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乌剑 > 一二四

一二四

        很疼。最很疼很疼。

        他睁不开眼睛来,却先听到了外面世界对话的声音。

        有人在哭呢。

        别……哭啦。他总直觉这是邱广寒,昏昏沉沉地梦见自己这样劝她。她却啜泣着,不停地流眼泪擦眼泪,流眼泪擦眼泪。

        别……哭啦。

        他睁开眼睛来,莫名其妙地说出话来。

        旁人皆是一怔。虚弱的口气令这语调竟出奇地温柔。凌厉醒了。

        有人咳嗽。

        这个人一咳,凌厉才意识到外面的世界里,不只哭泣的那一人而已。

        颜……

        他好像又要说话,可是左手下意识一摸身边,却没有摸到剑。

        在这里。颜知我将乌剑往他身边一抛,凌厉立刻抓在手里,挣扎着要起来,可是背上一痛,他身体一松,右手下意识地伸去摸伤口。

        满掌都是鲜红。

        他看着这满掌鲜红,阳光直射下来,从指缝照到了他脸上。有人递给他一块手帕。

        他一怔。他躺在草坪上,这糙硬曾让他错觉地以为自己躺在一张许久以前的床铺。

        又不行了。他听见身侧有邱广寒的声音。随即,凉凉的感觉到了颈后,好像是她要扶他。

        你能起来么?她说道。我再给你包扎一下伤口。

        他顺从,因为这样就可以倚在她的臂弯之中。五脏六腑都在剧痛,可是……

        意识竟然还是模糊了?他伸出手去,似乎想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住,拼命摇动之下,才忽然捏到了邱广寒的柔荑。

        你怎么了?听得见我说话么?他听见她问。

        抓住了她令他稍许恢复了些神智,旁边是颜知我的是声音。

        他伤得很重。这声音道。点包扎了扶他上马……

        他迷迷糊糊,听不清这声音后来说了点什么,只觉那手抽出去了。背上的疼也变隐约了,只是偶尔地,一点点的刺痛,还能刺激起他的神智,让他继续醒着。

        哎,你记不记得……他觉得自己好像开始说梦话。你第一次给我包扎伤口,也是这样的……

        邱广寒嗯了一声,那哭泣隐隐约约,像是毫不真实。

        他支持不住了,合上眼睛去。

        好了么?他的听觉还在继续,听见颜知我在问。

        等一等。邱广寒说着,那一只离开片刻的手,他愿意相信是悄悄地抹了抹眼泪。

        你醒着么?邱广寒在问他。

        凌厉,你……醒着么?

        她抱住了他,可是他没听见她的哭泣。他又一次晕迷过去了。

        广寒……他昏昏然地在她耳边呓语。你又……救我了……

        她又救她了,可是她知道她不是。

        是你救我。她的声音哑了。

        他鼻息沉沉。

        两天两夜。

        月亮又长大起来了。邱广寒站在中庭,呆呆地看。离十五还有好些日子,可是,十五终究是要来的。

        凌厉退了烧,她也便放了心,一个人走出来看这月色。习习的晚风吹来,却并不凉,反而很舒服,很惬意。

        她不睡,陪他,怕他突然醒来找不见人;可是现在她不怕什么了。她想,他应该不会再像两天前那么神智不清了吧?

        她再去看了看他,和衣悄卧。

        月色照了进来,屋里竟亮如白昼。

        总是这样,在某个受了伤的夜晚,她照顾他,而某个清晨,他感谢她。可是这其中的一切却又不同。她再没有那份天真,心里再没有那个“为什么”。

        “颜知我呢?”

        凌厉清醒过来的第一句话是这样说的,这是他深思熟虑了许久的开场白。他还记得颜知我。

        他早走了。邱广寒轻描淡写。

        坐啊。凌厉拍拍床边。

        后来是怎么了?他问。你醒着么,那时?

        醒了。邱广寒看着别处。颜知我叫付虎放了我,付虎似乎很听他的。

        那么慕青呢?

        慕青自然没有办法。邱广寒笑笑。

        他到底是什么人?凌厉疑惑。他绝不可能是个默默闻之辈吧?他的武功想必很高。

        邱广寒嗯了一声。他救了你的。

        他?

        他给你疗伤,后来你醒过一小会儿,你记得么?

        凌厉茫然。我分不清是做梦还是真的。好像很久了。

        两天了。邱广寒道。

        凌厉一怔。不过他到底为什么要帮我们?

        我不知道。邱广寒道。我也问他,他说是因为我。

        因为你?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不过隐约觉得是在嘲讽你,只是,也不尽然。

        凌厉迷糊。我才刚醒,你说明白点儿不行么?

        邱广寒忍不住笑了一笑。他先说你没本事,这么两个人就弄成这样;后来又说你有本事,至少我还在这里。

        他还说了什么?

        也没有了——我怕你又会有反复,求他多留几日,他只说他不喜欢见天光,还是先走了。

        凌厉心里忽然一明,转开脸笑笑道,那我懂了。

        ——“颜知我”,原来只是个倒转过来的假名。

        他欣欣然地牵着她的手,叫她讲得详细些。受了伤就可以这样,他发现了,也学会了。

        不过,若是可以重选择,他还是不愿意这样。他宁愿自己不是这么没用。

        说来也奇怪。在黑竹会的几年他不停地杀人,却几乎从来没有受过伤;可是此刻他已经“改邪归正”,却偏偏一次接一次地几乎送命。

        这难道真的是因为他认识了邱广寒?

        他摇摇头。只是巧合吧——至少那些人只是冲我而来,不过付虎……

        他随即转头去问,付虎是想给伊鸷妙报仇?

        邱广寒点点头。看起来是。他原本的目的,一是想杀你,二是想抓我要挟哥哥就范。也算他运气好,否则当真见到哥哥,他恐怕就惨得很了。

        她停顿了一下。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再来找麻烦了,现在你也不能动,颜知我也不知去哪里了。

        凌厉伸手抚她眉眼。又让你受惊了。他轻声道。你没事了吧?

        邱广寒吃吃一笑。我不会告诉哥哥的,你放心!

        凌厉看着她笑靥。你这样,多好。他心里这般想着,却不敢说出口来。

        相安事养伤的日子过了有四五天,凌厉的好转似乎很是缓慢。一剑一掌,一外一内,这样的伤势本就足以致命了,现在能慢慢恢复些,实在已是万幸。

        恐怕真要等我复原,总得花上两三个月。凌厉道。那不是办法,我们还是走吧,边走边养伤就是。

        不急。邱广寒道。反正也没什么非做不可的事情,你不休息到全好,休息到半好总也要吧?慢慢住一个月就是了。

        凌厉想了一想,点头应了。

        月亮又渐渐地圆了。三月十五。凌厉仰躺着,看外慢慢消退的天光。

        笃笃笃,有人敲门。店家早已习惯了这屋里的客人整日阶不出门,知晓是位“养病”的,已经送了晚饭上来。凌厉心中端端一沉。她还不回来?

        仔细想来,两人这一架,吵得也有一个月了。——她故意的么?再不回来,我便要出去找了。

        她去哪里了?凌厉没头没脑地问出一句。

        店家一怔,似乎也明白她意之所指,笑道,邱姑娘呀,她一早就去镇外了,不知道是干什么。不过她说了天黑之前会回来的,只是说万一赶晚了,就叫我们先送饭上来。

        我不吃了。凌厉阴沉着脸道。替我温着,我先出去找她。

        这可不行,邱姑娘不是一直叮嘱……

        说我么?邱广寒似乎很吃力,用肩膀撞开的门。凌厉一怔,见她怀里抱着的皆是各式各样的花枝。

        好不好看?她进来,向店家和凌厉各给一个笑脸。店伙计当然不住点头说好,邱广寒便把花往桌上放了,等他退走。

        你今天就是去采这些花了?凌厉心里也算石头落地,便开口问她。

        对啊。邱广寒道。昨天听人说起,说西山的花开得好,这季节太合适了,我便动了心,想想也去摘些回来。反正你养伤,有些好看的在房间里也好。

        费心了。凌厉不知该感激还是该疲累。他想,她还会喜欢花——喜欢这世上的某一样东西么?

        他将椅子挪来。我们吃饭吧。

        你先说——喜欢那花么?邱广寒不依不饶。

        凌厉一笑。我怎会不喜欢。

        邱广寒这才欣然,欢喜地去吃饭。这个十五,终于平安地过去。

        然而,意外却终于在十六来了。

        十六。有了昨日的经验,凌厉对于邱广寒太晚回来也并没有特别在意——但这未免太晚了。他一个人吃完了饭,颇有些寂寞聊,便趁着逐渐将尽的天光将那已有三四十页之多的招式又拿出来翻看。三月中,天气带着暑意,一整天的温暖,凌厉在屋里也感觉得到。而这傍晚时分,终于刮起了大风来,令那十六的月亮还未出现,就像被刮散了一样消失了踪影。

        几个招式本是凌厉自己所用,先前又已看过不少遍,早已看得烂熟于胸,脑子里翻来覆去的早不是这招式,而是画下这招式的人而已。他伸手去握剑,但挥剑却仍然难,只得咬一咬唇,放下手去。

        阴沉的夜晚,竟压下乌云来。

        他突然觉得一切好不合常理,一个明明恨不能时时处处都要照看着邱广寒的自己,为什么这些日子竟会这么放心地由她独自外出?是因为他已经见识了她的冷静与机智,或是他脑子里已深深地印下了这句“从来没有人能伤害水性纯阴”,或者是因为心里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觉得自己不该太过寸步不离了。可是,这种折磨人的担忧与等待还是回来了。甚至店小二上来收拾碗盏时,也很惊奇地说了一句,邱姑娘今天还没有回来么?好像要下雨了。

        凌厉心中陡然悚然,抓起剑往外跑去。

        西山的花开得很好……?西山,西山在哪里?

        他拉起自己的白马,往西山疾奔。

  https://www.65ws.com/a/1/1009/7116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