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3546 烈风乍起(十四)

3546 烈风乍起(十四)

        天阴沉沉的,似乎伸手出去,就能将空气中挤出水来,平原风吹过大地,吹得安西里家的将军头盔上的白色苍荣向后飞舞

        在十几名杀气腾腾的安西里家将军中,银狐身形挺直的坐在战马上,微眯的目光落在远处一队正缓缓而来的暗瑟人的骑兵队伍上,为了能够在抓住阿诺威尔后最快时间撤离,同时也是为了不暴露自己兵力羸弱的真相

        银狐已经将所有的骑兵全都开了出来,下令骑兵们做好了随时可以走的准备,只要一声令下,大军就可以直接向东,一队队全副披甲的轻骑兵在大营前方如一道巨大的扇面铺开,无数高耸朝天的四米刺枪犹如森林一般,

        ”古德林思,你穿着我的铠甲站在前面“银狐扭头向身后的一名侍从说道,那名侍从穿着跟银狐一模一样的铠甲,策马到了最前面,如果不知道的人都会将古德林思当成银狐本人

        “殿下,阿诺威尔已经进入了三百米距离,依照我军的马力,如果需要,属下保证可以在五分钟之内扑下对方”看着远处暗瑟人的马队已经进入了前方的一处洼地,一名安西里家的将军有些忍耐不住的低声请示,

        “再等等,阿诺威尔这个人极为狡猾,怕是已经有了随时可以跑的准备,而且我还无法确认阿诺威尔本人就在里边”银狐微微摇了摇头,抬起的目光里闪过一丝寒冷,在卡丽苏南部会战中,作为马丁力牙军和暗瑟军双方的统帅,银狐跟阿诺威尔见过面,但是距离三四百米,而且人人都戴着头盔的情况下,就算是银狐也没法肯定阿诺威尔就在里边,这是扭转此战败局的唯一机会,在没有确定阿诺威尔正身的情况下,银狐只能忍耐,从营地向下望去,就看见蜿蜒的谷迷曲咎折延伸到暗瑟军大营方向,前面是并不开阔的一片平地,四下寂静无声,只有山风掠过衰草呼啸之声,远处身穿黄色铠甲的阿诺族骑兵踩入前方的低洼水道中,马蹄顿时卷起一片白色水花

        从战术的角度来看,银狐知道自己冒险想要生擒活捉阿诺威尔是相当不明智的,但是从整个西线局面来说,生擒活捉阿诺威尔已经是西线唯一能够翻盘的可能,阿诺威尔在暗瑟族内的地位就是首领一般,距离立国也就是一步之遥,现在只有抓住阿诺威尔才有可能将西线稳下来,为后面集结反击部队争取到时间

        银狐已经清楚的感觉到此次西线之战,完全就是被帝国皇帝牵着鼻子走,自己在对方有心算无心下,几乎是连老本都快丢了,由此可见那位帝国皇帝被誉为军神,苍穹之下布局第一人,绝对不是什么夸大至于,虽然嘴上不愿意承认,但对方的强大已经让银狐内心生出了惧意

        这是极为危险的,特别是对于一名擅长玩弄布局的布局人,惧怕的不是棋局变化,而是局面失控,而银狐很清楚,自己看似胸有成竹,其实是真的已经失去了对局面的掌控力了,对方就像是一头冲入菜地的野猪,几乎就是以强势无比的手法,直接将自己的布局摧毁的干干净净,甚至还咀嚼了几口后,恶狠狠的吐到了自己脸上,就像是双方下棋者的手,一字一落间,除了谋夺更多优势之外,还更甚在于打乱对方的棋子,结果那位皇帝抵达南方不过一个月,自己的落子在这盘棋上的优势几乎荡然无存,还被对方狠狠扇了一记耳光

        丢人现眼到了极点银狐之名,此刻怕是在欧巴罗大陆都沦为了笑话

        曾经想过操纵暗瑟族北进与帝国交锋,结果刻意培养的代言人暗格族,在措不及防下,被阿诺威尔借助帝国之手一举拔除,其他与银狐藕断丝连的部族,也是被阿诺威尔的狠辣给吓到了,立即就将将银狐派去的联络官驱逐的驱逐,斩杀的斩杀,一下就将银狐在暗瑟所留下的暗手全部拔除,整个暗瑟倒入帝国阵营

        策动北陆贵族南下牵制帝国,却是短短的半个月时间,整个西线局势逆转

        用来牵制帝国西线主力的北陆贵族集团会崩溃的那样快,就算是整个欧巴罗,也没想过气势汹汹,一路南下,俨然便是费泽雄风再起北陆贵族集团竟然是纸老虎,被帝国一捅就破了金身,在罗斯顿城被团灭,艾伦斯丁堡再次被集体沉湖,北陆贵族集团如彗星般崛起烟灭,制造了本年最大的笑话,非但没有动摇帝国的西海岸,反到被帝国反攻拿下北陆,本来作为牵线木偶的暗瑟,也随着这位帝国皇帝亲临卡丽苏,巨大压力下,暗瑟族直接倒入帝国阵营

        先失前手,又丢后手

        本来银狐认为暗瑟族虽然占领了卡丽苏南部,但也几乎耗光了大半战备资源,加上后期毫无次序的大举移民,物资消耗几乎殆尽,就算对马丁力牙有野心,没有一两个月的筹备时间,怕是连一两万人的部队都派不出来,而自己在西线布置更是留下来六千精锐,更有艾丁里斯那样的天堑屏障,就算是在主力调出的情况,依然还是留下了伊伦谷地方面的数万大军,如此布置,不可谓不强,就算暗瑟族所谓的三十万大军全部投进去,怕也是全军最后崩溃的结果,

        可是偏偏,惊喜的让人想哭啊

        原本认为需要一两个月备战的暗瑟族,在帝国强大的物资支持下,二十万暗瑟军只花了三天时间准备就如饿狼一般的扑入了马丁力牙西线,导致了整个马丁力牙西线的崩溃,被自己依为无敌屏障艾伦斯丁莫名其妙就陷落了,被自己作为镇守西线主力的伊伦谷地的数万大军,竟然毫无动静,眼睁睁的坐看西线被攻破,不带这样玩的啊,这种事,换成谁都是受不了的,就像是看见自己苦心布置的棋局,明明下的是马,转眼就变成了炮一般的让银狐炸了,当面砍来的刀不可怕,但来自身后的暗箭却是让银狐寒了心

        艾伦斯丁可以说是帝国方面搞的鬼,短短几天内就被攻陷也可能,那么伊伦谷地的卡纳内罗家的冷眼旁观算是怎么回事,如果说没有马丁力牙国内有人出手,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卡纳内罗家在马丁力牙西部也是能够排进前五的大族,被誉为安西里家四大领主家族之一,虽然这十几年来与主家爆发过数次矛盾,但也远没到背弃安西里家的程度,能够让这样一个大领主家族背弃安西里家,投入其他家族阵营,如果没有其他两族的高层出手,是怎么也不可能说服卡纳内罗家

        这件事在马丁力牙上层已经是闹翻天了,更是随着伊伦谷地的陷落,卡纳内罗家代家主战死,已经成为一桩无法查知的悬案,也成为压垮银狐在教团国主战场指挥权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两大族同时指责安西里家在西线作战不力,银狐不得不从教团国战场撤军归国,虽然有人说当初萨姆族的那位少殿下恰巧经过西部,可是那位少殿下倾尽心血的卡图城都被暗瑟人屠了城,也是众人所见的事实,西线被击穿,对于那位少殿下绝对不算是好事,谁还敢说这件事是那位少殿下出手

        而狼喜比亚,更是让自己彻底输掉了老本,本来是十万安西里家军队潜入狼喜比亚走廊,准备对暗瑟军展开致命一击,却是短短三天不到,大军就已经前后失联,连最后集结都没做到就已经垮了

        “最后这一把,自己无论如何也要赢一次才行啊”

        看着远处暗瑟马队迅速缩短的距离,银狐握着马鞭的手下意识的紧了紧,一股莫名的压力让银狐脸色凝重的就像要滴下水来,牙齿紧咬在嘴唇上,流出来了淡淡的血红色,这是最后的机会,想要赢一次的执念,让银狐的眼睛都已经充血成了红色,在这一刻,银狐完全已经失去了布局应该具有的冷静判断,只是目光死死盯着远处开始加速的暗瑟马队,大约百余匹骑士簇拥着一名壮汉,粗壮的身躯看起来有些消瘦,一身黄色的重甲,长长的披风随风飘舞,头盔下是一张冷峻如刀的脸,一人跑在最前面,似乎也感应到银狐的目光,对方有意识的微微低下头

        “传令下去,我军立即撤离,那不是阿诺威尔,如果是阿诺威尔本人,对方的目光应该会落在我身上,而不是位于中间的古都林思“银狐从远处收回目光,低声向旁边的将军们说道,在进入两百米左右,双方已经隐约能够看清对方的容貌

        ”什么,暗瑟人竟然。。”听到银狐的话,安西里家的将军们脸色变了变,齐齐愤怒的手握上刀柄,阿诺威尔竟然没有来,那这就是说暗瑟人故意设局,他们想到的就是上当了,银狐殿下故意让古都林思穿上自己的铠甲在前面,原来是这样的意思

        “不用那么紧张,暗瑟人不擅长骑兵,而且对方的步兵集群距离太远”银狐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神色从容不迫,其他将军们看见银狐殿下如此镇定,本来有些骚动的气氛也迅速稳定下来,纷纷转身去命令部队,就在这个时候,暗瑟人的马队已经进入了百米左右,队伍中的一名身穿重甲的暗瑟骑兵突然抬起手,上百暗瑟骑兵猛地一下停住,那名暗瑟骑兵从骑兵群里边缓缓而出,大声朝着这边喊道“银狐殿下在哪里,我阿诺威尔来了”

        ”等等“银狐的瞳孔在这名骑兵身上忍不住就是紧缩了一下,立即让将军们暂时不要下令撤离

        ”殿下,那是。。“将军们目光纷纷看向目光闪烁的银狐殿下,本来内心已经极度失望,却又一下提了起来,要知道暗瑟族能够统合全族之力,是因为有阿诺威尔这个核心,一旦阿诺威尔被生擒活捉,力压各部的阿诺族必然受到巨大影响,没有了阿诺威尔这个百年一遇的枭雄,各部也必然不会再甘心受到阿诺族的压榨,最后的结果,就是暗瑟陷入一场动摇根基的大乱战,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最少二十年内,暗瑟都将不再具备向西入侵的能力,如果帝国皇帝知道阿诺威尔在最后关头被自己生擒活捉,怕是也要气的吐血,但是阿诺威尔狡猾,没有来,怎么现在又冒出一个阿诺威尔来,真是个狡猾的狐狸

        ”这个人是阿诺威尔“

        足足过了几秒钟,将军们才听到银狐殿下咬牙切齿一般的声音,忍不住就发出一阵低呼声

        上天总算是没有抛弃安西里家,在最关键时刻,还是将阿诺威尔送到了面前,对方实在是太狡猾了,竟然混在护卫骑兵里边,不过从对方的神态来看,似乎还不知道帝队已经取得决定性胜利这件事,否则对方此刻就不应是百余名骑兵护卫,而是直接驱策大军压过来

        穿着银狐铠甲的古德林思准备上前回话,却被银狐挥手阻止“还是我亲自来吧”对方指名道姓的要见自己,明显就是认出古德林思不是自己

        银狐从将军里边缓缓策马而出,一身暗红色的铠甲散发出一股大国重将的气息,九月深秋的寒风已经开始充斥的空旷之地,在黄土地上卷起了疾走的尘埃,大地上气流在两方间涌动,银狐看着对面的阿诺威尔,声音沉声说道

        “阿诺族长,看在你我曾经在卡丽苏南部一起浴血而战的份上,只要你放弃斯塔姆并且来我这里作为保障,我银狐可以用自己的名誉起誓,可以放你的族人返回卡丽苏,并且也会毫发无损的释放你回去,当然阿诺族人也可以不答应,那我只能用马蹄和长枪来说话了”

        “银狐殿下说的是真的阿诺威尔脸色微微动容,沉默不语,看起来似乎是心动了

        ”我银狐之名,整个南欧巴罗都知道,还不至于欺骗一个小小的暗瑟吧“银狐嘴角淡然一笑,手中的马鞭抬起指而来指阿诺威尔,看见银狐这个动作,两侧的马丁力牙轻骑兵纷纷握紧了手中的刺枪,呼吸也略显急促,百余米的距离,在爆发力强的马丁力牙轻骑兵面前就是十几秒的时间

        只要银狐的马鞭落下就是冲出去的时候,在这一刻,似乎空气都为之停顿了

        “崩崩崩”就在所有人都摒住呼吸,等着银狐马鞭落下的那一刻,忽然一阵急促的低沉颤动声,十余道白线从阿诺威尔身后的护卫骑兵群里边爆射而出,强劲的箭簇甚至带着刺耳的呼啸声,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猛一下扎进银狐的铠甲,鲜血炸开,为了不影响撤离,银狐并没有穿作战用的重甲,在猛然袭击的重箭面前,铠甲几乎是一下就被扎透,噗噗,箭簇扎入身体的声音,万余马丁力牙骑兵都呆呆的看着自己敬佩的统帅顷刻间变成了血人

  https://www.65ws.com/a/0/235/407551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