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3615 死门(十七)

3615 死门(十七)

        一万多人马就这样丢在了南岸,北岸近十万马丁力牙骑兵就只能这样看着,看着被驱赶跳入寒冬河流的同胞在河水中挣扎,浮沉间呼喊之声不绝,而在河岸上,被帝国重甲骑兵挤压的几乎难以立足的马丁力牙骑兵,被砍杀的人仰马翻,不知道多少密如蝗虫的箭簇就一时间捅刺进身体之中,鲜血溅出,凄厉的呐喊,就像是从胸腔中炸裂而出

        “挡不住了,快让殿下走”

        “不想死就走啊,下水,快下水”

        兵刃破甲之声,人的闷哼惨叫之声,战马哀鸣倒地之声,还有利器砍入血肉那种令人牙酸之声,密集的响起,河道之南俨然已经变成了修罗场也似,为了不让帝国重甲骑兵冲入斯派克所在的位置,马丁力牙骑兵疯了一般的压在前面,用血肉之躯阻挡重甲骑兵的突进,

        斯派克在护卫掩护下上了石桥,这些最后一线马丁利牙骑兵也终于支撑不住,他们的后面就是冰冷刺骨的河道,人马拥挤下,不少人马就进了河水中,河道水面上,到处都是朝着北岸拼死泅渡的人和马,很快就漂浮了满满一层的人尸马尸,满满当当的拥堵在一起,随着河水左右乱转,数量之多,连激荡的河水都被卡住了,变成一圈圈的混乱漩涡冲撞在这些尸体上,上万渡到南岸的马丁力牙骑兵,最终跑回北岸的不到一千人,

        南岸,帝国重甲骑兵在距离石桥还有二十米的位置才停住,石桥北面的马丁力牙人已经再无一个站立的,要么已经是尸体,要么受伤在泥水中挣扎,两线合围的西庭弓骑兵就像是射靶子一样,数支箭簇同时射中一个伤兵,很快,这些伤兵都再也没有一个吭声了,一路强袭,帝国重骑兵身上的黑色重甲大多都呈现出暗红色,那是被斩杀的马丁力牙人的鲜血,手中的武器更是有人血滴落,人马披甲犹如铁桶,都像是刚刚从血水里滚出来一样,已经停下来的战马鼻翼还在沉重的喷着白色的了烟气

        在帝国重甲骑兵扫荡而过的后方,大地原野,尸横遍野,到处都是断折的刀剑横枪,被踩踏的几乎变形的人马尸体,上万这样的尸体拥挤在一个不过三四百米的范围中,

        “踏踏”一阵沉重的马蹄声传来,帝国重甲骑兵从中间散开,就看见一名身穿重甲的帝国骑兵将领从帝国重骑兵让开的走廊里缓缓而出,在对面十万马丁利牙人的目光注视下,嘴角不屑的瞥了一下,将手中一柄被斩断的马丁力牙军旗,随意丢在马蹄前面的一片水潭中,金线绣边的军旗,上面是鹰盾的纹章,地面上的水潭,早就被人血染成了红色,旗帜落入其中,军旗顶部的纯金打造的尖顶,即使是在水潭里也相当醒目,

        那名帝国将军目光扫过河对岸的马丁力牙军,就像是饿狼在看待猎物一样的目光,让马丁力牙人竟然少有的感到有些发怵如,因为这样的画面实在是太诡异了,如同魔鬼一般的重甲骑兵,身后事巨大的碾轮一般的血肉战场

        从河道对面刮过湿地的寒风,扑在脸上,都是冷的犹如刀割

        对于交战双方而言,弥漫整个天地之间的血腥气味,早已经让这冷意化为了冲天的战意,对方明显就是在蔑视,在挑衅,

        “是何不利大人的十一军的主旗”

        北岸方面,马丁力牙领主里边有人认出了旗帜,脸色更是难看,正是前面渡河到南岸的第十一军的主旗,十一军能够作为抢渡南岸的主力,本身就是战力极强的部队,何不利更是马丁力牙有名的宿将,这才多久时间,这支战力能够排入马丁力牙前十的劲旅就这样变成了河对岸的尸体,就连军团长何不利都因为撤离不及,被帝国重甲骑兵冲撞中军,活生生的踩成了肉末,而十一军的主旗,或者就是因为太过于醒目,才被帝国军直接拿来用来羞辱,

        十万大军,竟然被对方区区三四万人直接狠狠砸在了脸上,这种事,在彪悍的马丁力牙历史上也从未有过

        此时此刻,北岸已经是一片沉默之声,无数的马丁力牙骑兵只是死死握着手中武器,眼睛更是红得可怕,这次真的是丢脸丢大了,打过了南岸,又被人从南岸赶了回来,这份尴尬可谓是一开始还是心高气傲的马丁力牙军主力彻底丢尽了

        上万人的伤亡,还有大批的伤兵在南岸被屠戮,一声声凄惨的声音透过河风传来,

        稳住,必须稳住,自己绝对不能自乱阵脚,不过只是一个小失误,算不了什么,只要能够打过去,打回去就好了斯派克更是脸色阴冷的可怕,低声喃喃,握紧了双手和努力压制膀瑟瑟颤栗的肩膀,身体的麻木与战栗跟整片天地都在共鸣,嗡嗡嗡的声音弥漫在周围的空气里,嗜血的冲动与受伤后的心有余悸,全都会混杂在一起

        如果他还是以前的那个伊尔族王储,只是一个以武力著称的莽夫,那么这份羞辱也不算什么,被帝国军队打败的人多了,就连银狐不是一样在斯塔姆杀的丢盔卸甲,差点连命都掉了,,可是现在已经不是从前了

        他是斯派克,他是被三族领主看成是马丁力牙百年难遇的英明统帅,年轻俊杰,更是为了这次的突袭,所有人一起谋划了足足半个多月,五十万马丁力牙男儿浴血向前,所有人都是全力以赴,无怨无悔的搏杀了两天,最终还是因为局势才不得不后撤,却没有人想到过,会被一下被堵在了这里,如果自己失去了信心,怕是已经对自己有所支持三族领主们都会动摇,自己也对不起这些为了马丁力牙崛起,一路而来,埋骨在这圣都之地的马丁力牙人,为掩护自己撤离,毅然断后战至最后一刻的生死部下

        可是眼前这两座石桥已经是死节,自己就算是如何,也无法让十几万大军一口气从两座狭窄石桥上过去,而如果不能聚集起相当的兵力,那么就是刚才局面重演的结果,局面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斯派克想不通,这场圣都突袭战,他已经预演了不下百次,计算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自认已经是十拿九稳,可是在帝国军队发动反攻当年那一刻,一切都乱了,东西两线以为被击破,帝国军神不知鬼不觉抄了南线后路,这完全颠覆了他以前所设想的一切可能

        更不要说,如眼前这边,十几万高机动性骑兵,竟然在一片平坦地势上,让不过区区三四万帝国军队压制的没了脾气,这样的仗,他从来没有打过,这样的局面,更是匪夷所思,自己没有战败,却是因为局势而不得不退却,自己拥有足够多的兵力优势,却是因为地势而寸步难行,

        这算什么这也是打仗

        他自认为自己也算是谋略上的天才,就算距离大陆顶级战略家还有一点距离,但那也只是一点,他自信在绝对的兵力优势下,在抢先出手的情况下,这一点差距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对方虽然被公认为大陆军神,但毕竟也是人,面对五十万马丁力牙军队强袭,面对圣都方面被一下斩断,就算对方真的是神,也绝对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化解这个危局,

        而自己所要做的,就是支撑住三天,三天之后,无论圣都之战如何,自己都是功成名就,都是与大陆军神交手而全身而退的名将新星,自己也将攫取到令人无法想象的支持和声望,伊尔族必然崛起,就算是不再是王族,自己也一样会成为马丁利牙国内最具有权力的人,

        可是,现在才两天啊,占尽一切天时地利人和优势的自己,怎么就走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了不可能,这实在是太不符合自己的设想了,斯派克眉头都紧拧到了一起,脑海里更是混乱如麻,紧握的手指扎进了手心,传来钻心般的疼痛

        来的时候如此通畅,十万大军分成三路渡过的此河,完全没有丝毫感到困难的地方,就连自己都没把这条河道看在眼里过,却是没想到,帝国方面只是把其他的桥梁拆掉,留下两座石桥,就生生变成这么一处让人打不能打,前不能前的死节来

        现在他才发现,在真正的战略大家手中,原来大地山河皆为雄兵,与之相比,自己还因为突袭圣都自傲,是何等的肤浅和可笑

        ”不好了,殿下怕是心神已经乱了“

        伊尔族的领主们注意到了自家王储嘴角露出的苦笑,内心都是一惊,说到底,斯派克殿下毕竟还是年轻了一些,所经历过的战斗经验也远不如那些战场宿将来的丰富,很多时候,面对千变万化的战局,在最短时间内反应的,依然是经验所指出的东西,作为十余万大军寄予希望的统帅,自己乱了心神,都认为打不赢了,后面还怎么打关键时刻,一名中年模样的伊尔族领主果断站出来说道“殿下,这桥就是帝国军故意留下的,我们不能再上当了,但是我们人比对方多太多,不走桥,我们也有其他办法,我们可以搭建浮桥过去

        ”浮桥“斯派克心神一震,有些涣散的眼神开始从新焕发出神采,,对啊,自己怎么就忘了可以搭建浮桥这个最简单的办法,足足十万大军,而且马匹充足,而且河道侧面就是林地,就地砍伐,运木也是极为方便,这河面也就是三十米不多,花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在这条河道上搭建起足够让大军通过的浮桥如果一座不够,那就百座千座,总是够了吧,

        ”只要浮桥足够,我军不但可以迅速渡河,而且也不再惧怕帝国军队的拦截“那名伊尔族领主声音顿了顿,此时此刻,需要人来替斯派克王储开脱前面的失误,他故意露出一副懊恼的神色,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们都被帝国军队故意留下的两座石桥迷惑了眼睛,所以连整个最基本的办法都没想到”

        ”是帝国军队太狡猾了,故意留下两座石桥来引诱我们,我们搭建浮桥杀过去“

        ”对,搭建浮桥杀过去“

        其他领主脸色激动,一个个犹如冬夜沉睡时被人莫名狠踹了一脚的野狗,咆哮起来,牙齿里都是杀意,

        刚才哪一幕对他们刺激太大了,帝国欺人太甚,仗着重甲骑兵在这个独特地势上展开碾压,如果不是大军受限在石桥,区区几千帝国重甲骑兵算什么,既然石桥太小,那就干脆自己架浮桥,不远处就是林地,只要木材足够,想要架多少就架多少,只要大军渡河通畅,就算再遭遇一次刚才的突袭碾压,后面的部队也可以支援的起来,而不是如现在这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同胞被斩杀,被激流卷走,被人如丢弃的狗一样的扔在死人堆里

        斯派克从新振作心神,目光扫过黑压压一片十万大军,再次感觉到力量在从新回来,他挺直腰杆,斩钉截铁的厉声说道”传令下去,全力搭建浮桥“

        马丁力牙军全线调动,只留下两万人负责监视河对岸,其他七八万人都是涌向河道边上的林地,迅速调动人力砍伐河道侧面的树木,用手中的武器当伐木斧,冬季的树林本就干枯,寒冬之下更是容易脆裂,随着一阵阵的口号声,大片的高大的林木就咯咯咯的倾斜倒下,厚重的树干重重的砸在地面上,烟尘飞扬

        圣都作为教团国统治的核心,同时也被教团国称之为神选之地,森林植被都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砍伐,高大的树干甚至有的超过三四十米,简直连拼接都不用,稍加捆绑,只要推过去,直接就可以搭在对面的河滩上,大批的战马战马当成拉木头驽马,拖动的烟尘飞起,十余万人,远远看去就犹如无数的小黑点,无数的火把将河岸之北照耀的一片火红,

        ”陛下,马丁力牙军在被逼回北岸后,开始在河道上搭建浮桥了“一名帝国近卫军官走进军帐,向正在审视眼前地图的黑发皇帝禀报说道

        ”哦,看来马丁力牙里边也不全是酒囊饭袋,还是有聪明人的,终于还是有人想到浮桥了,看来我不用枯坐一夜了“黑发皇帝黑色的瞳孔微微紧缩了一下,豁然站起身,右手重重的压在地图上,嘴角微微上翘

        两座石桥不过是用来启发马丁力牙军的前缀而已,真正的杀手锏,其实是激流奔涌的河道

        如果有一双天眼能够从穿透黑色夜幕,从高空凝视而下,就可以看见,在上游七八里一道隐秘岔口,十余艘大型帝国运输船用铁链链接,横卧在河道之上,犹如一座座巨大的浮桥连通两岸,水道在这里变得狂暴汹涌,撞击的船体甲板啪啪只响,甚至翻滚其半米高的水花激浪,如此巨大的冲击力,只要断开铁链,这些大型运输船就会在束流的作用下,变成最为可怕的一道道重锤直奔下游,

        而在河道南岸,帝国皇帝的军帐之外,五万名从河道方向汇聚而来的帝国近卫军已经是严正以待,铁甲铮铮,战旗随风崩的笔直,密密麻麻高耸朝天的寒冷长枪,犹如一道银色长弧将大地划开,步兵围剿骑兵集群是很难的,但如果这支骑兵集群已经长途奔波鏖战了两日两夜,人和战马从七八个小时前就已经再未进食,还要在这寒夜里奔波运输,在冰冷刺骨的河流中搭建浮桥,最后还要面临一场灾难性的巨大冲击

        无论是军心上,还是人体力都是有极限的,超过极限会怎么样,自己也很想知道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网址

  https://www.65ws.com/a/0/235/415776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