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1972 接我

1972 接我

        目光扫过李月华丢在桌子上的报告,年轻人眉毛微蹙了一下,这是李月华拿来的报告,能够让这个内心对自己决定还赌气的女人亲自拿来,自然不是一份简单的报告,不会是什么麻烦事!年轻人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帝国刚刚完成对刚非地区的作战,与帝国的赫赫武功打得中欧巴罗噤若寒蝉相比,帝国与另外一个强大帝国伊斯坦的协议才算是让帝国收获巨大

        一下接手了上千里的刚非北部,那可是令人眼红的发指的平原地区,在刚非帝国最强盛的时代,那片地区拥有近两千万人的人口,上百个经济繁盛的城镇,虽然遭受了伊斯坦人的疯狂之后,所剩下的人口只有不到五百万人,城市毁坏不堪,但是基础仍在,紧挨着帝国最繁华西南区的地理优势,只需要操作得当,在三至五年的时间内恢复到当初的全盛时期也未必不可能,到时候帝国就可以获得除了西北区之外,另外一个广袤巨大的粮食产地,

        拿起桌子上的报告拆开,抽出里边的信函看了一眼,年轻人玩世不恭的目光一下变得阴冷,报告狠狠丢在桌子上,年轻人忍不住一脚踢在旁边的靠椅上,坚固的楠木靠椅竟然被一脚踢散架,靠椅旁边紧挨的书柜被撞的上面书籍落下一地

        “陛下,怎么了!”

        两名门口站岗的近卫队长以为房间里出了什么事,连忙推开们冲进来,看见年轻人脸色铁青的站在窗前,身姿挺拔,黑发随风飘舞,目光闪动着寒厉的光芒,整个人犹如利剑般令人不敢直视,

        “没什么。顶点  小说  只是手不小心碰了一下,把门拉上,我想单独冷静一下”

        年轻人摆了摆手,两名近卫队长连忙点头,恭敬的退出门外,拉上办公室的门,身体在门口站的笔直,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能成为近卫队长的都不是傻子,从刚才的举动就知道。陛下在忍耐着怒火,谁敢多嘴!

        年轻人脸色平缓了一些,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目光扫过脚下凌乱的书籍,看过被自己一脚踢碎的木椅,脸色露出一丝诧异,什么时候,自己也变成如此易怒了,打仗本就是有胜有败。自己将帝国主力从高卢撤走,自然就应该承担如此的风险,

        两个不可能联手的敌人突然联手,挖下而来陷阱。一个故作正面牵引,一个背后百里突袭,如果将自己置身在撒隆的位置,能够果断下令撤退已经是很不错了。这次战败的因素,除了因为兵力不足,对方占尽地利的有心算无心。还有东部四大执政与高卢残余的突然联手的出人意料,撒隆虽然莽撞了一些,但也是身经百战的帝国骁将,而且这次表现的堪称勇敢,就差没有殉国了,以四万兵力力扛东部联军和高卢残余加起来近十五万的兵力,没有一下子输的只剩下裤子已经很不错了,

        但是,这是为什么?巨大疑问也在年轻人心中回响,依照他对于阿尔杰农茱莉亚这个狠毒女人的了解,那个女人长的很漂亮,最擅长的却是反咬自己人一口,这次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进入说服了东部四大执政联手,这已经不是令人震惊了,甚至有让年轻人几乎认不出的感触”那个女人,变化的理由是什么?除非有什么值得这个女人足以动心的东西,是什么呢!“

        年轻人自言自语,想要寻找答案,又感觉到手头欠缺最重要的线索,正好看见脚下正好有一本高卢地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地图更能够让人探知真想,年轻人弯下腰捡起脚下的高卢地理,手指轻轻抚过书皮,细腻滑润的羚羊皮经过精心的硝制和磨砂,摸在手中的感觉就像油润的丝绸一样舒服,一看就是高档货,从包装上充满历史岁月的皮革细微的裂痕来看,最少也是上百年的古物,

        里边的图册还采用的皮革纸,浅淡的黄色纹理,用蓝色水笔非常谨慎勾勒出的地图,没有猎鹰帝**用地图一半的精致,但却更让人对于地图上的标记物一目了然,随手翻到里边地图的位置,年轻人的眼帘内映入了高卢东部山地的大致轮廓

        整个高卢东部山地犹如一个巨大倒扣的碗口,广袤百里的大山是东部天然的屏障,仅有山区中间的一块大约五六十里的狭长平原能够作为栖息地,这类似于山地隘口一样的平原,就是东部四大执政所处的区域,

        狭长的地势让这处不大的地区显得犹如帝国版图的盲肠,在战略上来说,这个山地平原的战略位置极为重要,谁能够控制,谁就得等于掌控了进入中比亚或者高卢的路线,高卢对东部扩张的野心在其他路线上遭遇中比亚的强势阻挡后,对于从山间平原进入中比亚的期盼也越来越迫切,

        高卢帝国曾经多次对这里用兵,但都是收效甚微,除了因为地势之外,还因为以这个山地平原为走廊,往东就是中比亚大陆地区,往西就是欧巴罗地区,在遭到高卢军队强势进攻的时候,平原里的人可以沿着走廊轻松逃入中比亚境内,占领山地内部平原的高卢大军,不久就会因为缺乏补给而不得不退回去,如此拉锯的时间几乎持续了上百年,直到八十年前,

        拥有兵力优势的高卢准备在山间平原建城,但是要塞的轮廓建好了,其他生活物资却难以运输进来,

        熟悉山势的当地人可以利用复杂山地为掩护,不断袭扰高卢人的运输部队,光有用岩石构成的城市也没用,因为大军无法永远驻扎,当地人一但切断了补给线,城内驻守的士兵就只有等死的份,

        最终,高卢与山间平原内的原住民达成了协议,狭长的山间盆地分成了四个区域,成为高卢的东部行省,在名义上归附高卢之后,而高卢方面也等于也默许了东部山地独立王国一般的性质

        在将山地地图审视了一番后,结合所收到的报告。年轻人的脑海里大致搞清了情况,看着地图上犹如马蹄形状的山中平原,他的嘴角却突然露出一抹冷笑“这个女人倒是有几分眼光,知道呆在平原地区,没有足够的兵力和资源,顶多就是苟延残喘一段时间而已,但是如果能够入主拥有地势的山间平原就不同了,利用山地地势,加上残余的数万兵力,或者还能够拥有与帝国分庭抗礼的机会!撒隆战败。东部联军涌入东部行省,随着占领面积越来越大,东部联军在大本营的兵力总有抽空的时候,这个女人的尖牙到时候就会咬下去!”

        走到书桌,年轻人迅速写好了一封信,走到门**给站岗的近卫,说道“立即传回高卢京都!告诉斯塔图恩科,从西南区调集援军最少也有需要一个月,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只要守好高卢京都就好了!”

        ”是“近卫队长拿着命令书迅速离开

        ”六月,是最令人感到期待的月份“一百七十年前,一位第一次进入到这个狭长山间盆地的高卢诗人发出这样的感慨,在步履蹒跚的穿越了连绵群山之后。突然看见眼前豁然开朗的一片绿油油的的麦苗在山风中如水浪浮动,都会有这样的感慨,山地高寒,小麦的成熟期比平原地区要晚上半个多月。在开始抽穗的季节,也是最需要雨水的季节里,一场暴雨席卷了美丽的山间平原。干涸已久的山地麦饥渴的吞噬着雨水,满面愁容的农民露出了笑脸,大颗的雨点也同样打击在阿尔杰农茱莉亚那扇绝对算不上华丽的毛躁窗户上,留下一片白色的水花,就像在让人愁闷的雨季中,总是蔓延着一种让人不安的气氛,

        一只被打湿了全身毛发的小猫卷缩在房间壁柜的脚落里,睁着一双水晶般的大眼睛,看着穿着一身黑色裙摆的女主人从褐色的长书桌上的卷筒里拿出一支羽毛笔,极为慎重的在一张纸张上写着什么,那如月钩一样的俏丽脸色似乎比外面的阴雨更加忧郁,沙沙的写字声,就像是外面的雨点声沁湿了房间内的空气,窗外传来一阵快马飞奔而过的马蹄声,能够听到窗外传来的高昂喊叫声

        ”联军大捷,我们已经拿下了哈萨斯特行省,大军正朝着高卢京都进军!“随着这样的捷报声,窗外同时传来一片欢呼声,最近这段时间对于山间平原的人来说,绝对是最为振奋和激动的时间,每一天几乎都能够听到前线传来大捷的声音,在这些捷报中,无一不是在说凶残的猎鹰帝**正在溃败,士气昂扬的东部联军犹如救世主一样得到了高卢东部地区的热忱欢迎

        可能是觉得窗外的声音有些吵,阿尔杰农茱莉亚站起身,手中的羽毛笔停下,走到敞开的窗户前将窗户款上,平静的神色,丝毫看不出一点跟窗外欢呼声有关联的地方,

        ”茱莉亚小姐,我是尔卡斯!我能够进来吗”外面传来一个年轻人声音,

        “进来!”阿尔杰农茱莉亚将手中的信函叠好放在桌子上,手抚了一下波浪般地秀发拂扫在肩膀上,因为是人质,所以她现在属于半软禁状态,虽然四大执政并没有对她采取强制措施,但也限定了活动范围,作为人质,她是不能与外界接触的,但是出于两家是联合关系,所以她可以写信回去,这可以表示自己还活的好好的,

        这位尔卡斯就是每隔两天就来取一次信的人,来自城内三大望族之一的门第,说是取信,更像是监视,所有的信都会被用秘密手段拆开,看完后再封上,曾经擅长此事的阿尔杰农茱莉亚心知肚明,但她还是装出一脸感激的神色,一名身上穿着青色贵族服饰的年轻人推开门走进来,他向阿尔杰农茱莉亚行了一个礼,目光在桌子上的信函上停了一下,脸上露出些许讶然的表情,在他的印象里,这几天的信越来越少了,上一次是六封,而这一次却只有区区两封,

        ”小姐最近心情不好?“尔卡斯小心翼翼的问道

        ”是有一些,被当成人质对待的感觉并不好受!“阿尔杰农茱莉亚俏脸如花的笑着说”但是能够在这样令人伤感的雨季,每天都听到联军的大捷传入耳中,也是件很令人无比开心的事,毕竟我们是盟友,联军的胜利就是我们的胜利“

        ”联军已经占领了四个东部行省。距离高卢京都不到一百里,确实是犹如梦幻的大胜利!而这一切都必须感谢小姐的那份计划!谁能够想得到,赫赫有名的猎鹰帝**也会有被打的像条丧家犬的时候,就是我们的军力有些不足,毕竟地方越来越大“

        提到联军的胜利,尔卡斯的脸上立刻兴奋成一片殷红色,他拥有一头深褐色卷发,高挺的鼻翼上、是流露出机敏而且睿智的目光。一身笔挺合身的蓝色制服穿在年轻的身体上,就像是朝气蓬勃的太阳刚刚从地平线升起,

        ”联军可以向地方上募兵啊!四个行省。怎么也能够招募到十万以上的兵力!“阿尔杰农茱莉亚即便坐着,背也很很直。高耸的蜜桃型酥胸,纤细的腰肢和白皙修长的脖子,让对面的尔卡死看得眼睛发直。

        “不要提什么募兵了,那根本行不通!”尔卡斯的脸色显得有些愤然说“猎鹰军队从最开始的抵抗到迅速撤离,几乎就没给我们留下什么,我们去募兵,那些人尽然跟我们要粮食,你也知道。现在正是麦穗青黄不接的时刻,没有谁有多余的粮食,但是军队要打仗,要吃饱了才能有力气作战。但是那些外面的人根本不管,他们令肯将粮食卖给猎鹰军也不愿意给我们,所以。。。。。”尔卡斯声音停顿了一下,欲言又止的神色表明了一切

        “你们抢了?”

        阿尔杰农茱莉亚俏脸微寒。纤巧的手指紧握在一起,“抢了一些”尔卡斯毫不遮掩的说道,似乎就像是理该如此。

        “杀人了?”阿尔杰农茱莉亚又问道,语气更加沉重冰冷

        “处决一些不愿意交粮食的人!真是搞不懂这些人,要粮食不要命!”尔卡斯撇了撇嘴,

        ”你们。。。。。愚蠢!“阿尔杰农茱莉亚嘴唇颤抖,豁然站起身,目光就像寒冰一样看着满脸错愕的尔卡斯

        ”把信拿上,现在就出去!“阿尔杰农茱莉亚深吸了一口气,将桌子上的两封信丢给尔卡斯,抬起手指向门口,

        ”茱莉亚小姐,你怎么了?“尔卡斯目光有些茫然,他不知道茱莉亚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那张脸就像是在说,我们可是来拯救你们的,他们怎么能够连粮食都舍不得呢!

        ”出去!“再聊下去,她怕自己忍不住会扇这个年轻的山地民一耳光,

        她预测过东部联军会因为缺粮而对占领区的高卢平民动手,但没想到这么快,这才几天啊,东部联军就如此急不可耐的用上了占领者的态度,真是一群扶不起来的家伙,四个行省啊,如果能够利用的好,未必不具备与猎鹰帝国方面抗衡的能力,至少也可以短暂时间的大规模扩长,但没想到这些已经在山间平原窝了上百年的山地民,早已经没有了向外扩张的野心

        等到尔卡斯离开,她才艰难的转过身来,轻呼了一口气,就像是个赌徒在做出了押注即将开前那一刻的正义,这些山地民,果然不值得怜悯啊!

        夜色中的雨点打在军帐的顶部,在阿尔杰农卡佳的中军大帐,熊熊的篝火照的亮如白昼,将军们在三三两两的议论着,他们是被半夜叫起来的,但是没有人对此表示抱怨,自从在山地击破猎鹰军的封锁线,阿尔杰农卡佳的五万大军就停止了推进,将军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东部联军杀入东部行省,按照协议,这些地区都是属于东部联军的,同样是出兵,为什么东部联军可以大赚特赚,而自己却只能在这片山地喝夜风冷雨,全军上下现在都是非常的不满

        大帐里的人越积越多,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嗯嗯的议论声像苍蝇一样,偌大的军帐内里人头攒动,没有人知道出了什么事,但从军帐左边站立的十名禁卫军可以看出,今晚一定有事发生,所有进入大帐的人,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很冒昧打扰了各位的梦乡!”阿尔杰农卡佳脸色铁青的从军帐大门走了进来,向正在议论的军官们挥了挥手,嗯嗯的议论声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静寂无声的大帐,只能听见阿尔杰农卡佳走上前台的脚步,

        ”我知道大家都很有意见,没有人喜欢那些孤傲不逊的山地人,但是为了对抗敌人,我们需要利用他们,而现在,我可以说,他们没价值了!“阿尔杰农卡佳举起手中的两封信函,信函没有拆开过,在众人迷惑的目光下,阿尔杰农卡佳将两封信放在军帐内的火盆上烤了烤,在信函的外皮上出现了字迹,

        ”那是!“四周一片寂静和吸气声,所有人都清晰的看见那是两个字”接我!“

        阿尔杰农卡佳将两封信放下,猛地拔出自己的佩剑,喊道  ”全军听从命令,今晚拔营,直取山中平原!“(未完待续。。)

  https://www.65ws.com/a/0/235/71232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