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笑傲 > 第十五章 东方不败(一)

第十五章 东方不败(一)

        黑木崖绝顶的文成武德殿,百多名教众向假东方不败朝拜后,杨莲亭从东方不败宝座旁边走出,环视阶下所有教众,朗声说道:“奉文成武德圣教主谕,王诚,秦伟邦在西湖一役,保护东方大小姐不力,废去烈火堂、修罗堂长老职位,贬为贵阳城香主,昆明城香主,即日起退出黑木崖。【全文字阅读】欢迎来到阅读着山西绿旗旗主张君调任烈火堂长老,甘陕黄旗旗主王岩明调任修罗堂长老,青龙堂长老贾布升任朱雀堂长老,白虎堂长老上官云升任青龙堂长老,百战堂长老宁一凡升任皓月堂长老,浙江蓝旗旗主李玄闽升任百战堂长老,青龙堂长老暂不任命。”

        “遵文成武德圣教主谕!”百多人心中泛起这样或那样的心思,但回答的倒也整齐。而原本武功尽废的王诚,已经猜到了他自己的下场,自从向问天出走黑木崖,创立天魔教盘踞云贵以来,所谓的贵州黑旗,云南紫旗早已经名存实亡,何况贵阳城、昆明城香主,这不过是让他们回家养老的体面说法而已。而被斩掉一臂,功夫大打折扣,但好歹也是一流高手的秦伟邦则面色惨白,他没想到杨莲亭居然如此情,自己不过掉了一只手臂,他居然就踢自己回家养老。但奈何杨莲亭在黑木崖上只手遮天,他便是狠毒了杨莲亭,也不敢寻杨莲亭讨说法,只有暗自咬牙记住今日之辱,暗道他日必找杨莲亭报仇。

        杨莲亭提拔的宁一凡、李玄闽都是早早就投靠到他门下之人,而贾布与上官云也都送上重礼,否则他们二人根本没有进一步的可能。杨莲亭见没人敢质疑他的调整,心下得意,继续说道:“奉文成武德圣教主谕,着风雷堂长老童百熊为大小姐报仇,诛杀福威镖局林平之满门,三个月内提林平之人头来见。”

        童百熊是东方不败换命的好朋友,所以满殿的人都要下跪,唯独他有个座位,他此时正坐在所有教众的最前端,听到杨莲亭的话,不禁开口说道:“杨莲亭,你这借刀杀人的计策太不高明了吧?那林平之连杀邱长峰、鲍大楚,又废了王诚与薛贵,从十多名一流高手的围攻中冲杀出去,这样的功夫,我老童自问是达不到的,你让我三个月去灭他家满门。万一他老子辟邪剑法的造诣比他还高,我老童不是白白送死?”

        杨莲亭哼了一声道:“童百熊,教主敬你是老兄弟,所以百般容忍你,不过这些都不是你倚老卖老的倚仗。教主下命令让你去灭林平之满门,那就是相信你能完成这个任务,你如今却再三推脱,难道是说教主看错了你?”

        童百熊也是一声冷笑,说道:“杨莲亭,你也别来狐假虎威这套把戏,我与东方兄弟交朋友的时候,你还存在你爹胯下呢,现在也敢在我面前吆五喝六。东方兄弟,你说句话,如果你真的让我去灭福威镖局,哪怕他是林远图复活,我老童也不皱一下眉头,提刀就去和他们林家拼个死活。你如果想要我的命,我这可心也可以挖出来给你看看。不过你如今活像个木偶,七八年都不说话,是不是被杨莲亭这个贼子给暗算了,吃了哑药不成?”

        杨莲亭大声道:“童百熊,你少在这放肆,教主是念在多年的交情,不愿重责你,你居然还诬赖起我了。来人,给我把他拿下,你这风雷堂长老也别当了。”杨莲亭的话音才落,数十名紫衣侍卫便冲入殿中,准备捉拿童百熊。

        而童百熊却嘿嘿冷笑道:“难道被我说中了?你要杀人灭口不成,东方兄弟,你倒是说句话啊。”说着童百熊飞身而起,冲向杨莲亭与东方不败。

        杨莲亭倒也有几分骨气,仍站在原地大声呼喝,而那冒牌的东方不败则拔腿而逃,却被自己华丽的长袍给绊倒。童百熊一脚将杨莲亭踢到,冲到冒牌的东方不败身前,抓起东方不败便要看个真切。那冒牌的东方不败看到须发皆张、凶神恶煞的童百熊,当真吓的魂飞天外,立时间便屎尿齐流,大声嚷嚷道:“别杀我,别杀我!”

        童百熊见了这怂蛋样,哪还不知道这是冒牌货,一掌劈死这冒牌货便飞身跃到杨莲亭身旁,抓起他的领子大声喝道:“他没骗我,你果真暗害了东方兄弟,说,你到底怎么害死东方兄弟的。”

        而原本冲到殿内的紫衣卫士,一见情况如此诡异,也迟疑起来,少有的几个是杨莲亭的心腹,倒是向着童百熊与杨莲亭冲去。那秦伟邦见此时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时机,当下几个大步闪到紫衣卫之中,一柄宽剑滑落手中,三招就把冲的最的几个人斩杀,同时高声喝道:“杨莲亭谋害教主,罪该万死!”

        便是这样,杨莲亭仍旧硬气,大声说道:“童百熊,秦伟邦你们两个叛徒,有种的就杀了我,我倒要看看到时候教主怎么报复你们。”

        秦伟邦道:“教主他老人家都被你害死了,我们是为教主报仇,教主在九泉之下等着报复你才是。”说着就提剑准备杀了杨莲亭。

        而童百熊却忽然出手,掀开了秦伟邦,同时抓着杨莲亭大声问道:“你说教主还没死?”不过他激动之下用力太大,居然咔嚓一声掰断了杨莲亭的肩膀。

        那杨莲亭痛的直抽冷气,倒也没有嚷一声痛,反而死死的盯着童百熊说道:“那是当然,教主待我恩重如山,我怎么会暗害教主。”接着杨莲亭双目圆瞪,看向童百熊身后,喃喃的说道:“教主。”

        童百熊若有所感,转头看向身后,只见一名与方才那冒牌东方不败长相相同的白衣人出现在大殿一角,下一刻这白衣人飞速穿过人群,在秦伟邦身前一闪,接着跃到童百熊身旁,袖子一卷就夺了杨莲亭,然后袖子又一便将童百熊打落台阶。就见一名相貌极其英俊,甚至面相有些阴柔的中年男子坐在教主大位上,瓜子脸庞,剑眉杏眼,唇若朱丹,白面须,发髻高耸在脑后,还带着一顶小帽,一身没有任何点缀的白色武士服。如果林平之见了,必然以为林青霞大神也穿越了,虽然两人面貌相差甚多,但神色却极其相似。而东方不败脚下正是杨莲亭,他挥手连点杨莲亭数处穴位,然后伸手一拍将杨莲亭的肩胛拍正,随手掰了两个椅子扶手,又用布带给杨莲亭固定好。之后才抬头扫视整个大殿,目光锐利如刀,眼神中带着睥睨八方的豪气和令人颤栗的威严,每个被他目光扫过的人,都仿佛被钢刀砍了一记,人人升起自危之感。

        秦伟邦见了东方不败,也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非常吃力的说道:“教,教。”话音没落,他的喉头便喷出一股鲜血,之后整个人的五官,身体各大穴位,都有一只血箭喷出,仿佛一个人形喷泉一样,竟是东方不败在刚才那一瞬间,连续扎了秦伟邦二十余针,针针精准,针针致命。整个文成武德殿中的教众,所有人的心底都咯噔一下。实在太意外了,东方不败号称天下第一十多年,杀死个秦伟邦再轻松不过,不过在刚才那一刹那,居然连杀秦伟邦二十多次,这样的功夫,实在骇人听闻。原本见到刚才大乱还有一些其他心思的人,此时也都熄了心思,安安分分的站在殿内。

        童百熊爬起身子,见到东方不败本人,激动的大声说道:“是你么东方兄弟?你果然没有被这家伙害死。”

        东方不败点点头,声音有些尖细,他说道:“童大哥,你还是那么够朋友,够兄弟。”

        童百熊道:“东方兄弟,你知道这家伙找了个假货冒充你么,他狐假虎威,杀了多少老兄弟。”

        东方不败看了眼死狗一样趴在他脚下的杨莲亭,然后又点点头说道:“知道,杨总管也是为了不打扰我修炼。我将教务交给杨总管,就是信任他,你们只要听他吩咐就好。他要杀谁,我都是同意的。”

        童百熊气道:“那你可知道,这小子准备对付我,想要借刀杀人杀了我,这也是你同意的?”

        东方不败说道:“童大哥是我过命的朋友,你得罪了我,那不打紧,我怎么也不会对付你。”

        童百熊嘿了一声,说道:“你还知道我们是过命的朋友。”

        东方不败说道:“那当然,当年在太行山之时,潞东七虎向我围攻。其时我练功未成,又被他们忽施偷袭,右手受了重伤,眼见得命在顷刻,若不是你舍命相救,做兄弟的又怎能活得到今日?”

        童百熊哼了一声,道:“你竟还记得这些旧事。”

        东方不败道:“我怎不记得?是你对我义气深重,我十一岁上就识得你了。那时我家境贫寒,全蒙你多年救济。我父母故世后以为葬,丧事也是你代为料理的。”

        童百熊左手一摆,道:“过去之事,提来干什么?”

        东方不败叹道:“那可不得不提。童大哥,做兄弟的不是没良心,不顾旧日恩情,只是你得罪了杨总管,也就冒犯了我的权威,这个账也是不得不计算的。”

        童百熊哼道:“你待怎样,难道你也要我血溅七步,给他赔罪不成。”

        东方不败想了片刻,说道:“若是他人,此刻早已经去阎罗王那里报道了,我既与童大哥说了这些,当然不会轻易杀你。这样,杨总管的话还是作数,童大哥去寻那林平之的晦气,我与雪儿到底父女一场,论如何也不能便宜了他。到时候论你与他决斗的结果如何,今日之事都既往不咎。到时候童大哥如果想要归隐也可以,如果想要继续当风雷堂的长老,你就还是我神教排名第一的长老。”接着东方不败转头对所有人说道:“至于其他人,今日的任命不变。以后杨总管的话就是我的话,你们如果对他不敬,秦伟邦就是你们的下场。青龙堂长老的位置虚位以待,让下边的那些旗主香主们多多努力,扬我神教圣威。”说着就抓起杨莲亭,一个闪身已经入了大殿旁边的侧门。

        帝近川此时大声喊道:“教主留步,属下有要事禀报。”说着双手捧着信连上数步,大声道:“属下有小姐临终信件交给教主。”接着,一阵风吹过,帝近川感觉手上一轻,信件竟不知何时已经被东方不败取走了。

  https://www.65ws.com/a/1/1019/7179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