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笑傲 > 第十二章 剑指天南

第十二章 剑指天南

        左冷禅看着岳不群取下挂在腰间的长剑,也抬起右手向后一招,嵩山的人群中便有弟子飞身上台,双手递上左冷禅的大剑。剑长近半丈宽四指,重且刃顶端亦锋,像根烧火棍胜宝剑,不过拿在老左手中却是实实在在的凶器,天下少有人能挡得住的绝世凶器。

        左冷禅伸出左手接过宝剑,然后挽了个剑花便运足力气将大剑**身前砖地之中,右手前伸不断的抚摸着剑柄根部的一块绿玉,双眼直视岳不群缓缓的道:“岳兄,请进着吧。”

        岳不群面色古怪,回视了左冷禅一眼道:“左兄,岳某若是现在出招,在别人看来岂不是在抢左兄的五岳盟主?岳某可是绝对没有这个意思的。先前左兄说有一个大计划要对付散播流言的天魔教,凑巧在下也有一个计划针对天魔教,便当着在场众位英雄的面给大家说说。”

        场下众人除了华山和嵩山两派,其他的人看到岳不群和左冷禅在打擂台,大多是在看热闹,反正他们两人打生打死的也不干自己的事。众人看到这两人取了剑居然还不打,不由得有些鼓噪,不过听到岳不群的话,又都静了下来,开始等着岳不群的计划。

        左冷禅闻言也是一愣,心中暗想岳不群这又是卖的什么药?自打他上演那出苦肉计开始,他的计划便一直不顺,先是有人捣乱,然后闹到真要与岳不群比剑重争这五岳盟主。现在岳不群又要说他针对天魔教的计划,左冷禅已经有点晕头转向,实在是摸不到岳不群的脉络了。但他还是坚定一点,只要一会比剑胜过岳不群,现在的一切就都是虚的,左冷禅心中暗道:“就是你岳不群提出要五岳并派,或是要联合江湖正道攻击天魔教,可你打不过我也还是坐不了五岳剑派的主。”

        想到这里,左冷禅目光一冷,扫了岳不群一下便淡淡的道:“我的计划本是想与五岳的掌门先行商量一下,既然岳先生另有计划,但说妨,也看看你我二人是不是英雄所见略同。”

        岳不群对左冷禅点点头,然后便朗声说道:“在场的英雄都知道,昔日魔道猖獗,残杀我正道人士,闹得武林不得安宁。幸得十多年前向问天与东方不败相争,搞的魔教一分为二分踞南北,再不复当年的强劲实力。”

        “北方魔教自从十多年前失去了一半高手后,便盘踞在河北地区舔舐自己的伤口,这些年来也只不过是把一些魔崽子们送入北疆战场磨砺武功。所以我们北地的武林倒也安静,不过南方的江湖却是大战连年。”

        “向问天带着他手下的那些徒子徒孙们,经营了云贵几年便开始向川中伸出魔爪,是降伏了蜀中唐门这种川中大阀,要不是峨眉与青城两派戮力相抗,恐怕那向问天已经带着手下开始反攻北地,在整个江湖上掀起腥风血雨了。在此,我要替所有的武林正道,多谢峨眉与青城两派为江湖正义做出的莫大贡献。”说罢,岳不群在台上向峨眉和青城两派深深的施了一礼。台下立时掌声如潮,叫好声不断,众人纷纷喊道:

        “岳先生好见识,说的在理。”

        “要不是岳先生给咱们说的明白,我等还真不知道峨眉和青城居然帮了咱们江湖正道这么个大忙。老子以前居然还把他们给瞧得轻了,真应该抠出这双招子给秋掌门和余观主赔罪。”

        不少的峨眉和青城弟子在偷偷的抹眼角,想来岳不群的一番话是说到了他们心里,也可能让他们想到了在与天魔教历次大战中死去的师兄弟们。

        余沧海面带微笑的对向他摇摇施礼的人一一回礼,显然是忘了要去找岳不群理论苏婉儿结亲的事。秋长风嘴角抿得是险些露出缝来,进而将他肚子里的大笑出卖。他现在实在没道理不高兴,岳不群历数青城和峨眉两派的贡献,是将峨眉放在了青城的前边。他不断的在心里感叹岳不群这个朋友交的值,他这次华山之行也真是明智之举。

        左冷禅看着岳不群的一番话便引得在场众人的一致称赞,不由得面陈似水,没有感情的对岳不群说道:“岳先生之前所说的话咱们是都知道的,还请岳先生说说你那针对天魔教的‘大计划重重的说了‘大计划’三个字,显然是不想再让岳不群这样出风头。在左冷禅想来,等一会岳不群说完了计划,自己在将准备好的大手笔公之于众,定然能将岳不群比下去。左冷禅可不信岳不群能说得动少林、武当出手对付向问天的天魔教。

        想到已经被游说了几次的少林方丈,和手中握着武当的把柄,左冷禅相信这次定能将这两派拉上嵩山对付天魔教的战车,到时在加上自己早已联系好的一些正道门派,当能灭掉向问天那立教不过十几年的天魔教。之后自己携剿灭天魔教之功,再说动五岳并派大举,嘿嘿。想到这里,左冷禅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就好像他已经当上五岳派掌门,并且要灭掉东方不败的北方魔教,进而当上武林盟主一般。

        场下群豪听到左冷禅这稍稍有些‘嫉贤妒能’的话,都不禁在心底叹上一下,也不知是在叹息两人修养的差别,或是在叹息些别的,反正左冷禅那一代宗师的身影却是有些淡出了众人的脑海。秋长风与余沧海是微微皱眉,人家岳不群肯定了两人的功绩,左冷禅却截断了岳不群的话,这如何能让两位掌门心里舒服的起来。对左冷禅亲近些的余沧海都很是不的皱了皱眉,让左冷禅在心底大是郁闷,想补救些别的话,一时间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有在心底将这笔帐算到了岳不群的脑袋上。

        岳不群听到左冷禅让他说出自己的谋划,又看到了众人的反应,在心底微微冷哼了一声,便向左冷禅拱了拱手,对全场说道:“在下可没有什么所谓的‘大计划’,岳某没有那个天大的面子,不仅请不动少林和武当出手,也不想多找其他的好朋友。毕竟那逆袭天魔教是相当于将自己的脑袋提在腰带上,是实实在在的玩命买卖。在下身居华山掌门一职,自当带领本门与魔道抵死相拼,就算将华山派拼的血骨全亦不足惜,只求得能挡住天魔教的脚步,不让天魔教再北上中原,从而在江湖上重掀起边的杀戮。”

        岳不群这话说的太诛心了,像匕、像投枪深深的扎入了每个人的心里。在场众人只要有一点义气,一点骨气,一点血气这三点之中的任意一点,都会跟着老岳去与天魔教拼个你死我活,以证明自己是条汉子。

        就连从头到尾都不信岳不群一个字的林平之,也被这番话说的热血沸腾,想着提剑去与向问天等人大杀上一场。一个冷战打过,林平之在心里暗道:老岳果然厉害,几句话便说动了在场之人,就以他的这双嘴皮子,去造反也使得啊。

        听完岳不群话的山顶群豪,顿时炸开了锅,每个人都大声的说:“在场的好汉没一个怕死的,咱们就听岳先生的,去杀灭了天魔教的那帮狗娘养的。”

        “岳先生你可真不够朋友,杀上天魔教这等好事怎么能少了咱们呢。”

        “岳先生你要是真以为咱们中有怕死的,不敢去和天魔教拼命,那咱们这朋友是做到头了。没说的,你一定要带咱们去杀了那些天魔教的魔崽子们,但有一个不字儿,咱们都是不带把儿的。”

        岳不群听到众人的呼喊声,心中暗笑,面上却不动声色继续抱拳说道:“是岳某看低了诸位朋友,实在是岳某的错,岳某的错。要是有朝一日咱们要去与天魔教拼命,定然不会忘记众位好朋友。”

        “岳某今日上台便是要与左盟主相商,我们华山一脉实在是人丁稀薄,就算全派入川去与天魔教血拼,也不一定能起到太大作用。我五岳剑派素来以侠义闻名,要是当真前去攻打天魔教,每一派都定然不会落后。所以岳某想请左盟主下令,让我们五岳剑派加入川中大战。”

        “岳某作为起人,自当为诸位英雄多做些事。众所周知的是,蜀道难行,难于上青天,要是由长江逆流而上,不说云贵多高山路难行,就是穿行于天魔教的势力范围也是相当危险的。所以咱们最好的办法就是由北面入川,诸位英雄可先在我华山歇脚整顿然后在入川,届时就可以得到青城与峨眉两派的接应,到了蜀中可是一点也不愁架可打。”

        “至于咱们五岳剑派,因为五派分居各地,衡山虽说地处江南,但若是直接走水路或是走山路都容易受到天魔教的围攻,所以还是经华山借路入川的为好,而泰山与恒山距离天魔教是十万八千里。”

        看到泰山的天门道长和恒山派的定逸师太这两个急脾气想反驳自己,岳不群赶紧继续说道:“在下不是怀疑两派除魔卫道的决心,知道两派的英雄根本不畏川中路远,但若是总让门人在路上耽误太多的功夫,不仅不利于门下弟子的武学修行,为了保证在川中的弟子人数,两派还得派出多的弟子往来于川中与门派之间,那样实在是太危险,也太不合适了。诸位可别忘了,在河北可还蹲着一个实力为强劲的魔教,那东方不败是号称‘日出东方,唯我不败’的江湖第一高手。”

        看着被提及的五岳剑派诸人都在犯难,岳不群微微一笑,接着道:“所以在下有个提议,多多派些门下弟子入川历练,在与天魔教相斗的时候还可以磨练本门剑法。他们魔教能将弟子送到北疆战场,咱们正道人士是不能弱了他们,我等不学他们魔道那十不存一的血腥历练,我只要让弟子们多多增长些江湖争斗经验便好。”

        “岳某在此保证,我岳不群会与诸位一样一直在川中与魔道相斗,会尽力保护每一个弟子,不论他是我华山派的还是其他五岳剑派的弟子,抑或是其他正道弟子,在下一定不会让任何一个弟子枉送性命。各派也可以让几名长老高手长期驻扎在华山上,那样不仅可以在川中形势紧张时就近入川援救,也可以教授剑术给那些回来休整的弟子们,这样可以大大的缩短耽误在路上的时间,增加习剑时间,也可以的提高门下弟子们的剑法。”

        “岳某今日上台便是要求得左盟主同意在下的建议,至于此次比剑,也不过是让大家放心,在下有能力保护每一个入川除魔的正道弟子。”岳不群说完便转向左冷禅,右手一抬向左冷禅道:“左兄,请了。只是不知道左兄同不同意在下的建议。”

  https://www.65ws.com/a/1/1019/7178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