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1641 西南之乱(五)

1641 西南之乱(五)

        黎明,西南军前线大营

        天空的月亮从满月变成了半弧,巡逻队士兵坐在火堆旁,夜sè的冷风吹得西南军战旗哗哗作响,一窜清脆的马蹄急速掠过林立在禁卫军附近的西南军营帐

        墨菲奥布恩在床上辗转反侧,不知道为什么,半夜时,他透过帐顶的天窗看见一颗拖着光尾的流星从头顶划过,莫名感到一种难过的心悸,似乎什么珍贵的东西正在远离

        “来人,加派今晚的守卫!”墨菲奥布恩下达命令,身为战场上的武将,见多了生死一线,或多或少都相信自己的直觉,

        目前前线的局势很微妙,自己也犹如在一根越来越绷紧的钢丝上跳舞,西北20万军队强势压境,自己的西南军虽然与西北军力量大致相当,但其实所有的将军心里都没底,

        实在是西北的维基亚猎鹰这个人太凶残了,如果半年前,还有人提到维基亚猎鹰被西北人称为战神,大部分的将军都会笑掉大牙,但是只有真正跟其交过手,才知道这个家伙是货真价实的战神,

        一个人以劣势兵力横扫了西北,在碧野谷,犹如鬼神一般的西北海岸骑兵杀的西南大军尸横遍野,当时,外界都在传言,是当时的西南总领阿尔杰农卡佳魔障了,自己一头撞入了西北海岸的圈套,但随着参与过那场惨败的西南军将领在半年后被放回,那场大战的真相才真正透露出来,阿尔杰农卡佳没有疯,事实上大部分知道真相的人,都会选择跟阿尔杰农卡佳一样的选择,

        实在是当时的局势,让阿尔杰农卡佳别无选择,西南大军高调北上,结果还没见到西北海岸的主力。高品质更新海军主力就首先沉没于本应登陆夹击的奥阿查海域,1

        十万大军气势汹汹的沿途而上,马踏西北,杀气漫天,战旗如海,所有人都认为西北海岸马上就要一片腥风血雨,

        结果却让所有人眼球掉了一地,西北海岸随便跑出来一个利达库斯,就凭借被一座不起眼的卢旺阿卡小城,阻挡了西南十万大军半个月。西南军就像是一头撞在了铁板上,军心士气迅速消耗,为了解决军粮危机,阿尔杰农卡佳不得不容忍部下劫掠焚毁了亚特伍德海城,导致整个西北彻底站在西南的对立面,

        北进西北已经不可能!

        阿尔杰农卡佳也不是孤傲贪心之人,恰恰相反,他深知强行深入的危险,他已经准备撤军。突然,一个绝佳的直捣黄龙的战机摆在阿尔杰农卡佳面前,西北地区的班戈地区愿意当内应,并且指出西北海岸的后勤大本营就在碧野谷

        真是天不绝啊!。估计当时阿尔杰农卡佳就是这样想的,是带着战败的嘲笑返回西南,还是带领大军最后拼一把,

        这是一个带有风险的赌博。

        但也仅仅是风险,不是危险,阿尔杰农卡佳不愧是名将。战机在前,行事一样小心谨慎,亲自jīng心挑选了八万大军奇袭碧野谷,加上班戈的军队,两军总数达到十万,

        按照常规对比,当时西北海岸的军队只有6万,

        就算真在碧野谷设伏,西南军也足以凭借优势兵力全身而退,阿尔杰农卡佳的做法无可非议,但正是所有人都认为不会有太大危险的碧野谷,成了八万西南军的惨败之地,一道猛烈的雷神之火封锁了谷口,数万西南大军被关门打狗,彪悍的西北海岸骑兵如洪水倾覆杀来,激战一夜的西南军体力战力都已经严重不支,后军拼死力战,万军崩溃,被西北海岸来了一锅端!

        当一条条线索被摆出来,一个就是傻子都能够看出的骇人脉络,无比清晰的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击沉海军,切断后勤,借助整个西北的力量斩断西南军北进的道路,最后引诱已经陷入败局,选择最后一博的西南十万大军,像一个被人牵着鼻子走的猎物,最终逸以待劳的一脚踹进早就布置好的死局。高品质更新就在这就是维基亚猎鹰,短短的18天时间,不过就是一迅而过时间,连坑带蒙,西南军还未交战,就已经是无论士气还是战力将到了最低点,

        种种作为,只为了最后畅快淋漓在碧野谷一锤定音,维基亚猎鹰军神之名,当之无愧!“索那河畔,维基亚猎鹰指挥西北军队,再次不动声sè一口吞掉十万高卢士兵,只要想到这样一个家伙就在对面冰冷的看着自己,任何人都回感到心里冒寒气,六万军队时尚且敢以弱杀强,现在手握二十万大军,谁敢说,这位军神陛下没有一口吞掉西南的可能。

        “还是有些大意了,希望那个家伙能够遵守承诺!”墨菲奥布恩自我安慰的刚刚合上眼,立刻感到耳边传来一阵鼓点般的声音,

        “这是骑兵的马蹄声啊!墨菲奥布恩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脑子闪过一个念头“莫非是“西北军打过来了”了?与他想法配合,军营立刻传来了不同寻常的喧哗和噪音,就像突然被掀了巢穴的蚂蚁,脚步声纷乱频起,突然间,外面的是沸腾的人生,爆发出一阵狂暴的嚷叫,无数个嗓门的声音在杂乱无章的喊道

        “混蛋,竟然又炸营了!”

        墨菲奥布恩脸sè难看一边穿衣服一边喊“快,立即召集执法队,不要乱”

        也难怪他这样紧张,与西北军的对峙,让西南军的每一个人的神经都绷紧,长期在生死线上徘徊,积累了相当多的负面情绪,恐惧、憎恨、愤怒,巨大的压力,由于被严酷的纪律约束而无法宣泄,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突然地爆发。

        ”维基亚猎鹰来了!“

        两天前,半夜里有一名士兵在梦寐中突然暴起,发出可怕的吼叫声,状若癫狂的拔剑砍杀周围的同伴。更恐怖的是,周围人也被突然惊醒,出于恐慌和无知,这种疯狂的举动导致一百多名士兵被砍伤砍死,如果不是执法队的及时赶到。死伤会更加惨重,

        卫兵在门外低声禀告“大人,从首府来的信者!他们说马上要见你。高品质更新就在”

        ”首府?“

        墨菲奥布恩脸上的恼怒少了一些,他安排墨菲林斯镇守首府,并且有作风细致且调度能力很强的尼采和三千军队,加上控制千名城卫的鲍杰林,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出意外的可能,如果说是斯坦利宾塞,那真是笑话了,斯坦利宾塞已经在索那河畔吓破了胆子。这次回去修养,只带了百人左右的禁卫军,实在是翻不起什么风浪

        ”知道了!请信使稍等,我马上就来。”墨菲奥布恩压住心里的郁闷,拿起挂在衣架上的铠甲,

        卫兵有点犹豫“大人,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些使者的样子有点古怪,大人还是小心一点好…”

        “古怪?”墨菲奥布恩再次愣了一下。突然,外面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和兵器、铁甲碰撞的响亮声音,卫兵陡然提高了声量“你们干什么!太没有礼貌了!”

        一个粗豪的声音说“不必劳驾墨菲奥布恩大人出来了,我们自己进去就行了!”

        “混帐!你们懂不懂规矩。这是中军营帐,擅闯者死,来人哪,有刺客!”接着就是叱骂与兵器交手的声音、卫兵沉声闷哼。显然已经受了伤。听到这里,墨菲奥布恩身体微颤了一下,一股寒冷袭过他的心。哪里来的刺客?是西北人还是另有其他人,但时间没有给他太多思考的时间,他刚从枕头下抽出了自己的佩剑,

        “砰”的一声响,帐篷的门口突然被人从外面踢开,寒冷的夜风里带着血腥味席卷进来,呼呼,风吹得帐篷内的火把啪啪的响

        “杀掉墨菲奥布恩者,重赏封男爵!”随着一声喊声,十几个手执火把的骑士蜂拥而进,影影绰绰不知道有多少人,锋利的刀刃在人群中闪动着金属的冷光,整个帐篷全是金属铠甲的反光

        “杀!”

        墨菲奥布恩在突然而来的光线下,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睛,凭着感觉,他手中的佩剑狠狠朝着最前面的人刺过去,啊!传来一声惨叫,一名骑兵被刺穿了胸口,墨菲奥布恩一脚将目标踢的倒飞出去,砸得后面几个人一起滚倒。他虽然不是什么杰出的武将,但对付一两个骑士的身手还是有,几乎不容犹豫,带血的佩剑剑柄,重重将左面摸上来的偷袭者撞得鲜血狂喷,偷袭者退后撞倒了火盆

        “啪啪”无数的火点从倒地的火盆里翻到地上,很快就点燃了帐篷主杆旁的帷幕,火苗汹涌,“快杀掉他,等下卫队就来了!”袭击者慌乱的喊道

        “你们是禁卫军!是斯坦利宾塞指示的吗?”墨菲奥布恩厉声喝骂了一声,冷峻犹如雕像,利用帐篷空间有限的优势,手中佩剑又杀翻了两个袭击者,他听出对方的口语带着浓浓的京都味,竟然是禁卫军?这个意外就如同闪电般划过他的脑海,难道斯坦利宾塞这个家伙真的狗急跳墙,想要杀掉自己来夺取西南军的军权?

        “杀!”附近的jǐng卫迅速杀到,十几个刺客被乱刀砍翻,地面被刺客的鲜血染红,赶来的jǐng卫手指的火把静静地燃烧着,发出劈劈啪啪的轻响声

        ”说,你们到底来自哪里?“墨菲奥布恩脚重重踩着最后一个奄奄一息的刺客,那是一名亚麻sè头发的年轻人,右手在乱战中被砍伤,双腿都是翻开的红sè血口,只有一只手撑在地面,人在火把的照耀下,脸上毫无惧sè,昂着头,身上穿的尽然是墨菲龙甲骑兵的制式铠甲,这让墨菲奥布恩的瞳孔不自觉的畏缩了一下,

        “当然是西南首府!”年轻人火辣辣的目光看墨菲奥布恩,嘴角微咧,非常嚣张的缓缓说道“可惜,我达可胡尔没有机会杀掉你这个人人得尔诛杀的国贼,但我相信,今晚之后,我达可胡尔的名字将传遍整个帝国!”

        “你在说谎,西南首府不是。。。。。。。”墨菲奥布恩满是血丝的双眼死死看着年轻人,虽然感觉到了什么,但是依然保持着一份侥幸

        “是什么?如果你是指墨菲林斯那个蠢货的话,那我可以告诉你,那个蠢货的头现在就悬挂在西南首府的城门上!”躺在血泊中的年轻人哈哈大笑,知道墨菲奥布恩不会放过他,干脆说的更加难听“蠢货就是蠢货。不要以为你墨菲兄弟就是无敌的,在我们禁卫军眼中,你们不过就是两条可怜的丧家之犬而已,我军已经掌控了西南首府,然后就是整个西南。。。。。。”

        “混蛋!”

        忍无可忍的墨菲奥布恩一剑劈掉了年轻人脑袋,因为用力过猛,劈掉人头的带血的长剑,趋势不止的重重的插入土中,上面的人血滴答滴答的顺着剑刃滴落在地上,形成了一汪血潭

        “来人。给我搜”

        仰起头,看向尚未天明的夜空,想到弟弟墨菲林斯生死不明,沉着如墨菲奥布恩一脸狰狞如疯,他下令士兵搜查这些刺客的尸体,结果在那名被砍掉脑袋的年轻人身上,士兵们找到了一枚看起来很名贵的印鉴,上面雕刻着墨菲林斯四个字,士兵连忙交上去。很快,他们就看见被他们所敬仰的墨菲奥布恩大人,双手颤抖的捧着这枚侵染了人血的印鉴,突然跪在地上。双手抱头痛哭起来,

        “大人,出了什么事?”

        闻讯赶来的西南军将领们一个个看着跪在地上痛哭的墨菲奥布恩有点发蒙,在他们印象中。墨菲奥布恩是典型的睿智人物,很少会有这样悲情的场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将军们面面相窥。地上的十几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到底代表着什么?

        “来人,传达命令,全军返回首府!”

        就在众人困惑的时候,墨菲奥布恩已经从地上抬起了头,铁青的脸上带着尘土,咬牙切齿的说道“斯坦利宾塞你这个老混蛋,我墨菲奥布恩在此立誓,必然亲自带军攻下西南首府,一定亲手杀了你!”

        “大人,现在就回去了吗,那我们后面的西北军队怎么办?”将军们有些慌了,

        20万西北军队在后面虎视眈眈,此时不管不顾的掉身返回,只怕还没到达目的地,就已经被追击而来的西北20万大军啃食的一个不剩了,西北海岸骑兵的凶悍是人尽皆知的,那可是千里覆盖,杀人无数的超级jīng锐,在西南军中,能够预制对抗的部队还没有。

        “我是军队的统帅,你们想要违抗军令吗?”墨菲奥布恩猛的扭过头,在火光的照耀下,双眼红的就像要滴下血来,声音中蕴含一种压抑的愤怒和威严,

        ”当然不是,大人,只是就这样返回,是再是。。。。。。“刚才发问的那名将军面露恐惧,退后了几步。

        ”来人,把这个家伙抓起来!“墨菲奥布恩满脸怒意的大声喊道

        “大人,很遗憾,军队无法执行你的命令?”就在这时,一员西南军将军越众而出,熟悉的声音响起“朗图将军说的没错,我们不能将背后暴露给西北人,更加无法对西南首府发起攻击,因为我们所有人的家眷和亲人都在首府,大军兵临城下之rì,就是我们失去亲人的时候,还请原谅”

        ”没想到,布兰顿,连你业反对我!“墨菲奥布恩的瞳孔猛然缩小了,布兰顿是他最信任的心腹之一,自己的卫队长之一

        ”还请大人原谅!“布兰顿惭愧的垂下了目光不与墨菲奥布恩对视“很抱歉,大人。请你原谅,因为我也是西南人,我们不能坐视西北军队就这样进入我们的家园啊!。”

        ”你们。。。。。“

        墨菲奥布恩怒气冲冲的脸上,犹如受伤孤狼般的目光扫过一个个西南将军的脸,没有人敢与他的视线相对,跳跃的火光给他苍白铁青的脸映上了一层红晕,

        这些与自己朝夕相处的部下们,此刻却显得那么的陌生,自己曾经与他们一起作战,一起抵抗刚非人,一起为重镇西南军而奔波,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曾经满怀崇敬之心的称呼自己大人,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一相情愿,归根到底,我并不是西南人啊!“

        墨菲奥布恩仰头看向天空,眼中飘洒出水珠,嘴角露出苦笑,真是残酷的现实,西南就是西南,本土军队的优势和劣势都是一样,为了守卫家园,他们可以与入侵者拼死而战,

        同样,为了顾忌亲人,他们也会放弃下达作战的命令,

        自己曾经异想天开的认为能够完全掌控西南军,却没想到,在真正的利益冲突下,最终会是如此结局,突然,墨菲奥布恩有点嫉妒起对面的维基亚猎鹰,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家伙就能在西北折腾的翻了天,结果在危机前,西北的所有势力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心甘情愿的跟随在他的战旗之下

        ”罢了,所有墨菲龙甲骑兵听命令,明早启发,我们去西南首府!“墨菲奥布恩只能这样下达命令,还好,随同自己一起来的三万龙甲骑兵,并不是西南人,否则,自己就成了光杆了。

        〖

  https://www.65ws.com/a/0/235/19838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