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1689 以猎鹰之名(七)

1689 以猎鹰之名(七)

        ”听说你这里有一位常客是公爵!“目送胖子进入房间,杜斯特伦伦凯转过身,脸上带着一丝好奇

        ”这位客人,你的消息真是灵通!“听到杜斯特伦凯的问话,中年女人脸上立刻充满了笑意,杜斯特伦凯也是出身贵族,当年也荒唐过一段时间,后来加入了军队,在这些烟花之地就很少光顾了,但并不代表不知道这些地方的特点,很多人都会认为要在阁楼地区寻找一位公爵会很难,其实如果那样想就错了,非但不难,甚至简单至极,你只需要一个问话,就能够得到所需要的答案,

        红灯区老板都会尽量标榜自己的店里有足够尊贵的客人停驻,

        而像普套公爵那样真正拥有一个公国的公爵,更是如同太阳般耀眼夺目,即使让红灯区老板亏本,他也会想尽办法的留住这样的客人,不管这个客人是不是猎鹰帝国内的,至少这是一位真正拥有土地,全力和至高爵位的人物,这就足以让其他阁楼为之相形见绌了,这就像一种看不见的比拼,在阁楼间并不比明面上的刀光剑影来的差多少,在红灯区,只有最好的阁楼,才能吸引到最尊贵的人!

        而有这样一位公爵客人,杜斯特伦凯只是表现出好奇的兴趣,前面带路的中年女人,就毫不犹豫的用手指了指三楼的一个房间“那就是尊贵的公爵的房间,房间门上挂着羊头装饰的那间,里边是最华丽的装饰。绝对能够给予公爵宾至如归的感觉”

        似乎怕杜斯特伦凯不理解,中年女人还特意加重语气说道“这可是一位真正拥有公国和土地的公爵大人。可不是帝国本土的那些只剩下名衔的空壳!只是xìng格有些古怪,挥金如土,但偏偏对这里一名叫阿维娃的女人特别着迷,这个叫阿维娃的女人长相只能算是一般”中年女人的声音停了停,显得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说道“在这位古怪公爵到来之前,甚至大部分的客人都不知道她,仅仅也就算是一个端茶送水的三流货sè。来自萨兰德,以前有一个孩子,但是害病死了,估计就是因为是萨兰德人,所以才特意吸引到没有去过萨兰德的公爵,你也知道,萨兰德人总是浪漫多情一些。而当初那场战争让不少的萨兰德贵族蒙难,谁又敢说,这个女人不会是某个萨兰德的大贵族的后裔呢!“

        ”你也知道那场战争?“杜斯特伦凯看着一脸哀怨的中年女人,确实没想到一个阁楼的老鸨,也会如此说,

        ”我可是2年前就到达西北海岸的第一批移民哦!中年女人正了一下脸上。少有的严肃说道“对于当初那场战争,我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也听说了一些,来自萨兰德的复仇者屠杀了上百万的诺曼底人,但对于因为战争而被掠的萨兰德受害女xìng。却同样采取粗暴的隔离手段,让这些令他们萨兰德人感到蒙羞的女人自生自灭。真是连诺曼底人都不如的懦夫,还是我们的猎鹰陛下够人情味”

        “这些女人不过是战争的牺牲品,因为自己的无能而处罚自己民族的女人,实在是一件愚蠢的事!我可是永远记得猎鹰陛下颁布的止杀令上的这句话的!才最终拯救了这些在萨兰德和诺曼底夹缝之间的可怜人,很显然,这个叫阿维娃的女人就是其中一个,虽然她从来不提及以往的身份和经历,但至少我遇到她的时候,还是能够看见传闻中萨兰德女贵族的花瓣标示的!”

        中年女人脸上闪闪发光,充满了崇拜,完全不知道她刚刚向自己最崇拜的人,推荐了一个按摩女,那个按摩女的长相不怎么样,但胜在年纪才十九岁,手指素长,身段高挑,而且按摩的手法相当不错,中年女人不是那种不懂得钓鱼的女人,她知道,要让一个男人充满**,首先需要全面的放松,而那个按摩女也是她花大价钱从其他阁楼挖墙角过来的,从小就经过专门的培训,绝对能够知道什么时候让男人放松,什么时候让男人紧张

        ”现在那个阿维娃也在房里!“

        杜斯特伦凯继续问道,眉毛上挑了一下,他对于中年女人语气里对于普套公爵的恭维不以为意,在帝国,公爵这样的名号已经失去了本来的光耀,自帝国统一战争,以摧枯拉朽的气势,一举荡平了伊卡迪瓦大陆的贵族层,对于大部分的伊卡迪瓦人,原有的贵族jīng英们,已经被商人和军人阶层所分化,已经很少还会人沿用公爵这样明显贵族称呼,而在杜斯特伦凯这样的帝国重臣眼里,一个小公国的公爵,实在是不够看!

        ”不会,你对阿维娃也有兴趣?“中年女人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很明显误会了他的想法,目光古怪的上下看了看杜斯特伦凯,那意思似乎就像在说,挺英俊的年轻人,怎么就好这一口,很显然,她把杜斯特伦凯想成那种觉得能够玩弄一位货真价实的外国公爵的情妇,就感到异常刺激的年轻人,这样的人在千奇古怪的红灯区实在是不少,就是有着更加变态嗜好的人,中年女人也见过,

        她嘴角笑了笑”年轻人,阿维娃现在不在公爵的房间,公爵虽然在这里过夜,但从不留女人在房间内,那种事之后就要离开,但是阿维娃现在也不能接客,因为客人还没走呢,这是规矩,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白天来,我可以帮你安排,但是必须现付定金,毕竟等着见阿维娃的人可是不少呢!“

        “这么说,现在房间内只有公爵一个人?”

        杜斯特伦凯可没心思去纠正这些,他此刻只是暗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位普套公爵也算有点意思。既要能够隐瞒刚非人的视线,又要苦苦等待来自猎鹰帝国的橄榄枝。估计在这道夹缝里,也是相当的困苦,甚至不惜自贬身份,想出这样的办法,做出一副意志消沉的模样,这样的人,或者真有值得帝国投资的地方,

        根据撒隆发回的情报。普套公国顶多也就是西南三分之一的大小,但是地理位置不错,距离刚非帝国的京都不到200里,如果帝国想要在商贸上打开停滞半年的瓶颈,想要彻底打开刚非帝国经济圈的广大市场,普套公国莅临刚非海岸核心地带的优势就足以让帝国考虑这样的投资,。普套,可以成为帝国商人挤入刚非经济圈的支撑点,让帝国的商业脉络毫无阻碍的深入到刚非这个不比帝国市场小多少的地方,

        对于撒隆的这个建议,杜斯特伦凯除了赞赏还有几分吃惊,这位一向习惯了杀人的屠夫。作风凌厉凶残的帝**团长,竟然在担任了西南总督后,立刻就开始考虑起更加深远的东西来了,这种感觉,就像是本来一名cāo刀的屠夫。却跟人热衷讨论起关于繁丽诗词方面的用语一样古怪,最为重要的是。这位屠夫的诗词,一下变得让最有研究的学者也开始变得慎重

        ”公爵大人,我能够进来吗?“杜斯特伦凯来到公爵房间的门口,用手敲了敲门,里边传来一阵翻动的声音,看来这位普套公爵在里边也没有睡

        ”是谁“里边传出略带沙哑的声音

        ”我是一名仆人,我的主人有点小交易要跟公爵谈谈!“杜斯特伦凯回复道

        ”仆人?“门被从里边打开,露出一张有些苍白的中年人的脸,目光对着一脸自然的杜斯特伦凯上下打量了一下,眼神闪过一丝诧异,似乎为谁有这样镇定的仆人感到意外,拉开门,说道

        ”进来,阁下的气质可不像一名仆人,如果非要说的话,更像一名贵族,在这样的地区,能够见到阁下这样的人真是意外啊!“

        ”公爵大人真是说笑了,在我们猎鹰帝国,贵族可不是一个褒义词!”

        杜斯特伦凯呵呵一笑,走进房间,虽然这个中年人比撒隆传回的画像上的人消瘦了不少,但还是有七八分相似的,出于谨慎,杜斯特伦凯并没有直接表明身份,而是在普套公爵的对面坐下

        ”公爵大人这么晚都还没有休息啊!“

        杜斯特伦凯目光左右看了看,房间确实很华丽,六米高的拱形浮雕壁炉里还燃烧着火,温暖的火光在空旷的房间里闪烁。透过高高的窗户,可以看见外面的黑sè天空,在雪白的墙壁上,映出几方金sè。一整块红底白纹的卡斯玛尔羊绒地毯,铺满了整个房间

        地毯另一头,中年人正从一个酒柜里取下一瓶红酒,拿着两个杯子走过来,

        ”实在是不习惯这里的天气,可能是因为更加靠近北方的缘故,总是让人不愿意离开温暖的壁炉,让你见笑了!“中年人将杯子放在两人间的桌子上,缓缓往里边倒酒,随口问道”你刚才说有一个小交易,不知道是什么交易!“

        ”其实也没什么,我的主人在西北有一块土地,不知道公爵有没有兴趣!“杜斯特伦凯很随意的样子将带着红宝石戒指的手指伸出来,端起面前的酒杯,轻轻抿了一口,红sè的光泽让正准备端起酒杯的中年人愣了一下,

        “西北吗?“中年人的眼神立刻炙热起来,几乎是迫不及待的问道”阁下所说的土地是指什么?如果足够好的话,只要我能够付出的,我不会任何犹豫,但是现在。。。。。。”

        中年人想到自己岌岌可危的处境,脸上露出一丝犹豫和痛苦,直言说道“我的地位正处于危险中,你们想要那块地,就必须要能够保证我的位置才行!”

        ”对于我的主人来说,公爵的要求是在不算什么!,但是,任何的交易都是需要诚意的,就算是帮助,我们也需要知道阁下够不够格!“杜斯特伦凯嘴角含笑的站起身,装似无意的将手指的红宝石戒指脱下,丢入酒杯里,珍重的放在桌子上“我的主人说,公爵大人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看来。终究是要如此啊!”

        普套公爵有些愣神的看着酒杯,杯子里的酒水混着红宝石。显得更加红如鲜血,直到杜斯特伦凯离开,普套公爵犹豫了十几分钟,才神sè凝重的站起身,目光看着窗外的黑sè天幕,嘴角苦笑了一下,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来人。把我的那名马车夫找来!我有急事需要离开,他应该就在隔壁的那家阁楼”普套公爵走到门口,向外面的仆人喊道

        “遵命,公爵阁下!”一名仆人很快离去,十几分钟后,一脸睡意的公爵马车夫骂骂咧咧的走进来,

        他确实就在隔壁的阁楼。刚非人给他的任务,是让他寸步不离的监视公爵在猎鹰帝国的一举一动,但是连续十几天在女人满群的红灯区,而公爵总是整晚的不出门,在瑟瑟寒冬里,车夫最终放松了寸步不离的监视。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安乐窝,反正隔壁就有一家还算不错的阁楼,对于这个回国就会立刻被关押起来的主子,他实在是连最基本的忌惮都欠丰了,

        “公爵大人!”马车夫在门口喊了几声。但是里边没有丝毫的回声

        “搞什么,都是要死的人了。还这样摆架子!”马车夫非常不满的低哼了一声,手推了推门,门竟然轻轻被推开了一道缝,车夫脸上愣了一下,顿时变得苍白起来,那个家伙不会跑了,带着这些的想法,车夫毫不犹豫的推开房门,眼前的景象让他愣了一下,公爵正一身齐整的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少有的一脸平静,看了冲进来的马车夫一眼,淡然说道“利罗,我还没跑呢,说起来,你跟在我身边也有3年了!”

        “小的只是害怕大人出了什么意外,所以才。。。。。”马车夫手足无措,呆呆站在那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公爵的平静给他一种异样的感觉,似乎他的一切秘密都暴露在公爵那淡淡的视线下,这种感觉让他的身体微微颤抖,

        “放心,死不了,至少现在还不会死!”

        公爵嘴角冷笑了一下,向自己的马车夫伸出手,做出一个请坐的手势“坐下,几年来跟着我这个受气的公爵,也同样受了不少的苦,我记得你的第二个儿子就要出生了,产期就在下个星期!”

        “是的,大人!”

        马车夫一脸尴尬,不敢坐下,听到公爵的侃侃而谈,他的内心不由闪过一丝犹豫,三年前,他只是一个街头的流浪者,是公爵看他可怜,让他担任了马车夫,虽然也是受尽了白眼,但至少跟在公爵后面温饱没有问题,自己娶妻生子,从最初的感动开始变得麻木,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切都变了,或者,就是从对方拿着赌债的欠条上门逼债的那天,将匕首抵住自己脖子的那天开始的,

        自己的主人换成了刚非!

        “能够告诉我,你是刚非人安在我身边的第几个眼睛?”普套公爵看了看脸sè难看的马车夫,拿起桌子上的酒杯,丝毫不顾及里边还有着红sè宝石,轻轻抿了一口,淡淡的冰冷在嘴唇里化开,顺着咽喉而下,让他难受的轻咳了一声,但这种感觉,让他握着酒杯的手指发出咯咯的声音

        “我。。。我不知道大人的意思!”马车夫身体颤抖了一下,脸sè变得死灰

        “利罗,没什么感到内疚的,在你之前,我的仆人,我的情妇,还有我的卫队长,他们都跟你一样!”普套公爵嘴角苦笑,深吸了一口气,从座位上站起身,脸上露出几分狰狞“从我回到公国的那一刻开始,刚非人就很清楚我在干什么,他们之所以装出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是因为他们知道,我永远在他们的视线之下,我只要在刚非的势力圈,就不会有任何的作为。。。。。。!”

        ”所以,还请原谅我!“普套公爵突然翻动了一下袖子,里边露出一把锋锐的短匕首

        “大人,你这是干什么?”马车夫完全愣住了,就在这一刹那,匕首的刺骨的寒光照在他有些惨白的脸上,带着几分决然和狠辣,普套公爵猛地一匕首刺入自己肋骨,剧烈的痛感甚至让他产生了短暂的窒息,两颗眼球甚至鼓出来,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口的呼着气,

        普套大公满是鲜血的手松开匕首柄把,嘴角冒出红sè沫,突然手指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马车夫,脸sè狰狞的大声喊道“来人啊,抓刺客!”然后满身鲜血的跑出大门,一路嘡啷,凄厉的喊声立刻引来不少的人

        “怎么了?”

        “公爵遇刺了!听说是公爵的马车夫干的”

        很快,地区治安队在十分钟内就赶到了,他们看见的是倒在血泊中的普套公爵,和一个完全傻掉了的“杀手!”

        “这次出大麻烦了!”治安官被眼前的景象刺激的打了一个冷颤,脸sè难看的想死,普套公爵在这片红灯区太有名了,而且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公爵是到猎鹰帝国来执行外务的,也就是说,一名他国的外务官员在自己的辖区被人刺杀,这样的事实一定会一直呈送到猎鹰陛下哪里去的

        “来人,立刻保护现场,把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抓起来!”治安官手指了指马车夫,士兵们一拥而上,这种时候可不是马虎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在这件阁楼的另外一个房间,一名相貌yīn柔的年轻人正平静的看着这一幕

        “这个普套公爵还真对自己够狠!”

        杜斯特伦凯深吸了一口气,神sè平静,猎鹰帝国方面所要的诚意很简单,那就是普套大公必须自导自演一出被刺杀的剧目,毕竟这场暗杀发生在猎鹰帝国的境内,根据利益最有益化的原则,很容易将刺杀的幕后主使者,指向普套公国内部,

        竟然有人在帝国境内刺杀他国特使,猎鹰陛下震怒之下,帝国才能够在刚非人的视线下,以追究的名义正式介入普套公国的乱局!

  https://www.65ws.com/a/0/235/22630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