回答,突然程辉叫了起来:“大人,贼人怎么又回来了?”

        刘备也是一愣,不过看到贼人船上插了白旗,便即明白过来,不由哈哈一笑:“不妨事,我等就在这里等他们吧。”

  https://www.65ws.com/a/1/1209/8015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