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笑傲 > 第八章 将计就计

第八章 将计就计

        那秋长风缓缓的道:“天魔教攻打四川,先是把唐门打服了,唐门竟然满门的投靠了天魔教,让川中正道的形式顿时十分严峻。【全文字阅读】没了唐门,当其冲的便是我们峨眉和余矮子的青城了,他们青城收徒时尽是收些大门大户的孩子,要不就是些什么官宦子弟,在川中有着不小的势力,一时间倒是可以挡得住天魔教的进攻。我们峨眉就不行了,我收的徒弟大多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要不就是收养来的孤儿,虽说徒弟们的功夫要比青城弟子们强上些,但我峨眉的势力不行,被天魔教打得抬不起头来。”

        喝了口水,秋长风继续道:“在几次天魔教的大举进攻中,都险些让他们打上峨眉金顶,要不是余观主率众来救,我们峨眉还真是危险,在这方面上,却是余观主有恩于我峨眉。但他却趁机提出联姻,让他的大徒弟方人智迎娶嫣儿。那方人智在蜀中可是有名的浪荡公子,功夫虽然不错,但却为人卑鄙阴险,心胸也不广,实在是个难成大气之人。我自然不能答应余沧海的建议,结果进来余沧海却也不再帮我峨眉御敌,好在天魔教也没有趁机进攻,要不然,嘿嘿。”说道此处,不禁一声长叹,甚是悲凉。

        岳不群闻言也是唏嘘不已,也可能想到了他维持华山的艰难。跟着长叹一声道:“秋兄,实在没想到蜀中的形式居然如此严峻,我们五岳剑派虽说有心帮忙,但奈何相距太远,实在是有心力啊。不过这苏姑娘的事,秋兄却是没办错,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耽误人家姑娘的一生啊。”

        秋长风道:“现在川中的形势也就是这样了,我们峨眉与青城唇亡齿寒,他青城再怎么见死不救,要真到了危亡关头,他还是得来帮忙的,要不然日后他们青城也没法好过。他余矮子拿这说事,我厚着面皮顶着便是,总是不能将婉儿嫁入青城受罪。但让我挠头的是,峨眉现在虽说破落,好歹也是个有名有姓的正道大派,川中的门派中还真没有别人能配上婉儿的。我此次出来,也是想看看五岳剑派的少年豪杰,好给婉儿找个好夫婿。”说道后来却是哈哈大笑起来,苏婉儿在他身后使劲的拉了拉他的衣服表示不依。

        岳不群闻言也是哈哈大笑,并指着林平之道:“这位衡山的林贤侄便是当今五岳剑派中少有的少年俊杰,一手衡山剑法出神入化,远不是冲儿可以相比的,秋兄若是有意,倒是可以请莫师兄过来好好的谈谈。”却是在拿林平之打趣。

        秋长风笑眯眯的看了看林平之,赞了一声:“果然是个俊俏的少年郎,能蒙岳兄称赞,想必剑法也是不错的,五岳剑派果然人才辈出。”笑笑后,又转头对岳不群道:“不过岳兄,我却是很看好令狐贤侄,令狐贤侄一手华山神剑出神入化,为人是豪爽义气,能行侠仗义,是块好料子。”

        岳不群眼睛一眯,对秋长风问道:“秋兄的意思是说,让冲儿与苏姑娘?”听了这话的令狐冲和岳不群身后的岳灵珊都是脸色大变,同时想开口说话,不过都被岳不群给瞪了回去。旁边苏婉儿那泛着红晕的脸上也是些满了诧异,使劲的摇了摇她师傅,表示怎么不与她事先商量商量。6大有早在把林平之和令狐冲送进屋后便出去了,要是让他听到这等秘事,也许早就大叫起来了。

        秋长风捋了捋胡子,拍了拍苏婉儿摇晃他肩膀的小手,笑道:“川中之人求娶婉儿之人众多,但没一个是好东西,都是打着种种的算盘,我怎能让婉儿受委屈,又让他们如意。而我与岳兄却是少小相交,我峨眉与华山有着不浅的情意。令狐贤侄又是一表人才,武功出色。我家婉儿为人温柔贤淑,长相亦是出众,确是良配,难道岳兄是嫌我高攀了么?”这秋长风却是在挤岳不群的话。

        林平之在下边拉着嫣儿的手,使劲的捏了捏,让她别笑。但他心里也是泛起荒谬的感觉,心说老岳想着打别人的主意,却是没想到别人已经把主意打到他的头上了。这秋长风的提议其实还是不错的,既可以与华山结亲,靠上五岳剑派的大树,又可以祸水东引,让青城和华山去算苏婉儿身上的这笔糊涂账。堂堂正正的阳谋,转眼间便可以改变他自己和峨眉的尴尬处境,而令狐冲也确实是个不错女婿候选人。当然这都是令狐冲和苏婉儿两厢情愿,并互有情意的情况下才行的,人家令狐冲现在还是在喜欢他小师妹,而岳不群也是知道这点的,华山的人自然都很是为难。

        岳不群听了秋长风的话不禁缓缓点头,他每点一次头,令狐冲和岳灵珊的脸色便白上一分,而那苏婉儿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岳不群忽然开口对秋长风道:“秋兄说的哪里话,什么高攀低攀的,我们华山派可不像某些门派一样的势利眼。像苏姑娘这样的好姑娘可是打着灯笼都难以找到的,秋兄想结下这门亲事,岳某是十分高兴的。不过冲儿从小就顽劣,可能并不是苏姑娘的佳婿啊,再说这两个小孩年纪都还小,我们江湖中人都是讲究成名在前,然后再成家的。冲儿现在还是籍籍名,我看这事还是先缓缓,也让他们先在一起相互熟悉熟悉,等以后他们要是相互满意,到时再把事办下来也不迟。当然,也可以给他们两个先定下名分,要是苏姑娘以后另有佳配,到时解除婚约也是妨。”

        秋长风听了岳不群的话,还是比较满意的,虽说没有达到预定的目的,但好歹是拉近了与华山的关系,而且也给苏婉儿找到了一个比较不错的夫婿,至于令狐冲能不能喜欢上苏婉儿,他是一点也不担心的,毕竟苏婉儿是非常漂亮的,比之于还是两颗青涩果实的嫣儿与岳灵珊是美得很多的。

        岳不群说完话便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秋长风见状明白岳不群是在端茶送客,他可能还要和令狐冲说说婚约的事。便打了个哈哈,领着苏婉儿告辞出去,苏婉儿跟在秋长风身后一直不敢抬头去看他人,只是匆匆的跟在秋长风身后走了出去。

        令狐冲看到秋长风出去,也不顾林平之在场,便向岳不群说道:“师傅。”刚说一句便被岳不群止住,叫他不要说话,站在一旁。回头对也是满腹话语的岳灵珊道:“珊儿,林贤侄上次来华山时,大雪封山的,并没有好好游玩下华山的胜景,你便带他和他妹妹好好游览一番,这次大会期间,便由你来负责紫嫣姑娘的起居和安全了。”看到还要说话的岳灵珊,岳不群眉头一皱,肃声说道:“好了,还不去。”

        岳灵珊被他爹低声的吼了一句,身子微微一颤,不敢在说什么,低着头走到林平之和嫣儿身前,做了个手势,便当先的走了出去。林平之也不敢多留,拉着嫣儿匆匆的对岳不群行了一礼,便也走了出去。有所不为轩内只留下了令狐冲与岳不群这对师徒。

        拉着嫣儿走到院门口,便看到岳灵珊在院外踱步,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林平之不由得心下一笑,心想原著中,她岳灵珊后来对令狐冲只有亲情,爱情全给了那练了辟邪的小林子,让不少读者都说小师妹有些绝情绝义,但现在却是令狐冲先要被别人‘抢去现在又不干了。微微一笑,对岳灵珊道:“岳师妹,这华山的地界我虽不太熟,但也还是不能走丢的。我与嫣儿这便先去思过崖,等一会令狐出来了,你便告诉他我在思过崖上准备了几坛好酒,想来他也是想要一醉的。”岳灵珊听了这话,不住的道谢,然后就不理林平之,在院门口走来走去,不住的看向院内。

        林平之耸了耸肩,拉着嫣儿先回衡山的驻地取了几坛好酒与一个食盒,便向思过崖上行去。嫣儿在一旁转着眼睛,忽然说了一句:“师哥,你说岳掌门干嘛让岳姐姐来照顾我呢?”

        林平之看着前方的山路,随口说道:“他女儿岳灵珊对令狐有些情意,但现在令狐已经和峨眉的苏婉儿订了亲,他又不能把女儿给令狐做小,只有重给女儿找个如意郎君了。他看我一表人才,风流潇洒,又帅的天怒人怨的,便让我使出‘美男计’,好让他女儿不要在令狐这一棵树上吊死。”

        嫣儿抿嘴笑了笑,用嫩白的手指头捅了捅林平之的面颊,表示你的脸皮真厚,是不是练了什么传说中的铁面功。笑了笑,小丫头正色道:“师哥,你在江湖上行走,总是掩饰着真正的身份,不就是为了防止别人觊觎你家的剑谱么,我爹也说你这样很好,那你就不怕这是人家给你来的‘美人计’啊?”

        林平之听了嫣儿的话,不由得心神大振,心想自己还是太年轻,不够老练,人家原著中老岳就是靠着女儿套牢的小林子,现在又把女儿送到我面前,却也不知道这是点心还是鱼钩。林平之心神激荡之下,却是没听出嫣儿话中淡淡的酸味。

        暗自给自己有提了个醒后,林平之又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说道:“美人计?那可是好东西啊,他要是真给我来美人计,那我就给他来个‘将计就计’。”说着,还露出一副色咪咪的样子,又舔了舔嘴角。

        看的小丫头捧腹大笑,一边笑还一边锤着某人,说某人真不要面皮。

        林平之呵呵笑过后,面色忽然一正,装作严肃的对嫣儿道:“你不是想让你哥哥娶那苏婉儿么,她现在都被令狐给订了,你哥还怎么娶啊?”

        嫣儿心不在焉的道:“抢呗,令狐冲的剑法虽说很高,但还是打不过我哥哥的。要不然你以为谁都那么愿意去住我家的古墓,谁都会同意门下的女弟子嫁与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么,要知道全天下可没几个人知道终南山活死人墓的。”看着睁大眼睛的林平之,嫣儿得意的道:“我娘当年可是昆仑派的第一美女呢,功夫也厉害的很,现在的昆仑掌门,乾坤一剑震山子正是我娘当年的师兄,我爹说他当年求娶我娘的时候,可是和整个昆仑派作对,不光狠狠的修理了追求我娘最凶的震山子,还教训了我娘的师傅几下,要不是我娘求情,当年的昆仑派可是,可是,嘿嘿。”说道后来,小丫头也学着林平之的样子嘿嘿笑了几下,表示当年的昆仑派可真是倒了血霉,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林平之翻了这个一点也不尊师重道的丫头一眼,问道:“那这么说,抢亲是你们古墓的习俗喽?”看着嫣儿撅了撅嘴,但还是点点头,林平之忽然哈哈大笑着问道:“那你以后怎么办啊?难道也得靠抢的?”

        嫣儿双靥绯红,羞羞答答的点了点头道:“当然啊,得有一个能打得过我哥哥的人来古墓才行,倒是不用挑战我爹爹的。”

        林平之扶着旁边的山壁,一副我不行了的样子,喘着气笑道:“哈哈,嫣儿,你理解错了。我是说,要是你看上了哪家的少年郎,那要是你爹和你哥同时出手,那天下谁能挡得,就是当今太子也得去做你家古墓的女婿了,哈哈,乐死我了,哎呦,你打我干嘛?”嫣儿使劲的给了林平之一脚,便当先向思过崖上走去,一边走还一边碎碎的骂着某个良的家伙。林平之在后边揉了揉腿,摇着头跟在嫣儿的身后。

        两人打打闹闹的来到了思过崖上,看到令狐冲已经到了,正站在崖边,看着重峦叠嶂的险峻华山,也不知他在想着什么。

  https://www.65ws.com/a/1/1019/7178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