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3287起风七

3287起风七

        教团国北部海岸线,黎波里港

        苍白色的海鸥在天空中盘旋,宁静,充满着诡异的弥漫海面的白雾中,帝国海军舰群暗青的船体从白茫茫一片中驶出,清晨的海风有些寒冷,湿润了所有人的头发,一艘龙牙战舰船首位置。一名帝国海军舰长凝视着前方,在战舰群的后方是一长串的船体宽大的运输舰群

        黎波里港是教团国北部海岸的一座中型港口城市,占地面积约三四公里范围,常驻人口4万人,按道理来说,作为一个港口城市,应该是热闹而且停满了贸易船只,街道上来往着各地商人,店铺内的商品令人眼花缭乱,酒馆里是喧嚣吵闹的水手,码头上堆积如山的货物被一车车的拉走,但是眼前的港口明显不是如此

        教团国是一个宗教国家,在一切都提倡宗教信仰的前提下,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而不惜冒险的商人阶层,明显是不受到教团圣殿欢迎的,至于说让教团国的祭司们来花费大量资金来修建港口防御,更加不可能,宗教国家素来有闭关锁国的传统,这是为了保持国内的愚民政策的需要,作为北部海岸线的一座深水良港,黎波里港的大部分作用只是用来接受一些从其他港口运来的生活物资,但也正是因为只是作为一座生活物资转运港,当帝国海军舰群突然出现在黎波里港口海面上时,整个沸腾的黎波里,勉强凭凑起来的守卫兵力驻只有一千一百人

        其中包括一百四十名圣殿骑士,五百六十名负责维持从黎波里治安的护教军,港口护军两百人,还有两百多名战战兢兢被推上战场的贵族私军,都是一些杂役仆从,至于贵族,则是一个也没有,这个时候都忙着搬东西逃命,谁还来管这些,

        身材粗胖的圣殿祭司长耶合亚站在瑟瑟寒风的港口,一脸惨白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帝国海军舰群,看着帝国海军战舰的高度几乎就是一座座小山般,目光落在海军战舰顶端那飘扬的鹰旗之上,腿肚子都在打抖,忍不住声音发颤的说道”迪亚骑士长,敌人的力量远远超过我们,与其跟他们硬拼,将帝国登陆的消息带回圣都明显更加重要”

        “耶合亚大人可以这样做,但身为圣殿骑士长,我迪亚当初离开圣都时就已经立下誓言,必然要保证不让任何异端踏上神之土地,所以只有坚守了”

        站在他身边的,是一名亚麻色头发的魁梧的骑士,银白色的圣殿骑士铠甲,大红色的披风从肩部一直垂落到地上,目光闪烁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帝国海军战舰,脸上没有恐惧,反而流露出相当感兴趣的神色,义正言辞的说

        去你妹的坚守,你是瞎了还是傻了,自己这边就那么点人,怎么守听到他的说法,旁边的耶合亚祭司长差一点没有口吐白沫抽搐到地,这都什么时候了,帝国大军登陆,从眼前的规模来看,最少也是万人以上级别的,在看看我们自己这一边,一群已经吓得在后退的护教军,连剑都拿不稳的老仆人,也就是百来名圣殿骑士还算看得过去,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就算是每一个圣殿骑士能够一个打十个,也挡不住上万帝国军的强势登陆

        ”迪亚骑士长的信仰之虔诚真是令人钦佩,不愧是从圣都来的人,作为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圣殿祭司,留在这里,只会成为迪亚大人的累赘,虽然我如此渴求能够与迪亚大人并肩战斗,但身为黎波里港的全权负责人,我必须立即将此情况向圣都禀报,就不在这里拖迪亚大人的后腿了“耶合亚露出一脸钦佩的表情,脚却在往后退,妈的,迪亚这个疯子自己想不开,也不要拉上自己一起死,迪亚本来就是从圣都被贬到这里来的,曾经是圣殿骑士团里边的一名骑士长,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一下被降到黎波里这座沿海小城担任圣殿骑士长,虽然同样是骑士长级别,但圣都的骑士长和黎波里的骑士长,完全就是天与地的差别,如果换成自己,怕也是要郁闷到极点的

        ”耶合亚大人,你这是要去哪里啊身为圣殿祭司长,你不是更应该与圣殿共存亡吗“就在耶合亚向后倒退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窒息的疼痛,双脚一下被抬离开了地面,迪亚粗壮的手指猛地一下卡在他的脖子上,在耶合亚的挣扎中,像老鹰提小鸡一样的将他提起来,严重窒息让耶合亚一双眼珠都鼓起来了

        “放开,放开我。。我喘不上气了”耶合亚离开地面的双脚挣扎着,双手不断抓绕着迪亚穿戴着骑士护臂的手上,但是迪亚一脸平静的看着他,卡在他脖子上的手没有丝毫松开的意思,甚至从耶合亚的脖子位置传来咯咯的碎裂声,喉管被捏碎的人肯定是没法活了,就像现在的耶合亚,猛烈登腿的同时,嘴里不断涌出混杂破碎的鲜血,旁边的其他人都看呆了,这是什么情况本来大家还以为迪亚大人只是想要拉住耶合亚祭司长,谁知道转眼期间,迪亚大人就像捏死一只蚂蚁把耶合亚祭司长给挂了

        “迪亚大人杀了耶合亚大人。啊”旁边的仆从发出慌乱的喊声,声音还没完全喊出来,站在仆人身后的圣殿骑士手中的剑已经从背后刺穿了仆人的身体,带血的剑尖从仆人的胸口冒出来,仆人瞪大着眼睛,用不敢相信的眼光看着从自己胸口冒出来的骑士剑,

        “你们的主人都死了,你们还活着有什么意义,都杀了吧”迪亚骑士长松开手,耶合亚整张脸都变成紫红色的尸体落在地上,迪亚骑士长目光扫过那十几名仆人,神色冷冽的说道,剑光闪动,十几名耶合亚的仆从顷刻间就被斩杀在血泊中,动手的是圣殿骑士,这百余名圣殿骑士对于迪亚骑士长突然出手,没有一个人露出意外的表情

        寒冷的海风带着血腥味冲入鼻子,附近的护教军才算是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怎么一眨眼就成了这样了,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身为护教军,他们的职责是护卫圣殿祭司的安全,是圣殿祭司长直辖的武力,与迪亚的圣殿骑士没有录属关系,但是按照圣殿的规定,在圣殿祭司长死亡的情况下,圣殿骑士长则自动成为护教军的指挥官,也就是说,迪亚现在就是护教军的指挥官

        ”你们都看见了,帝国大军就在眼前,按照圣殿规定,如果祭司长被杀,作为护教军是需要全部处死的,就算你们跑了,你们的家人也一样会被处死,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死,要么跟着我“迪亚骑士长目光扫过来,落在护教军前方两名队长身上

        ”迪亚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其中一名身材消瘦的护教军队长脸色难看的苦笑,护教军都是本地征募的,所以正如迪亚所说,就算是他们能够跑,他们的家人也要全部被处死,一旦涉及到祭司的权利,教团国的法令异常严苛,祭司本来就是教团国最高一层的统治阶级,尽管死掉的只是一个小城港口的祭司长,那也是祭司长啊,祭司长在教团国已经算是中上层干部了,在教团国的历史上,因为祭司长级别的人物被杀害而导致牵连上万人的事件,也有十几起,想到教团处置的可怕后果,这名护教军队长脸色都是白的

        ”迪亚大人,虽然你在圣都受到不公正待遇被贬落到我们这里,耶合亚大人也曾经私下里辱骂你,但是我两兄弟可是从来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啊,你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啊就算你要我俩人跟在你,我们也要知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才行啊“另外一名队长神色严肃深吸了一口气,凝声说道,他把迪亚突然出手杀了耶合亚祭司长看作是先前的报复,耶合亚祭司长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人,在主持黎波里港的这几年时间里,也是将黎波里搞的乌烟瘴气,自从耶合亚祭司长到来之后,黎波里港的少女失踪案就一下增加了数倍,甚至一个月内最多时有八名少女失踪,护教军的职责是护卫圣殿和维持治安,数次追踪少女案都在耶合亚祭司长这里被阻止

        作为本地人,哪怕是护教军,看见作恶多端的耶合亚比迪亚骑士长一手踮起来的狼狈难堪,也是大快人心,所以刚才两名队长也是故意装迷糊,只是他们没想到,迪亚骑士长是真的一手把耶合亚掐死了等到反应过来事情大条了,已经晚了

        ”愚蠢,你认为我杀了耶合亚是为了报复吗“

        迪亚骑士长目光从两人身上收回,闪过一丝寒意,嘴角不屑的轻蔑说道”区区一个黎波里的祭司长,在我眼里算什么东西,也值得我去怀恨在心,我迪亚自从十九岁晋升为圣殿骑士团十二骑士长之一,对于圣殿的信仰从未动摇过,可是圣都方面,不仅仅密谋勾结外国,而且还背叛了普达米娅教宗,将我等忠诚与教宗殿下的十二骑士长全部流放,并且密令流放地祭司长找机会处死我们,只是耶合亚不知道,他送出去的回信在半路上被我截了,圣都已经被那些神的罪人所占据,我现在所在的,只是秉持着神的意志罢了“

        ”啊,竟然是这样吗“两名护教军队长面面相窥,这种教团国上层争斗的事,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但是迪亚骑士长口中的普达米娅教宗可是高高在上的教宗殿下

        ”只要教宗殿下返回圣都,就会从新掌握权力,我可以保证,你们获得的远比现在要多得多,就算是将整个黎波里交给你们也不是不可以“迪亚骑士长神色严肃的闷哼了一声,迪亚凝声说道”你们还在犹豫什么,这一次我秘密迎接帝国军登陆黎波里,就是因为黎波里的地理位置,正好位于北线教团军防御线的盲区,帝国军队登陆后就会直接杀向圣都,与普达米娅殿下的圣殿军南北夹击,圣都还拿什么来支撑,到时候你们在后悔就晚了“

        听到迪亚骑士长所描述的美好未来,两名护教军队长身体一震,黎波里能够作为物资转运港,其中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这里是向南流向的河道入海口,如同树根支脉一般散开的河道支流,确实是将教团军方面的防御线刺破的千疮百孔,帝国军队如果从这里南下圣都,还这能让教团军防御如同虚设

        ”好吧,我们跟你干了“两名队长向迪亚行了一个军礼

        ”那就跟我一起去,去迎接帝国军队抵达黎波里“

        迪亚骑士长向两人一摆手,目光闪动着一丝冷意,他前面完全就是在故意拖延时间,虽然一举袭杀了毫无防备的耶合亚,但是他麾下的圣殿骑士只有百余人,而两名护教军队长的部队多达五百人,如果真的打起来,迪亚的圣殿骑士固然能够最终击溃护教军,但是伤亡必然难以避免,现在帝国海军战舰已经抵达了港口,就算是护教军翻脸,自己也有绝对力量将其全数斩杀

        两名护教军队长相互对看了一眼,内心也是发毛,都是多年的老油条,明显也感觉到了迪亚骑士长的杀意,那里还敢有丝毫的反抗意思,老老实实跟在迪亚骑士长身后朝着停船码头走过去,港口方向,三艘作为探路的帝国龙牙战舰已经开入,战舰侧面全数翻开的挡板后面,是一门门敞开露出黑黝黝的雷神炮口,

        就算没有见过雷神,也早就听过帝国海军这种震撼武器的两名护教军队长,这一刻内心为刚才的决定而侥幸,如果自己不投降怎么办,怕是就要被炸成肉渣了吧,

        “降下主帆。注意四周情况,暂时不要下船”

        站在船首位置的帝国海军舰长从船头上转过身来。向身后的水手们下达命令,战舰主桅杆上的风帆被降下来,战舰稳稳的靠在码头,船体从如同镜面一样的平静海面滑过,留下一圈圈向四周波荡,就像是在静止的画面内突然画出了一道痕。舰长的年纪约在三十岁上下,头上戴着帝国海军的毡帽,身上穿着帝国海军笔挺制服,眉眼清秀,脸颊上的一道长两厘米的疤痕从眼角拖下,这是残酷的血色银雀之战中留下的,皮肤也因为常年海风吹拂而变成古铜色,

        如果不是那道疤痕,这绝对是张英俊的足以让不少贵族小姐魂牵梦绕的脸

        曾经风度翩翩的萨兰德上层贵族,此时更多了几分属于军人的刚烈,战俘奴隶的经历已经彻底抹去了当年高傲的菱角,他的名字叫白欧苏德,前萨兰德公爵,曾经被诺曼底人抓到欧巴罗地区当奴隶,在逃亡中看着同伴被残杀,血色银雀一战,他的名声才开始崛起,随后加入萨兰德远征军,萨兰德远征军被帝国剿灭后,他被征调入帝国海军服役。生生死死,起起落落。,曾经显赫的贵族身份,在这个年轻萨兰德贵族的身上,再也看不到前萨兰德南方大公爵继承人的影子,只有属于帝国海军那征服大海的第三分舰队司令官,也是这次帝国军开进黎波里方向的海军前锋分舰队指挥官

  https://www.65ws.com/a/0/235/407548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