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3617 死门(十九)

3617 死门(十九)

        更新最快┏m.read8.net┛        凌晨的冬季寒野,斑斑点点的火光在广袤的天幕下铺展开去,马丁力牙大军完成浮桥的准备,十万大军沿着一条河道展开全线搭建浮桥,说是犹如水滴进了滚油里也不为过,火光之下,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一眼望不到头,

        而在河道最近的位置,最接近河道位置的接近万人的冲锋,也是最为惨烈的地段,扛着浮桥向前的马丁力牙士兵在这里遭遇来自对面最为猛力的箭簇狙击,因为需要全力扛着浮桥,所以整条突击线上只有最前面的一排单薄盾牌,而且还不是步兵那种能够护卫住整个身体的重盾,而是骑兵作战用的轻便圆盾,连铁制的都不是,只是用几道铁条勒住的木板构成的三四十厘米大小的圆盾

        骑兵盾牌本来就是就不是用来格挡箭簇的,而是在近战冲击中用来格挡对方的武器冲击,所以骑兵盾牌本身就追求的轻便顺手,否则不但加重了战马的负重,而且单手执盾也会相当的沉重不便,而现在,却不得不用这样的盾牌来抢攻,来自河道南岸的帝国箭簇撞击在盾墙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密集声音,

        “啪啪啪”箭簇如蝗,即使有盾牌,还是被打的一片片倒下,

        西庭重箭,专用于骑兵箭在近距离击破重甲步兵,面对这种四五十米外的圆木盾,就像是扎进了脆纸木一样的声音,打的木屑飞溅,手臂就是一阵专心的疼,血炸到了脸上,那是沉重的箭头直接穿透盾牌,钉入盾牌后的马丁力牙士兵的手臂,惨烈叫声中,依然是成百上千的马丁力牙人排成一线的向前猛扑

        “全军向前,犹豫后退者斩”传令骑兵大声呐喊,昏暗与光芒交替中,人群的集结,交织出的仿佛是真正的海洋,马丁力牙军官组建的督战队就紧跟在后面不到十米的地方,手握长刀,目光凶悍,只要看见有转身想跑的,拦住就是一刀劈开,打到现在这种份上,什么人情亲情都顾不过来了

        人人肩膀上扛着粗壮的圆木,嘴里咬着长刀,迎着那些纷纷射来的箭簇,闷着脑袋,用头顶的头盔来当盾牌,前面的圆盾靠不住,那就只有靠自己,只要不被射死就行,跨过去几米就是河道,作为大军敢死的前锐,就这样顶着箭簇搭上左右摇摆的浮桥,只见一阵阵扑射而来的箭簇,还在固定浮桥的人就一排排的倒下

        不少人未曾吼叫呼喝一声,就是中箭直挺挺的跌落浮桥下的激流,后面涌来的人,见到这幅景象,反而更是加快了脚步,不是他们不想退,而是退不下,后面全都是人,督战队还红着眼的盯着,二三十米的距离,摆在他们眼前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直接被推进冰冷刺骨的河道里去,要么把肩膀上的浮桥砸进河道里边去,也不管浮桥是不死能够真有用,迈步冲上去就是了,不就是二三十米宽的河面,怕是一口气都能够跑过去,

        如此多的人流涌动,喊杀冲天,鲜血,死亡,还有中箭后的闷哼,此刻在这河道之北猛然爆发,作为一个族群,十几万马丁力牙精锐的拼死归家之路

        “快,快把浮桥伸出去”

        “再向前一点,快够到对岸了”到处都是呼声呐喊的声音,当然对面的帝**队不会让马丁利牙人轻易过河,数万帝国弓骑兵就立马在河岸上,一阵阵弓弦颤动之声撕裂空气,驽矢箭雨横扫入南岸密密麻麻的人堆里边,几乎是连瞄准都不需要,直接朝着河对岸人如潮水一般的方向,

        射击速度比之刚才最少提高了两倍还多,真正是如泼水一般

        在箭雨之下的马丁力牙军,人踩在浮桥上,只能左右冲撞,试图能稍稍散开一些,这样反而会将其他人挤下水去,马丁力牙军从秋季进入教团国,一路作战到了寒冬,身上还是穿着秋季的衣服,为了御寒,也是也不知道在铠甲里层胡塞了多少布棉,看起来一个个满鼓鼓的,真跟一个个壮实的矮人一样,一旦落水,就无半点挣扎能力,汹涌河水一卷,河面上就是一顶顶顺流淌下的杂物在水面上浮沉

        斯派克骑在战马上,手指紧握,呼吸沉重起伏,着魔也似的看着那卷起漫天血雨的河道,真是箭雨如瀑啊

        无数马丁力牙人一排排的被射中刺翻,鲜血喷溅,脚下水泽俨然已经是一片血色的泥泞,一名马丁力牙领主咬牙切齿的别了一下头,虽然都是久经战阵的人物,但是如此距离,如此人数,如此惨烈的强攻却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不是在作战,这是屠杀!

        ”殿下,这样的伤亡,是不是有些太大了,要不缓一缓吧,等准备好了再渡河“

        ”不行,已经全线展开,怎么可能停下,而且大家又不是没打过尸山血海的,难道还不知道实际情况,远没所见的这么惨重的,伤亡还在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毕竟是兵力上占据绝对优势,而且箭簇的杀伤力也不如刀剑那般致命,帝国骑兵前面已经消耗了那么多箭簇,现在还能剩下多少!只要是能够渡过河岸,只要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第三个,只要立足一个缺口,这场渡河就等于成功了一半,只要有人渡过去,渡过去就好了“

        ”渡过去了,有人渡过去了,从位置上看,应该是安特斯的第六军“

        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欢呼声,看那,我们的人过去了,一名马丁力牙领主神色激动的高抬起马鞭指向前面,远远的可以看见,一座浮桥上的几名马丁利牙士兵虽然还没来及站稳,就被飞驰而来的重甲骑兵砍杀到了水里,但终究是两只脚都踩到了对面的土地上,这一实质性的进展,不但让领主们疲惫不堪的脸上露出狂喜,就是其他还在河岸挣扎向前的马丁力牙人,都是发出一声振奋的呐喊声,

        ”向前,冲过去,大家努把力,冲过去,大家回家!“

        ”冲过去,我们回家!“

        本来已经疲惫的马丁力牙军一下爆发出冲天的气势,来自河对岸的箭簇密集的就犹如一道瀑布炸开,那一层层的浪花呼啸扑打在人墙之上,拥挤在河岸的人是如此之多,特别是十万大军拥挤在在这两三百米的宽度,在剧烈程度上,已经不输一场刀锋相抵的惨烈城战,马丁力牙军人数上的绝对优势在此刻也是全面发挥出来,将整个兵力全线铺开,只要对面的帝国弓骑兵有一个地段出现漏洞,后面就会有更多的兵力涌入,成千上万人的同时跳入河面

        水花四溅,人头如潮

        上百座粗壮树干构成的浮桥就像是攻城梯一样的啪啪啪的密密麻麻的砸入河面上,无数双脚踩入冰冷刺骨的水中,一时间整个河面都是马丁力牙人,密密麻麻的都是人,这是真正的血肉盾牌,帝国骑兵的箭簇射进一名马丁利牙士兵的身体,基本就会被卡住,很难再射中第二个人

        大批的步兵就像是密集的蚂蚁群覆盖压在一块方糖表面一般,就算是人推着人,也要推过去

        正如那名马丁利牙领主所说,虽然看起来相当的惨烈,让人无法直视,但是真正的伤亡情况却并不是很大,这也是弓箭手在很多时候都是作为辅助兵种的原因之一,就算是放在火枪普及的近代,火枪队想要在远距离对敌人造成大规模致命杀伤也是相当困难的事,只要不被射中致命部位,身上插了四五支箭簇还在那里奋力呐喊的也不是没有!

        随着第一个缺口被打开,越来越多的缺口出现,冲过河的马丁路亚士兵数量也在激增,对面的帝国弓骑兵已经不得不退到距离河道百余米的位置,抛射而来的箭簇的射击密度也开始大大减少,看得出来,帝国弓骑兵箭簇基本已经消耗光了,前面就射了一批,现在有完全不计数的快射,即使是每一名西庭骑兵都是两大满筒的箭簇配备,也在此刻消耗的干干净净,不但箭簇射光,而且短时间内的猛力拉弓,也有超负荷体力运转的问题

        没有了箭簇的帝国弓骑兵,现在只能停在远处看着,

        ”全军开始渡河!“斯派克抬起手,有了这百余座浮桥,马丁力牙军向河对岸的输送兵力的速度大大加快,果然只是一个小时左右,就已经渡过三万余人,而且这还是斯派克命令先让战马过去的原因,虽然站稳了河滩,但是危险依然还在,帝国骑兵并没离去,而是还在远处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抓住机会就咬一口,当渡河过去的士兵跨上战马,属于马丁力牙精锐骑兵的战力开始展现,奔跑提刀,寒光闪烁,帝国骑兵明显开始害怕了,距离就拉的更远了,再次后撤,从一百多米拉到了两百米外,

        “这些帝国骑兵还想做什么!大有不敢打,退又不退,真是让人烦心”一名马丁力牙领主眼睛发红的看着帝**的那一道黑线,神色愤愤说道

        ”是啊,真是让人不舒服的视线,感觉就像被夜里马丁力牙大草原上的野狗盯着一样”一名马丁力牙领主深吸了一口气,从侍从官手中接过御寒的披风,目光看了看远处,又扫看了一眼身后已经达到四万人的部队,嘴角咧了咧“不过斯派克殿下说的没错,步兵再多也是步兵,只能对骑兵干瞪眼,十一军覆灭的前车之签,只有先把渡过河的部队全部变成骑兵,才能不再担心帝国骑兵再上演一次推杀十一军的惨烈,这些帝国骑兵太让人不放心了”

        “如果不是顾及着前面将渡河的第十一军强行推入河中的那几千帝国重甲骑兵的存在,我们早就应该将这些弓骑兵斩尽杀绝”那名马丁力牙领主一脸愤然,对方利用河道优势狙击十万马丁利牙军南归,可算是让从七月以来,一路所向披靡,压制南方强国哈维也不得不割让半壁疆土,打的教团国只剩下圣都之北马丁力牙领主们狠狠的被打了一脸血,绝对的优势兵力,还打成这样,自己一方损失了两三万人,却还连对方的边都没怎么摸着,这算是什么,

        特别是对方将十一军军旗丢在泥水中的景象,让所有的马丁力牙领主们刻骨难忘,丢人啊,马丁力牙人什么时候遭遇过如此屈辱!

        ”来啊,现在怎么不来了!怕了?原来帝**队也会怕,也会怕死啊!“不远处,可以听到一名马丁力牙领主跑到前面,正在大声的朝着远处的帝**队发出挑衅,其他的领主们忍不住发出一阵哄笑声,刚才的憋屈,似乎都在这哄笑中小了很多,

        就连现在才过河的斯派克都嘴角咧了一下,向身后侍从说道”派两个护卫过去一下,可不要让斯纳尔别特大人被帝国弓骑兵射了屁股“

        ”是,殿下“侍从点头,挑了两名护卫策马而去

        ”我斯派克从圣都城下回来了!“斯派克目光闪动,神色中露出一抹傲然笑容,内心长出了一声,大局已定,这条河已经是最后一道,此刻已经再无任何可以阻挡自己南归的可能,十余万大军,自己还是带回来了,虽然在圣都损失了万余,又意外在这河道损失了近三万,剩下的还是有七八万人的部队,这已经是比先前预想的要好很多

        要知道原本斯派克认为,仅仅一座圣都,怕是都要损失两三万人的

        而为了阻挡帝**队南下救援,斯派克更是将自己最为嫡系的第五军,足足四万人的主力都填了进去,同时还下了死命令,就算是全数战死,也绝对不能让帝**队从北线进入圣都,可以说,为了此战,他押上了手中最为沉重的筹码,虽然他自认计划周密,但是面对的是对手是哪位军神皇帝,谁敢说万无一失,最可能发生的是,自己才刚刚带领大军攻击圣都,帝国在圣都之北的十万大军就会蜂拥南下,针尖对麦芒,铁与血的碰撞,然后自己的四万直属军怕是活不下多少来

        可是没想到,帝**队竟然没有走北线,原先已经做好牺牲准备的四万直属军竟然毫发无损,这对于斯派克来说,绝对是喜出望外的惊喜,现在只要撤回南线就好,而不是需要顶住救援圣都的帝国十万军队的猛攻拼死回撤

        这种差距,就像是原本是极难的生存模式,一下变成了只需要迅速回撤就能过关的简单模式,帝**队切断南线,确实是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但是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大军精锐已经过河,抵达南线就是三四个小时的时间,如果那位军神皇帝真的敢在在南线夹缝里边插一刀,自己会让这位军神皇帝知道什么叫玩火!

        ”注意,帝**动了“突然一名马丁力牙骑兵从帝**队的方向飞奔而来,嘹亮的声音引得无数双眼睛纷纷侧目看向帝**队一方,果然看见原本已经退到了两百多米开外的那一道黑线在扭动,看起来就像是一条凶猛大蛇从沉睡中醒来,

        ”注意,帝**队在集结,有新的援军加入“又一名马丁力牙斥候骑兵飞奔而来寒光隐约闪烁,那是帝国重甲骑兵的铁甲,而且从数量上来看,似乎比刚才要多不少,看得马丁力牙领主们脸色都是齐齐一变

        ”帝国难道在这里还埋伏有其他援军?“

        ”难道帝**队要在这里与我军决战?希望不会如此吧“

        ”混蛋,竟然趁我们只过来一半人马的时候发动进攻,真以为我们好欺负啊“刚才还各种期望的马丁力牙领主们,也是骚动起来,怒气冲冲的大骂,慌乱的开始整备各自的部队,真是见了鬼了!马丁力牙士兵脸上更是带着犹豫,任由军官们驱赶大骂,集合的速度也是相当缓慢,疲惫不堪,十几个小时没有丝毫食物东西,战马都站不稳了,何况是人,更不要说,这不是已经渡过河道了吗,还打什么,还打什么啊!马丁力牙军的军心士气在此刻,非但没有提升,反而是近乎冰点

        而这本身,就是帝国皇帝早就预料到了

        拼死渡过河道的马丁力牙军,可以说是耗尽了最后的力气,在看见归国就在眼前的情况下,不得不再次作战,就算是再强悍的军队,从上到下,所有的锐气都会消散大半,士兵是如此,马丁力牙的领主们也是如此,虽然刚才马丁力牙领主们一个个都喊的叫天响,其实在内心来说,这场决战来到太突然了,太不应该了,马丁力牙领主们也不愿意在此时此刻与帝**队展开所谓的决战

        对于他们来说,从决定离开圣都城下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说明持续了数个月的圣都之战已经完结,大军已经度过了河道,所有人所想的都是带着战利品归国,这种情况下,谁还愿意在归国之前,与纵横北大陆的第一强军展开一场死战!

        而恰恰,这就是皇帝所选的对十余万马丁力牙军主力的决战!

        在对面,”嗖嗖嗖“就在所有人马丁力牙人略显慌乱和不甘的目光下,连续三道直上云霄的红色光点在帝国骑兵头顶的天空炸开,宛如灿烂刹那,下方铁甲狰狞,铁片碰撞铁片的声音,三千名已经养精蓄锐了大半夜的帝国重甲骑兵开始犹如一个巨大的三角散开,与先前的五千帝国重甲骑兵,共计八千名的帝国重甲骑兵构成了这场大战最大的突击群

        ”全体拔刀!“

        朵卫颜嘹亮而严肃的声音,犹如来自北方寒冷的朔风,在他身后,两万多西庭弓骑兵虽然箭簇射完,但在短暂的休整之后,脸色坚毅的草原西庭骑兵齐齐拔出了雪亮的草原刀,河道上游,随着三道火光飞起,一艘艘被铁链绑定的大船被斩断了铁链,犹如一道道重锤顺着激荡水流直冲下游

  https://www.65ws.com/a/0/235/418310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