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五八八:刘玄德兖州发兵

第五八八:刘玄德兖州发兵

        建安五年的二月末,典韦突然从豫章回来,带回了一个黑色木匣,交给了刘备。

        黑色的木匣里,安放着一颗头颅。

        刘备仔细看了一眼,脱口而出:“曹操?”

        典韦居然会将曹操首级交给自己,当真不可思议啊!

        典韦摇了摇头:“刘公,你再看看”“。”

        “嗯?”

        刘备再次仔细看了一眼,眉毛微微一蹙,似乎看出了一点门道。盯着那颗首级的颔下一看,只见那里胡须居然跟肉皮脱离了。胡须是假的?而再看他面皮,与毛发接壤之处,不是极其的松垮,就是极其的紧蹙,而且有的地方已经拱了起来,鼓成了小丘。

        刘备两眼目光交叠,看着典韦。

        “刘公,得罪了!”

        那典韦走上前来,突然伸手将那首级拿了出来。随手一撕,居然在那颗首级的脸蛋上揭开了一张面皮,再伸手一扯,首级上的胡须,也被典韦扯掉。在刘备呆愣的目光中,典韦重将首级放了回去,然后退了下去。

        “这是怎么回事?”

        典韦拱手道:“这就是天下人都信以为真已经复活的曹公,便是连某也差点被他骗了过去!”

        刘备微微一愣,看了木匣内的首级一眼,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立即站了起来,指着木匣内的首级,惊喜交加的道:“这么说,曹操他真的已经死了,这个是假的?他是假的曹操?”

        “是的!若不是十数天前他的假面目被我撞破,我也法知道他原来是别人假扮的。而真正的曹公,其实根本就没有复活,他早就死了!他一直就躺在楚都,躺着坟墓里面!”

        典韦比沉痛的说着,低下了头去。

        兖州之乱,皆因曹操之“复活”而引起。如果说曹操其实根本早已经死了,那么这个意义对于刘备来说,那是巨大的。

        可想而知,等到假曹操一案让天下人都知道的时候,那将是何等的震撼。对他刘备来说,是何等之幸也!

        刘备在整理了狂喜之后所带来的复杂的情绪后,立即指着木匣里的首级道:“是你亲手杀了他,将他的首级不远千里带到了我这里来的?哈哈,这次你立了大功劳,孤要好好的赏赐你!”

        在听到刘备一声问后。典韦单膝跪下,传来轰隆一声巨响。

        典韦颜以对,惭愧之极的道:“先时,某突然听闻曹公复活的消息后,某便不辞而别,去豫章投奔旧主。如今再次回来,不过是想将这厮首级带来,让刘公你知道曹公已死,还世人一个真相罢了。既然某的目的已经达到。实面目再对刘公,请赐以一死!”

        “恶来何要此言!”

        刘备立即走了下去,将双手托住典韦胳膊,将他拉起。说道:“恶来你听闻旧主之消息,便能不惜千里往投,乃忠义之举也,古人所颂。孤何能怪之?”

        典韦一听,微微一愣,随即纳头再拜:“谢刘公不罪之恩。”

        顿了顿又道。“某曾发誓替曹公守三年之孝,如今三年尚缺数月,望刘公你能够成全。”

        刘备点了点头,说道:“这事情好说,过两天你就回楚都吧。”

        “谢刘公!”

        刘备捋了胡须,又道:“对了,关于假曹操一事,以你之见,在此之前,那诸葛亮可曾知道?”

        典韦点头道:“他肯定知道。”

        “为何这么说?”

        典韦道:“刘公不知,那诸葛亮来时,我看到他每次都是直接去找将军徐晃商议事情,很少有找这假曹公的时候。而这假曹公说话有时颠三倒四,肚子里根本一点主意也没有,故而我才渐渐怀疑他来。终于有一天,我偶尔看到了诸葛亮与徐晃的通信,方才知道这假曹公的事情。我在思虑了三天之后,心想不能继续让这贼子继续扮演曹公,免得毁了曹公的声誉,故而某一气之下,便提了一对铁戟突然闯到了他的房中,将他一戟给杀了。这之后,某便连夜逃了出来,直奔兖州而来。”

        刘备,在听完典韦一番话后,似乎也猜到了一些信息。

        如果典韦的话没有错,那么这件事情是不是可以这样猜测。当初,曹操死于豫章后,徐晃并没有战死,而是带着残兵败卒逃到了山区,保存了部分势力。这之后,徐晃又不断的召集曹军散卒,将他们组合起来,聚集在了一起。当然,他为了东山再起,光凭借自己手上的这点人马是不够的,于是,他又联络了当地的山越,让他们帮助自己。

        而徐晃,自然也知道,若是在袁术的腹地起事,那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何况,他的号召力不是太大,就算勉强起事了,那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而唯有借助某种信念,或者力量,方能一举成功。于是,他想到了一个“借尸还魂”的办法,访到了一个跟曹操身材高矮脸型胖瘦差不多的人,借以易容之术,将他装扮成曹操的模样。于是,曹操就这样在徐晃的操作里“复活”了。

        当然,虽然有了强有力的号召那还不够,他还要等待时机。而这个时机很也就被他等到了,这就是诸葛亮的远征。于是,他就趁着南昌城的空虚,突然兵临其城。不过,他虽然用心良苦,奈何时运不济,偏偏一战没有将南昌城拿下,他只好在诸葛亮赶来后,被迫哪里来滚回哪里的。只可惜的是,诸葛亮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于是一路穷追猛打,直打到徐晃献上降书。

        而诸葛亮,可能不久也就看出曹操的假面目来,但他并没有点破。正是因为他知道这个曹操是假的,对他构不成危险,这才放心的借给他一座城池,让他屯兵。而他,则可借助曹操的影响力,以此来达到扰乱刘备兖州之目的,好让他速的发展壮大自己的势力。

        事实上,诸葛亮这一招也的确是损。也的确有效,害得刘备的兖州烽火四起,以致差点影响了天下的格局,也让那些旁观的野心家们蠢蠢欲动。不过,总算是上天有眼,谁也不会想到,典韦有一天突然从豫章带来假曹操的首级,以此揭穿了整个的骗局。

        典韦这一来,可以说是胜过何止千军万马的作用,刘备甚至能想象到。他这颗首级,会让天下少受多少年的战争疮痍,以及挽回多少千乃至万数的百姓和士兵的性命。典韦此来,可谓是及时雨呀!

        而当刘备将假曹操首级传视兖州之后,效果很显现了出来,许多地方的叛乱明显减少。而那些本来借助曹操名义起事的叛党,也失去了某些民心和信念的支持,于是,难以为继。在刘备人马的征讨之下,相继投降,或是自行解散逃匿了。

        最著名的,自然要数马超与凌统围攻之鲁县。

        鲁县城内。毕谌在听到确切的信息后,颓废的坐回了席上,两眼如死了一般。

        他之所以能够在马超和凌统大军的围攻之下,硬撑到现在。那是因为有豫章曹操的存在。可当他得知这一切不过是个谎话,是个玩笑,他的心也突然死去。

        他两眼灰暗。力,也让pángbiān的薛兰看到了世界的末日。

        他立即抓住了他的肩膀,说道:“大人,你可不能失去信心啊,你一定要坚持战斗下去!”

        毕谌一句话也没有说,嘲讽味十足的看了薛兰一眼,斗,拿什么去斗?

        他缓缓的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薛兰如疯了似的撵上来,叫道:“大人,你想干什么,你不能投降!”

        毕谌微微一愣,笑道:“投降?哈哈!”

        他继续走着,走到了门前,然后仰起了高昂的头颅,望着苍穹。

        他注视良久,突然长长叹了一口气,轰然跪了下来,拜了三拜。

        薛兰双眼如缝隙一般合着,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即大叫:“不要!”

        长廊一声,他还是迟了一步,他没能阻挡悲剧的发生。在他跑过去之前,毕谌已经挥了了腰间的佩剑,往颈上一抹,一道鲜血彪起。

        之后,剑落地,人倒下,血长流。

        “你……你这是又何必呢!”

        薛兰抱住了毕谌的身子,仰天长叹。

        这时,士兵匆忙的跑了过来,想要禀报什么事情,但他遽然看到他们的大人已经自杀死了,不由的吓了一跳,倒退了两步,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薛兰轻轻将毕谌身子放下,立起身来,两目如电的问他:“有什么事情,说!”

        “是……是……”

        那士兵战战栗栗的看了地上毕谌的死尸一眼后,许久镇定了精神,向薛兰拱手道:“大……大人,城外贼子喊话,让让……”

        “让什么?”

        薛兰见他吞吞吐吐的说话,心里极是不舒服,走上前两步,逼问他。

        那士兵额头上汗珠泉涌而出,他真怕自己说错话。

        “城下贼子大言不惭的劝说,劝说我等速速投降,否则,否则……”

        下面的肯定是吓唬人的话,薛兰才不想听,他将手一挥,背过身去。

        他薛兰,本来是吕布的人,后来随了张辽、陈宫归降了刘备。可他千不该万不该,在毕谌的威逼之下,最后又投降了他。本来,他当时也想着混一时算一时,说不定以眼前的局势来看,曹操东山复起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若能绑住一个曹操,将来的荣华富贵自然必不可少。既然上天这么安排了,那就一条心干到底吧。于是,他才一心跟随了毕谌,死守着鲁县不放。可他哪里知道,如今毕谌突然自杀,扔下他一人,叫他怎么办?

        他可是很清楚的知道,像自己这样的情况,纵然对方接受了自己的投降,今后的日子也绝不会好到哪里去了。

        他苦皱着眉头,思想何止千里,但一时就是拿不定注意。

        他身后的士兵等候了良久,见他仍是没有开口,便小心的走上前来,拱手道:“大人!”

        薛兰咬了咬牙,心想既然投降已经不可能了,那唯有一拼了。反正城内的粮草尚且充足。坚持一段时间还不是问题,等到敌人之围稍稍松懈的时候,然后派出一路探子联系豫章的袁术,投降了他。只要袁术肯接纳自己,到时自己化妆逃出城去,再在袁术手上做事,何能埋没人才,不照样的功名富贵滚滚来?

        薛兰想到这里,立即说道:“与我回话,就说给我三天时间考虑。”

        之所以要时间。不过是想着能拖延一段时间就拖延一段时间。而三天一过,他又是同样的话。

        三次后,城外的马超和凌统终于不再相信他,他们虽然不想以硬拼的方式来换取鲁县的收复,但他们也终于清楚,若不硬拼,只怕难以将鲁县收回。于是,他们发下了狠话,若再不投降。平明攻城!

        与此同时,薛兰却在紧张的等待着,他在等待探马安全的到达豫章,然后安全的将投降书送到袁术手上。然而。也就在他在房中等待的时候,那门外已经传来了士兵哗然的声音。

        那些士兵,虽然被困在城内,但在马超和凌统派人不断的宣传之下。消息仍是十分的灵通,他们也已经知道了假曹操一事了。在他们得知真相后,也失去了往日继续战斗下去的激情。转而变得极为冷淡,以致消极怠慢。而自毕谌死后,他们之中加惶恐,也加失去了信心。他们本来以为薛兰会顺应军心,开城投降。但他们在一次次的等待,一次次的失望后,对薛兰的信心也逐渐降到谷底。

        而今天,当他们听到城下的喊话后,也终于明白,如果再不开城,明天就是死期。他们已经失去决战的勇气,他们渴望着早日出城,可当他们听到这个消息后,他们也已经明白,薛兰是不会轻易投降的。如果投降,他也不会拖到现在了。

        于是,士兵们群情高涨,想要亲自问问薛兰到底有何打算。

        薛兰在看到那伙士兵疯狂的冲进来的时候,还想要以严厉的军令来惩罚他们,以严刑来镇压他们。但当他看到这群不怕死的人越聚越多,他终于是害怕了。在亲兵的保护下,他仓惶的逃出了府衙,然后如一只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跑。

        “站住!”

        他终于被一伙哗变的士兵拦住了,那些大着胆子的,指着薛兰的鼻子问:“我只问你,你是如何打算的,是要继续战下去,还是开城议和?”

        薛兰两眉一按,差点就要指着他们大骂了,但被他们的亲兵止住了。

        那些亲兵眼见哗变的士兵从不同地方聚集来的时候,赶紧提醒着薛兰,让薛兰想着点说话。

        毕谌一死,薛兰自然而然的成了鲁县的最高统帅,但在这群哗变的士兵面前,他的威风已经使不出来了。在审时度势之后,他只好假装一副和颜悦色的神情,用商量的口气说话:“那你们是想开城呢,还是想继续抵抗下去?”

        “当然是开城!”

        薛兰狠下心,骗了他们一句:“那好!我决意投降了,你们总可以放心退下了吧?”

        那些士兵一听,先是愣了片刻。但又有士兵指着薛兰的鼻子道:“此人说话向来是言而信,我们不可听他的,不如直接将他拿了去,献给城外的将军!”此言一出,那些士兵也起了哄来。他们可是想到若能亲手抓了薛兰,那将会立多大的功劳啊。于是,他们争先恐后的喊着杀,冲了上来。

        薛兰一见情形不对,脸色吓得苍白力,还想逃跑,早为士兵们撵上,刀剑一齐加到了他的身上,破了他的衣服,入了他的肉里。

        本来这伙士兵只想活捉薛兰献功的,可眼看僧多粥少,许多人在抢功的已然伤了他。那些人一见,干脆弄个死尸交代吧。可怜薛兰只有一个身躯,哪里够那么多人分配的。于是,乱刀齐下,这个拿头的,那个拿手的,又有人拿脚的,反正是只要是薛兰身上的肢体,全都分了个干干净净。

        薛兰被杀,哗变的士兵也就打开了城门,迎了马超、凌统两部人马入城。及至马超和凌统问薛兰何处,看到的非是一堆残肢断骸,达三十截之多,几乎都被剁成肉末了。就连一颗脑袋,还得分出鼻子耳朵。

        这鲁县一下,兖州各境基本平定,刘备也即下诏让马超、凌统班师,一面出榜安民。刘备表示,对于兖州之乱中被残害的军民给予沉痛的哀悼,免去了兖州全州一年的税收,并且规定,凡是重灾之地,济以粮食衣物。诏书一下,全州沸腾,民心大定。

        至四月处,众文武乃上表劝刘备发兵冀州,尽早收复河北之地。

        刘备准奏,于是月十二日,起大军十五万,从白马渡黄河,抵黎阳,再次进兵荡阴关。来时,刘备本来是要带孙尚香一起的,只是因为孙尚香偶尔发吐,经军医诊断,查出喜脉,乃知孙尚香腹内已经有了两个多月的生孕了。刘备自然大喜,于是让孙尚香回到楚都好好安养,至于她身边的弓腰姬宿卫自然留给了她。未完待续……)

  https://www.65ws.com/a/1/1209/11278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