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1970 帝国曙光(十一)

1970 帝国曙光(十一)

        六月雨斜风飞的高卢京都,雨水如白色线条一样瓢泼打在高卢京都的大街小巷,景色美丽而颓废的景色映入猎鹰帝国南方总督斯特图恩科的眼中

        手紧紧握在一起,这位帝国南方总督脸色有些苍白,眼中没有高卢京都著名的六月朦胧烟雨的美丽,而是数万帝国士兵的血在流淌,

        在他的身后,毕恭毕敬的单膝跪着一名全身都被雨水淋湿了的猎鹰帝国传令骑兵,传令骑兵穿着全身铠甲,水滴正顺着铠甲的金属片缝隙,滴落在办公室中间一条价值上万金币的华丽地毯上,

        传令骑兵脸色在**中透着一股苍白,嘴唇紧紧抿着,他脚下被染湿的地毯就像一团绽放的黑色花朵

        ”撒隆大人特意让小的禀报,我军在波阿隆索之战失利,东部联军全面进入,撒隆大人特别让我来告诉大人一声,高卢京都方面还请提前做好准备“

        “高卢京都方面也要准备了吗?这还真不像是撒隆能够说出来话!局面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斯特图恩科看着远处成排比邻的高高房屋尖顶,肩膀在微微颤抖,这位帝国重臣的脸色严峻的就像十二月的严冬,

        “你既然是从前线来,那就告诉我前线的情况怎么样?”斯特图恩科向这名传令骑兵摆了一下手,

        “军团损失近半,没有来得及休整,就需要竭力阻挡东部联军的推进,战局非常不利”传令骑兵站起身,低着头脸色难看的回答说“如果大人没有其他事,小的就请先告辞!”

        “哦,有这么急?”

        斯特图恩科脸色错愕的看了传令骑兵一眼,年轻的脸上显得很冷静,身上的铠甲有来不及修补的破损,应该是一位年纪不大但久经战阵的老兵!

        “前线都在拼命。本文由  首发小的实在是不敢耽搁!”传令骑兵脸色尴尬的苦笑了一下“而且撒隆大人身边,已经没有几个传令骑兵可以用了”

        “我知道了!你回去顺带告诉撒隆一声,高卢京都方面不会有问题,如果真的挡不住,就撤回来,但是东进失利,数万大军的拼死奋战完全付之东流,他还是想一想怎么跟陛下解释!“斯特图恩科的五根手指将报告紧紧捏成一团,沉声说道

        “是!”传令骑兵离开斯特图恩科的办公室,  一名副官拿着一叠文件从外面推门进来。看见斯特图恩科总督一脸难以掩饰的怒意,嘴里骂着“愚蠢!自大狂!自取其辱”

        “大人,这是出了什么事?副官小心翼翼将文件放在办公桌上,好奇问道,总督大人给人的印象一向都是很稳重的那种,如此失态的情况几乎没见到过,  斯特图恩科深吸了一口气,手重重按在桌子上,满眼血丝的怒骂道“东进之战失利了!撒隆那个蠢货将整个战局都搅浑了!”

        ”大人是说。撒隆大人的军团战败了?“副官脸色微变,打了一个哆嗦

        ”不但败了,而且还败的很惨!“斯特图恩科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向副官摇头说道”陛下早就交代过。进军东部只需要稳扎稳打,凭借占领地区的物资支撑,顶多一年就可以耗死东部山区,奠定大局。务必不可孤军深入东部山区,偏偏这个混蛋自持自己军团战力杰出,想要在陛下面前邀功“

        ”孤军冒进。完全不顾两军间的配合,粗心大意,真以为凭借一条单薄的封锁哨塔就可以高枕无忧,所有的不利条件都占齐了,现在好了,被对方牵住鼻子拖入地势不利的山地会战,然后被高卢残军抄了后路,战损一万三千人,受伤两万人,数万帝国士兵的血染红了东部山区,整个军团已经完全被打残了!

        “现在东部联军借势杀入东部地区的三个行省,高卢残余也在蓄势待发,陛下的猜测变成了现实!在过分逼迫下,高卢残余势力果然和东部山区联手在一起,这是陛下最不希望看见的局面!命令各军做准备,帝国在高卢东部的兵力,除了撒隆的军团,就是我们了!撒隆已经想要玩命了,如果我们不想被猎鹰陛下用马鞭抽死,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那个蠢货救回来!”

        斯特图恩科目光看向窗外,雨随着风一起飘打在天地间,丝丝沁人的凉意透进心田,他目光深邃的遥望着远方,前方就是高卢京都外围的地区,当看见撒隆也要求高卢京都做准备的报告后,斯特图恩科就知道撒隆已经做了死战的准备

        “是,属下明白!”

        副官一脸凝重的回答,谁都知道撒隆是陛下最喜爱的大将,同样也是帝国最重要地区西南区的总督,这样一位帝国一等一的重臣要是战死在高卢东部,就算帝国最后能够征服东部山区,将四大执政全部剿灭,也绝对是帝国最大的失败!

        ”轰隆隆“雨丝如注,暴雨倾盆,闪电在天空乱闪,如同利剑般劈开辽阔的天际,在满是黑色的空间,发出一阵呼啦啦的燃烧,同时也照亮了下方的战场,撒隆骑在战马上,手紧紧握在一起,

        在他的前方大地

        “全军停止!”一名头上戴着金色鸡冠头盔的中年人,猛力拉住自己胯下奔跑的战马,高举起右手,向身后的骑兵们示意

        ”啪啪“上万的山地骑兵集群,随着命令在边缘整齐统一的停下,马蹄重重的踩踏在边缘的泥水中,溅射起一大片白色的水花气,因为同时拥挤在边缘形成的白线前,上万的马蹄来回不安的提起放下,同时带起地上的泥土,将脚下的大地搅成一团泥泞,战马的长嘶声此起彼伏,

        ”大人,哈萨斯特行省首府被攻破了!“

        传令骑兵带来的消息让撒隆的脸色越发阴沉,因为兵力不足,他只能够选择迎击两支东部联军中的一支,遭遇的是刚刚占领了另外一个行省首府哈萨斯特的米开朗多家族的山地轻骑兵和朱晨伍德家的弓手联合部队,

        撒隆以五千人的兵力,在救援途中仓促应战两家加起来超过三万五千人的部队,米开朗多家族的山地轻骑兵首先发动攻击。大批的山地轻骑兵骑兵正如同山崩海裂般,猛力撞向前方猎鹰军密集竖起的长枪,

        ”射!“

        上千名猎鹰帝国弩手整齐的平端着弩弓。无数的寒光就像从前端地平线倾泻而来的暴雨,

        光点覆盖了前方,猛冲而来的山地轻骑兵就如同撞在一堵无形的巨大镰刀,纷纷从战马上掉下来,

        “射手撤回!”双方的距离太近,弩手的数量太少,完全无法压制,在射击了两轮后就不得不撤回。

        “稳住!,不要乱!”数千帝国长枪手脸色凝重,步兵队长们大声高喊,前面冲击而来的骑兵如一堵高速飞扬的墙壁,巨大的力量猛的炸开,

        米开朗多家族的山地轻骑兵是一种轻骑兵的变种,装备的是特制的四米刺枪,冲击时的速度极快,能够犹如犹如刀锋一样轻松突入对方阵列。平放下来的刺枪就像一堵刺枪,比对方的刺枪更先碰到对方的身体

        ”碰!“

        密集的长枪断折声在冲击的山地骑兵前面成片的响起,无数被撞击内凹的盾牌同时飞上半空,盾牌保护下的帝国长枪手向后翻滚。断裂的长枪深深插入山地轻骑兵的马甲,

        几乎就在一刹那,红色的人血就像从战马上面骑兵的正面挤压溅射出来,就像是天空中瓢泼的大雨。

        ”杀!“

        ”前进,击溃他们!“

        各种纷乱的喊叫声,交战的前线已经成为厮杀的地狱。

        数以千计的刀、剑、长矛碰撞在一起,成千山地轻骑兵骑兵锋芒与帝国长枪手组成的密集防线碰在一起,士兵与战马相互挤压,至连转个身喘气都办不到,战士们近的都能够看清对方发红的眼珠,

        米开朗多山地骑兵中,一名年纪在四十岁左右的中年骑士挥手一剑把帝国长枪手砍翻在地上,

        他头上戴着非常独特的鸡冠状的头盔,鳞片锁甲构成的重甲护肩是一对翅膀的造型,身后是一袭从肩膀上披到地上的纯蓝色披风,

        他正是米开朗多家的当家主米开朗多华利,长枪手的鲜血溅了一脸,在他的前方,黑压压的帝国士兵依然在疯狂的重来,用自己的身体阻挡住骑兵前面的通路,倒下一个,就会有另一个补上,

        帝国士兵一双双血色的眼睛里透着不死不休的意志。

        “这些人不怕死吗?”这样的景象,让米开朗多华利在马上的身体打了一个哆嗦,感到有些头皮发麻,这是一群发了疯的狼,对方完全就是在不计代价只为了狠狠的冲过来捅上自己一枪,

        他们已经化身为野兽,完全放弃了对于生存的渴望,而这样的士兵还有数十万,甚至上百万,自己所碰到的不过是这个庞大帝国微小的一角,就是这一角也透着令人钦佩的无数勇士

        就在他犹豫的刹那,

        ”大人,注意!“

        一名家族护卫骑兵高声大喊,一名家族骑兵猛的挡在他的侧面,只听到这名护卫胯下的战马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嘶,奔跑的马蹄突然一顿,上面的护卫骑兵被抛下来,

        马蹄之下,一名倒地的的帝国长枪手高举着手中的半柄长枪,长枪刺进了战马腹部。

        ”嘶“疼痛长嘶的战马双蹄扬起,落下的马蹄重重踏着长枪手的胸口,啪啪。长枪手的胸口被踏碎,鲜血从他的眼睛,耳朵压榨出来,可是嘴里还在嘀咕着听不懂的猎鹰帝国的语言

        ”混蛋”

        米开朗多化利看着那名落地护卫被无数的长枪刺穿,看的满眼是血,他敢肯定,如果不是护卫,刚才被刺疼的战马丢下来的人一定是自己,而在这样残酷的乱战中,被抛下战马下场可以想而知,就算是有护卫的拼死,战死的可能性也有一半,

        受到血腥味刺激的他,神色狰狞向四周还在激战的部下大喊道“不要再就纠缠了,前进目标是敌人的中军旗,斩断它!“

        “是!”山地骑兵们高声呼应,拔出腰部的宽刃口的长剑向前面阻挡的长枪手乱看。帝国长枪手用血肉之躯阻挡着骑兵的马蹄,山地骑兵的长枪还没有从帝国士兵胸口拔出来,就被更多的长枪刺中从战马上被拖下来,

        作为家主麾下最有战力的精锐,米开朗多华利的分队突入进度最快,但是来自前方的拼死阻挡,也让米开朗多华利的突击分队数量迅速减少,已经能够隐隐看见前面猎鹰军的中军战旗了,米开朗多再次高声鼓励部下们发起冲锋

        ”大人,敌人杀上来了!“一名步兵队长向战旗下的撒隆禀报

        ”我看得见!“撒隆看着已经逼入百米的山地骑兵。独眼闪过一丝寒光,作为帝国有名的猛将,他本就是以近战能力突出而闻名,但是现在,他麾下的卫队已经全部派出去了。只有五个贴身护卫骑兵还在,而对面奔袭而来的敌方骑兵依然有上百人,

        “已经没有阻挡兵力了,这会是最后一战吗?”

        撒隆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占领了波阿索隆的东部联军在休整了一日后。六万人的兵力就以齐头并进的势头迅速攻克了靠近东部的安福林行省,战线蔓延之快,让撒隆军休整的机会的没有,就被逼入一场场恶战。

        因为大部分都是刚刚控制的地区,猎鹰军队无法在这些东部地区获得兵员补给,兵力已经从原来撤回的三万人锐减到两万人,兵力上的巨大差距和士兵的疲惫不堪。

        即使是以战力优秀著称的撒隆军团也陷入了困顿的连续苦战中,再优秀的战士也无法持续作战,就在刚才。他已经接到了两名麾下旗团长战死的报告,曾经陪伴自己南征北战的部下们,因为自己的自大和骄傲,已经将鲜血留在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突破了!“交战线上突然传来一阵欢呼的声音,山地骑兵的洪流撕碎了猎鹰帝国士兵的阻挡线,“呜呜”嘹亮的军号声响起,如同蚂蚁般涌动的东部联军开始向最后的中军推进,已经没有挽回的可能了!

        ”等下我出击后,你立即烧掉军旗!“撒隆扭头向身后的掌旗手说道,

        ”大人!“掌旗手身体微颤了一下,军旗是帝**魂所在,焚烧掉军旗代表主将死亡,这在帝**的历史上还从未有过

        ”这是命令,难道你要就看着帝**旗落入敌人手中吗?“撒隆语气意外的平静,双手缓缓拔出了战刀,手心感触到多年陪伴战刀刀柄熟悉的螺旋纹,指节间猛的发出一阵骨节的清脆声,双刀如光绚夺目而出,

        “大人,你看!”就在这时,一名贴身护卫骑兵手指着东北面的方向,只见在一片白色的雨幕中,一道迅捷的黑线高速接近,那是帝国骑兵的铠甲,

        “是。。。南方军?”撒隆微微愣了一下,为了全力阻挡东部联军的推进,他将有限的兵力拆分救援,所以才导致了只有5千兵力遭遇对方数万主力的意外,现在除了自己,帝国在东部的兵力就只有斯特图恩科的南方军团,

        “轰隆隆”

        五千人的南方军骑兵洪流猛地冲向有些慌乱的东部联军,大地在脚下剧烈的颤动,站立不稳,马蹄在耳朵边轰隆,整齐的南方军团骑兵队列沉重得象座巍峨的大山般,却急速地压向正在慌乱调整的东部联军,

        “呜呜!”听到急促要求回撤的号角声不断传来,米开朗多华利很不情愿的拉住战马,

        他看着前面中军旗下只有寥寥数骑的猎鹰帝国将军,对方双手执刀,一支独眼闪动着凌厉如受伤野兽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米开朗多华利身体微颤了一下,竟然感到了一丝害怕,虽然身后有着上百的骑兵,而对方只有几个人,但是他却清晰的感觉到,对方一定能够先杀了自己,才会被被自己的部下砍成肉泥,

        他感到自己在对方的目光下汗毛都竖起来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遇到的是谁,独眼而且如此凶戾的猎鹰帝国将军只有一个,独眼撒隆!猎鹰帝国首屈一指的猛将,高卢帝国战争中,以三万北进部队击溃了十余万高卢北方军的猛人!传闻,这个家伙能够一个人打一千人!

        “大人,怎么办?后面的朱晨伍德大人快顶不住了!”一名护卫骑兵慌乱靠过来说道,

        留守在后面的大多是朱晨伍德家的射手部队,在骑兵的突然冲击下,现在已经完全乱了,

        前排的弓箭手刚刚放完第一箭簇,连第一声惊呼声都没来得及喊出就被骑兵战马的冲击力掀飞,

        五千骑兵的推进线正如一道固定斜线飞速收割,一排接一排的向前推,

        ”回撤!救援朱晨伍德!“米开朗多华利很不甘心的大声命令道,

        朱晨伍德弓手只穿着单薄皮甲,这样的射手部队在骑兵马蹄下根本就是不堪一击!偏偏这里还是平坦的平原,弓手们在四散奔跑,惨叫、铿锵,在排山倒海的黑色骑兵前队连抵挡片刻都做不到,顷刻间就被这股黑色的铁甲洪流所淹没,而且覆灭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一旦朱晨伍德被灭掉,自己的轻骑兵部队可不擅长攻城啊!(未完待续。。)

  https://www.65ws.com/a/0/235/71232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