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大刁民 > 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 陪葬

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 陪葬

        在宋飞将放在证物袋里的一只古玉佩递过来的时候,龙五很识趣地扶住了差点跌坐的李云道。这枚玉佩是李云道前几年送给二哥的,是一枚雕工精美的观音佩,隔着透明的证物袋,依旧能看清玉佩上的沁色和烈火焚烧过的痕迹,高温已经将古玉烧得裂出一条缝,但他还是一眼就能认出,这便是自己送给二哥的那枚。

        看着面如土色的李云道,宋飞也只能用“节哀”这样的方式来劝慰:“初步判断,是蓄意谋杀,车子并非自燃,而是有人在车子下方安放了遥控的炸弹,炸弹本身爆炸力并不强,但引爆了车辆的油箱,形成了二次爆燃,所以尸体有些不太好看……”

        李云道艰难地点了点头,开口时声音嘶哑得厉害:“法医看过了以后,能不能让我见见二哥?”

        宋飞转身走开几步,打了个电话,不久后便走了回来,表情怪异:“现在看应该还来得及,但我刚刚通到上头的通知,这事儿军方的人接手了,所以尸体到时候应该还是会移交给他们……”

        李云道咬着牙,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转身对龙五道:“告诉战风雨,集合,带装备。”

        龙五愣了一下,点点头便到一旁去打电话,宋飞陪着李云道进入警方的警戒线内。前方不远处的路面上,穿着制服的刑警们围绕着一辆烧得几乎变形的汽车忙碌着,取证的取证,拍照的拍照,宋飞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旁的李云道的脸色,见这位传说中的警界英雄的下巴在不停无哆嗦着,不由得心中也叹息一声:再坚强的汉子也有柔弱的一面啊,更何况前方车内的死者是他的兄长!

        “咦,老大,这位是……”正在取证的小顾看了一眼李云道便立马反应了过来,连忙让开道路,“您……您节哀!”

        宋飞将所有人都叫了过来,吩咐着些什么,但实际上是给李云道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见一见车里的尸体。

        尸体早就已经烧得浑身焦糊,更不用说分辨面目,但看体态特怔,熟悉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便是那个曾经比女子还要漂亮和娇艳的李徽猷。

        李云道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双腿这般沉重过,一路随着宋飞走到车旁时,他感觉像整整迈过了几十条崎岖山路一般,以至于到了那烧得不成形的汽车面前时,他下意识地开始喘着粗气,等看到那具焦糊得根本无法辨认的尸体时,更是感觉有人将肺里的空气抽得一干二净,而下一口气却怎么都提不上来。

        他在颤抖,他想张开嘴大口地呼吸,却似乎被人扼住了喉咙又抽光了全身的力气,连呼吸的力道似乎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李厅!”

        还好宋飞反应快,把同事们都打发到了周边后,恰好走了上来,连忙一把抄住昏厥过去的李云道,用拇指猛掐人中,过了几秒钟,李云道才幽幽地苏醒过来。

        只是他的反应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他站了起来,对宋飞说了声“谢谢”,而后径直离开了警方的警戒圈。

        宋飞愣在了当场,直到李云道的背影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他才合上张大的嘴巴,长长叹息一声,招手想让同事们回来工作,但又想起马上又要交接给军方的人,便不得不骂了声娘,而后道:“收拾一下,跟上次一样,军方的人会来接手!”

        在场的所有警察都愣了一下,而后不约而同皱起了眉头,小顾也凑上来道:“宋头儿,这军方现在管得也太宽了,我们地方上的什么事儿他们都要插手,这才几天,又让要我们干了一半的活儿交出去?上次大半夜的大伙集体出来加班,干了一半让交接,已经很伤士气了,今天又来,这也太他妈欺负人了吧?”

        宋飞瞪了他一眼道:“你懂什么?上面让交接就交接,这么多废话干嘛?谁要是有想法,你让他来找我。”

        小顾连忙摆手:“这就是咱们自己人私下说说,你不觉得奇怪吗,这接二连三的,军方都要接手,咱们以前办了那么多案子,什么时候见他们这么积极过的?以往让他们帮个忙,都推三阻四的,生怕让他们多干活,现在却是要上赶着来接手案子,也他娘的也太反常了。”

        宋飞若有所思,而后突然抬手在小顾脑门子上扇了一巴掌,看了看四周,才压低声音道:“就你脑袋瓜聪明!我告诉你啊,死得最快的都是你这种想得最多的,没事儿别瞎琢磨,让大家整理整理,军方的人一来,咱就撤!”不知为何,他又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几乎烧成一个壳子的汽车,想起刚刚李云道的表情,他便没来由地觉得有些哀伤,也许是因为同样都是警察,这种切肤之痛也只有自己人才能体会吧!

        军方的人来得比想象的更快,让宋飞诧异的是,这一次军方居然派来了一个穿便衣的少校,出示证件后简单地交接了现场的证物,少校便要求深城当地警察全部撤出案发现场。

        宋飞也巴不得早点离开,跟姓周的少校寒暄了两句就带着人撤离了现场,在离开警戒线前,宋飞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戴着墨镜的周少校,见对方还在远远地看着自己,便不由得有种后脊背发凉的感觉。

        确认警方的力量全线撤出后,周少校的其中一名部下才凑上来道:“确认过了,就是他,这一次没失手!他身上的那枚玉观音都还在,如果您还不放心的话,那就要做一次DNA比对,不过那样会留下比对纪录……”

        周少校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告诉‘飞鹰队’,记他们头功一件,这件事做得很漂亮,上面一定会很满意的。没了李徽猷这把刀子,陈真武就像少了一条胳膊,我看他以后拿什么跟咱们那位斗!至于DNA比对,就不需要了!”他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问道,“整个过程,你确定从头到尾你都看得一清二楚?”

        那名部下连忙躬身道:“属下甘以性命担保,飞鹰队这一次神不知鬼不觉地做得很成功。而且用的是俄国人惯用的爆破手法,反正他早就在俄国人的必杀名单里头,我相信就算是俄国人知道了,应该也不会否认这一点,当年他们可是有好些个高手都折损在了李徽猷的手里。”

        周少校赞道:“这样就很好,神不知鬼不觉,放心吧,我会在那位面前为你多美言几句的!”

        那名部下连声感激道:“多谢少校多谢少校……”而后才又凑上来,小声问道,“那尸体您看怎么处理?”

        周少校冷笑一声,回看了一眼那依旧散发出焦糊味的车壳:“废物还是要多加利用的,把尸体带回京城去,交给陈真武,那位一定很想看看陈真武见到尸体时的表情!”说着,他便有些兴奋地笑了起来,只是笑声在某个瞬间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一个身形瘦削、单凤桃眸的青年男子弯腰越过了警戒线,缓缓朝着他这边走过来。

        “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安排人把守好外面的吗,怎么有人跑进来了?”周少校皱眉问部下。

        部下也看到了朝着这边走过来的那青年,远远地冲对方小跑过去,边跑边怒吼道:“这里是涉及国家机密,快走开!”

        那人面无表情,走得不快,甚至步伐有些蹒跚,如果不是一身穿着打扮相当得体,那部下几乎会认为这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没听见我说什么吗,这里正在进行军方演习,快滚蛋!”那部下嘶声喝道,“我说你呢,你聋子啊?”终于到了那闯进来的青年面前,周少校的部下愣了愣,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却听得后面少校在催促“快让无关人等离开,我们要收队了”,那部下便连声喝骂道,“你什么人啊,听不懂人话吗,让你滚蛋没听到吗?再不走……”

        话还没有说完,他便陡然脸色一变,那青年背在后面的手上居然持着一把军用的制式弩,二话不说对着那部下的大腿便是一箭射了过去。

        “啊!”一声惨叫,那部下抱着大腿跌坐在地上,痛号不已。

        那青年看了他一眼,嚎叫声便戛然而止——如同野兽一般的目光让他浑身上下的血液仿佛瞬间凝固了一般,在这一般,他也终于想起这个看着有些眼熟的青年究竟是什么人。

        李云道!

        尽管贯穿大腿的弩箭让他疼得几乎昏阙过去,但他还是咬紧了牙关,不发出任何声音,于是只能听到他倒抽着气时的丝丝声。

        “很好,看来你知道我是谁,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我的推测,既然是这样,那么你们怕是都要陪葬了!”李云道冰冷地声音传了过来,让浑身颤抖的人愈发觉得仿佛瞬间掉进了冰窖。

        远处传来手枪上膛的声音,手里有枪的人,自然不会畏惧手里拿着弩箭的人。

        现代文明对阵古老的冷兵器,周少校心中在狂喜,既然自己送上门来,那就不用怪他太心狠手辣了!

        持枪的手没有丝毫犹豫,瞬间便扣动扳机!

  https://www.65ws.com/a/1/1208/476811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