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1702 普套会战 (八)

1702 普套会战 (八)

        多伦多河道之战的第三日

        刚非第八军团长古德平静的站在河道后面的一个隐秘斜坡上,目光审视着对面的猎鹰军队的营地,远处的夕阳正从地平线上的密林顶部照射过来,风吹过,河边的树林发出哗哗的声音,透过树林前的沟渠,可以看见对面河道上正在经过一队猎鹰军队的巡逻骑兵,这些身上穿着黑色轻铠,精神抖擞的轻骑兵,戴着圆顶的皮帽,身上背负着弯弓,鹰隼般的目光显得闪闪逼人,这队骑兵只是对于河道对面的滩涂瞄了几眼,而没有将目光看向更远的地方,似乎对于河对岸是否有敌人埋伏一点也不关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古德从这队心不在焉的巡逻骑兵身上收回目光,对面猎鹰军队的反应,让他实在是看不透!

        自从第一次交战时爆发出的猛烈,后面的两天,对面的猎鹰军队都在做着让古德感到嘀笑皆非的事,他们竟然在已经突破的河道上驻营,猎鹰军指挥官作茧自缚的采取防卫姿态,让古德越发看不懂“对方到底是在进攻,还是防守!”古德内心感到一丝困惑

        ”大人,雷姆夏特大人来了!“就在这个时刻,一名斥候从后面悄然过来,神色古怪的说道

        ”雷姆夏特,他来干什么?“

        古德眉毛微蹙了一下,此时此刻,雷姆夏特这个家伙不是应该在后面加固防御吗?他转身迈向侍从牵过来的战马,向身后一名斥队长候说道的”安辉莱尔,你留下继续密切监视对面的动静!“

        “我明白,大人!”这名斥候队长点头说道,在后方的军营,古德看见雷姆夏特在营帐内来回走动,手里握着一份信函,看起来似乎发生了什么事,看见古德走进来。雷姆夏特连忙迎上来,

        ”古德大人,敌人这几天有什么动静吗?“雷姆夏特脸上犹豫了一下,才突然问道,

        ”怎么了,雷姆夏特大人想要猎鹰军发起对我第八军团发起猛烈进攻吗?“古德看了一眼口不择言的雷姆夏特,神色不悦的嘴角微微撇了撇。”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阁下可能失望了”古德自信满满的说道“自从被我军在河道重创,猎鹰军已经是元气大伤,这几天更是偃旗息鼓,看起来似乎已经失去了北进的打算!毫不客气的说,经过我第八军全体战士的奋勇作战。粉碎了敌人企图骚扰皇帝陛下主力的野心,将普套战场的主动权牢牢的掌握在帝国手中。。。。。。“

        ”古德大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只能说事情开始变得糟糕了!“雷姆夏特的脸色变了变,打断了古德继续自大下去的臆想,

        ”雷姆夏特,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你对我第八军团取得如此荣耀的功绩不满。但是也不能这样说啊“古德脸色阴沉的闷哼了一声,语气里透着严重的不满”难道对于你来说,我第八军血流成河,死伤无数,猎鹰军队北进成功,才是你最开心的事吗?“

        ”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古德大人不要误会!“

        雷姆夏特脸色微微发白,抬起手。赫然有一份代表加急红色的报告,略带慌乱的说道“出现了一些意外,刚刚接到京都方面的报告,就在三天前,里斯本托方向的猎鹰军兵分两路,一路直奔向普套北路,也就是我们正在对抗的这一支。而另外一支大约7千人左右的骑兵部队,就在你我两个军团向普套北部运动之后,迅速穿越你我的防区,朝着帝国京都的方向开去了!”

        “什么!从我们的防区!”

        古德脸色惊诧。目光不可置信的看完报告,上面的内容让他整个人呆在那里,陷入一阵失神,这次真是丢脸丢到家了,就在自己在多伦多河独挡猎鹰军之时,另外一支猎鹰骑兵已经从自己原来的防区越过了帝国与普套方面的边界线,以迅猛之势扑向刚非京都

        “我想是这样的!”

        雷姆夏特神色惨淡的点了点头“你也知道,普套战场已经调空了边界上的边防部队,现在剩下的只有寥寥不到三个中队,加上根本没想到猎鹰军会从自己部队的防区杀过来,边防军连最基本的反应都没有,就被冲击而来的骑兵集群打击的溃不成军,死伤过半,甚至连边界上最为重要的大要塞凯伦斯堡垒也被对方突袭得手,从某种情况来说,帝国的京都已经暴露在猎鹰骑兵的刀锋之下!”

        “第九军团呢,第九军团不是还有五万精锐在京都附近吗?他们在干什么?”古德打了个激灵,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愤怒的将手中的报告扭成一团,双眼充血的问道

        “没有用的,敌人的打击太迅速了!”雷姆夏特嘴角苦笑,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第九军团与我们是三角侧应的布置,相互间隔五十里,以猎鹰骑兵的速度,就算第九军团能够有所反应,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迅速做出反击。为了阻挡敌人骑兵向京都逼近,第九军团已经下令收缩了防线“

        雷姆夏特声音停了停,目光闪烁的说道

        ”现在最让军务部方面感到不满的是,花费了两个军团阻挡的这支北进的猎鹰军队,只是引诱我们的诱饵“

        ”对方的目标一直都是帝国的京都,猎鹰军突入境内,京都已经陷入巨大恐慌,所有人都认为在七千猎鹰骑兵后面,应该会有更多的猎鹰军队出现,仅仅只依靠第九军团也无法抵挡住猎鹰军的全力攻击!

        “京都的豪族们围堵了军务部,集体指责军务部指挥失职,置帝国百年荣耀安危于不顾,迫于压力,军务部严令我们在最短时间内击溃这支北进的猎鹰军!迅速回援京都的第九军团!”

        “击溃北进的猎鹰军,回援京都!军务部的那些老爷们以为这是玩过家家的游戏吗?”古德一脸愤然,想到要正面冲击猎鹰军如同蝗虫般的箭雨,这位坚强的刚非猛将内心也在发毛

        “敌人可是从我们的防区过去的!论起责任来,你我难辞其咎!”雷姆夏特嘴角苦闷的一笑

        “好吧,我同意回军和你一起冲击猎鹰军,但是你能保证我们所面对的。真的只是猎鹰军的诱饵部队吗?”古德脸色难看的问道

        “我没法保证”雷姆夏特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气“我只能说,就算对方不是诱饵部队,至少我们也可以为帝国京都方面减轻压力,否则这支北进的部队转向京都方向,前后夹击,第九军团可能就真的完了。你我只怕也会背负贪生怕死的罪名!与其这样,不如奋力一搏!”

        多伦多河流长流而去,河水翻卷起滚滚浪花,天空在第四天变得有些阴沉,浓重的黑云如同棉团般盘踞不去,越堆越高。在天地苍穹的之间,如同一个硕大的眼睛,注视着的下方的大地

        “巡逻队,有情况吗?”西庭千骑长艾赫里伸手拦住一队路过的巡逻队,抬起头看了看头顶糟糕的天空,初春寒冷空气中充满了湿的味道,依照他在草原上的经验。这是大雨来临前的征兆,

        “什么也没有,说实话,我连到底是要我们寻找什么都不知道!”巡逻队长耸了耸肩,脸上无精打采的回应道,用手拍了拍自己敦实的战马“这样的河流,完全就没有什么巡逻的必要,五十米的宽度啊。敌人就算想要发起突袭也是一件很费劲的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扎营,不过就是一条河,骑马过去就是了,我就不相信前几天那样的铁罐子部队,还真能够阻挡我们草原人的弯刀!”

        “说的也是,不过就是一些重步兵。以前又不是没有遭遇过!”旁边一名巡逻骑兵说道

        “住口,巡逻是汗王的命令!执行命令就是了,谁再多嘴,按照部族法令立即割掉舌头”

        艾赫里扬起马鞭。一脸严肃的喝令让巡逻骑兵们一个个不敢再说下去,噤若寒蝉,在草原人的部队里,上位者的威严不容置疑,按照草原人的说法“锋锐的弯刀越多越好,但是发出命令的舌头只要一个就够了!”

        “呜“就在这个时候,发现情况的牛角号声从前面传来,

        ”注意,敌人!“

        从河沿上的岗哨传来嘹亮的声音,千骑长艾赫里和其他巡逻骑兵连忙转过头去,一道道刺眼的寒光,让他们的眼睛不自觉的微眯成一条线,果然,在刚才还什么也没有的对面,前几天出现过的十字军旗一面面的闪现,就像从地平线缓缓升起的刚铁之林,身穿蓝色重装铠甲的步兵队列,无数高耸的长枪,数万面盾牌组成的数十个队列,在墨色的天空下显得格外凝重

        ”准备作战!“

        整个河沿营地的猎鹰军部队迅速行动起来,临时搭建起来的木栅栏,在河岸地竖起一整排,在栅栏的内侧,5000名帝国中央军熟练弩手,排成四个半弧形的击队列,半蹲在这些木质栅栏的后面,手中的弩弓平举着,尖锐的弩箭在寒冷的空气中投出一股让人发憷的寒光,

        “全体列队!快!”

        艾赫里快步跑回自己的千人队,挥舞着马鞭,粗鲁的将还在休息的部下们从帐篷里赶出来,艾赫里的部队在帝国中央军营地的左侧,以帝国中央军为中心,一万五千人的西庭部队沿着河岸展开,战意昂扬的脸上再无一丝的懈怠,

        战争已经降临!如果先前还有一丝对汗王布置的不满,现在他已经忘却了这一点,因为他看在距离他左测200米外的帝国中央军营地,巨大而狰狞的猎鹰王旗正在寒风中飘扬着

        那是猎鹰汗王的战旗,能够在如此伟大的战神麾下作战过,将是艾赫里这一辈最为荣耀的事,艾赫里感到自己的热血已经沸腾,骑着战马,如同箭簇一样从自己部下的面前飞奔而过,嘴里高声喊叫着“竖弓!”

        整排的弯弓朝向墨色的天空,弓弦迅速被绷紧,发出一阵咯咯的声音,双方父数万大军沉默的气势,在阴暗的天空下,就像一把被洗刷的铮亮的利剑,都在想着将面前的目标撕碎。轰隆隆‘”一道闷雷从天空滚过,将天地间笼罩在一片地苍凉之中。猎鹰战旗和对面刚非人的十字军旗。同时都被大风吹得猎猎作响,仿佛即将擂响的战鼓,一股萧杀之气直冲霄汉

        “攻击!”

        刚非重步兵集群,集中猛扑向河道最为狭窄的地段,一个重装中队最先跳下河水中,河水并不深,盾牌被河水冲刷的铮亮。在奔腾的河面上如同一层层鱼鳞闪着寒光,步兵盾牌耸立在前面,掩护着后面的步兵向前蠕动,

        “射击!”河对面整排的西庭射手向着天空高抬起手中的强力复合弓,随着射击的一声厉喝声,成千上万的箭矢犹如一片密集的乌云般向河面上的铁乌龟扑上去。位于盾牌侧面的刚非士兵还没站稳就被射中倒栽入水中,鲜血飞溅,江面上浮起了一片片的猩红,但没有人顾忌这个,更多的刚非重步兵跳入河水中,在最浅的河段,河水只是淹没到重步兵的胸口。

        被派上来第一波部队,都是第八军团长古德特意挑选出来的真正的精锐

        三千人的精锐步兵,利用河水保护身体,高举着盾牌挡住头部,对面的箭簇无力的射入河水中,根本无法在水中阻力的情况下,射穿水层里重步兵厚厚的铠甲

        重装士兵河水中在艰难向前,箭簇如同雨点一样打在盾牌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随着河水逐渐放浅,刚非重步兵们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栽倒,但无论箭矢如何猛烈,他们只是举着盾牌弓身躲避,但却没有人停步,没有人退缩。没人出声,他们只是执着、默不作声地接近,再接近,那怕被箭射中。他们依旧在河水中一点一点地向前挪,仿佛向前的信念到死都未曾熄灭!

        ”啪!啪!啪“一颗颗投石在空中划了个弧线朝着猎鹰军的方向飞来。砰的一声巨响砸在竖起的木排上,这是雷姆夏特的部队,在第八军的后面用大量的投石车压制河沿上的射手,西庭射手的队列被砸中,一片血肉横飞,

        “前进!”雷姆夏特亲自策动着战马,身先士卒的迎着对面射出的箭雨,带着三千名骑兵飞跃进前面河水中,激荡起无数的水花,后面的步兵队长们用尽全身力气大喝道“临阵退缩者杀!”

        “前进!前进!”

        刚非全军上下都透着一种壮士断腕的决心,完全以决死的意志不断跳下河水中,雷姆夏特的杂牌部队用最简陋的木板推动着摇摆的船只,向对面发起冲锋,迅速搭建起一条漂浮在河面上的浮桥,为后面更多的重装步兵铺垫出一条通路,

        “好样的!”

        古德神色兴奋的看见第一队重装步兵冲上了对面河滩,正在翻越河滩上的几个深沟,对方射手的反击是那样的无力,完全看不出上一次密集如蝗虫啃食般的可怕景象,果然这是一支诱饵部队,真正的兵力只怕早就掉走了吧!只要有一支部队攻上了对面,就代表着会有更多的部队攻上去,对方数量众多的射手,此刻完全成了一种累赘,失去了河道的掩护,这些近战能力薄弱的射手就是对方最大的软肋

        没有人注意到,在猎鹰军本阵的位置,风吹起一面金色的猎鹰战旗,

        胖子眼睛微眯成一条线,犹如寒光射向远处蔓延而开蓝色海潮般的军阵!

        “看来刚非人已经全面压上了!”

        菲兰顿雅在旁边发出一身低呼,这一次刚非人可谓是倾巢出动,除了数量达到3万人左右的重装步兵,还有数量在三千左右的刚非骑兵,一万人左右的混杂步兵队列,一些打造好的投石车随着部队在缓缓移动,她不知道维基亚猎鹰用了什么办法,才几天时间,就逼迫刚非在普套地区的两个军团由防御转为进攻,而且还是如此孤注一掷的全力压上,简直就像设计好了一样,

        “眼前的这条多伦多河,即将被杀戮染红”知道真相的菲兰顿雅内心升起一股无力抵抗的感觉,先前密集的箭雨让对方遗忘了一个重要事情,他们所面对的不仅仅是射手,还有远比步兵更具有攻击力的骑兵集群,

        “陛下,敌人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了河滩!”

        一名满身战意的西庭千旗长策马飞驰而来,马术熟练的在猎鹰汗王面前勒住战马,大声禀报,在猎鹰汗王的身后,足足一万名西庭的骑兵已经列阵,整齐排列的骑兵铠甲一眼望不到尽头,

        没有人出声,只有战马的铁片偶尔发出几声磨蹭的轻响,

        在黑色的皮质头盔下面,是上万西庭骑兵闪动着浓烈杀戮欲望的的眼睛,

        密布河沿的巡逻队,只是为了切断刚非斥候,可能发觉兵力异常的眼睛,

        “准备!”胖子闷哼了一声,微眯成线的眼睛猛地睁大,右手缓缓抬起,举到半空中,空气似乎都在这一刻静止,一切都在等待着,无数的目光落在猎鹰汗王高举起的右手,前排的战马在不安地踢打着地面,低声地轻叫,连它们也被那沉寂中孕育的杀气所压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https://www.65ws.com/a/0/235/28187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