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3767 陆上神国(八)

3767 陆上神国(八)

        “你确定普达米亚在荒领遭到了其他势力的袭击?”

        黑发皇帝停住脚步,眉头微皱的黑色瞳孔闪过一道寒芒,所说的话却是纯正的维基亚语,为了身份上的保密,在一般情况下,帝国近卫向皇帝禀报都会采取维基亚语,或者伊卡迪瓦通用语,所以就算近卫直呼陛下,站在旁边的阿特丽丝也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虽然对于黑发青年的身份有个最高程度的猜测,但阿特丽丝是如何也无法猜到横扫了整个欧巴罗的帝国皇帝身上去的,因为黑发青年那张典型的中比亚人面孔,就算有人告诉阿特丽丝这就是帝国皇帝陛下,阿特丽丝也会认为这是在开玩笑,帝国皇帝怎么可能是中比亚人,帝国皇帝有一张中比亚人的脸,这在帝国本土也知道的不多,虽然皇帝南征北战,灭高卢,吞刚非,横扫中欧巴罗,但是真正在百万大军中见过皇帝真容的有几个?

        皇帝身边近卫重重,而且皇帝的那身黑色魔王铠更是让人更加看不清皇帝的容貌

        这也是皇帝为什么选择穿着极为张狂魔王铠的初衷,大军阵列野战,统帅就是大军的精气神所在,就是大军旗帜,自然要足够瞩目才能够激励士气,十余万人的大战场,随便铺开都是七八里的范围,乱战之中,尸体一层层的铺开,刀光剑影中,人的眼睛都是红的,脑袋里所能想的,往往就是只要战旗不倒,大家就埋着头的向前杀,就算是把在这条命拼光了又如何,唯一能给支持军心如铁的,就会大军本阵中,那如山岳不动的主帅身影

        更不要说,那是不败军神,是皇帝陛下,皇帝亲临,对于军队士气是绝对有爆表效果的,士兵们所看的就是皇帝那身铠甲,又几个见过皇帝真正长什么样子

        帝**人尚且如此,更不要说阿特丽丝是南埃罗人,自从八十年前的那场大灾变,埃罗南部几乎就被人遗忘,埃罗王室北迁,更是加大了对南部信息的封锁,毕竟那里是圣城埃罗南方分部所在,黄沙之中不知道掩埋了多少骇世惊俗的圣城隐秘,埃罗王室都恨不得将整个埃罗南部封锁起来,如果不是有前来南部探索的冒险者工会时常会将欧巴罗大陆的消息传过来,大部分的埃罗南部人根本就不知道欧巴罗的格局正在巨大变化,一个叫猎鹰帝国的国家如飓风一般横扫了内海以北的广大地区,

        帝国皇帝,一代战场军神,南北大战中一口气席卷七十万南部联军,随后的第二次南北大战,在教团国圣都以一条小河生生击垮了五十万马丁利牙大军,这些让人炫目到完全无法想象的战绩,再经过南方冒险者的各种夸大,早已经是犹如神话一般的人物了,你让阿特丽丝怎么将眼前这么虽然神秘,但并没有所谓王者气息的黑发青年联系到一起来?

        前面最初的报告,就是说普达米亚在荒领消失踪迹的,黑发皇帝大致也猜到,普达米亚所要寻找的圣殿权杖就是这个叫荒领的地方,而那段时间,帝国正好对亚丁红龙殿的三万大军展开围杀,根据红龙殿三万大军惨败的战局,皇帝大致猜到亚丁红龙殿可能是被亚丁王室给坑了

        这就是让黑发皇帝感到奇怪的地方

        如果自己是亚丁王室,在红龙殿三万大军覆灭的消息传来,第一时间就是对埃罗南部的亚丁红龙殿残余力量展开无情的绞杀,这才能真正做到死无对证,哪里会去管什么荒领,而亚丁红龙殿就更加狼狈,怕是应付亚丁王室的扑杀都困难,更加不会去荒领

        这种情况下,无论是亚丁王室的力量,还是红龙殿的力量,都没有精力抽出手来袭击普达米亚,

        那么普达米亚在荒领遭遇袭击的,难道还有一股力量?埃罗王室?不可能,南方贵族派系虽然巧妙的放走了埃罗王室的那位王子殿下,但毕竟也不敢太做的明目张胆,确实是将王室禁卫杀的精光,那位王子殿下连一向不愿意去的南方都去了,更加不会去荒领,那么是谁袭击了普达米亚一行?

        就在黑发皇帝感觉头疼的时候,旁边传来一声惊呼声

        “你们竟然有人去了荒领!’发出惊呼的是阿特丽丝,虽然她并没听懂那名近卫跟皇帝所说的话,但荒领这个明显的埃罗语发音,还是听得出来的

        “我倒是忘了,你可是真正的埃罗南部人,比起对于荒领的认知,你怎么都比我要知道的更多才对”

        黑发皇帝眼睛亮了一下,摇头苦笑,自己真是当局者迷,旁边就站着一个土生土长的埃罗南部贵族,自己却一时间没想到,作为南埃罗人,而且还是赫赫有名的四大侯爵家肯塔姆家的二女儿,阿特丽丝自然对于荒领的了解,绝对远比自己各种猜测更靠谱

        “我确实是知道荒领,而且。。。。。”阿特丽丝声音停住,但是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已经说明,阿特丽丝不但知道荒领,而且对于荒领的了解还不一般

        “如果你真的肯告诉我你知道的荒领,我可以保证此次帝国南下,肯塔姆家绝对能够成为埃罗新王室”黑发青年肯定的语气,让阿塔丽丝内心忍也不住触动了一下,最终咬了咬牙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去荒领,但如果换成是我,是绝对不会靠近哪里的,那怕只是荒领周边三十里都绝对不会,因为已经有无数的事实表明,进入荒领的人,要么变成了死人,要么变成了疯子,就算是我们南部各领主都严禁自己的族人进入那片危险区域”

        “荒领这个名字,其实在埃罗南部语中,是陵墓的意思”阿特丽丝深吸了一口气,看了黑发青年一眼,才说道

        “数十年来,自从那场毁灭南部的大灾变后,曾经有不少冒险者曾经拼死进入荒领,因为在南方的冒险者眼里,荒领就是神的领地,不是没有人凑够里边活着出来,但基本都是疯了,偶尔有清醒过来的,也都难以活过一个月,荒领的外围就已经与周边地区完全不同了,一边无际的黑土,巨大的岩石块被某种白色冻结,有人在里边看见了断裂成无数的山脉,有人在里边看见黑土的尽头是巨大的蓝色晶体,甚至还有人说,这些蓝色晶体里边看见过不知名的类似人的残骸,明明是人的身躯,脑袋上却是狰狞的圆球,还有巨大的巨兽骨架,宽展的羽翼就足以覆盖百米以上的土地,这些东西犹如在地底冰封无数年,因为某种原因而被冲出了地面。。。。。。曾经有从里边出来的人,在短暂的清醒时曾经一直嘀咕的话,就是陆上神国!

        “陆上神国?‘黑发皇帝也不由动容,这样的名称从普达米亚嘴里也听说过,普达米亚就曾经说过,当初圣城毁灭,从圣城逃出来的祭祀团,也就是教团国的先辈首先逃亡的方向就是埃罗南部,说是要在埃罗南部从新建立地上神国,结果反而遭到埃罗南部分部的背叛,不但没有建立地上神国,反而还被一路追杀逃亡,如果不是二代教宗冒死引动了所谓的神罚,教团国可能早就被埃罗王室追绞杀光了,现在看来,当初祭祀团所去的,可能就是荒领,

        “难道帝国也在寻找传闻中的神不成,那早就已经证明是不存在的东西,如果你们现在还退出来,或者还有活下来的人“

        ”否则在等上十几天,就是一年中沙暴最为狂暴的六月血沙,到时候整个荒领地区都会被红色的沙尘覆盖,任何还停留红色沙尘中的生命都会消失掉的”阿特丽丝对于地上神国的说法极为嗤之以鼻,自然而然的认为帝国派人去荒领,也会如同那些冒险者一样,想要寻找到了传闻中地上神国的入口,那些从黑色土地中冒出来的东西,怎么看都是透着邪恶

        “其实荒领是最近这几十年的说法,放在八十年前,那里叫做库底亚,意思是大河之母的意思,”阿特丽丝声音顿了顿,眼睛少有的露出几分迷离,声音微微发颤“在当初的圣城秘档提到过,荒领深处。可能有真正的神存在“

        “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神!”

        黑发青年目光落在前方大河道激流撞在石块上散出的水花,嘴角不屑的瞥了一下,听完阿特丽丝关于荒领的描述,黑发青年已经大致猜出荒领,应该是前带文明毁灭后留下的某种巨大的遗迹,就像中比亚北部寒地里保留下来的曾经的城市轮廓一样,那些曾经在大毁灭中被覆盖了的物体残骸,可能随着时间流逝和雨水的冲刷,而开始显露出来,

        阿特丽丝娇躯微颤,再次为黑发青年的话语所震惊,而在黑发青年的脑海中,正下意识的将眼前的大河道与荒领联系起来

        大河之母,这样的称呼实在是很容易联想到大河道啊!黑发青年低声喃喃,凝视着前方河道犹如被某种巨大力量挤压一半的奔涌加速,突然间,一个想法闪过,黑发青年的手指不由猛地握紧,内心更是颤抖,不会吧,因为他的视力本就惊人,而现在目光所见的大河道,已经开始明显感觉到,即使是大河道的水流已经溢出,但依然在水面下方的河道固定的自然作用下,速度越来越快,水流越来越急,就像是在经历加速,

        这是不正常的,既然是洪水泛滥,怎么大河道奔涌的激流依然还在加速,看起来似乎是自然之力,但更像是某种神秘的力量

        普达米亚曾经提及过,圣殿在大河道南方修建了一座巨大的水道工程来改变大河道,而这座水道工程当初被二代教宗破坏,才导致南部天气剧变,降雨足足三个月,进而导致了大河道洪水淹没南方达到数月之久,给予南埃罗以毁灭性打击

        一个水道工程就毁灭了整个正在蓬勃发展的南埃罗两千多里的土地,这完全是不可想象的,但如果这个水道工程本身,就是大河道,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帝国海军对于大河道的探索相当仔细,花费了上百万的帝国金,动用大小十八艘船,来回将大河道沿途都做了详细记录,可是却从头到尾也没有提及有什么巨大的水道工程的存在,

        黑发皇帝不认为是帝国海军的勘察不够仔细,因为帝国海军是自己一手培养起来,而且一座足以影响整个埃罗南部的大工程,绝对是足够醒目,所以海军方面,绝对不会出出现这种巨大错误,但黑发皇帝也不认为普达米亚所说的是假的

        因为八十年前的大灾难实实在在的摆在那里,无论是教团国一方,还是埃罗一方,都足以证明南埃罗文明的覆盖

        原先黑发皇帝还没注意到这一点,但是此刻听到阿特丽丝所说的大河之母,脑海里顿时恍然,普达米亚要找的是水道工程的枢纽,怎么一头扎进了荒领?荒野距离大河道最近也有三十多里,并不临河,普达米亚去荒领做什么,

        “你们去荒领的人是谁?“阿特丽丝看着突然沉默的黑发青年,不由好奇问道

        ”你应该见过的,在埃罗王都天空圣殿!“黑发皇帝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波动,八十年前的诡异风波,当真相揭开,竟然是如此残酷,这简直就是农夫与蛇的翻版,面对逃亡的圣城祭祀团,南方埃罗分部一开始是欢迎的,但是南方埃罗分部没想到,祭祀团打着重建圣城的名义,竟然打起了足以决定整个南埃罗文明生死的大河道阀门的主意,而且还可能将作为阀门能源的其中一颗神之眼偷走,换成谁都会选择不死不休,追杀到死!

        ”呵呵,不会是普达米亚教宗吧?”阿特丽丝有意无意的随口笑着说道

        黑发青年冷峻的脸上没有表情

        下一刻,阿特丽丝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脸色变了,声调都尖锐了几分“你是说普达米亚,真的去荒领!”

        “普达米亚去了荒领,九死一生,这不正好和了你们埃罗人的意愿了吗?”

        黑发青年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膀,从阿塔丽丝的反常表现,足以说明阿特丽丝对于普达米亚去荒领的原因可能知道一些,要知道普达米亚是作为堂堂教团国教宗,亲手让埃罗帝国从巅峰陨落的罪魁祸首,在埃罗人的眼中,这个普达米亚教宗已经是被看成女灾星一般的人物,特别在某些敌对的恶意渲染下,这位女教宗不但嗜血好杀,而且对埃罗人犯下了累累血案,如果说谁最希望这位女教宗横死,那么必然是埃罗人无疑

        可是现在阿特丽丝的表情,看起来完全不是那样

        “我必须立即上岸,必须将这个消息立即告诉其他家族,我们必须做好应对准备,否则整个南部就真的再无活人了”阿特丽丝此刻已经完全乱了心思,看起来就像是被火烧了头发一样,目光都显得发青,黑发青年脸上露出一抹愕然,更加肯定了阿特丽丝一定知道什么隐秘

        “荒领没有神,但却对于冒犯的人会降下神罚!”

        阿特丽丝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还是坦诚相告好一些,咬了咬牙,似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才说出来“在阁下眼里,普达米亚的身份只是教团国教宗,,但是对于我们这些知道埃罗来源的南部人来说,从来就不承认什么教团国,我们只称呼教团国为圣城祭祀团,是当初埃罗王室拼尽全力也要消灭的宿敌,事情涉及到了当初的圣城之争,阁下可能还不知道到底严重到何种程度,那我就简单描述一下,眼前的大河道前方如果突然变成了落差百米的瀑布,向前奔涌河水突然出现了倒灌,本来是弯道的山丘,突然间消失。。。。。

        ”现在的大河道是八十年前才形成的,以前的大河道并不是眼前这样,当初大河道上落差百米的瀑布就达到三十多个,而不会如眼前一般顺流直下,毫无阻碍“阿特丽丝声音微颤,胸口起伏不定”八十年前毁灭南方的大洪水,就是圣城祭祀团的报复

        别人不一定知道,但是我南部肯塔姆家如何会不知道,南部诸侯家族的先辈与埃罗王室闹翻,拒绝不跟随埃罗王室北迁的另外一个原因,其实也是为了守住秘密,当初南部诸侯家族的先辈其实都是埃罗分部的外围成员,对于负责南方分部的埃罗王室对圣城的追杀,我们虽然明面上不敢直接起来反对,但拒绝随同王室北迁,宁可面对大灾变后的恶劣黄沙,也一心坚守在南方,就已经是表明了与埃罗王室决裂的态度,握们才是南埃罗的守卫者!

        黑发皇帝也深吸了一口气,怎么听,都感觉大河道并不是天然形成的了,更像是一个巨大的人工工程,甚至还可能改变整个地貌形状

        圣城权杖,到底是真正跟普达米亚的隐疾有关,还是其实跟大河道有关,当初的那场大爆炸,绝对是将荒领之下的某种结构破坏了,导致其中不少还保存的东西,因为爆炸出了地面,那些被翻出地面的东西,当初应该都深藏在地底下的才对,

        如果这是真的,黑发皇帝感到自己的头皮有些发麻了!

        因为如果这一切都靠近真相,那修建如此巨大的人工河道的原因就很明显了,看着眼前如巨龙一般的河水奔涌,如果是飞流而下的瀑布,黑发皇帝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水能!诸如此一条大河,绝对是水能设施的第一选择,也就是就是说,横穿上下埃罗上千里的奔涌大河道,可能是一个巨大的人工河道,控制阀门就在荒领,当初二代祭司长破坏水道控制,进而导致引起天气异变,而来历不明的黄沙,无疑更像是结构被破坏而造成的核能泄露

        这就不难明白,为什么当初作为圣城分支的埃罗南部分部要突然翻脸了

        当初的那场大爆炸,绝对是将荒领之下的某种结构破坏了,导致其中不少还保存的东西,因为爆炸出了地面,那些被翻出地面的东西,当初应该都深藏在地底下的才对,一切都源于当初圣城的坍塌,圣城祭祀团来南方寻求庇护那一刻开始

        毫无疑问,为了重建所谓的地上神国,祭祀团在南分部没注意的时候,企图偷走作为大河道阀门能源之一的神之眼,直接导致了埃罗大河道的运转出现了问题,在被发现的情况下,祭祀团竟然还利用神之眼彻底破坏了大河道的控制阀门,导致大河道地理环境出现巨大变化,进而导致了天气变化,造成了整个埃罗南部文明的毁灭打击,这就是典型的农夫与蛇的故事,换成谁,都会跟对方不死不休,追杀到底!

        黑发青年有些懊恼的摆了一下手,知道自己可能被普达米亚这个女神棍骗了,不过那种地方,先前怎么样不知道,现在怎么看都是充满辐射的地带,普达米亚就算没有遭到袭击,想要活着出来也是相当困难,早知道如此,就不应该放普达米亚南下的!

        “这个时候,只怕就算想要阻止也很难做到了”黑发皇帝叹息了一声

        “传我的命令,立即让南方情报部封锁荒领周边,务必找到普达米亚的踪迹”黑发皇帝向身后近卫下达这个命令,此次普达米亚带着当初那颗带走的神之眼,从新想要回到荒领的地下结构中,未必就是想要修复水道结构,更可能是想要寻找另外一个最为重要的部件,在对教团国控制无望的情况下,这位女神官可能选择了先辈记载中虚无缥缈的地上神国!而从荒领的破坏程度来看,所谓的神国降临,只怕是毁灭才对,普达米亚就像是一个捧着炸弹行走街头的小孩,危险到了极点

        可以说,普达米亚已经疯了!谁知道疯子能够做出什么事来!

        前方的河道拐过弯道后竟然一下变得开阔起来,巨龙一般的河道前方,一望无际的是黄褐色的大地,这真的只是一个人工设施?黑发皇帝内心只有震撼!

        帝国海军的前驱战舰在南方肯塔姆家的码头靠岸,虽然肯塔姆家的码头当初为了能够停靠在载重较大的商船进行过改造,但是在突然到来的帝国海军舰队面前还是显得做不够使用,还好因为河道洪水溢出的关系,河道码头附近的几处湖泊也都被人工挖开水道,作为临时停靠海军舰队使用

        肯塔姆家的居城,孤独屹立在一片黄土中

        面朝广阔的南部黄色大地。数十年年来,肯塔姆家的子弟一直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茁壮成长。经历了当初南埃罗文明的巅峰,又经历了后期大灾变的风风雨雨,肯塔姆家的历史足以追溯到当初的圣城,现在则是南部四大侯爵家族之一,

        而最让黑发皇帝感到震撼的,是他在肯塔姆家居城竟然看见都是用大块大块的花岗岩直接堆砌而成的,中间用稻草会和粘土结合,虽然外形很不美观,远看很丑陋,近看更加的恶心,但是这样的结构却非常的坚固,能够有效抵挡风沙的侵袭,虽然没有大陆其他地区的繁华,但却有着古城的苍凉,因为黑发皇帝看出来了,这座城市,绝对不是肯塔姆家才建造的,而是远比肯塔姆家族入主这里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南部突变的气候也开始影响到了这里,一段土墙被雨水冲垮了,正有不少人在修理

        “南方的出海口出现了一些异常,迷茫之海不但在移动,而且一些测绘好的标记点也出现了偏差,海军部方面正在全力从新测定原先记录的位置。。。。。。。“

        ”你就直接告诉我需要多久“

        ”大概可能需要四五天的时间”

        “你是告诉我说,如此多的船只都堵在这里,还需要四五天才能向南吗?不要忘了,亚丁人在埃罗南部可也是有眼睛的,我们此次顺河道南下,多耽搁一天,危险就多增加一倍”

        “对不起,事出突然,前一天已经量好的坐标,第二天就发现对不上了”一名帝国海军部的官员正满头大汗的站在黑发皇帝的办公桌前

        “三天,三天之内,我要舰队向南”黑发皇帝倒背着手,站在窗台位置看着窗外的景色,脸色铁青的闷哼了一声,想到大河道这个人工河流随时可能因为普达米亚而出现变化,黑发皇帝就感觉自己每多待一天,危险都是在增加十分,战舰是沿着大河道而来的,如果真的突然河道变成了瀑布,这些帝国战舰就彻底变成废品了,而帝国此次调动的数万大军也都会被困在这片黄沙里边,如果真是那样,帝国就是整个欧巴罗最大的笑话!

        “陛下,情报部找到普达米亚教宗了,现在普达米亚教宗在鲁西伯爵的领地”一名帝国近卫神色匆匆的推开门进来

  https://www.65ws.com/a/0/235/492267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