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1935 春风卷残花(十)

1935 春风卷残花(十)

        猎鹰帝国初期历史上被称为“4月战争”,普套第二次战争以一种完全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情况爆发,一方面是拥有强势兵力的刚非军,终于从普套北部地区向南进军,决心一举拔掉南方猎鹰帝国军的控制重镇里斯本托,

        结果自己的后方却离开被一群乌合之众打成了筛子,其惨烈用千疮百孔的形容也毫不为过,根据帝国历史记载,此次迈上普套北部的帝国势力总数超过三百个,

        这场战争出动大小各类船只一千七百余艘,调动人员过八万人,所以这场战争也被戏称为“八万杂牌的突袭战”刚非守军仓促应战,死伤惨重,而这样的趋势在第五批次从里斯本土开向普套北岸的帝国势力船队到达后,最先到达的8万人,加上冲击普套北部地区的普套人,后续又有人员加入,实际上已经突破了十三万人,声势浩荡如横扫千军,虽然大部分都是战力并不强的杂牌部队,但面对兵力不足万人的刚非北方留守部队,已经足以打得风生水起。打的刚非军哭爹喊娘

        短短的半个月不到的时间,刚非人占领的普套北部丢了大半,各地暴动风起云涌,在中北部枢纽的赛尔斯地区,以科尔尼城为中心的平原地带,更是直接被暴动的三万多普套人占领,尽管刚非总指挥法布加雷斯严令要求当地部队的指挥官必须夺回赛尔斯,收复失地,扑灭暴乱!但是当地仅存的五千多刚非军队却是不敢逾越雷池一步了,因为普套北部地区的混乱,驻军的后勤已经切断了

        最令士气低沉的刚非军队饱受打击的还是敌人残暴的砍人头做法,在山从中,在密林中,在河道浅滩,在崖壁半山,凶残的猎头党到处都是。可能看起来是一名怯懦的农夫,一转身就是目光狰狞手拿割刀的猎手,前面还是满脸谄媚的商人,随手就从马车货物里抽出一把长剑捅入自己的肚子,兵力不多的哨所是受到袭击的重灾区,整个普套北部都疯了,听说在黑市上。一个刚非士兵的人头已经被抄到了十枚金币,还有的地方打出了预购从速,数量有限的牌子

        天见可怜的刚非底层士兵,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脑海有一天会值钱到整个程度,十个金币啊,真是令人发指的价格。要是换算成银币,那就是一百枚银币,十枚金币就是一千银币,而一名普通刚非士兵每个月的军饷也就一枚银币,一个银币和十枚金币的区别,再傻的人也能够感觉到里边的凶残,当士兵们知道自己的脑袋价值。等于一千个月不吃不喝才能够积攒下来的财富,连士兵们自己都看向同伴的目光显得不正常了,

        在刚非军的指挥层,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如何去“扑灭暴乱,收复失地”了,而是如何才能不被暴乱所“扑灭”了。如何保住自己的脑袋不会一闭眼被同伴砍去换赏金,富贵动人心,听说刚非军内部一些劣迹斑斑的部队。士兵们早上起来总是会发现少几个人,听说被军官们私下里卖给了地下黑市,这种传言在刚非军里边流传很广,以至于刚非军指挥层不得不下令,每天早上都必须集合清理人数,如果发现少了一个,带队的底层军官立即被捕

        直到现在。普套北部的刚非军队都还没搞清楚为什么自己会沦落到这样的境地,

        法布加雷斯回撤北方的四万大军,现在同样是应接不暇,深陷泥潭。各方势力组成的暴民团,沿途专门打击回撤的刚非零散军队

        四万人的部队看起来很多,但是部队总是有散开的时候,对上数量达到十余万人的普套北部暴民团还是力有不怠。这些人全数聚集起来扑杀而来的话,即使是军团级别,借助要塞坚墙厚壁恐怕也是难以守住的。

        ”敌人突然增兵,急需援军!否则将前功尽弃!“法布加雷斯觉得自己扛不住了,自己猜中了猎鹰军反扑的方向,却依然被打成了这副烂摊子,各地的驻军都选择了逃跑,普套北部丢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接下来,猎鹰帝国军队必然会借此优势反攻刚非。

        现在双方的兵力对比已经严重失衡,根据最新的情报表示,对方的兵力还在增加,有突破20万人的趋向,而自己在边界上已经是全力整备,兵力也不过五万人左右,而且军队士气低沉,士兵们惶惶不可终日。昨天听说哪里哪里被占领了,今天听说哪里哪里失守了。普套北部已成燎原之势,守备队纷纷弃城而逃,各地普套人纷纷加入了复仇队,就连有重兵驻守的边界属于刚非方面的大行省茹泽省也遭到了冲击,到处都弥漫子令人感到绝望的气氛

        接到求援报告的刚非军务部没奈何之下,只得从贝苏卡周边的几个“相对安定一点”的行省抽调增援,此时,已经是刚非签署地方军扩展命名的第二个月,地方部队大批的涌现出来,尽然达到了二十万,

        两个地方军被随机抽调出来,总兵力四万人,

        一个是从穆鲁行省抽调的波比亚军团,另外一个是伊令行省的欧林团队,这个命令立即就让那些将军们拔牙似地惨叫,好不容易才来起来的部队,军务部一个调令就拉走了,将军们当然不干了

        他们一把泪一把鼻涕地跑到小皇帝那里哭诉,说自己如何忠诚无比,如何倾家荡产的拼凑了那么多的兵力,士兵都是新兵,装备都无法发齐,这样的部队上战场也没用!军务部这这根本就是瞎指挥!军务部方面的答复也干脆,如果将军不愿意拉出自己的部队,那么猎鹰军突入刚非之后,最先受到扫荡的必然是地方军,因为帝国主力已经无力再战,受到抽调的两支地方军团才满心不愿意朝着边界出发

        经过这样的耽搁,普套北部地区已经完全被”光复!“大半,驻守在普套南部的猎鹰帝国军队开始声势浩大的北进,所谓声势浩大,是因为这次猎鹰帝国军宣称北进的兵力是三十万,消息传到刚非。

        ”你确定是三十万?怎么可能,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刚非军务部长马科斯不敢相信的从座位上站起身,他已经预计过这次猎鹰帝国能够调动的兵力顶死也就二十万,所以他让法布加雷斯在边界上稳固防线,抽调各地援军,东拼西凑下也到了20万人的程度,本以为应该可以了吧。这样的兵力也能够让猎鹰帝国方面暂时犹豫一下,开始没想到,对方的兵力是三十万,这不是开玩笑嘛,三十万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总不会是猎鹰帝国从普套南部变出来的吧!

        ”根据我方内线拼死确认,这个数字是真实无误。猎鹰帝国海军部颁布了开内海令,普套南部的里斯本托就是大本营,据说聚集的水手就有三十余万人,而且这个数字还有上涨的可能!“递送报告的副官小心翼翼的说道

        ”开内海令!“马科斯脸上愣了一下,一拳打在桌子上,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大意了。猎鹰帝国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打通了内海道路,自然会借打败了斯特兰特海军的势头,一举打开内海!要是这样盘算的话,突然从普套北部冒出来打得入侵普套的部队丢哭卸甲的那些杂牌军,数量多达十余万,就不难理解了,对方如果用这些杂牌来攻击刚非本土。。。。。。“马科斯的眉头微松了一点

        ”告诉法布加雷斯,猎鹰帝国军如果大举压境。必要时就放开!“马科斯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翘起,向副官说道

        ”放开?大人的意思是。。。。。?“副官被吓了一跳,现在国内兵力紧张,虽然征募了大批的地方军,但短时间内难以形成足够战力,如果法布加雷斯放开防线。猎鹰军队从缺口蜂拥而入,刚非帝国仅存的几个行省都会崩溃掉

        ”呵呵,没你想到那么糟!“

        马科斯看了副官难看的脸上一眼,嘴角冷笑说道”如果真都是杂牌部队。就算是三十万也不足为虑,不要忘了,在因为刚非境内还有中欧巴罗和诸国联军二十万人,养着了这些家伙一两个月,怎么也到了该上场一下了,我们入侵普套,中欧巴罗诸国冷眼旁观是一回事,而一旦猎鹰军反攻入刚非本土,中欧巴罗诸国联军必然会有所行动,因为他们已经将我们普套当成了抵挡北方猎鹰势力扩展的盾牌,是不会坐视来自北方的猎鹰帝国一口吞下我们刚非,正好可以借助这样的机会让联军与猎鹰帝国军拼的两败俱伤!“

        ”是,属下明白了!“

        副官听到神色一震,联军虽然是刚非对抗猎鹰军的后盾,但是刚非人自己并不喜欢中欧巴罗诸国的联军,战没有打一次,反而一个个都是一副老子是刚非的救国英雄的嘴脸,十余万的联军部队,所消耗的物资已经占了刚非军务部下拨物资的二分之一,还有这次刚非劫掠普套北部三分之一的财物,都落到了这些国家的腰包里,在上一次的联军会议中,因为刚非这边有人提出联军一仗未打,还要每天消耗如此多的物资,当即就遭到了来自联军方面的反驳

        ”你们刚非人都在想什么?“一个个气势汹汹的联军将军们,站在桌子上卷着袖唾口如同泼妇般大骂”我们可是来保护刚非的!我们是刚非的保护者,我们令邪恶的猎鹰军远离刚非!我们甚至已经做了为了刚非随时奉献生命的打算,可是你们是怎么对待我们的,总是说物资不足,士兵们无法吃饱饭,将军们想要几个侍女还推三阻四,难道就是刚非人对待朋友的态度,

        ”这些家伙的贪婪根本就像是永远也填不满的窟窿,不断向刚非方面要粮食,要物资,还有要女人的,可恶至极!这些家伙就该上战场!“带着这样的想法,副官向马科斯行了一个军礼,转身离开,

        “千舰开内海,四月春风卷残花!”

        这句狗屁不通的句子,在四月时突然在里斯本托流行起来,也不知道是那个蹩脚的诗人所做,一开始并没有人注意,正好四月从西南区来的的一个很有名的中比亚表演团,团里台柱子是被称为玉色的唐茹小姐。在表演中唱出了这样一句应景的句子,

        后面又传出这句话,其实话,其实不是唐如小姐所做,而是正在里斯本托坐镇,前面刚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举扭转整个普套局面的猎鹰陛下感慨时说出的一句话。顿时轰动了整个里斯本托,前段时候对于聚集在里斯本托的各方势力而言,简直是一个既刺激有充满激情的游戏,斩人头换入内海的资格,所有势力在普套北部都打疯了,人多势众。各方势力第一次发现,原来刚非人的军队如此不堪一击,

        大部分人以前只听说猎鹰陛下指挥的战斗,总是有胜利女神相伴,而这一次,各方势力也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胜利女神相伴的感觉是多么爽快的一件事

        “简直就是摧枯拉朽一样,还好我下手快。否则连一个人头都抢不到!这真是如同那句歌词怎么唱的。。。。。。千舰开内海,四月春风卷残花,哈哈,对,就这样的感觉!那些刚非人就是残花啊,有这样的经历,老子这一辈子也值了!”

        在里斯本托大大小小的酒馆里,不时可以听到水手们喝醉后的豪言。一些势力赚够了,回到了里斯本托,还有更多的势力在北方努力,四月,春风全面吹过里斯本托,这句通俗易懂的歌词也传遍了整个普套,

        至于为什么这句会从唐如小姐的口里唱出来。反倒是没有太多人在意,谁不知道猎鹰陛下风流韵事一大堆,而且有一段时间还特别对中比亚文化感兴趣,与被誉为西南区新四大美人之一的唐茹小姐之间发生点什么。也不足为怪!英雄边上总是需要美人的,虽然唐如小姐的长相不是很符合大多数欧巴罗人心目中风华绝代的标准,但至少也算是异族中少有的风韵美人,

        ”陛下,这弓不错吧!“瓦里西恩一脸谄媚,看着前面双手拉开手中弯弓,对着远处五十米外一只肥头大耳的兔子瞄准的胖子,”咯咯“弓弦在胖子手中逐渐拉了满月,看的瓦里西恩暗自咋舌,

        ”还算凑合!“

        胖子嘴角微微撇了撇,放开弓弦,竟然放过了那只兔子,手抚过珍贵白犀牛角的弓柄,挑了挑两根犀牛筋盘绞的弓弦,跟刚才感觉到的恐怖拉弦力相比,这把弓更像是某种精美的艺术品,胖子箭术奇臭,但不代表眼光差,

        这是一把好弓,拉开弓弦的力量不属于两米的刺瓦长弓,而且还配有三十支用大象腿骨精心雕琢的空鸣骨箭,箭尾系这红色的风铃,一箭射出,肯定是赏心悦目的那种,配上大象腿骨的钻头箭,也不知道是那个工匠的杰作,竟然在箭头的前端镶嵌的是纯白色透明的多凌面晶体,锋锐异常,在这个时代,这种晶体被称为白宝石,其实就是金刚钻石,这是及其画龙点睛的一笔,直接将杀伤力提上了巅峰

        有这样的拉力,配上这样的箭簇,杀伤力足以在百米内贯穿重骑兵铠甲,

        先声夺人,百米杀将,指的就是这种,在战场上,一个拥有此弓的神射手,是任何敌人将军的噩梦

        ”能够得陛下一句凑合,这把弓也算值了!“瓦里西恩满意的讪笑道”这把弓在黑市上挂一千金币,有点亏!介绍是南方费泽某个大国主的珍藏品,真正价值绝对在三千金币以上,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被人偷出来挂在黑市上卖“

        ”对方急切等着出手,发觉没人敢拍,所以价格压到了真实价格的只要三分之一,可还是摆了一个月没人敢拍”

        “我那天正好去看一个货物,一眼就看见了这个,陛下也知道我有一半库吉特人的血统,见到如此好弓,自然是心痒难耐,谁知道买下后才知道,这弓根本就不是属下能够拉开的,估计这个世界,也只有陛下才有能力拉开此弓!“

        ”今天陛下狩猎,所以立即拿来献给陛下!“瓦里西恩连忙说道

        ”不要有我不知道你私下卖武器给那些商会的事,如果想要一把弓就把我打发了,只怕也少了点吧,“胖子将手中的弓再次举起,来开弓弦,取出一支钻头箭,瞄准前方二十米的一颗两人合抱才能够抱住的粗木

        ”属下该死!,实在是考虑到搞好一些商会的关系,对于普套地区未来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私下帮助了一些!“瓦里西恩吓了脸色惨白,突然在旁边单膝跪在地上,

        ”老规矩,在不影响帝国利益的前提下,我可以当看不见,但是留下一半所得上缴是必须的“胖子松开弓弦,嗖,白线如闪电激射,箭簇稳稳贯入前方粗木,竟然直接洞穿了粗木,只看见一个白色尾羽露在外面,

        ”是,属下知道规矩,钱下午就送过去!“瓦里西恩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这次他可是好好发了一笔,数万人的武器,虽然各方势力本身准备的有,但是那都是海上作战的轻质短剑短斧,陆地作战,需要的还是重盾,长枪,弓箭,而当初在里斯本托击溃了刚非军数万人,那些缴获刚非人的武器装备还留在仓库里,这次拿出来成批量的兜售,最少也卖了六十多万金币,而且还卖了各方势力一个人情

        ”好了,帮我暗中调查一下,那个唐茹是怎么回事!“胖子对于弓的射击力非常满意,转过身来说道”我应该是不认识她的,但是对方竟然如此明目张胆的挂上我的名字,好歹也要有所表示的吧!要不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蹭我便宜!“(未完待续)

  https://www.65ws.com/a/0/235/59942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