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3301南风烈五

3301南风烈五

        阿塔比湿地战场,箭簇如暴雨一般的凶猛射来,自诩勇猛的马丁利牙骑兵就像是一个个的活靶子,随着密集的弓弦震动声,就像是被一把无形的巨大镰刀狠狠从马背上扫过,只要还立在马背上的,顷刻间就直接被射成了刺猬,也有勇敢的马丁利牙轻骑兵在箭簇中狂奔,想要依靠速度冲过去与帝国骑兵厮杀,迎接他的是一张张再次拉开的草原弓

        “射啊”

        凌厉的喊声,箭簇朝着天空飞射而出

        “三轮射,不得停歇,射啊”奔跑的战马上,带队的军官们大喊着,就算是草原人,想要在飞奔的战马上射中百米外的目标也是相当困难的,所以瑞波斯蒂给他们下达的命令不是精准,而是要求他们在

        在完全放弃了精准的情况下,草原射手的射速完全可以用可怕来形容,几乎是连珠箭一般,前面射出去一支,立即就顺手捏着第二支箭簇的尾端从箭囊里抽出来,搭在了弓弦之上,箭筒里满扎扎箭尾羽一般是四十支,一片片的轮射而出,前面的箭簇都还没落下,后面的箭簇已经离开了弓弦,,只是两分钟时间,已经有六七拨的箭雨倾泻而下,

        ”啪啪啪“

        箭簇射入肉体的声音密密麻麻的在马丁利牙骑兵位置爆开,这些马丁利牙骑兵还没靠近帝国骑兵,就已经连人带马插满箭簇,战马吃疼的一下就翻滚在地上,烟尘漫起,鲜血侵染略带地面,触目惊心的摩擦痕迹,就算马丁利牙人如何的野性,如何的自认老子天下第一,此刻也是被杀的心肝都在颤抖了,一个个恨不得在地上挖一个坑钻进去才好,穿梭在耳边的只有箭簇嗖嗖嗖的声音

        ”不想死就冲上去“

        歇斯底里的呐喊声,马丁利牙人干脆连战马都不要了,慌乱的直接从战马上跳下来,在泥地里一路连滚带爬,满脸惊恐的扑向附近的伊卡尔重盾步兵构成的防御圆阵,在从两侧倾泄而来的箭簇下,只有伊卡尔人的塔盾才能够给人一点安全感,足足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前方惨烈的厮杀声已经清晰的传入耳中,

        “不对啊”

        “要是马丁利牙人死光了,我们不是连骑兵都没有了”

        数万的南方联军,此刻也开始从马丁利牙骑兵的惨状中清醒过来,第一个清醒过来的是亚丁将军亚摩尔,他看着大片落马的马丁利牙骑兵,似乎想到了什么,身体突然打了一个冷颤,发出焦急的喊声”所有人列阵上前,务必将马丁利牙人救回来“

        ”大人,我们为什么要去救马丁利牙人这些心高气傲的家伙也该遭受一次挫折了,否则还真以为老子就是天下第一“听到亚摩尔的命令,一名亚丁将军神色不屑的翻了一个白眼,嘴角发出不甘心的质问声,其他将军也都不解的看向亚摩尔,搞什么,大人疯了吗马丁力牙人就算是死光了,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吧,现在冲上去拯救马丁利牙人,必然会成为帝国弓骑兵的攻击对象,看看其他南方诸国的军队哪一个上去了凭什么要让大伙上

        “愚蠢,我当然知道现在上去必然会有所损失,但是你们怎么就不想一想,如果马丁利牙骑兵真的全数都死在这里,我们在这片荒野上就真成了瞎子和聋子了,到时候我们怎么来应对这一万帝国骑兵的追击绞杀只怕到时候这片湿地就是我们的葬身地了”亚摩尔气急败坏的挥舞了一下马鞭,马鞭在风中发出呜呜的声音,几乎都是用尽全身力气在喊道”传令下去,不管遭遇什么,我们绝不能在这里白白看着马丁利牙人全部被歼灭“

        ”我去,你倒是早说啊“

        听到亚摩尔的话,其他亚丁将军们一个个脸色变化,帝国弓骑兵的箭袭确实是犀利,同为骑兵的马丁利牙轻骑兵在南方也算是凶名赫赫,本来作为此战南方联军中的骑兵机动部队,如果能够缠上帝国骑兵,只要等到其他国家的步兵赶上来,就可以将眼前的这支帝国骑兵歼灭在这片荒野上,但谁也没想到会是如此一片倒的局面,

        看见马丁利牙人的惨状,就可以预见自己遭遇帝国弓骑兵会怎么样

        这里可是一马平川的阿塔比湿地,骑兵作战的天然战场,在这样的地势上,只要骑兵集群没有受到牵制,不要看联军方面有着数万兵力,但是在骑兵的高机动下,一样会被玩的团团转,何况帝国这次所派出的还是野战中最不难缠的弓骑兵,长弓快马,来去如风不说,不论是袭扰还是突击,都是让人防不甚防,只要不过于贪冒,基本就没有什么危险,而主动权在手,什么时候半夜三更的随便来一道箭雨,就足以让自己一方夜不能寐了

        想到可能自己还在蒙头大睡的时候,漫天遍野的火箭从营地外覆盖而来,亚丁将军们都忍不住齐齐打了一个冷颤,尼玛,看起来还真是不救马丁利牙人不行了现在可是冷死不赔钱的严寒冬季,阿塔比湿地既然沾了湿字,自然是那种水汽充沛的冷地,白天都已经是侵冷渗人,只有两三度不到,夜晚就是零下十度,要是营地帐篷连同辎重都被帝国弓骑兵一把火烧掉,大家就不仅仅只是忍寒受冻那么简单了,而是生死大难

        因为圣都已经被帝国所站了,后勤物资补完全被切断,再被一万帝国骑兵如同追命一般吊在后面,那样的画面美的亚丁将军们都不敢去想下去南北大战的七十万南方联军,不就是这样被帝国一口一口的吞食掉的吗一旦被帝国骑兵咬上,没有谁敢说自己就能够全身而退

        “快,传令下去,全军团向前将军们慌乱的跑向自己的队伍

        ”快,所有人向前“其他的南方军队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一改刚才的惫懒状态,发了狂一般的驱动大军从两线压来,只是数百米的距离,哗啦啦的一大片的全数涌上,这反倒是将帝国大将瑞波斯蒂吓了一跳

        ”传令全军收拢,不要纠缠了,我们的任务是拖住他们,而不是跟他们硬拼“

        瑞波斯蒂猛力勒住战马,扭头朝着身后的副官说道,目光锐利的犹如刀光一闪,语气中透出果断决然,让四周的寒风都为之一颤,能够在全面取得优势的情况下,依然果断的下达撤离命令,体现出瑞波斯蒂极为冷静无比的性格,

        “是,明白”副官点头而去,

        “呜呜”传令回撤的号角声穿透苍穹,听到号角声,追击在马丁力牙骑兵后面的帝国弓骑兵开始一队队的转向到瑞波斯蒂的身边,远处,帝国骑兵开始转向,就像是刚刚完成了一场狩猎一般,马蹄飞扬起漫天的尘土,很快就在南方联军的视线中消失在远处的地平线位置

        “让我出去,让我出去啊,让我去跟帝国军拼了啊”

        凄惨的喊声从一片伊卡尔重盾步兵的圆阵里边传出来,肩膀上还插着一支箭簇的马丁利牙骑兵指挥官切西痛苦的一下跪在地上,这位前面马丁力牙王室的护卫军指挥官现在可谓是狼狈无比,哭的撕心裂肺,三万马丁利牙精锐骑兵,在连连战损之下,已经不足三千,而且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就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属于马丁利牙人的那份张狂彻底的没了,

        “你们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死”

        切西红彤彤的眼睛就像是被烈火烧国,一把推开上前给他包扎伤口的人,他的手臂上,腿上都被帝国的箭簇射中,但是他作为指挥官身穿的重型铠甲救了他的命,手臂上和腿上都只是轻伤,但是其他的马丁力牙骑兵,只是一层单薄的铁皮,完全挡不住草原弓射出来的重箭,被击中的位置,往往都会因为沉重箭头带来的惯性被一击刺穿身体,剩下的这三千人虽然没死,但也是人人带伤,马丁力牙军现在几乎可以说已经是没有战力了

        寒风吹动的湿地阴沉暮气,夕阳如血一般从远处山脉照射而来,激战了整整一天的阿塔比湿地,终于平静下来,只是这平静中,却是弥漫着血色侵染,

        在南方联军和帝国骑兵之间的这片数百米荒野上,马丁利牙骑兵的尸体一线堆叠在地上,泥潭里,水泽里,到处都是人尸马尸一时间都无法分清,最少有三四千马丁力牙骑兵被射杀在这片距离上,还有大片的箭簇白色尾羽插在尸体上,在寒风中微微颤抖着,就像是白色的一朵朵小花在寒风中盛开,这是死亡之花,堆叠的尸体下方,人血形成的涓涓细流在流淌着,发出咕噜噜的声响,整个南方联军数万双眼睛就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诸位,我们的辎重物资都在圣都,现在又遇到了帝国骑兵的劫杀,如果我们拿不回圣都,没有辎重物资的情况下,我们就算想要回国也做不到,一旦被帝国骑兵咬上,我们的下场不会比眼前好多少”亚丁将军亚摩尔从这片血腥战场收回目光,深吸了一口气,向其他的领军者征询意见

        圣都陷落,他们就是丧家之犬,摆在南方联军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返回夺回圣都,二是各自南下逃命,亚摩尔无疑是倾向于返军圣都的,

        圣都军的新教宗俏脸上蒙着白色的纱巾,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要说谁最想拿回圣都,必然是这个女人无疑,,所以亚摩尔的目光直接就从这位新教宗脸上扫过去了,根本就不需要征询,如果不是因为圣都军的正面作战失败,怎么也不会让战局恶劣到如此程度的,也不会让大家落到现在这样尴尬的境地,现在大家帮她打回圣都,她难道还有什么不同意的

        “我赞同返军圣都,对于合理的决定,应该给予尊重,何况是如此充满睿智的分析,让人无法拒绝啊”

        哈维军的领军者看了一眼亚摩尔,足足看了几秒才点了一下头,是一名身材匀称的中年男子,四十岁左右,亚麻色的头发,两鬓间露出斑白之色,身上穿着一件银白色的骑士甲,看起来相当的有气势,在他铠甲的肩甲上有着哈维王室标示的琴瑟蔓藤草叶纹章,正是这一代哈维国王的弟弟,鲁泰利亲王殿下,哈维王国剑士团的副团长,在南方也算是相当有名的人物,只是让他出名的不是他那令人叫绝的剑术,而是他那令人尴尬的倾向问题,这位亲王殿下不喜欢女人,喜欢男人

        但是要说他是庸才,看看这一战唯一没有遭受太大损失的,就是他的哈维剑士团,就可以知道,绝对不是外界传闻的那样,但是被这位鲁泰利亲王殿下充满意味的目光落在身上,亚摩尔的半个身体还是僵硬了,想到关于这位亲王殿下传闻,手臂上都起了痱子,说实话,亚摩尔的外形还是相当阳光美男的

        ”有谁知道刚才在帝国军前端的指挥官是谁“

        脸色发青的马维亚亲王重重的闷哼了一声,算是救了亚摩尔一把,马维亚亲王咬牙切齿的说道”能够带领如此数量帝国骑兵的绝对不会是普通将领,我对于返军圣都没有意见,但是我希望能够将那名帝国将军的人头留给我“

        ”帝国将军的人头呵呵,我倒是不介意,只要你能拿到”听到马维亚亲王的话,其他人纷纷在内心暗骂了一声狂妄,只有那位鲁泰利亲王嘴角讪笑说道“如果我没看错,那名帝国将军应该是帝国名将瑞波斯蒂”

        “亲王殿下怎么认出来的”亚摩尔脸色微愣了一下,帝国名将虽然多,但是想要一下看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

        “这是我国的机密,请恕我不能告知,不过如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们,这位帝国名将的战绩”鲁泰利亲王目光闪烁了一下,嘴角咧了咧,缓声说道“瑞波斯蒂,这位被帝国皇帝作为一枚改变局面的关键棋子投入阿塔比湿地战场的帝国指挥官,在帝国璀璨将星中有着“猛鹰”之名”说的就是瑞波斯蒂的性格稳重,出事冷静,特别是擅长面对突发情况,长处不是斩将夺旗,而是在热血冲天的乱战中,犹如高居天空中的猛鹰一般,在所有人都打的头破血流的时候,依然能够冷静的做出最为恰当的判断能力

        “猛鹰你说的不会是匈牙之乱中的那个帝国名将猛鹰吧”听到这个外号,其他人一脸茫然,却是亚摩尔发出一身惊呼声,

        “我就说亚摩尔阁下目光锐利了,果然没有看错啊,就是他,猛鹰瑞波斯蒂”鲁泰利亲王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完全不看亚摩尔那张快要哭出来的脸,继续说道“诸位都知道匈牙之乱中,六万帝国军在瑞拉王国南部阻击匈牙军相统帅的最为精锐的十万匈牙主力长达一个月,重挫匈牙军不可一世的锐气

        “帝国才有机会先集中力量击溃匈牙军北线五十万大军,随后南下包围匈牙军精锐主力,最终逼迫匈牙军相向帝国投降,那个统帅六万帝国军的人,就是瑞波斯蒂,

        ”没有他,帝国想要将匈牙这把疯刀插回刀鞘只怕就没有那么简单,结局也不会是匈牙投降,帝国兵不血刃就将中欧巴罗拿下了,最大的可能是匈牙整个族群彻底从中欧巴罗消失掉,帝国也元气大伤,而不会像现在这样,整个匈牙,成为帝国高悬在中欧巴罗之上的一把利刃”

  https://www.65ws.com/a/0/235/407548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