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2089 帝国反击(四)

2089 帝国反击(四)

        随着长号响动,步骑混合的匈牙大军源源不断地开出来,隆隆蹄声和脚步响彻大地,兵马掀起一件黄色的尘雾,黑色的阵头和飞舞的旗帜在满天的尘雾中若隐若现,在瑞拉军前方,就见视线当中,无法计数的掳掠而来的瑞拉奴隶被驱动,

        遮蔽了视线,人拥挤着人,看不到尽头,一下就从匈牙军前侧涌来出来,这些瑞拉奴隶一个个褴褛衣衫,面黄肌瘦,无论男女,都是一副凄苦的表情,被匈牙骑兵驱策鞭打,推着一辆辆粗制烂造的攻寨排车,艰难前行。

        排车之后,就是数百架用树枝长干编制的长梯。这些长梯的长度有七八米长,前端正好可以抵靠在前哨费格伊城墙上,

        只是这些长梯既没有加重的底座,也没有最上面的垛钩。更不用说那些有底座可推动,一看就是用来让炮灰填城的临时品,

        在这些可怜的攻具之后,就是黑压压的人群。没有武器,这些瑞拉奴隶挣扎前行,不少人光着脚,地上磨出了血,就拖出一条条触目惊心的血痕。

        “不想死,就往前!”匈牙骑兵倒提着马鞭,在人群两边往来驰奔,凶神恶煞的大声呼喝,弹压催促着瑞拉奴隶前行,手中的马鞭挥舞得呼呼生响,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抽打,也不顾什么男女老幼,

        甚至还有匈牙骑兵举起弯弓,一箭射穿一名瘸了一条腿的瑞拉男人的大腿,看着对方握着中箭的位置在地上惨痛哀嚎取乐,

        旁边的其他瑞拉奴隶,麻木的看着这一幕,匈牙人的凶残,无人遮挡逃避,这短短的半个月,对于整个瑞拉南部而言。就是地狱,家园被焚毁,只是麻木的承受,瑞拉奴隶对于匈牙人而言,就是用来填城陷地的炮灰,何况如此如此数量的炮灰,自然是要用最为残酷的手段来管理,

        有一人抵抗,就杀一百人,有一地抵抗。就杀光附近十里内的所有瑞拉人,每天的食物只有一顿稀的能够看见影子的水汤,半个月时间,饿死在匈牙人手中的瑞拉奴隶就有三万多,平均每天都有一两千饿死者的尸体被拖走,生活在这样的地狱里,

        每天都看着有人死亡,看着凶残的匈牙骑兵,像拖牲口一样不断将人女人抓着头发从奴隶营里边抓走。稍有反抗,就是一顿屠杀

        血淋漓的人头被匈牙人残暴的插在奴隶营外围的木栅栏上,还有被风干的人皮在旗杆上摇摆,让所有的瑞拉人都知道。抵抗的下场,死亡已经不是最可怕,而是解脱,

        一步步的朝前挪动。接近十万瑞拉奴隶组成的黑压压一大群无边无岸也似的队伍当中。连一声呼喊哭号之声都听不见。

        “是我们瑞拉人!”

        在对面,瑞拉军的士兵脸色及其难看,一阵骚动。已经举起手中弓箭的射手,拉着弓弦的手指在微微颤抖,虽然知道可能面对这一天,但是他们没有选择,前列的瑞拉步兵,他们藏在厚实头盔下的目光,带着一丝颤抖,握着长枪的手似乎有着千斤重力,汗珠从他们的额头上滚下来

        瑞拉百年来受到东西两方势力的挤压,形成了坚韧耐苦的性格,

        但是这二十年来,瑞拉军事力量崛起,俨然已经是中欧巴罗第一强国,何尝过驱使奴隶蚁附蛾博攻城的景象了。与猎鹰帝国交战,征发民壮也只用于后方转运,这般惨烈的攻城手段,也是初见!

        特别是这些瑞拉奴隶的数量,远远超过了三万瑞拉军的规模,前后人头簇簇,怕不没有六七万人,看匈牙人那毫不在意的模样,似乎这数万人就算是死光了,驱赶几万人再来送死也不是难事,反正瑞拉南部的数十万人口尽落在其手中,这些瑞拉人就算是这般死绝了,拿下费格伊要塞,也是划算!

        瑞波斯蒂看着远处匈牙军的排列,就知道对方的真正目标,并不是布置在费格伊前哨方向的三万瑞拉军,而是自己,对方用瑞拉奴隶冲击瑞拉军防线,不管成效如何,都足以在一定时间内牵制住瑞拉军,最大的好处是同时可以把列阵侧翼丘陵的帝**,死死钉在原地,只要瑞拉军还没有撤,帝**就不会放弃侧翼,这位匈牙军相的目光果然毒辣,不过要想击破帝**的防御线,也不是一件能够轻松承受的事

        ”来吧,让我看看你们匈牙能够承受的伤亡底限!“瑞波斯蒂目光在远处那面巨大黑色军旗上微微一缩,嘴角咧开一道冷笑,抬起手,五万帝国熟练弩手开始拉开弓弦,上百门炮口寒冷的雷神缓缓抬起炮口,帝**的阵列中,谁都没有出声,只有哗哗山风扑打在脸上的寒冷,帝国中央军,历经百战的天下雄军,怎么会被眼前的景象吓到,黑色的帝国重步兵的铁盔下面,是一张张冷峻严肃面孔,是疲倦而略带阴森杀气的眼睛,呼出的气息如要结冰。

        这是战意,冲天的战意,

        甚至让对面正凝视着帝**阵,希望能够看出一点慌乱景象的匈牙军相白度拉素的眼睛刺疼了一下,这位白发军相迎着风,看着远处犹如巨大鹰翼展开的黑色军阵,看着风中翻卷的战旗,看着一口气投入了一半匈牙兵力的撼山气势,目光中迸发出的是同样的战意,匈牙百年前的宿敌,匈牙百年后的强敌,今日都算是聚到了一起,既然如此,那就决死一战,这一战,老夫要用你们的血打出我匈牙的百年国运,奠定我匈牙的帝国之基!

        “开始,进攻!”

        传令骑兵从匈牙骑兵队列前面飞驰而过,匈牙的骑兵千夫长们一声怒喝,横刀指着对面黑色的帝**队列:“上马!”匈牙骑兵俯在马脖子上。长矛长长地伸出马身向前冲,枪矛如林空气在震荡。战马掠过原野。迅猛犹如闪电,数量达到十万以上的匈牙军队,随着代表攻击的低沉长号,大片的队列迅速移动,那种感觉就像是猛烈的风,一下吹动弥漫天地的杀气滚滚。匈牙骑兵头顶上的缨盔尖。犹如被黑云揭开一块,露出一大片人头攒动,

        “来了!”

        瑞波斯蒂眯着眼,手指紧紧握在一起,这一刻,风起云动,那云是黑色,那风是死亡,五万帝国中央军熟练弩手的同时发射,绝对可以用遮天蔽日来形容。无数的箭簇飞出,就像一大片黑色的云朵一样,高速遮蔽了天空本应该有的颜色,,乌云瞬间又变成雨点,金属的瀑布立刻在天空轰轰而来,直奔大地骤然降临。看那黑层层遮蔽一切的的阴影,不但将前面一百五十米变成了一片杀地,更是将匈牙骑兵冲击的前锐粉碎。十几个队列的散线兵力,都被笼罩在了阴影之下,且随着无数箭簇轰然落下,阴影之下上千的匈牙骑兵猛力拉马。但是已经晚了,无数的箭簇如同是被一双巨大的黑手,从高空中猛的拍下来,一个凝固了里边匈牙骑兵的身躯。一下降临了毁灭。

        逼压而来匈牙人的骑兵主力,最少也要在五万以上,上百道骑兵线推进的对列气势。如浪潮滚翻,其他的步兵队列紧随其后,虽然武器简陋了些,但是大小都披有甲片,散成了略不整齐的四边形,整齐排列的盔甲和刺枪一眼望不到尽头。

        “破军鼓!”

        匈牙军相白度拉素几乎是同时高抬起手,只见他身后一字排开的上百面兽皮大鼓,每一面鼓都高达两米,所用兽皮都是山虎猎豹之类的猛兽之皮,只是看上一眼,都能够感觉到这些鼓里,似乎还封印着这些凶兽魂,赤膊着上身的匈牙壮汉,手中的鼓锤同时举起,然后猛然落下

        “砰!”这一百面大鼓汇聚而出的鼓声,似乎受到那沉寂中孕育的杀气所压抑,悍然荡开,震动天地,砰!第二响,如天雷滚落,让所有匈牙战士的热血都涌了出来,砰!第三响,犹如百兽咆哮,涌起的不是热血,而是战意!

        “杀!”

        匈牙骑兵的热血被推上了顶点,刚才还层层叠叠的散线,推进一下加快,无数人手中举起马背弓,如疾风一样快速地越过了前端丘陵的起伏线,破军鼓,鼓落破军!裂开轰鸣滔天,

        对面的猎鹰帝**阵悄悄没有反应。但那种感觉。比起震撼这片天地的暴雷鼓点,这死一般的寂静,莫测高深的神秘,给人压力的更让人恐惧,冲在匈牙骑兵不由自主的开始聚拢,这些匈牙骑兵内心都升起了一股错觉,似乎他们所面对的不是一个数万人组成的军阵,而是一个已经张开了大口,一张噬人的巨口在前面等着他们,帝国骑兵已经让他们领教了凶残的远程,帝国的步兵在远程上据说更强!

        决不能跟对方打远程战,决不能让对方从容射击!冲击,冲击,冲击,只要将对方冲垮,对方就是死路

        这是所有匈牙百夫长向自己部下灌输的意志,三万匈牙前锐的惨败,让每一个匈牙人都明白,在帝**面前,他们引以为傲的马背弓就是被屠杀的对象,对方的射程可以达到一百五十米,而本方就算是最强悍的狼卫也只能够射出一百二十米,这种差距无法弥补,这微微稍挫的气势,让匈牙百夫长们用尽全身力气大喝道

        “临阵退缩者杀,全线推进!”数万匈牙骑兵如受到刺激一样,再次迅猛前冲,正在这时,所有的匈牙人,似乎都听到了一种异样的嗡鸣响。剧烈的呼啸声,甚至隐隐遮盖了急促如雨点般的重锤鼓声。天空忽然暗下来了,

        ”来了,帝**的反击!“站在远处的匈牙军相白度拉素双目猛的一缩,倒背在身后的手猛的握紧,手指深深陷入手心,

        可是白度拉素似乎并没有察觉,他的目光只是死死的盯着前面,那里边赫然是所未有的凝重与疯狂,站在他身后的匈牙将军们,也被远处的景象震撼了,神色大变,看向天空的目光里带着强烈的恐惧,

        这就是帝**的反击吗!这也太。。。。。一名久经战阵的匈牙将军无法抑制的打了一个冷颤,他们并不清楚帝**阵是何等杀伤力的存在,但是也奉信骑兵集群是步兵天敌这样的思想,帝**在善战也是步兵。面对五万匈牙骑兵集群的冲击,或者能够让匈牙付出惨重代价,但也必然会无可阻挡的饱尝败局,可是此刻,这个信念在他心中动摇了,实在是眼前的景象太骇人,让人无法想象,或者去相信于这样的敌人作战会取得胜利

        本以为犀利无比的箭雨已经是可怕,但是上百道刺眼的白光同时射入刚刚遭遇覆盖的匈牙前锐中,掀起的腥风血雨才更让胆颤。那是强劲的弩车钢箭,匈牙军刚刚被拍了一巴掌,又如同被一个隐形的巨人正面猛击了一拳,身上还满插着箭簇的匈牙兵,睁着不敢相信的眼睛,看着同伴的身体在这种暴力到极端的袭击下,身体被撕裂,向后倒飞了出去数米,甚至十余米。穿着骑兵铠甲的身子,在半空中扭曲成不自然的姿势落在地上,

        依靠强力机簧发动的帝国重型弩车,在三百米内就足以强得可以洞穿盾牌。何况这些匈牙骑兵的铠甲,在这阵可怕的金属风暴中,没有盔甲和盾牌保护的血肉之躯,就像纸一样被捅破,鲜血和碎肉就像是在马背上炸开。连人带马瞬间被绞得粉碎,电光火石间,如同突然被狂暴的雷击中。人仰马翻,血花腾起在半空,尸体从马上栽倒尘土。身体被撕裂,粗大的钢制箭矢带着血花从切开的半截尸体射过,深深没入第二个人的身体,将后者的尸体整个钉在了地上,没有哀嚎,因为已经死绝,

        “第三队,第七队,还有第十一队,算是彻底完了!”

        匈牙将军们脸色难看的低声喃喃,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前面的军相背影,十八个中队的五万匈牙骑兵,一下就被扑灭了三个,而且还是军相府最精锐的三个中队,如果不是精锐,也不会成为军相特别挑选出来担任此战的大军矛尖,可是仅仅一击,这大军矛尖就被折断了,

        后排匈牙骑兵看见前面的那一幕,立即心生恐惧的攻势一顿,

        ”前进,不计损失的冲过去!对方的弓箭跟我们不同,他们是需要装填时间的!“一名匈牙千夫长立马而起,拔出自己的佩剑指向前方,猛力大喊,匈牙的百夫长们也在声嘶力竭的大喊着,双眼中早已经充满了血丝,冲!冲!哪怕死剩最后一个都要给我冲!擅自退后者斩“军令之下,冰冷无情,后方的督战队连箭射出,射杀了十几名转身想要逃下来的匈牙骑兵,这些被射杀的匈牙骑兵的惨叫声,让前面的匈牙骑兵脸色变了变,

        破军鼓声隆隆袭来,

        突然的,”砰!砰!砰!“一连百声惊天轰鸣,再次的回旋天空而起,这巨大强烈的轰鸣仿佛压过了破军鼓,甚至让正用尽全力敲击的破军鼓手出现了混乱,这些闷雷一般的声彼此连在一起,震动天地,

        ”这是。。。。。“

        匈牙军相白度拉素身体僵直,脸色凝重的想要滴下水来,握着马鞭的手咯咯直响,手指关节因为用力过度而发白,他身后的将军们,不少人脸上带着一股无法掩饰的吃惊,目光都齐齐看向发出轰鸣的黑色军阵,

        黑色的军阵已经被白烟弥漫,一排连续喷射的刺眼火光,成排列的从白烟中迸发出来,轰!轰!轰!轰,每一声暴射,都刺疼了所有人的眼睛,每一声轰鸣,都震动了所有人的心神,因为那突然爆开的地面,就像是被人生生推掉了一层,天地间充斥的可怕震撼声浪,随着一连串爆开的火团,卷起地面的尘土,将范围内的匈牙骑兵成片掀起,呼啸间直奔所过之处,所有碰触这些黑烟滚滚虚影的一瞬,齐齐的崩溃四分五裂,于此同时,在这些火团碎裂的刹那,回旋天地的巨响猛烈的传出。溅起的恐怖鲜红,就像是神灵的惩罚雷霆,猛烈的轰击在匈牙骑兵散线后方的步兵人海之上,碎肉残肢如雨点一样抛洒

        死寂,喧嚣的战场突然静止了下来,

        正在压制着瑞拉数万奴隶逼向瑞拉军的匈牙骑兵们都停住了马蹄,所有人都骇然的看着侧面的景象,瑞拉军方面,瑞拉将军波阿索也倒吸了一口气,目瞪口呆的看着帝**已经全面开打的战线上,占据兵力优势的匈牙人竟然在后撤,

        匈牙人的全力压上,竟然连边都没摸到,就被凑成了这样,匈牙骑兵散线受此一击,直接被崩碎了无数小块,冲击之势完全瓦解,伤亡无法计算,但前前后后只怕也有万人的战损,这才是第一次碰撞,就崩了以善战之名称雄中欧巴罗的匈牙人的牙,

        难怪刚非的两次大战,以瑞拉精锐之强,诸国联军之众,还有刚非的本土之利,也被猎鹰帝国打的摸不到北,实在是战力上的差距太大了,帝**队无论是武器装备还是战斗意志,都已经是列于此时代的巅峰!(未完待续。。)

  https://www.65ws.com/a/0/235/87847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