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3774 挑翻

3774 挑翻

        所有听到传令骑兵喊声的人,脸色都不由变了变,其中更是有不少人认出了弗朗奇克,五千联盟大军就是一把刀,压在肯塔姆家头上,现在的局面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程度,肯塔姆家到底是屈服,还是拼死一搏!

        “让前叛臣来驱逐肯塔姆家,联盟做的还真是绝啊,这就是得罪联盟的下场,就算是四大侯爵家的肯塔姆家,也一样就是三天的事”

        “一个小时必须撤出怒目堡地区,否则就展开攻击,肯塔姆家还有选择的余地吗?”观望局面的贵族子弟里边有人沉声问道

        “完全没有可能的,或者,根本就没打算给肯塔姆家任何机会,这招实在是太狠了“贵族弟子里边也有厉害人物,一名亚麻色的青年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复杂难明的扫过五千联盟军如森林一般杀气冲天的阵列,联盟的军旗在风中飘展发出的啪啪声,更急感受到在寂静中透出让人冷到骨髓的杀意

        “库洛亚当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认为一个小时离开怒目堡的要求很过分,如果是骑马的话,完全可以在一个小时内做到”旁边的一名容貌妩媚的少女手指轻轻盘着马鞭,脸上好奇问道,其他人也都好奇的收住了声,

        “你们还真是天真,真的以为联盟让肯塔姆家与一个小时时间是合理的吗?”库洛亚当斯嘴角苦笑说道“你们也不想想,怒目堡地区虽然不算什么大地区,但周边也有二十余里,就算肯塔姆家此刻立即拔营就走,想要在一个小时内走出怒目堡地区,也是难上加难,而联盟大军就在后面尾随,一个小时之后,就会将肯塔姆家定义为入侵怒目堡,然后展开全力绞杀!

        库洛亚当斯的声音顿了顿,才继续说道”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比如说阿特丽丝丢下自己的部下,只是自己驱马狂奔,一个小时内冲出怒目堡地区还是可能的,但结果就是这些被抛弃的肯塔姆家的骑士和家臣们,会有多少在五千联盟大军的碾压下活下来就很难说了,不要忘了,他们都是受到阿特丽丝的号召赶来的,现在阿特丽丝却是将他们如同弃子,你认为肯塔姆家经此之后,还会有一丝一毫的声望可言吗!联盟肯定猜到了肯塔姆家会召集人手的,所以才故意只给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听到库洛亚当斯的解释,其他贵族弟子一个个脸色苍白,一片寂静,无人再有说话的心思,实在是太惨了,无论是否是肯塔姆家的敌人,此刻都有一种感同身受的凄凉,联盟这次是趁人之危,不但鼓动封臣叛离,而且还调来了五千大军彻底破碎了肯塔姆家翻盘的机会,而现在更是毫不留情的下达逐客令,一切都顶着联盟规定的大义,却全都是令人愤怒的龌蹉,环环相扣的务必要将肯塔姆家斩尽杀绝!让肯塔姆家再也无法在南部立足

        诛人,更加诛心!

        “还请阿特丽丝小姐立即离开,否则就来不及了”

        此刻在阿特丽丝的帐篷前面,已经站了三十多名肯塔姆家的骑士

        “我是不会离开的”

        已经有一天多没有露面的阿特丽丝走出军帐,飘柔的长发垂落在腰部,四周安静得连晨风吹过的声音也听得见,所有人都静心屏气地注视着这名娇滴滴的女子,在她身后,鲜红的太阳正在地平线上升起,女子挺立的身影已经融入了晨光之中。?火然文???        w?w?w?.?ranwena`com

        她目光扫过跪在面前一大片骑士的面容,始时声音还带着微微的颤抖,但颤音很快消失了。声音变得顺畅而平静“肯塔姆家的的人们,我是阿特丽丝,我答应过你们,不会让任何一个人白白送死!这份屈辱,我肯塔姆家绝对不会接受,我就在这里,我不会离开,联盟想要将肯塔姆家从南部驱逐出去,那么他们首先必须从我阿特丽丝的头颅上踩过去才行“

        塔尔丽丝小姐!

        仿佛一块石头投入了平静的池塘,骑士中起了无形的骚动。震惊和感动就像波纹一般在骑士中中回荡着

        骑士们纷纷跪下行礼,为了肯塔姆家,为了阿特丽丝小姐,我等愿意同死““愿追随阿特丽丝小姐,家族万岁!”除了三十几名骑士之外,其他的肯塔姆家族的部下一个接一个对着阿特丽丝跪倒。从远处吹来的劲风拂动着骑士们身上的斗篷,上下翻飞着,犹如一群纷飞的苍鹰,仿佛被风吹倒的麦浪,

        阿特丽丝也是第一次如此心潮澎湃。她看到了肯塔姆家生活的人们,看见了肯塔姆家数十年来艰难扩展的先辈荣光,她看到了很多以前对自己都不屑一顾的熟悉面孔在向她微笑着,在这一刻,这些支撑着肯塔姆家的臣子们,笑容灼灼发亮,闪耀着动人的光芒,那是名为人心的东西!

        “真是够狗血的,你这样欺骗其他人的眼泪好不好啊”

        等到阿特丽丝走回帐篷,黑发青年一脸平静的走进去“不是让你睡一个懒觉的吗,何必站出来呢”

        阿特丽丝脸色还带着一丝潮红,刚从的场面,要说一点不激动是假的,她咬了咬牙“我改变主意了,或者你说的没错,是我太天真,没想到联盟做的如此绝情,一个小时离开怒目堡地区,是根本就做不到的事,对方就是想要我丢下所有人逃走!

        此时,远处的弗朗奇克脸色冷峻,手指紧握马鞭,头盔之下的双眼满满都是怒意,为什么肯塔姆家还不肯跑啊,“一定要让肯塔姆家跑!”这是联盟方面传来的意思,只要肯塔姆家开始逃跑,肯塔姆家的其他三座封臣城市就会毫不犹豫的宣布脱离肯塔姆家

        真是麻烦啊,明明做的是这种事,还要披上一层大义的名义。。。。弗朗奇克神色自嘲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还好自己早有准备啊,他嘴角露出一抹狞笑,向自己的副官命令道“立即派人去喊话,找一个嗓门足够大的,就说肯塔姆家现在主动离开,还能保留下一丝颜面,真要是被联盟大军的刀剑礼送,那肯塔姆家的最后一丝颜面都没了”

        “是,明白”副官点头立即找了一个大嗓门士兵跑到中间去喊话

        果然随着这番喊话,肯塔姆营地方面出现了骚动

        “弗朗奇克你这个叛徒,早知道当初就应该杀了你”

        “弗朗奇克你过来,信不信我一脚踩死你”有肯塔姆家的骑士愤怒回应,既然阿特丽丝小姐不愿意离开,骑士们也开始布置营地防御,

        “我是不是很傻,竟然还在怜悯这种人”听见帐篷外传来的各种吵闹的声音,阿特丽丝嘴角只有苦笑,黑发青年则是就像什么也有听见一样,而是嘴角微微一笑“面对羞辱而毫无反应,只会将头埋起来,这样的是没法获得下面的人忠心的,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开始有人愿意为你而战,为你赴死了,看来你比我预期的更聪明一些,不过也好,至少我不用总担心自己挑出来的人是一个傻子”黑发青年目光中露出一抹狡黠,

        “你是不是曾经杀过很多人,在你脸上,我明明看不到一丝杀人的意思,却总是能够感到名为杀意的东西,我知道在你眼前,生命的价值可能还不如路边的一根野草“阿特丽丝目光犹豫,凝声问道

        “算是吧,但我救下来的人更多,就像此次帝国南下,帝国的刀染过南方埃罗人的血吗?我相信如果先前帝国的刀染过南方人的血,肯塔姆家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的!”黑发青年似乎有些动怒,脸色冷峻如霜,锐利的目光犹如刀锋看过来,

        阿特丽丝顿时感到一股窒息的压力感,似乎在这一刻,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把出鞘的利刃,果然是杀人如麻的人物啊,仅仅只是这份稍微露出来的气息,就让阿特丽丝感到自己处于崩溃的阶段了,阿特丽丝用最大毅力坚持,可是双腿还是在不自觉的微微颤抖,乎是察觉到自己有些过了,黑发青年从一脸发白阿特丽丝身上收回目光,收回气息,突然哈哈笑道“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是去看一眼这个世界的真实,还是选择在这里躲清静,你自己选!”|

        “已经动手了吗?”阿特丽丝娇躯一颤

        “信号已经发出去了,最迟半个小时之后。。。。。。”黑发青年神色冷峻的点了一下头,目光看向帐篷外少有的明媚天空,白色的浮云犹如一团团的丝球,金色的光线从云层夹缝中投射下来,这里已经跟埃罗其他地方越来越没有差别了,这是埃罗南部即将开启的征兆

        “肯塔姆家竟然没有跑!”

        “开眼了,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我都要对肯塔姆家说一声敬佩”

        “堂堂四大侯爵家族,果然不是我等小家族可以随意比拟的啊,至少如果换成我们中的任何一个,除了立即逃跑,再无第二个可能”

        周边看热闹的各家族子弟们被震惊了,面对十倍的悬殊力量,只有区区三四百人的肯塔姆家,竟然在加固营地,摆明了是要顽抗到底了,真是彻底亮瞎了他们的眼睛,在这一刻,无论是谁,在内心都不由竖起对肯塔姆家的赞誉,没想到肯塔姆家竟然这样带种,果然不愧是当初连北面王室也有所忌惮的南部四大家族之一,这种面对强敌也丝毫不让步的态度,在这一刻,征服了所有人,敬佩,诧异,甚至有了崇敬的意味,

        南部埃罗人最敬重的就是这种人,死硬,够胆魄,无论是谁,说白了就是有点二,当初如日中天的埃罗王室又如何,南部埃罗人都敢不给丝毫脸色,埃罗王室几十年都进不来

        “混蛋,这是你自找的!”弗朗奇克的脸色越发青的发紫,手指不断地摩擦着马鞭,内心其实有点想撞墙,开什么玩笑,不过就是一个娇滴滴的肯塔姆家的小姐,一个花瓶一样的人物,竟然还真把人心浮动肯塔姆家拧成了一股绳,竟然准备死扛到底,你这是真把我弗朗奇克当一颗菜了?如果连你都治不了,自己还有什么面子回去,甚至会引发后续其他三座封臣的动摇,到时候就算自己能回去,联盟方面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还有多少时间?弗朗奇克内心做了决定,他看向自己的副官,副官手里那这样一个计算时间的沙漏

        “准备进攻!”传令骑兵从犹如一线的联盟步兵阵列前方飞奔而过

        “刷”整排的雪亮长枪齐齐从耸立放平,作为攻坚首发的全部是三千名装备精良的突击步兵,戴着有着圆顶的十字头盔,身披锁甲,在密集的林地荒草间密集排列,犹如海潮汹涌的想要淹没前面的一切,传统的重盾开始从土里拔起来,第二排是手握双手剑的南方埃罗双手剑士,每四百人一个方阵,就像一堵堵钢铁组成的厚墙铺满了地面,这些双手剑士都是真正的职业士兵,虽然人数只有两千人,但却是整个攻击线上最可能一举撕开防御的重剑

        时间在一刻一刻的过去,天空中金色的太阳开始展露出炎热的本质

        “大约还有半个小时,大人”副官看了一眼沙漏,回答说道

        “传令下去,时间一到,大军就向前推进,阻挡者,格杀勿论!”弗朗奇克厉声说道

        “可是大人,联盟方面可是说在肯塔姆家主动动武之前,我们。。。。。。”副官脸色变了变,连忙提醒,弗朗奇克已经是骑虎难下,各大家族都在看着,肯塔姆家又是摆明了抵抗到底的态度,不过是肯塔姆家的一个庶女,杀了就杀了,他不相信联盟会因为肯塔姆家死了一庶女就追自己的责任,只要能够将计划推动下去,联盟方面也会自动忽略这件事的,他脸色恼怒的摆了一下手,打断副官继续说下去“传达命令就是了,一切后果自我负责去向联盟解释”

        就在这时候,西面的方向出来一阵滚雷的声音

        “好不容易有一个晴日,又要下雨了吗?”听到声音的不少人神色诧异的看了一眼悬挂在天空中的烈日,南部今年异常的气候已经闹得人心惶惶了,更不要说,河道泛滥引起了流民数量已经突破了五十万,到处都是被洪水冲毁的城镇,现在又要下雨,只会让泛滥区域变得更大,这对现在的南部来说,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哦,看啊,好大的一片黑云!”

        一名贵族发出惊呼的声音,从闷雷而来的方向,果然看见一大片黑云从远处的土丘方向冒出来,其他的贵族纷纷看过去,然后他们就看见了毕生都难以忘怀的景象,黑云朝着这边高速而来,速度之快,令人震惊,轰隆隆,闷雷一般的声音,黑云在数百米外显露出真面目,无数的黑甲骑兵整列向前,一片水花翻腾,那是马蹄重重踩入眼前满是泥泞的低洼地中,那不是雷声,是无数马蹄踩踏地面的声音,隔着数百米外,贵族子弟们已经感觉到扑面的血腥味随着风,滚滚而来,黑潮来了!

        “黑甲骑兵,是帝国的黑甲骑兵!”贵族子弟里边有人发出不敢相信的声音,蒙了,此刻所有人都蒙了,帝国不是还在中部吗,这些骑兵哪里来的?

        “混蛋,怎么会有骑兵啊!”不但贵族子弟一个个瞳孔睁的如同铜铃一样,弗朗奇克更是目瞪口呆,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联盟封闭了南下的道路,这些帝国骑兵难道是飞过来的吗,就在短短的几分钟后,无数的帝国黑甲骑兵已经如滚龙一样碾压入弗兰奇克的侧面,就像闪亮的锋锐长线一下切开了血肉,还在仓促变阵的联盟士兵被一片片冲翻,战马冲入,闪亮的刀光之下是乱飞人头,无数的黑甲骑兵攻击线,撞入南部联军士兵的人群里边

        就犹如暴雨的雨点,一下猛烈的打在巨大敷面的琵琶上面,啪啪啪啪!战马突进,血肉横飞,人的躯体巨大的冲击力掀飞,直接被踩踏成了肉泥,混乱的喊叫声此起彼伏,

        ”到底是怎么回事!“

        ”骑兵怎么从我军侧面出现的,这简直是莫名其妙,联盟军简直就是闷头一棍,在推进的帝国铁骑面前,他们的阻挡就像洪水遇上了堤坝,几乎就是整个队列被迅猛扑过来的战马撕碎,士兵重重的撞飞出去,帝国骑兵的刀光在联军士兵瞳孔的视线中最终化为一个光点,身体重重飞起,景色幻化,鲜红的血柱从无头的胸腔喷射出来,五千把帝国骑兵的马刀如同金属潮水一般卷杀,南部盟军本阵侧面一片血流成河,映入眼中的却是战马低沉的嘶鸣,金属铠甲寒光,刀光闪烁,在南部的阳光光线下,犹如闪动着一层属于冷酷金属的淡淡白光

        ”守住啊,不要乱!“

        ”救我,救我“受伤者在血泊中惨呼,身体在地上爬动着,沉重的马蹄毫不留情的踩踏过去,快这种喊声就从惨烈变得微弱,最后完全消失

        如浪滚动的黑甲骑兵,以难以置信的强势,在第一波交锋中就直接崩了联盟军的侧翼,无数的联盟士兵一下被这道钢铁洪流裹卷了进去,长枪刺在骑兵铠甲上顿时的一声溜出一串火花,也有奋力将手中长枪扎入撞击而来的战马马甲中的,但是自己直接就被卷入飞奔的战马马蹄之下,眼前全是交错滚入的黑甲战马,同伴的断肢残臂混着鲜血扑在脸上,鼻子里的血腥味直冲脑海,一名联军士兵丢弃了武器开始逃跑,很快就有更多的士兵逃跑,原本五千联盟大军,转眼就像是泥沙一般的垮了

        “我的天,我到底看见了什么”看见这一幕的各大家族子弟,一个个眼睛都鼓了,这反转的太大了,不是肯塔姆家已经山穷水尽了吗,怎么一眨眼,就变成了五千联盟大军被人如砍瓜切菜一般的一顿暴揍了呢!

  https://www.65ws.com/a/0/235/494959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