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1436 崩溃的联盟(二)

1436 崩溃的联盟(二)

        ‘总领大人,下达命令吧,让我们好好教训一下这些胆大妄为的家伙!‘在圣索瓦男爵的身后,一名身穿铠甲,年轻气盛的金发军官骑马从军官队列里出来,

        他叫艾利克,是最新提拔的奥阿查国民卫队第三中队的中队长,,麾下的军官都是热血激昂的少壮派军官,

        这些少壮派提倡以军事改革来改变奥阿查在西北地区羸弱的局面,特别对于奉行全民军事化的德尼亚模式表示膜拜,

        认为临国的德尼亚公爵所提倡的‘军队既国家,国家即军队‘的概念,才是最终能够改变奥阿查现状的良药,

        ‘只有将国家军事化,将军人的地位无限提高,凌驾于其他各阶层之上,才能够让奥阿查这样的偏僻地区,在短时间内拥有爆发式的军事实力增长,最终从西北地区中脱颖而出,成为西北地区真正的一方势力,而不是现在这样,夹在个好几个势力之之间,靠在其他大树上才能够生存的枝蔓‘这些少壮派激励人心的言论在奥阿查的贵族层很有市硍。?br/>

        对于艾利克的请求,参加过十五年前惨烈无比的厄喀则会战的圣索瓦男爵,就显得谨慎的多,

        他没有立即下达攻击的命令,而是命令各部队向自己靠拢,奥阿查的军队在森林外集结,面对草原骑兵如同暴雨般的远程射杀,以往的做法都是依靠兵力上的优势,采取层层推进的战术来驱赶,但这样做的话,敌人在发觉无懈可击的时候,会立刻毫无战斗jīngshén的转身逃跑。

        ‘总领大人,我们这样慢吞吞的集结,简直就是在耽搁时间,只会让对方嘲笑!‘艾利克有些不耐烦。再次不甘心向圣索瓦男爵请求

        ‘敌人只有一千人,而我们有七千人,如果大人不放心,可以尽管将我的第二中队,当做整支大军的前锋队使用好了,我们一定会第一个冲垮敌人的阵线‘

        ‘是啊,总领大人,这样也太窝囊了!‘

        年轻军官的话引起其他人的共鸣,军官们的目光都聚焦面前在脸色阴沉的圣索瓦男爵,

        不安的的目光里带着渴望。他们已经知道就在昨晚,就是这支孤军深入的敌人袭击了自己身后的首府奥来龙堡,造成一千多人死伤,

        真是让人难以启齿的耻辱,每次想到这里,少壮派军官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脉在焚烧,目前国家的现状,每一天都在触动着少壮派的神经,几天之内。国土沦丧,简直是奇耻大辱,而这些嚣张的家伙竟然视奥阿查的军人如无物,肆意攻击首府。简直是猖狂之极!

        似乎觉得自己太过谨慎了,圣索瓦男爵终于在众人的劝说下下达了进攻的命令,列队整齐的步兵,如同波浪般开始向前推进。两支百人的骑兵部队,整齐的护卫在推进步兵的两侧,

        九月的大地。闪动着一片枯黄之色,整齐推进的长枪,如森林间隙照射下来的光影,带给人一种内心升起的锋寒

        ‘真是壮观啊!‘即使内心不想承认,但圣索瓦男爵也被眼前的景象激动的热血沸腾,

        早晨升起的晨曦,森林前的草地,六千名奥阿查步兵,踏着沉重整齐的步伐向着森林方向逼近,这样的景象,已经不记得多少年没有看见了

        ‘前进,击溃他们!‘

        年轻军官们在队列的后方,大声的驱策着各自的部队,声音里充满了难以压制的兴奋,终于有一场真正的战斗了,虽然规模并不大,兵力对比也堪称悬殊,但这一切并不重要,从胜利到胜利,年轻军官们就是要让据守在首府的那些头面人物看一看,只有强大的军队,才能够真正保护他们,军人应该成为这个世界的脊梁,这一战,会成为奥阿查历史的转折点

        ‘目标一百米,散射!‘

        草原骑兵开始向着斜角抬起手中的弓箭,在这股强烈的压迫力面前,终于也出现了一些慌乱,一些零碎的箭簇,从远处的方向射过来,不是被前排的盾牌挡住,就是插入军阵前面松软的土壤,这一软弱的反击,让奥阿查士兵们的士气迅速提升,整齐的脚步更加地动山摇,

        ‘总领大人,你看,敌人完全是不堪一击!‘

        刚才大声要求下达攻击令的艾利克,手指着对面森林边缘的草原骑兵,在圣索瓦男爵的旁边说道‘我们的军队是他们的六倍,对方的战力再强大也没用,我军士气之盛,相信他们现在已经陷入恐慌之中了吧!‘

        ‘不,你不懂,草原骑兵的作战方式,可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圣索瓦男爵的神色还算冷静,双眉紧紧拧在一起,他可不是这些初出茅庐,连一次真正战争都没有打过的少壮派军官,被战争的场面一激,就忘乎所以,

        战争,可不是游唱诗人口中让人心血激荡的英雄史诗,也不是让历史文卷上,激动莫名的波澜壮阔,战争就是杀戮,只看是谁杀谁!

        他看着远处森林边缘的草原骑兵,脑海里不由闪现出一幅幅凄惨的战争画面,箭簇呼啸而来,士兵成排的倒下,连敌人的样子都看不清,部队就出现了大规模的溃散,

        空中滑落的雪亮弯刀,带起一道道狰狞赤红的血,大地被染红,村庄在焚烧,马蹄所过之地满是白骨,空寂无人道路两侧。每隔十几里就能够看见用人头堆出景观

        当初草原骑兵在奥阿查肆虐的时候,圣索瓦男爵作为当时一个提议坚决抵抗的领主,对于这些草原骑兵暴风骤雨式的突击作战方式相当刻骨铭心,他深邃的目光中闪动着回忆的光泽,手中的马鞭轻轻拍打着马靴,严肃说道‘我们的战斗从两军短兵相接开始,而他们的作战方式,却是在一百米就真正展开了!‘

        ‘一百米?就凭这种松散的箭雨也能称为战斗吗?‘

        艾利克嘴角用手指了指,有些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听到艾利克的嘲笑声,圣索瓦男爵并不愿意多解释什么。他只是感到内心中那隐隐的不安,似乎越来越严重

        ‘为什么会这样,这可不是草原骑兵的风格!‘圣索瓦男爵目光炯炯的四处打量,嘴里在低声喃喃,对方稀散的箭簇,完全与印象中那迅捷如风,覆盖天空的骑射不搭边,与其说是在战斗,不如说是在引诱!

        那片河滩上的马蹄印,是不是有些太过于密集了。实在不像是千人zuoyou的规模,难道……这个想法就像一道冰冷的闪光滑过他的脑海,草原骑兵的引诱战术!我怎么把这个给遗忘了!

        ‘命令,停止前进!‘

        圣索瓦男爵猛的高举起手中的马鞭,神色紧张的大声喊道,

        六千名步兵整齐的脚步声停止,所有人都可看向后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突然。一种隐约的地面震动声,就像从地底传来的呻吟,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声音”军官们面面相窥。很快,这种隐约的震动声,就像清晰的像密集的鼓点在人的心中敲动,大地在震动的感觉。已经非常清晰了

        ‘这是什么声音……!‘刚才还洋洋得意的艾利克,傻傻的愣在那里,他目光困惑的看向jīngyàn丰富的圣索瓦男爵。可他看见的是圣索瓦男爵一片苍白的脸色,骑在战马上的身体瑟瑟发抖,

        噩梦,为什么这个噩梦还不醒来,

        圣索瓦男爵的灰白色瞳孔,在这一刻,甚至紧缩成了一个小点,握着马鞭的手因为用力过度,而五根指节发白,十五年前,那可怕的记忆再次被抽掉出来,

        ‘注意侧翼,骑兵,大批的骑兵正在……!‘

        一名负责侧翼的斥候骑兵凄厉的大喊声震撼了所有让,他的喊话还没有说完,一道迅捷如同闪电般的白线,猛然射入了他的咽喉,鲜红的血从脖子上飙射出来,

        尸体晃了晃,从战马上掉落下来,

        “这是什么情况!‘奥阿查军队顿时一片愕然,但战争从来不会给与失败者感慨的机会,一分钟后,在尸体倒下的地方,一道黑色的长线,如同从天空扑下的鹰群,从高地猛冲下来

        ‘崩!崩!崩!‘juliè而急促的弓弦震动,带来一阵如同暴雨砸在坚硬地面上的脆响,黑甲如潮,白色羽尾,在一刹那间布满了天空,一阵震撼天空的juliè呼啸声,无数的白线,犹如天空落下的暴雨,从侧面向平地上的奥阿查人覆盖下来,

        ‘注意,箭袭!啊!‘

        六千名奥阿查士兵的波浪推进线,立刻乱成一团,无数的箭簇刺破长空,那一刻,甚至让下方的奥阿查人产生一种被遮盖了天空的感觉,

        很多士兵还没来及的喊出声,迎头落下的箭镞就狠狠的砸在他们头上,最前面的一个中队,连声都没吭一声,就被无数的箭簇射穿了身体,尸体成片的滚落到泥泞的土地上,

        在奥阿查人的眼中,晨曦的金色如同晚霞一样鲜红,黑色的狂潮,带来一股血腥般的狰狞

        在最初接触的刹那,奥阿查的军官们表现的非常出色,

        ‘不要乱,扎稳阵脚!‘

        奥阿查的军官们大声维持着各自的部队,由部分精锐士兵组成枪阵来阻挡骑兵的速度,士兵们开始竖起高大沉重的塔盾,把脚牢牢的钉在地面上,手中紧握着长矛冰冷的金属枪杆,

        “轰隆隆”雨点化为了闷雷,地面的震动让所有人的心都在砰砰狂跳。

        “稳住,没什么可以惧怕的,敌人的骑兵是冲不破长枪阵列的!”奥阿查的军官们努力维持着队形,尽管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白,一人没有选择后撤或者溃逃。

        前排士兵的牙齿不由自主的发出‘咯咯‘的碰击声,脸色发白,地面在颤抖,就像随时都会裂开,

        在偏僻的西北地区,骑兵的数量一向稀少,大部分士兵都没有应对骑兵的心理准备,碰撞在一刹那,骑在马上的草原骑兵被长枪捅进了身体,整个让被弹了出去,阻挡在他们前面的枪兵。则被更大的反作用力撞飞出去,枪杆折断,献血从碰撞的地方泼洒出来,第二队草原骑兵迅带着风声和狰狞高喊,手执雪亮的弯刀冲了进来,

        几乎没有一分钟,临时排列的单薄枪阵,就像没有支撑的积木,被重装的近战的王庭骑兵彻底冲垮了,黑色的骑兵完全冲进了奥阿查让的队列中。这股势头犹如狂飙,披靡一切,毁灭一切,雷霆般的声势,没有任何人,任何命令,任何统帅所能遏止得住!奥阿查士兵都给吓得死命的向后逃”妈呀,逃命!

        在奥阿查士兵的眼前,满山遍野的雪亮刀光就像闪电一样滚来。汹涌而来黑甲骑兵所过之处,士兵在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就被黑色的骑兵群从中间冲散,在骑兵集群的雷霆万钧的重压下。士兵们完全顶不住,甚至连稳住脚步都不可能,节节后退。一个接一个的被对方骑兵戳个对穿,尸体被劈落尘埃。被马蹄踩成肉泥,铁甲骑兵的凌厉攻势,如同那大雪崩似的狂涛迅涌。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太可怕了!竟然连阻挡一刻都做不到!“

        奥阿查血气方刚的年轻军官们已经完全吓傻了,艾利克更是束手无措,他们的jīngyàn不足,仅仅凭借一腔热血,真正面临突变,便是一群慌乱无措的菜鸟,

        此刻他们才发现,对方的数量几乎跟自己不相上下,而在平坦的平原上,步兵完全无法与骑兵集群抗衡,军事教典中提到的枪阵,在如此数量的骑兵面前,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士兵的尸体被踩踏的四处乱散,任凭军官们大声嘶喊,散乱的士兵就像无头的苍蝇一样乱窜

        所有人都在逃命,

        战争的残酷一下粉碎了奥阿查军官的所有梦想,胜利,原来是如此的遥不可及,

        这不是战争,这是屠杀,**裸的屠杀,

        谁也没想到,骑兵集群的冲击会是如此可怕,简直就是是不可挡的钢铁洪流,在平原上,期望用步兵阻挡骑兵集群的马蹄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

        不少的中队,在刚刚接触的刹那就被打残,不到两分钟就变成了地下的尸体,

        弯月般的刀光、在所有奥阿查让的眼前晃动,如同来自地狱魔鬼收割人命的镰刀,落下,便是一片带着鲜血的人头翻滚,奥阿查的士兵中大多都是没有上过战场的市民兵,眼前的凶残屠杀场面已经让他们傻了,

        ‘不要杀我,我投降!‘

        一名士兵恐惧到了几点,向着迎面袭来黑色骑兵惊惧的大喊,回答他的是迎头落下的凌厉刀光,

        还未闭嘴的人头就与身体分离,像被踢开的皮球一样飞上了天空,

        马蹄之声如同闷雷,让奥阿查让心惊胆颤,一个个拦在中间的中队,就像被黑色的巨大台风席卷进入,吸进去的是让,吐出一堆堆的碎肉残渣,

        无论是人,无论是马,在这股黑色的铁甲洪流的重压之下,纷纷给揣倒在地,那震天撼地的巨大马蹄声,是对奥阿查人发起绝杀的一声长鸣

        到处是奥阿查人的彷徨喧嚣声声‘逃啊!逃啊!‘‘没命了!‘

        “完了,全完了!”

        直到此刻,圣索瓦男爵才从梦魇中清醒过来,呈现在他眼前的是奔溃的奥阿查军队,士兵们四散逃走,溃散的队列铺满了整个丘陵地,跃动的人头黑点就像开了闸的水,

        互相踩踏、拥挤,倾轧,冲撞着,白花花的武器丢了一地,

        到处是丢弃的旗帜,在他们的身后,黑色的骑兵紧随不放,他们不断用手中的弓箭驱赶着前面溃军,消耗着溃军的体力,只要发现溃军有想要停留的迹象,一排排的箭簇,就像风一样,从这些尾随其后,像鬼魅般可怕的黑色骑兵手中射出来,直到最后一个人插满箭簇倒在地上,

        漫山遍野的尸体,鲜红的人血顺着平原上的沟壑流淌着,这场屠杀持续了四个小时,五千草原骑兵才最终在河滩停住了脚步,河水清澈见底,犹如来时的平静,

        一名千骑长从战马上下来,捡起河滩上的一块碎裂的鹅卵石,重重的对着远处的河面流过去,水花泛起,映照在一片红色的日光之中

        奥阿查之战,据战后统计,这场战役的生还率为零,整整七千三百五十四名士兵无一生还,

        指挥官圣索瓦男爵在激战中被乱刀砍成了碎肉,以至于只能凭借一根带着圣索瓦家族纹章戒的断指,才能够确认其身份。

        奥阿查主力的灭亡,让奥阿查首府奥来龙堡彻底暴露在草原骑兵的打击之下,

        反朱利尔斯家族联盟的大后方,出现了巨大的漏洞,

        三天后,奥来龙堡传来消息,潘伯夫侯爵领宣布退出联盟,这场战役所改变的不仅仅是奥阿查的命运,

        消息传出,整个反朱利尔斯家族联盟震动,先是海城,再是奥阿查,下一个会是谁?人心惶惶,

  https://www.65ws.com/a/0/235/7900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