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笑傲 > 第十一章 你来我往(三)

第十一章 你来我往(三)

        第十一章你来我往(三

        衡山之上,风云突变,原本兴师问罪的嵩山派,却被林平之师徒反将了一军,场面难免有些被动。林平之双目逼视着钟镇,凝声问道:“钟师叔,我只问你,你到底见过这二人没有,指使过他们没有?”说着林平之指了指那塞北双盗。

        钟镇眉头微皱,他不用看也知道在场的数千人估计都在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钟镇不敢多想,连忙说道:“当然没有,我绝没见过这二人。”

        林平之挥手止住了想说话的刘青山,之后又对钟镇说道:“钟师叔可敢发毒誓?”

        钟镇被逼的法,当下说道:“也罢,我钟镇对天发誓,我绝没见过这二人,没有指使过他们,如有不实,我钟镇当万箭穿心,不得好死。”

        林平之神秘的笑了笑,心说:“你放心吧,我必会让你的誓言应验的。”之后林平之向宋金挥挥手,示意宋金将刘青山两人带下去。既然嵩山派不要脸的死命抵赖,林平之也没什么法子,而且即便拆穿了又如何,五岳剑派脸上也都甚光彩。

        之后林平之笑道:“既然钟师叔已经发了毒誓,师侄当然要相信师叔的,而且这两人的话,我原本也是不太相信的,即便嵩山派对我衡山有些微词,也不至于出此下作手段,有什么话咱们直说便好,最不济也可以剑上说话,犯不上使这些上不得台面的阴谋诡计。”

        左冷禅抬头凝视林平之,说道:“林师侄话中有话啊,想来林师侄是有些话想要直说,甚至从剑上说了,只不知是不是莫师兄也是同样心思。”说着左冷禅看向了身处漩涡之中,却一直不怎么说话的莫大。

        莫大轻咳一声,对林平之摆摆手,林平之便退到一旁,莫大说道:“平之年轻气盛,有些话不中听,还望左师兄见谅。不过平之的话,却也代表了老夫的心思。左师兄担当五岳盟主已经三十余年,这些年来左师兄劳心劳力,我等其他四派也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老夫如今准备传位下去,享享清福,所以也不忍心左师兄在这样操劳。而且如今世道变了,我们这些老骨头也跟不上年轻人的脚步了,左师兄做的有些事,在我们看来当然是妨的,不过在年轻人看来却是另一番天地。所以今日老夫斗胆,请左师兄也退下来,传位给门下弟子,五岳盟主之位也另选贤能。”

        丁勉冷声道:“另选贤能,莫师兄指的是你自己么。”

        莫大摇摇头,失笑道:“丁师弟说笑了,老夫退位在即,即便当上五岳盟主,退了位这盟主之位也自动失效。当年五岳盟主是嵩山派左子穆师叔,他退位之后,左师兄不也是与我们四派比试之后,才争得五岳盟主之位的么。百多年的规矩了,老夫可不敢擅改。”

        李剑一同时说道:“是啊,我师兄所言不错,左师兄乃是大宗师大高手,想来是不会栈恋嵩山派之权位的。”

        刘正风也笑道:“不错,退下来之后,闲暇时间多了,才可以专心于武道或其他喜欢的事情中。左师兄常年闭关,勤习武艺,想来也是为门中杂务所累,如今何不听我师兄一句劝,就此退下来。”看他这热乎劲,好像他根本不知道,嵩山派先前还说他勾结魔教高手曲洋。

        就连岳不群也插话道:“莫师兄此言在理,在下也有意传位给冲儿,之后专心内功与剑术,努力追寻先贤的脚步。”

        左冷禅面色古怪的看着这些笑里藏刀之人,而其他群雄也均察觉衡山派竟然挑头‘逼宫’,暗道:“这次衡山传位大典,真是好戏一波接着一波。”

        汤英鄂开口说道:“莫师兄与岳师兄的话都有些道理,不过我左师兄春秋正盛,倒也能兼顾五岳事物与武功修炼,多谢诸位关心了。而且两位师兄既已决定退下去,我左师兄若也传位,那我们五岳剑派岂不是没有了老成持重的掌舵之人。”

        林平之微微皱眉,向林震南看了看,父子二人对视一眼,林平之比了一个‘起哄’的口型,林震南立时会意,点点头便向着人群中打了两个特殊的手势。林平之顺着林震南的目光看去,正看到隐藏在人群中的‘点苍双剑’与‘大漠狂刀’赵立言,林震南到底是经验丰富,老谋深算,明面上带着众多高手,暗地里竟也有安排。

        点苍双剑与赵立言均是老江湖,而且一直听着嵩山派与衡山派的唇枪舌剑,此时看到林震南的手势,分别点点头,缩进人群深处,之后就传来他们刻意装出来的声音。

        “嘿嘿,当年五岳剑派与魔教在华山派一场恶战,五派老一辈死伤殆尽,岳掌门,左掌门,莫掌门均是少年接位,不也没有老成持重之人来掌舵,数十年下来,五岳剑派还不是好生兴旺。”

        “不错,当年几大掌门能做到之事,如今他们的弟子便做不到么?而且这些掌门还在门中,如果有不对之处还能指点一二。”

        “嘿,你懂个屁。左掌门是舍不得五岳盟主之位,你觉得‘大嵩阳手左冷禅’和‘五岳剑派左盟主’哪个威风些?”

        “得了吧,便是他赖着不走又能怎样,衡山派华山派摆明了是想赶人了。”

        这些声音忽高忽低,摇摆不定,来的去的也,而且声音尖锐高亢,很是难听,但却能让所有人都听到。

        丁勉、钟镇都是满面怒容,齐声高喝道:“是谁,阁下既然敢如此说话,便站出来让我嵩山丁二、钟六见识见识。”两人饿狼一般的目光扫过人群,丁勉是骤然冲入人群,抓住一名灰衣汉子,怒喝道:“刚才说话的是不是你?”

        那灰衣汉子不过是汉水一个小帮派的帮主,他此时面对盛怒的‘托塔手’丁勉,连话都说不完全了,只听他磕磕巴巴的说道:“不,不,不,不是,不是,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丁勉抓着他的领口,怒道:“到底是不是你?”其实这汉子一开口,丁勉就知道不是他了,因为这汉子声音低沉,而且一口江南土话,与方才这边的京腔完全不同。丁勉环视周围一圈,目光掠过低眉顺目的赵立言,也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赵立言的武功早就步入一流之境,已经不着皮相,此时全力收束内力,竟与普通的江湖壮汉一般二。而丁勉又没有与他见过面,当然发现不了异常。

        王家兄弟也得了林震南暗示,不过王家家大业大,纵然敬嵩山派,却也不怕嵩山派耍横。王伯奋这时笑道:“丁二爷,您老对这些普通的江湖厮杀汉耍什么威风。”

        王仲强也道:“是啊,既然左掌门方才也说了剑上说话,不如让左掌门与莫掌门比试一番,不就得了。”

        左冷禅皱皱眉,说道:“师弟,退下。”丁勉恨恨的将那灰衣汉子摔在地上,转身向左冷禅走去,而赵立言则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丁勉若有所觉,猛然回头,却没看到那一闪而逝的嘲讽,只看到几个背刀之人去扶那灰衣汉子,其他人均异样。

        左冷禅眯着眼睛扫视四方,与他走的甚近的余沧海带着十几名青城弟子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意思,而峨眉掌门秋长风是面露玩味之色。其他人江湖地位略低,便是说话也没有力度。而左冷禅先前安排进来的人,如夏老头与他女婿这些与嵩山派藕断丝连之人,也都静静站在人群之中。左冷禅知道,这些人敲敲边鼓,附和一下还行,真指望他们为嵩山派火中取栗,那是痴心妄想。左冷禅又看向岳不群,恒山派的定静定逸,以及泰山派迟百城秦百里等人,只见他们隐隐占城一线,却是与嵩山派对立起来。

        左冷禅嘴中发苦,他有些不甘心,当年他的寒冰真气眼看就要大成,一只脚已经踏入超一流高手的行列,麾下又有将近二十名一流好手,便是五岳剑派其他四派加起来也未必打得过嵩山派。可是三年前他被岳不群逼平,丧失了主导五岳剑派对天魔教开战的指挥之权,让岳不群得以挥舞长袖,结交其他四派。而他嵩山派也是流年不利,嵩山十三太保,先有陆柏,费斌,高克战死,又有乐厚、司马泰等人重伤残废,旁系如朴沉、沙天江、黑沙帮(那十五名黑衣人等高手也先后阵亡,转眼间嵩山派的精锐高手竟去了一大半。如今虽然在衡山派气势汹汹的兴师问罪,可左冷禅心里清楚,嵩山派也是强弩之末,只能维持表面上的光鲜罢了。

        左冷禅直视莫大,开口道:“莫师兄是想要赐教一二了?”

        莫大缓缓道:“赐不赐教不敢当,不过左师弟今日大举来衡山,到了现在也没说上一句恭喜的话,想来是要与老夫我过不去了。所以咱们还是剑上说话,希望左师弟能够听我的劝告。”说着将腰间长剑拿在手中,右手缓缓拔出细剑。

        左冷禅见莫大已经拔剑,便知道这一架是不可避免了,他对林平之还有几分忌惮,但莫大却没有被他看在眼中,左冷禅冷声说道:“哼,如果莫师兄剑法高明,这五岳盟主便是由莫师兄坐,我左冷禅也是心服口服。”

        莫大点点头,说道:“也罢,看招。”说着手中细剑不断颤动,从石台上飞身而下,一剑刺向左冷禅,他与左冷禅都是五六十岁之人,两人交手,却也不需要来上几招寓意‘以武会友’的剑法,正如他们对话所言,全以剑法见高低,旁的也都用。

  https://www.65ws.com/a/1/1019/7180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