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3258乱火十

3258乱火十

        地面在微微的颤动,小石子就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在地面间弹动着,震动的力量,”轰隆隆“犹如闷雷一般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似乎就像有什么巨大的猛兽正朝着这里越来越近,

        ”是骑兵集群的马蹄引起的波动,我敢打赌,要造成这样的波动,埃罗人最少也需要冲进一百米的范围“一名经验丰富的圣殿骑士看着这样的景象,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不知道帝国军想要做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营地内的区区四百人是绝对挡不住的”

        “帝国军的混蛋,竟然想要用一个小营地就阻挡住数千埃罗骑兵集群的冲击,真是疯狂”另外一名圣殿骑士闪现出一抹恼怒的神色

        “殿下,还是早点做准备好一些,一旦埃罗骑兵开始靠近营地,不管帝国军能不能挡住,我们都必须立即撤走”圣殿骑士们看向普达米娅

        “蹦”一种似乎什么被撕裂的声音传入普达米娅耳中,那是帝国重弩车的射击声音,虽然只有二十几辆帝国重弩车,但是重弩车的每一次发射,都会残酷的在埃罗轻骑兵群里边掀起一蓬漫天血雨,这些的景象闪动在普达米娅蓝色的瞳孔中,相当的令人震撼

        “这些帝国士兵不怕死吗四百人阻挡数千埃罗骑兵的冲击,在敌人可能已经冲进了一百米范围内,还能如此平静,普达米娅低声喃喃,这种诡异的感觉让她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微翘的嘴角突然露出一笑意,好险,差一点就在帝国面前丢了脸面,瓦里西恩是何等人物,帝国坐镇费珊与伊斯坦两大地区的帝国总督,二十万帝国东部军队的统帅,如此重要的人物,怎么也不会只带了四百名骑兵的,而先前的总总迹象都在表明,

        瓦里西恩根本就是在故意引诱埃罗骑兵这里是一个陷阱,而我们可能就是这个陷阱里边的饵吧

        教宗普达米娅从远处收回目光,俏脸冷峻的左右看了一下,更加确认了自己的判断,

        所有的帝国军人都在有条不紊的迎击埃罗人的冲锋,运用熟练而高效的帝国弩阻击埃罗骑兵的冲击,瞄准目标,扣动弩机,拿起第二把帝国弩,手指扣下,箭槽内的弩箭飞射出去,黑夜里也能听到尖锐箭头刺入人体的声音,神色平静的拿起第三把弩弓,目光随着远处已经冲进五十米射程内的埃罗轻骑兵的身影在移动,平稳的弩弓竟然连颤抖都没有一下,似乎营地外飞奔杀来的埃罗轻骑兵,完全就是等待宰杀的猎物

        这种情况下还能如此镇定,除了严格的军纪外,只怕还跟早就知道不会有丝毫危险有关,否则,是绝对不会有如此表情的普达米娅转过身来,向神色彷徨的圣殿骑士们摆了一下手“我相信这里很安全,我们是帝国的客人,相信帝国军人怎么也不会让客人受到惊扰的“

        ”客人”听到教宗殿下口里的词,圣殿骑士们都惊呆了,脸上齐齐变色,谁也不知道教宗殿下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对帝国军如此信任了整个营地只有四百名帝国骑兵,外面却是数量十倍的埃罗骑兵,教宗殿下这是疯了吗,竟然相信帝国军队能够抵挡住埃罗骑兵集群的冲击,

        ”殿下怎么能够这么想,区区四百帝国军能够做什么“

        “殿下,帝国这是将借刀杀人啊,殿下千万不要上当啊“圣殿骑士们一脸悲愤的喊道,跟四周有条不紊的帝国士兵相比,就像是一群被吓破了胆的胆小鬼看见了最可怕的东西,一阵阵的吵闹声,连普达米娅都看不下去了,埃罗人在冲击营地,帝国军队在战斗,自己的圣殿骑士在鼓动逃跑

        ”够了,诸位,我说了不离开就是不离开,我们已经亡命跑了大半个夜晚,好歹也给我教团军留最后一点颜面吧“普达米娅弯月一般的绣眉紧蹙,一股属于教宗殿下的威严散播开去

        “是,殿下”圣殿骑士们在普达米娅泛着血丝的目光下,纷纷低头,但还是拿着各自的武器走向前面,圣殿骑士的十字纹章在篝火下,如果营地真的被埃罗骑兵击破,他们可以保证至少在埃罗骑兵冲到教宗殿下之前,会受到圣殿骑士拼死一击

        普达米娅微微在内心叹息了一声,圣殿骑士属于教团军的中层军官人选,也是圣殿直属的骑士团,可是圣殿方面选拔的时候,似乎也太过于看重个人武力和个人信仰,而忽略了一名军事指挥官的其他能力,这其实也是宗教长期洗脑的一种后遗症,宣扬奉献牺牲的圣殿骑士精神,虽然让圣殿骑士在战场上不畏死亡,勇猛无畏,但是也因此脑袋里少了几分灵光就如同鲁提亚子堡会战那样,整个教团军空拥有五十门帝国雷神的优势,却完全不知道合理布置,一开打就完全是硬碰硬的力扛埃罗军的猛攻,十几万教团军最终战死了六万多,受伤两万余,最终因为不堪重负而全线崩溃,

        而帝国军队却是只用了三万骑兵在关键时刻的猛力一击,就让整个战局扭转这里边的差距,不得不让普达米娅内心生寒

        ”呜呜“一阵嘹亮的号角声穿透了轰隆的马蹄声,传入普达米娅的耳中,就在营地内的圣殿骑士做出一副准备牺牲的姿态时,营地的两侧,起伏高度大约二十多米的斜坡上,无数的黑影突然出现,无数的箭簇从这些斜坡位置犹如蝗虫一般的猛扑而下

        ”注意,侧面发现敌人,啊“

        呼喊示警的声音才喊出半个音节就戛然而止,传来强劲的冲击力打在身体上声音,那名发出警告的埃罗军官人还在马背上,血花已经从穿透的位置腾起在半空,三菱破甲锥造成的血口,带着血花就哗啦啦被夜风吹得飞散,一阵密密麻麻的颤动声音,就像是死神的镰刀一下降临

        箭簇横飞,鲜血飞溅

        此起彼伏的中箭落马的声音,在奔跑的战马群里边。传来一阵骨裂破碎的惨叫声音,在如此近距离遭遇帝国弩的射击,无论是身体的任何位置中箭,都是被一箭洞穿,箭头从身体的另外一端透出来,鲜血和碎肉从被射中的埃罗轻骑兵背后炸开

        突然爆发的场面,一下让准备强势冲营的埃罗轻骑兵就像是被人猛打了一记耳光,一下找不到北

        “射啊,不要瞄人,目标,战马射战马”

        瓦里西恩双眼发亮,依然是一贯猥琐的做派,亲自指挥的以上万帝国骑兵的弩射,绝对堪称贱人一个,不少冲近营门的战马,更是受到了来自营地和侧面两个方向的关照,就这样扎满了箭簇,整个马身猛地前倾重重砸在地上,将上面拼死向前的埃罗轻骑兵高高的抛出去,砸在营门口的地面上,这些满身是血的埃罗轻骑兵摇摇晃晃的想要站起来,立即就被无数从营地内射出来的箭簇扎成了刺猬下方奔跑的埃罗骑兵集群一片翻滚,

        ””我们被埋伏了,混蛋“

        ”快冲出去啊“

        狭长的走廊地带,各种各样的凄厉喊声,前端的混乱,导致后面的埃罗轻骑兵慌乱的勒住战马,前面的人中箭还没有来及滚下来,无数的弩箭已经在后面的人堆里边横穿交织,就像是一张张利牙狠狠的咬进了肉里,中箭的战马发出凄厉的嘶喊声,上面的骑兵被战马滚在了地上,倒地的战马越来越多,甚至将长廊都堵住了

        混乱一片中,有人大喊道”混蛋,我们的后路被堵了,敌人的目标是战马“

        ”这是什么情况“

        普达米娅看着外面类似屠杀一般的场景

        ”帝国骑兵堵了撤退的路埃罗人被伏击了“

        一名圣殿骑士脸色发白的说道,其他圣殿骑士们更是一个个脸色发绿,那个瓦里西恩实在是太混蛋了,明明拥有如此多的军力,却只派出了四百名帝国骑兵来作为诱饵,还好教宗殿下刚才没有跑,要不然就真的丢脸丢大了

        无数的战马几乎是堆叠一般的躺在走廊内,一些散开的埃罗轻骑兵在没有战马的情况下,拔出武器疯狂的冲向走廊两侧的斜坡,想要从这片杀戮地带冲出去,只见一排排的雪亮刺枪在黑夜里闪现出来,黑甲骑兵集群犹如波浪一般的从上面滚下来

        “杀”黑夜里炸开一般的声音,那是上万帝国骑兵的呐喊声,兵刃甲胄碰撞之声大作,冲向两侧突围埃罗轻骑兵毫无悬念的被战马踩踏在马蹄之下,,捅杀,无数刺枪在埃罗轻骑兵的人群里边,就像是一把闸刀猛地看下去,翻起了一道血色浪花,埃罗人被一片片的集体推了下来,完全就是在屠杀

        如此景象,不要说埃罗人自己懵了,就是普达米娅和麾下的圣殿骑士也都懵了,刺枪翻卷,惨叫响彻夜色,,大批的埃罗人发了疯一般的想要冲上斜坡,大批的人又被杀的血淋淋的从上面滚下来,

        “冲上去,不想死就冲上去啊”

        凄厉的呐喊声响彻夜空,看着两侧坡地上方黑压压一片的黑甲骑兵,埃罗轻骑此刻在绝境中更是爆发出一股决死一战的气势,提着手中的武器想要杀出一条出路来,数千人围聚在这条长廊里,脚下的泥土已经完全被血液染红,无数的优良战马的尸体堆叠在一起,,埃罗轻骑兵的心在滴血,如果不是卑鄙的敌人采取射杀战马的策略,如果不是战马的尸体堵住了后撤的道路,数千的精锐骑兵怎么可能一下被困在这片长廊里

        逼入死地。此时能够做的只有赴死埃罗轻骑兵不愧是埃罗东部边军中最能战的一支劲旅,完全不惧生死的作风在此时发挥到了极点,就像是疯狂了一样,中箭从马背上翻滚下来,摆了摆受伤麻木的手臂,在再次举起手中的小盾像是浪潮一样向上涌上坡地,凄厉的号角就像是在催命一样急切的响着,在营地火光的照映下,就像是染上了一层红光

        ”不要再耽搁了,合拢,杀光他们“瓦里西恩从长廊拼死突围的埃罗轻骑兵上收回目光,抬起手,埃罗东部边军主力应该已经朝着埃罗港方向来了

        ”命令,合拢“传达命令的轻骑兵从帝国骑兵队列面前飞驰而过,这道战争中最为残酷的命令,在传令骑兵的口中就像是有一种魔咒一般,一下点燃了所有帝国骑兵的血液

        ”骑枪向前,整队列向前,合拢“帝国骑兵队长的嘴角露出狰狞之色,杀气腾腾的大喊说道

        ”合拢“

        ”合拢“一片片下达命令的声音,然后就是被如山滚海一样敌人的铁骑撕裂了大地的回响,完全就是碾压喊杀如潮,马蹄声轰然翻卷,怒吼声、厮杀声、金铁相击的各种声音在整个长廊沸腾,两侧的帝国骑兵面对已经精疲力尽的埃罗轻骑兵开始收网,真正的铁甲骑兵在近距离内猝然发力时,脆弱的人体伴随着扭曲的金铁刮擦声,人血顺着飞扬的马蹄狠狠的抬起,然后甩出去

        ”敌人上来了,跟他们拼了“

        更大规模的马蹄洪流响了起来,延绵成片,几乎摇撼整片大地,血浪开始在长廊内翻滚,上万帝国骑兵就像是朝着中间合拢的一个夹扣,,混合的血肉、铁甲,一瞬间犹如陡然聚成的巨浪,它在所有人的面前,转眼间扩张、升高、升高、暴涨成滔天之势,吞没一切血肉之物

        代表荣耀的埃罗东军军旗,被残酷无情的战马踏入泥土中,整个局面到处都透着悲壮和惨烈,毫无悬念的屠杀,最后反抗偶尔便将战马推飞在血泊里,马蹄下发出可怖的声响,浓稠的血浆渗入深红色的地面,满地人尸马尸,马蹄踩在上面都能够带起如丝一样的血凝。

  https://www.65ws.com/a/0/235/407547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