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笑傲 > 第十三章 角力华山

第十三章 角力华山

        不一刻,白二等十余骑骑士前后簇拥着马车,风驰电掣的来到南城郊外的夫子庙,到得门口不等马车停稳,林平之和王家驹先后跃下马车,步向院子里走去。【全文字阅读】访问下载txt小说打眼一看,院中一群群的江湖人物还真不少,除了场地后边的屋中,隐隐约约有两帮人在对峙,站在外边的可能都是来围观、看热闹的,再加上来的一路上,林平之还看到了不少三三两两得到消息的江湖人物向夫子庙赶来,让他不得不感叹:‘爱看热闹的江湖闲汉还真是不少’,他却是忘了自己也是这支大军中的一员。

        向院中的各路江湖人扫过一眼,林平之带着王家驹和白二等人大步走到王家俊身旁,不等王家俊和林平之打招呼,王家驹就急忙问道:“大哥,他们开打没有?不是说华山令狐冲要来么,哪个是令狐冲?”

        王家俊白了一眼没一点定性的弟弟,先对林平之道:“平之,你来了,我和家驹见此地有争斗生,又和你们五岳剑派有关,便让家驹回去找你。刚才一个二十多岁的潇洒青年,带着两个同样使剑的少年进去里边,我听他们都是低声叫‘令狐师兄’,想来就是令狐冲了,不过自他进去后,里边便派出五六人守着正门,不让我们接近。为了不和你们五岳剑派起冲突,我也没有来硬的,一直在门口守着,他们也没人出去。”

        林平之微微点头,暗赞这个表兄处置得体,他王家俊生长在王家,从小接触的都是巴结他们的人物,自然养成了傲气和跋扈性子,不过近来他眼界愈开阔,倒也懂得轻重,明辨是非了。若是在以前,他和王家驹两人早带人往里边冲了,哪管你们什么五岳剑派六岳剑派的。在他们看来,爷爷王元霸天老大,大伯和父亲天老二,他们就是老三,虽然最后的结果可能是被华山派、泰山派的弟子们修理一顿,甚至连令狐冲都不用亲自出手。林平之想了想,开口道:“既然令狐冲到了,我怎样都得过去打个招呼,而且此事居然劳烦他和泰山的掌门弟子同时出动,想来不是什么小事件,他们可能还需要我去帮点忙。”说罢,便示意王家俊和王家驹两人跟着他去里边问问,还告诉白二他们在外边等着。

        三人穿过人群向屋子行去,自然引来了院中江湖人的注意,有眼尖的已经认出了王家两兄弟,再一看丰神俊朗又走在王氏兄弟前边的林平之,自然不难猜出他的身份。不一时人群中嗡嗡的议论起来:“看到没,那个俊俏的青年便是近来声名鹊起的林平之,五岳剑派着力培养的后进高手,功夫之强绝不下于那些成名已久的五岳前辈。”

        “还不下于?他是实打实的远胜那些五岳高手,当晚我可是在醉仙楼亲眼看到的,他用了不过十几招便打败了‘九尾鬼狐’林九阳,那可是魔教长老一级的人物,便是五岳剑派的那些高手们也难以如此轻松的击败林九阳吧。”

        如此言语,林平之根本是充耳不闻,他早已习惯了关于他的各式传言,只要不传出‘他喜欢男人’之类的离谱传言,他是不会去搭理那些江湖闲汉的。在人群自然分开之际,他忽然感觉有一道熟悉的目光落在身上,心有感应之下转头望去,却只现了一个一身武士服的汉子,心道这人绝没见过,便不由皱起眉来。跟在他身后的王家俊现林平之的异样,转头看了一眼那名汉子,便来到林平之身旁低声道:“那人是洛阳北城帮姓余的一个小头目,怎么了平之,你认识他不成?”林平之遥遥道了句“没什么。”,然后便微笑的迎上了大步过来的梁,道了句:“梁三哥。”

        梁步来到林平之身前,上下打量一番后,同样笑道:“平之,果然是你。我们早就听说你在洛阳杀得魔教上下胆战心惊,是独立打败了声名赫赫的魔教长老林九阳。之前大师兄还笑称‘洛阳现在是你的地头了,我们有什么事,可得先到你那里拜山,若不然,你这血手修罗可未必会给咱们留情面’。现在倒好,没等我们去找你,你却先找上门来了。”

        林平之笑笑道:“梁三哥说笑了,平之不过是解决自家的麻烦而已,可比不得你们在川中和天魔教真刀真枪的拼命。不过就算川中大胜,天魔教龟缩云贵,你们华山和泰山两派不回山休整,反而跑到洛阳找人,现在是将人堵在了夫子庙里,这又有什么内情?”

        梁听到林平之提起他们此次行动,不由叹了口气道:“平之,这可说来话长了,你还是进去问大师兄、迟师兄他们吧。”说完就准备让林平之他们进去,不过看到王家俊和王家驹还紧紧跟在林平之身后,梁拦了一下问道:“平之,这两位是?”

        林平之眨眨眼,有点明白,但又有些不明白,对梁道:“这是我的两位表兄弟,洛阳王家的嫡子王家俊、王家驹。”

        梁“哦”了一声,抱拳道:“原来是金刀王家的两位少爷,失敬失敬。不过里边是我们五岳剑派的私事,实在不宜让外人接触,这个。。。”

        王家俊虽然有些不愉,但还是道:“既然如此,那平之你就赶紧进去吧,我与二弟在外边等你。”林平之点点头,便大步的走入了屋中。

        这个夫子庙虽然有些破败,但主厅不小,令狐冲领着十多个人一方,隐隐的成包围之势,而另一方则是站在夫子石像下边的三个佩剑老者,中间那人六十多岁,脸色蜡黄,右边是个矮子,左边之人年岁最小,只有五十上下,但面容猥琐,比林平之还不像好人。

        令狐冲一袭青色长袍,虽然一脸的风尘,但骨子里的潇洒劲仍是让人心折。他刚才就听到林平之与梁对话,知道这个脑子好使的朋友来了,此时见林平之进屋,连忙将林平之招到身旁,给他介绍起人来。先是指了指走过来的一名浓眉青年道:“这是泰山的迟百城迟师弟,天门师伯的得意弟子。”然后又指着林平之道:“这是南岳衡山的林平之。”林平之与迟百城相互见礼后,迟百城又给林平之介绍了一下他的师弟们。

        寒暄过后,林平之便开口问令狐冲,这是怎么回事。令狐冲本来就想借助林平之的头脑,但他看到迟百城时又有些迟疑,皱了皱眉,令狐冲有些不确定的对迟百城问道:“迟师弟,你看?”

        迟百城则干脆的说道:“既然林师弟问起,我们自然要如实相告,何况林师弟在洛阳近月,还与洛阳大族金刀王家有亲,也许我们还会有借重之处。”这迟百城浓眉大眼,长相甚是威武,一身凛然的气势,到真有些名门正派少年剑侠的劲头。不过林平之怎么听,怎么感觉他话语里有点悲愤。

        令狐冲点点头,将林平之拉到一旁细细的说了来龙去脉。原来五岳剑派在川中获得对天魔教的决定性胜利后,岳不群便让令狐冲他们这些生力军对天魔教残余势力进行清剿,而先前苦战的各派高手和受了伤的人则出川养伤和休整,其中大部分人被安排到了华山。泰山掌门天门道人因为和天魔教长老过招,弄得两败俱伤,也被安排到华山休养。

        当时整个华山派在山上完好能战的人就不到十个,剩下的不是在川中就是伤兵,这还是岳不群在当年五月会盟后名声地位大涨,广收门徒来的结果,如果按原著里华山派的规模,不用和人家鏖战数年,一两年之内,他们华山派的香火就断了。山上能当华山派这个家只有宁中则,而弟子中身份最高的就是受了轻伤的梁。而事情就生在天门他们到了华山后几日。

        当日华山上来了三名使剑的老者,每人的佩剑样式都是华山一路,山下的弟子看这三人怎么都像是华山派的前辈高手,但天下谁都知道,华山派第一代只有岳不群和宁中则夫妇,那这三人又是哪冒出来的。守山弟子有心上前拦截,问一问对方来路,而那三名老者却一点也不纠缠,使出轻功一溜烟的就上了华山,直接找到‘有所不为轩’门口,指名道姓的让岳不群出来,交还气宗窃取剑宗的华山派掌门之位。

        被‘华山弃徒’找上山,还闹到了家门口,是让‘客人们’看了笑话,宁中则自然火气上涌。要知道,近几年他们夫妇的名声之大,风头之劲可都不是原著里可比。君子剑岳不群,那可是带着五岳剑派和天魔教死磕到底的厉害人物,从某种意义来说,人家象征着武林正义。这时剑宗却来人争夺华山掌门,宁中则心中不免暗想:“我们夫妇苦心将华山经营到今天的兴旺地步,结果你们剑宗就‘吃相如此难看’的跳出来,准备摘桃子,世上哪有这样的美事?”

        宁中则与剑宗三老交涉不果,三五句话间便动了手。和原著中一样,宁中则与成不忧交手,可这次不仅岳不群没在山上法拉架,宁中则本身是血战数年,剑法精纯,对敌经验老道,苦战五十余回合后,‘宁氏一剑’动,险些刺穿了对方的喉咙,还是封不平及时出剑,救下了成不忧。

        宁中则和人动手,如此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在华山上养伤的天门等人。天门身为泰山掌门,对于华山的那些秘辛必然所知甚详,何况他年轻之时在江湖上行走,还见过封不平、成不忧这些剑宗传人。此时看到他们彼此对峙,再略一打听双方的对话,前后因果当即了然于心。

        按照天门的本心,我管你们华山‘剑宗’‘气宗’怎么内斗,都是些你们自己门派里狗皮倒灶的事情,我们这些外人不好插手,也不好说话。如果和华山的关系不佳,那肯定会在一旁一边严守中立,一边冷眼旁观的看热闹,即便和华山派的关系很好,人家天门也只会有限的说上几句,绝不会像左冷禅那样又出人又出力,甚至于自己直接挽袖子下场,毕竟他天门还是十分珍视自己羽毛的,也比较在意自己的江湖风评。

        可此时情况却又不同,数年间,岳不群为了五岳剑派殚精竭虑,历次对敌天魔教,他都是一马当先,怨悔的接下对方最强的高手。十多场大战里,重伤轻伤、大伤小伤弄了一身,只要是个有眼睛的五岳弟子就能看到。不说别的,单是向问天‘挂帅出征’的那次,就是岳不群一人挡下了这位‘天王老子’,让天魔教的那次反攻同样铩羽。

        而且此时岳不群还远在川中,自然法主持华山上的内讧,麾下能打的弟子也大都不在,就一个梁在华山上,结果还是受了伤的。如此情景,实在有些像死了家中支柱的‘孤儿寡母’,又被丈夫的败家兄弟们欺上门来谋夺家产。如果一会宁中则在比剑中败给了封不平,再一个想不开抹了脖子自尽,那可真就‘十全十美’了,若是到了那一步,他天门也唯有自尽以谢天下了。

        因此天门是越想越害怕,不敢置身事外,当即便拔剑出来劝解。天门的道理很简单,他对封不平道:“你们华山‘剑宗’‘气宗’闹矛盾,按理说我是不应该插手的,可现在华山派在岳先生的经营下好生兴旺,又在川中大战里用鲜血和人命打出了诺大名头,结果你们华山剑宗却在此时跳出来争夺掌门之位,论从哪方面看都不是那么回事,还希望封兄引以为戒,不要重蹈二十五年前玉女峰的覆辙才是。既然封兄还把自己当成华山派的人,那么就不能干这种让亲者痛仇者的事了,华山‘剑宗’‘气宗’再次内讧,只会让天魔教上下大松口气,让魔道之人耻笑我等正道,还望封兄三思。”

        天门的话确实让封不平有些为难,但他在隐居之处就已经三思、四思、五思了此次华山之行。在原著中,成不忧还以岳不群让弟子们‘只练气不练剑,以致华山派声名日衰’为由向岳不群难。可现在华山派声望日隆,弟子成群且剑法纯熟,经验丰富,掌门弟子令狐冲名传五岳,号称‘五岳剑派二代弟子第一人’,整个华山派都大有复兴之势。何况君子剑岳不群威名赫赫,实力堪比天王老子向问天,外人看来,岳不群实是天下第一流的人物,远胜五岳剑派其他掌门,便是五岳盟主左冷禅也未必会高明过岳先生。许多人是只知岳不群,而不知左冷禅。

        如此情况,封不平虽然自信自己剑法内力当世一流,但若真个对上岳不群,他却也是暗自憷,好在他还有两个武功不错的师弟撑场面,而岳不群却‘孤家寡人’,三对一,在整体实力上他们并不劣势。宁中则一介女流,他们三位剑宗大侠并没把她放在心上。他们这次上华山,重提当年玉女峰旧事,虽然会被外人瞧不上,但想到逼宫得成之后的利益,封不平不可避免的动心了,成不忧没争议的脑袋热了,丛不弃不期然的想到了当年的华山玉女。(太邪恶了*-*!!

        “想想看吧,风头最劲的华山派掌门,数十近百名杰出弟子,实力坚强并斩杀过魔教长老的‘最杰出二代弟子’令狐冲,击败岳不群后获得的巨大声望,谁才是真正的华山正宗。。。”这是6柏找到封不平等人隐居之处,对三人所说的,6柏显然知道他们这些‘华山弃徒’的所求所想。“而且岳掌门此时还在川中指挥五岳剑派对敌天魔教,华山上伤兵满营,空虚至极,左盟主感念当年华山剑宗被气宗不明不白的下作手段排挤出华山,此次定要明断这积年冤案。”

        “岳掌门因为与峨眉秋掌门的私谊和个人名头,带着数五岳健儿远赴川中死战,数年来死伤过百,导致我们五派大伤元气,若不是左盟主坐镇嵩山,筹备财物衣食,他们能和天魔教打上几年也真是难说。五岳剑派还是需要封师兄和左师兄这等老成持重之人来掌舵,才能免去盛极而衰,与魔道两败俱伤的局面。还请封师兄垂怜我五派弟子。”

        思前想后,又有了左冷禅近乎明示的封不平暗道:“着啊,先去华山逼宁中则和岳不群的弟子们就范,然后立刻接位华山掌门,想来左冷禅是会高调承认的,那样岳不群就成了‘华山弃徒’。而且就算其他三派不置可否,待我击败或击退岳不群,他们也定然话可说,只有承认我的掌门之位了。而对付岳不群,不管是半路伏击,还是坐守华山以逸待劳,进可攻退可守,到时我便先立于不败之地,完全扭转如今的局面了。”

        心中即已有了这方面的盘算,再加上成不忧、丛不弃两人的连番撺掇。封不平最终还是决定豁出脸面,再与岳不群斗上一斗。肯定的回复了6柏,并要6柏带他感谢左冷禅的支持。

        当然,在封不平心里还是有些看不起左冷禅的,他左冷禅好大的名头,却自己摆不平岳不群,被那个伪君子喧宾夺主,险些抢去五岳盟主的位子。现在派人来下烂药,挑拨华山内斗,从而搬到岳不群,这些哪像个堂堂大宗师的手段。看来五岳剑派还是需要我老封和华山剑宗出来收拾局面,想来岳不群这次完蛋,我就任华山掌门后,不久就要再召开五岳大会了,倒时我的狂风剑法也就有去处了,哼哼,等着瞧吧。

        吃了秤砣铁了心的封不平自然不会被天门区区的几句话便劝下华山,他此次是‘不成功便成仁’,‘开弓没有回头箭’,说什么也不能退的,只有一路拼下去。看到天门出来碍眼,自然也是拔剑出来说理。

        其实天门很想破口大骂:“你封不平要闹去找岳不群闹去,真有本事就尝尝他的‘紫气浩然决’,道爷管你们死活?都三个老头子了,还这么不要脸,对宁中则耍威风。而且道爷就在华山上,你们上山之前居然连打听都不带打听一下,可见是根本不把道爷放在眼里,那道爷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你们搞‘政变’,搞‘逼宫’。你要是真有能耐,把岳不群摆平了再来华山‘逼宫’,那道爷佩服你,眼不见为净道爷已经回了泰山看戏,可好死不死的居然让道爷撞上这档子事,说不得这次要帮衬岳不群一二了。”

        天门的脾气本就暴躁,入川作战被岳不群压住了风头,他心里有火;和天魔教长老放对,闹了个两败俱伤,而岳不群的大徒弟令狐冲却直接做掉了名头大的罗中方,他心中是来气;在华山养伤,却碰到了这等里外说不清的破事,还要硬着头皮帮岳不群出头,他可真是‘名业火上天灵,冲天一怒却为谁’。何况封不平行此没品之事,恃强凌弱、同室操戈、落井下石、见小利而忘大义,他天门贵为泰山掌门,而封不平区区一介‘弃徒’,使得天门是看不上他,眼睛一瞪,直接和封不平杀到一处。

        天门虽然脾气不好,但剑法不糙,何况泰山剑法本就以稳著称,长剑厚重步步为营,越往后打越有泰山压顶之势,对于灵巧一路的华山剑法隐隐相克。天门尽得泰山剑法精要,兼之内力浑厚,可以说各方面都稳胜封不平半筹。虽然封不平二十五年来也练就了不俗的内力,但比之泰山掌门一脉嫡传的心法却不免差上一截,不管怎么说,他封不平不也没学上《紫霞神功》么。所以按理说,天门应该可以吃下封不平,但江湖上的事儿若都可以按道理推论,也就没有那些个传说和以弱胜强的例子,是法构成整个江湖了。要不然大家也不用相互比试武功高低,各自亮出自己所学剑法和内力,用理论和数据来区分强弱好了,还磨砺个屁的临敌经验。

        封不平虽然在理论上占了劣势,但他也不是什么鱼肚腩,好歹人家是剑宗三人之,江湖上的一流高手,在原著中自创的狂风剑法使将出来,那也是博得嵩山、衡山、泰山众人称赞的剑,只是他倒霉遇到令狐冲而已。何况天门之前还和天魔教长老拼了个两败俱伤,身受不轻的内伤,之所以和封不平在华山碰上,还不就因为天门是在华山养伤。

        所以两人交手的结果有些悲剧,天门虽然不败,但也没胜,长剑抵在对方胸口之时,封不平手上那二十年前的华山制式长剑也削断了天门的长须,指住红脸道人的喉咙,让红面汉子脸色加殷红。两人算是打了个不胜不败,平局收场,但双方却都不满意。

        对于天门来说,他堂堂泰山掌门,居然和‘籍籍名’的封不平打成平手,这是何等的耻辱,虽然他身上有伤,虽然封不平声明不显于江湖是因为他们剑宗之人隐居了二十五年。但没赢就是没赢,今后江湖上只会传闻封不平的剑法高,居然可以逼平泰山掌门。

        平局对于封不平来说岂止是‘不满意’,他自杀的心可能都有了,人家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上华山,不成功当上华山掌门、名动江湖,那就只能沦为正道败类、江湖笑柄。别说逼迫宁中则和华山弟子就范,然后接掌华山掌门,再和岳不群决战,他封不平仅仅在计划中的第一步上,便被天门给打了回来。

        两人比剑结束后,各自收剑后退数步,相互对视足有半晌之久。天门心里憋屈,打了一场不得不出手的烂仗,结果还没打赢,华山内讧事小,可他泰山掌门丢了名头却事关重大。封不平心里是委屈,二十五年的苦修,剑宗的未来和命运,都葬送在一场莫名其妙的比试中。他封不平连当年的‘剑气冲霄’堂都没进去,列位先师先祖都没有祭奠,就得再次落魄的埋名于江湖。一时间颇有些心灰意冷、看破红尘之感,将一切宏图霸业、阴谋诡计都通通抛诸脑后,深深的看了看华山各处景致,最后带着两位师弟飞也似的下山,直至山脚才向着华山磕了三个头,然后头也不回的向东行去,准备返回他们的隐居之所。

        华山‘剑宗’闹剧一样的‘逼宫’消息传来,明眼人和有心人都知道剑宗之人是左冷禅派人请出山的,他老左早已领会过岳不群的厉害,自然不会以为单靠封不平等人就可以拉岳不群下马,之所以把剑宗之人拉出来不过是想恶心恶心岳不群,在给世人一个‘华山内部也有不少没处去说的破事’印象。可谁知道封不平连岳不群的面都没见到,刚上华山就被适逢其会的天门给打了,这可让老左很是不爽,好在他的阴招是环环相扣,一**接连不断的。

        就在知情人以为剑宗退却,五岳剑派之间会重恢复平静时,大的事件爆:天门在距洛阳百里左右的渑池,被人杀死了!

        。。。

        照例分着,大家海涵。

        《笑傲》书友群:43116358

        《兴汉统复华夏》人书,大家可以收藏着看看m六九中文首发

  https://www.65ws.com/a/1/1019/7178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