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笑傲 > 第四章 一探梅庄(二)

第四章 一探梅庄(二)

        那丁坚与施令威听到重楼所言,心中也是一惊。他二人虽不是什么雅人,但好歹也跟在江南四友身边十数年,知道重楼所说的东西,每一件都是宝贝,当下不敢擅自决定,二人对视一眼点点头。丁坚抱拳道:“原来如此,那还请几位入内等待片刻,待我禀报我家四位庄主再做定夺。”说着就由施令威将林平之几人引到大厅,而丁坚则转身去寻丹青生禀报。

        林平之他们被引入客厅之后,施令威就招呼几人就坐,林平之和令狐冲自然不会客气,撅屁股就要坐下,那重楼却对二人使了个眼色,带着任盈盈来到客厅的一幅巨大屏风之前,对屏风上的水墨画啧啧感叹不已。

        林平之眼睛一转,就知道重楼是何意,他之前曲意讨好丁坚与施令威,将二人捧的极高,仿佛这两个家伙是武林的泰山北斗一样。不过他俩在梅庄乃是下人身份,此时招呼众人就坐,施令威是断然没有陪坐的道理,所以如果众人坐下,那意间就会得罪了施令威。林平之虽然不屑这些小细节,但也没有再搞破坏,当即对令狐冲说道:“易兄,你我久在山上居住练剑,虽然雪山与昆仑的气势边,但江南也有江南的好,就说这副画吧,色彩浓厚,笔力刚劲,尤其这种泼墨笔法,整个中原都罕见,这江南果然是人杰地灵之地。”

        令狐冲在书画上根本就是一窍不通,他不像林平之与重楼生在富贵人家,从小除了习武,还学过这些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令狐冲只是点点头,然后看着屏风上的画,画上是一个仙人的背影,而这画的落款则是:丹青生大醉后泼墨。这八个字龙飞凤舞,每一个好像都要破出纸面飞出去一样。

        令狐冲看了一会就觉得,这八个字中仿佛都蕴含了一套剑法,而那个仙人的姿势则像是这套剑法的起手式。不由说道:“谢兄所说不错,不过这幅字画中,我最喜欢这个‘醉’字,我观此字的每一笔都像是一招剑法,单单一个醉字就自成一套剑法,而所有八个字连到一起,那剑法的威力就太大了。”令狐冲看到林平之与重楼都在吹捧这画,他也只能随着两人的路子来。他的独孤九剑虽然号称破尽天下剑法,但这种把剑法融到汉字中写出来的,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禁让他啧啧称奇,颇为赞叹。

        站在一旁的施令威眼睛一亮,对令狐冲说道:“这位易少侠果然是剑术的行家。这画乃是我家四庄主当年大醉后所画,等他醒来就怎么也画不出来,他说这画乃是他平生之最,画中蕴含了他最为得意的一套剑法,多少人看了许久都看不出来,没想到易少侠一眼就给看出来了,如果四庄主得知,定会极其喜欢的。”说罢他就转身进了后堂,显然也去禀报丹青生了。

        重楼见此也是欣喜不已,没想到峰回路转之下,令狐冲居然从画中品出了对方的剑法。重楼不禁对令狐冲抱拳道:“没想到易兄弟居然还精通书画一道。”

        令狐冲连连摆手道:“瞎蒙的,全是瞎蒙的,我看你们都在吹捧这画,但我也不懂,只是感觉这些字中蕴含剑意,就随口说了出来。”

        重楼闻言也是一笑,摇摇头道:“那也是易兄剑法超群啊,最起码我与这位谢兄就没有看出来。”

        林平之翻翻眼睛道:“你的剑法不行,看不出来也就罢了,干嘛还拉上我,你怎么知道少爷的剑法也不行?也看不出来?”

        没等重楼说话,任盈盈却先开口了,她瞪着林平之说道:“你二人为何到此,险些耽误了我们的大事,如果这次梅庄之行真因你们而失败,我教上下定不会放过你二人。”

        林平之耸耸肩膀,指了指令狐冲道:“他杀了你们教中那么多人,而我前几日也阴了向天王一把,就是咱俩这次不捣乱,你们也不会放过我二人啊。所以说,你也别耍横,要不然少爷我直接搅黄你们的计划。”

        说着林平之撇了撇嘴,继续道:“怎么样,我看你还是赶紧赔个不是,免得惹火了少爷,大家一拍两散谁也闹不到好去。”

        任盈盈闻言,双眼一瞪,怒道:“你!”,说着就要拔剑教训教训林平之。

        林平之则老神在在的继续说道:“我什么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算盘,不就是为了任大教主么。”

        没等林平之继续说下去,重楼已经冲上来捂住了林平之的嘴巴,让他不能继续说话。然后他低声说道:“你搞什么鬼,在人家的地盘就胡言乱语,万一被他们听到,咱们法探查之下就只能来硬的了。”

        林平之眼睛一个劲的转,呜呜了两声之后,一把推开了重楼,然后也低声说道:“滚蛋,哪养的毛病,逮谁搂谁,要搂搂你师妹去,怪不得叫楼千叶,合计是要‘搂千夜’啊。不过‘千夜’也才三年不到,你这人实在太坏。”

        重楼一开始还一愣,等他反应过来,也是怒火中烧,恨不得踹林平之这个毒舌的家伙两脚,这王八蛋真是太可气了,怎么招人烦他怎么来,怪不得任盈盈从来就不给他好脸色看。果然,那边的任盈盈脸上已经冒绿光了,如果林平之在招惹一下,难保任大小姐不会立刻大打出手。

        林平之嘿嘿贱笑了两下之后,嘀咕道:“你们来了那么多人,还扮作六扇门的捕四处搜查,如果确定了此处,直接吹哨子叫人,大家并肩子上就好,还搞什么大理量剑派,那门派不是在元朝就被灭门了么。”

        任盈盈闻言一惊,警惕的看着林平之,而重楼则苦笑了起来,低声道:“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不过我们也有我们的担心,咱们虽然确定了三处疑似地点,但现在满城风雨之下,如果冒然用强,难免他们不会在第一时间下辣手杀人,所以咱们只能一处处探索,然后从长计议。”

        林平之目光一闪,点点头忽而道:“这话倒也在理,我说,如果黑木崖的援军来了,他们是不是就会放松立刻警惕?”

        重楼和任盈盈的目光同时一亮,显然觉得林平之的提议很好。没等几人在说什么,远处传来脚步声。只见一个身穿青衫的中年人手中拿着一个酒杯,略带熏熏之意,一步一步的踱来,而他的身后则跟着施令威与丁坚。

        施令威跟在他的身后,单手一引说道:“这位是梅庄四庄主丹青生。”然后指着林平之几人说道:“这两位就是大理量剑派的楼爷与任姑娘,这位是雪山派的谢爷,这位是名剑山庄的易爷。四庄主,这位易爷一见庄主的泼墨笔法,便说其中含有一套高明剑术。”

        丹青生点点头,一双醉眼斜着看向令狐冲,看了一会之后问道:“你懂得画?会使剑?”这两句话问得甚是礼。

        令狐冲见他手中拿的是一只翠绿欲滴的翡翠杯,又闻到杯中所盛的是梨花酒,猛地里想起他在黄河舟中遇到过的一位酒国前辈的话来,当即说道:“白乐天杭州喜望诗云:‘红袖织绫夸柿叶,青旗沽酒趁梨花。’饮梨花酒当用翡翠杯,四庄主果然是喝酒的大行家。”他没读过多少书,甚么诗词歌赋,全然不懂,但生性聪明,于别人说过的话,却有过耳不忘之才,这时竟将那人的话全搬了过来。

        林平之在旁边眉毛一挑,偷偷瞥了令狐冲一眼,他知道就算打死令狐冲,他自己也万万说不出这话来,想必是遇到过祖千秋这等高人,此时照搬出来。不过令狐冲这辈子既没有得到过任盈盈的倾心,而且祖千秋他们这些北地邪道之人,又归东方飘雪那边管,他祖千秋怎么会教令狐冲这些喝酒的学问?

        林平之当然不知道,这事还与他有些关系,那祖千秋与老头子并称‘黄河老祖’,当然是在黄河沿岸称王称霸,祖千秋被林平之重伤,他们当然要回到黄河老巢去养伤。而令狐冲往来各地,渡黄河的次数极多,去年机缘巧合之下,令狐冲就坐了祖千秋所在的渡船。二人‘陌路相逢成知己’,并没有问对方的来历,单单是品酒聊天,说了许多酒国趣事,让令狐冲大感痛之下,也学了不少知识,此时说出来,却是对症下药,比重楼的马屁**不知强过多少倍。

        丹青生一听,双眼睁得大大的,突然一把抱住令狐冲,大叫:“哈哈,好朋友到了。来来来,咱们喝他三百杯去。易兄弟我跟你说,老夫好酒、好画、好剑,人称三绝。三绝之中,以酒为首,丹青次之,剑道居末。”

        令狐冲也是一喜,他此来梅庄,根本就是凑热闹来的,让他拔剑比斗那是没有问题,但让他品画论诗就难为他了,此时让他去喝酒,那真是正中下怀。重楼也是眼睛一亮,显然颇为高兴,他不怕对方的要求古怪,就怕对方不接招直接赶人,让他通天的手段也使不出来。

        只要输入m-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https://www.65ws.com/a/1/1019/7179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