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1636 索那河会战(五)

1636 索那河会战(五)

        上游方向传来的轰隆之声,引起了河段中游交战双方的注意

        “稳住!”一名猎鹰zhōngyāng军的将军大声命令道,尽管他的脸上也写满了茫然,但远处代表猎鹰陛下的猎鹰战旗还在主阵的中心迎风飘展,这就是保证,就在他让人去大本营请示的时候,一阵马蹄声从上游飞驰而来,十几名迅捷的近卫骑兵从上游奔跑向下游,突然在这里停住

        “这里是怎么回事?”帝**团长撒隆猛的勒住战马,马蹄重重的扬起地上的尘土,目光扫过激战的河面,一双眼睛顿时充满了杀意,嘴里用尽全力喊道“我是帝**团长撒隆,这里是谁的防线

        “帝**团长撒隆!”正在休整的猎鹰军士兵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目光一下聚焦在这位骑在马上的中年人身上身上,这位帝**界的支柱重臣,此刻却是连铠甲都没有穿,其他的近卫骑兵也是如此,难怪能够奔跑的那么快,但那传闻中看上一眼,就能够让人魂飞魄散的独眼,在夜sè里闪着慑人的光泽

        ”是我的防线,我是zhōngyāng军第七旗团长纳缇伍兹!“

        那名zhōngyāng军旗团长连忙跑过来,“撒隆大人,虽然你是军团长大人,但是这样也。http:。。。。。”那名猎鹰军将军看着撒隆连铠甲都没穿,脸上严肃,立正身体向撒隆行礼,脸sè不卑不亢,

        “既然是zhōngyāng军,就应该知道战前,陛下下达了任何情况下,不得擅自下河与敌人交战的命令!”撒隆目光扫过这名zhōngyāng军军官的脸,又看了一眼河道中间交战的战线,眉毛微蹙,不容置疑的厉声问道”你回答我,你的士兵在干什么?“

        “报告大人。我的士兵在作战!“纳缇伍兹昂起头,脸sè严肃大声回应道”河水只有腰部深度,敌军来势汹汹,如果不主动下河与之交战,仅仅凭借河堤,一旦等对方投入的兵力达到我军承受的极限,整个防线将难以压制敌人的攻势!”

        “我不管你是什么理由,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马上把所有人都撤上来!”撒隆怒了,马鞭挥舞了一下。怒斥“如果你是自己的部下,我早就一鞭子抽下去,军令如山,哪来那么多废话!”

        “陛下曾经说过,身为一军主将,必须学会抓住战机就死死咬住,我认为自己没有错,只要再给我半个小时,我军将反攻上对方河岸!”纳提伍兹神sè激昂的回答道

        “反攻?谁让你反攻了!你以为整条防线23万大军。就你一个聪明人吗?”撒隆焦急的往上游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马前这名勉强倔强的zhōngyāng军旗团长,决定实话实说”上游已经掘开了河口,洪水转迅就到。很快这里就会被洪水淹没,如果你想要你的人都被洪水卷走,那就继续待在河道反攻吧!

        “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去见陛下,可没时间继续跟你在这里磨蹭。告诉你这个已经是泄密,你自己看着办!“撒隆马鞭狠狠抽在战马臀部,带着数名轻装的近卫骑兵飞驰而去

        “什么!“

        纳缇伍兹脸sè变了变。两军惨烈厮杀了一个多小时,整个河面都是人,无数散乱的尸体被水流冲上两军交战的河岸旁,士兵们都杀红了眼,他麾下的六个中队,在不到三个小时内,就出现了人员超过三分之一的战损,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将退回来的部队重整,然后继续投入战斗,

        在这场不死不休的绞杀中,谁退却,谁就是失败!

        高卢军队一开始还算是气势如虹,与猎鹰军顽强的杀的旗鼓相当,但随着时间的延长和伤亡的增加,猎鹰军的战意反而越发高昂,高卢人在河岸对面投入的援军数量明显跟不上,已经明显出现了疲态,

        纳缇伍兹还在打算着,借此打一次反攻,直接杀过河面去,但现在,纳缇伍兹只感到一股寒意升起,洪水!纳缇伍兹目光扫过只到腰部的河水,在火光中闪动着人血般的浓稠感,难怪今晚的水怎么只有这么一点,原来是陛下让人截断了上游,纳缇伍兹生生打了一个冷颤,撒隆最后那句话触动了他的神经,他可不认为撒隆这样级别的帝国重臣需要欺骗自己,

        他是来自西部军团的军官,是这次奉命调往西北海岸的两个西部旗团中的一支,

        两支西部旗团被胖子暂编为zhōngyāng军第七和第八旗团,这次会战作为后备队使用,因为重新调整,两支预备队被派上了一线,帕拉汶一战,准备不足的西部军团,差一点被多罗克绝代老帅安托的拼死一战,打的集体完败,虽然最后还是守住了帕拉汶河岸,但表现欠佳的西部军团,都已经注定从从荣耀的帝国第一军团的宝座上跌落,当时如果不是zhōngyāng军将军胡科奇力拼死赶到,差一点就引起让整个帝**,都感到蒙羞的重大战略失误,

        正因为如此,在战后的处理上,猎鹰陛下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将骁勇善战的西北军团从繁华的大陆中心帕拉汶一下调到了偏僻的多罗克亚伦山区,

        这是来自猎鹰陛下无声的斥责,太多的西北军团军官一谈及此事,都是一脸的愧意,战败就要受罚,这是猎鹰军的铁律,没有一个军官对此决定不服,但是他们的内心,也在热切的希望能够有机会重拾荣耀,

        无论是士兵还是军官,哪怕是只有一次机会,也会选择与敌人拼杀至死,也绝对不再退缩一步,

        这两个旗团虽然是预备队,但既然被派上了一线,打的比其他河段的zhōngyāng军都凶猛,也是这两个旗团的士兵,第一个不顾军令的跳下河段,士兵疯了,军官也疯了!仅仅人抬回来的中队长就有3人,小队长22人,占了整个旗团中下层军官的二分之一,纳缇伍兹如果不是旗团长,可能也在战损之列,但是没有一个军官对此有怨言。受伤的回来包扎一下,又立刻回去,这是西部军团的士兵,在将压抑在心中一年的奋勇之心打出来,

        现在要他们在已经看见的胜利面前撤回,是多么残酷的一件事,

        在艰难的决断几秒之后,纳缇伍兹愤恨的一拳打在河地上,指节间隐隐泛出血迹,咬牙切齿的抬起头。如同受伤的野兽般大声向身后的传令兵命令

        ”传号手,命令全军撤回河岸!不管是谁,是否在交战,立即不惜代价撤回河岸!谁不回来,老子先杀了他!“

        “呜呜”

        凄厉的战号,就像不甘心的长声叹息,在黑夜里响彻整个索那河地,还在水中激战的上万猎鹰军士兵,有些茫然的回头”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失败了吗?”正在生死鏖战士兵的脑海里,几乎同时闪过这个想法,战号之声让所有人的神经都绷紧。一些从前面撤回休整的部队纷纷站起身,

        军令如山,尽管一百万的不情愿,河道中的猎鹰军士兵迅速回撤,刚刚上岸。一群满身是血的军官就将纳缇伍兹围住了“大人,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为什么要撤,我们没有输。我们甚至已经打过去了!我们不能为西部军丢脸”

        “我没法解释,但这就是命令!”纳缇伍兹脸上狰狞的厉声回答”上游掘开了河口,很快就会有洪水下来!“就在一群军官吵扰的时候。激烈的轰然声一下撞击在岸堤上,

        只见上游处涌来一个高达十几米阔似无际的巨浪,河道两旁就像的岸堤就像忽然消失了那样,全给那涌来的巨浪遮盖了,无数的树木夹在里边上下翻滚

        没有人估到竟是这般可怕的情景,所有的声音都静止

        在索那河的下游,密密麻麻的高卢军士兵在猛攻河面,箭如蝗虫,两军猛烈的撞在一起,在这种雷霆般凶猛的冲击面前,血肉之躯组成的人墙在可怕的武器下碎裂,纷飞的长枪相互倾轧,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手中的盾牌重重与对方撞在一起,双方都是密密麻麻的士兵,

        “大人,看来对方发现了!”一名高卢将军有些紧张的转过头看向军号响起的中游,向旁边的斯坦利宾塞说道

        ”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对方又能够怎么样”斯坦利宾塞目光盯着交战的河滩,嘴角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我军已压上河岸,对方已经是强弩之末,就算以最快速度从中游驰援,对方也已经完全没有机会了“

        传来的凄厉号角让他一直紧紧拧在一起的眉毛终于松开,严峻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何况中游交战区到下游的主攻区,是一段长达17里的河段,我早已经布置了3万军队在中途河段严阵以待,一旦对方发觉情况不妙想要增援,这3万军队就会立刻向沿着河段发起猛攻,让对面支援下游的西北军队不得不停下来,陷入首尾难顾的境地。”

        ”哎,遇上大人这样的睿智之将,西北人太不幸了!“高卢将军脸上闪过一丝钦佩,但是他的神sè没有持续多久,他听到一阵闷雷声从中上游越来越大,那种声音就像重骑兵集群奔涌而来而马蹄声,似乎连大地都在微微颤抖的感觉,河道的远处突然出现了一线涌动的白线,

        ”这是!“这名高卢将军看着急转而来的白线,一下看呆了,斯坦利宾塞也看的目瞪口呆,想要下达命令,但已经晚了,河道间来回滚动的水浪翻滚,就像一条凶猛的白sè巨龙,重重撞在十万渡河的高卢军队测面,一个接一个的奔滚至眼前,带着由上游神下来的断树觉枝,风卷残云般狂流而过,

        “蓬”!上千名高卢士兵首当其冲,直接被浪头打的抛了起来,又似小玩意儿数被卷入了浪底,接着什么也不见了,只有白浪滔天奔腾翻滚的洪流。

        “注意,洪水!”

        高卢军队完全被突然而来的洪水打懵了,十万人拥挤的河段,密集的就像一个天然的巨大人体河坝,正好与下冲而来的洪水撞在一起,

        ”啪啪“无数的黑点就像被重击的泥块一般飞散,在大自然的天威下,人类弱小的身躯,就像沙堆般被摧枯拉朽地冲倒,狂流毫不留情地卷走,轰隆之水声贯满所有人的视线。

        ”混蛋!“斯坦利宾塞看的双眼充血,看看这些洪水中夹杂的树干就知道,这是有人在上游筑起了拦河堤坝,在掘开坝口的时候,这些用来建造堤坝的木料也随之席卷下来,洪水虽然凶猛,但对于士兵的冲击力毕竟有限,几波之后,水势迅速变缓,数千人被席卷走。数万人在洪水冲击下东倒西歪,很多士兵还没来及站起身,另一排洪峰又至,

        浑浊的水流劈头盖脸的砸下来,这一次是无数的树干同时被洪水席卷冲过来,高卢士兵被粗壮的树干打的头破血流,密集的高卢士兵队列就像被千军万马滚过去,势大力沉的树干砸的高卢士兵尸体漂浮一片,就像在河道上生生截取了一段。十万高卢军队之间,冲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最少有上万士兵在洪水加树干的冲击下非死即伤,哀嚎一片的跌倒在河道中。刚刚还鼎沸的高卢军士气一下跌到了冰点

        ”前进!“对面本有些颓势的西北军队,却突然间展现出如虹气势,刚才退后的士兵再次大喊着压上,在无法看清的黑夜里。无数身穿重甲的步兵,就像凭空出现一样从后面蜂拥而出,轰隆的马蹄声也在夜sè里急促的响起来。手执锋锐战刀西北骑兵,犹如黑夜中突然出现的鬼魂,组成数个巨大锥形方阵向,正在对面河滩上茫然不知所措的高卢士兵冲来!

        整齐密集的黑甲骑兵仿佛一面钢铁的墙壁,又仿佛一座迎面扑来的刀山剑海,yīn沉、漆黑的两翼无声的伸展开去,yīn森可怕。干裂刺耳的马蹄声如同霹雷滚滚而来,

        ”注意敌人骑兵!“

        河岸上的高卢士兵完全被眼前的突然情况吓傻了,后面的中队刚刚遭遇洪水的涤荡,而前面的黑甲骑兵的钢铁马蹄,已经如同一阵旋风猛地撞进来,刀光横扫、摧毁一切。在这股可怕的毁灭洪流面前,来不及调整的上万高卢士兵如同纸糊似,被从正面撞入的的骑兵集群冲的的七零八落,

        “全军撤离,马上撤离!不惜一切代价”

        斯坦利斌塞双眼满是血sè,坐在战马上的身体晃了晃,差点从马背上雕像掉下来,他毕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蒋,从突然而至的洪水到敌人明显潜伏已久的骑兵集群,立刻就猜出自己中了圈套,他一口气下达了三个命令,虽然看起来似乎是同样的意思,但最后一个命令已经说明了撤退的难度

        不惜一切代价,自然就是有些士兵要放弃,河道中的数万士兵还好说,已经在主动的仓皇撤退,挤乱成一团,那些已经突上岸堤的高卢士兵,明显是不会轻易被放掉,西北军紧随其后,能够作为十万大军突击的锋锐前锋,这些堤坝上还在抵抗的高卢士兵,明显是高卢军中真正的jīng锐,

        为了保住更多的人,斯坦利宾塞只能忍痛放弃,身为帝国的勇士,自然就要有为帝国献身的觉悟

        “大家挡住!”在发觉撤退无望后,这些高卢jīng锐步兵自发的组成小集群,但是在强力的骑兵集群横扫下,就被一把巨大的侧刀齐刷刷削掉,士兵们在一片死亡的绝叫中,被对方的钢铁的洪流压成齑粉。

        “进攻”随着后方步兵声嘶力竭的喊杀生,后方的步兵压上,两道黑线终于在河滩上碰撞在一起,震天的厮杀声响夜空,噗”猎鹰重步兵的长矛成排的刺进敌人的身体,带着鲜血拔出来,

        厚实高大的步兵重盾排成整齐的军阵向前推,像一道不断收缩的三角形,从三个方向不断挤压着河滩上数量越来越少的敌人,高卢士兵被推挤下河,河道里还有大批的高卢士兵拥挤在一起,猎鹰军步兵一个个举着刺枪和盾牌就跳入了河岸,泥浆飞溅,密密麻麻的高卢人如同洪水般在自己脚下涌动

        “杀”

        上面的猎鹰军奋力的用手中的刺枪往脚下的人群里猛扎,

        战风并咧。吹拂的身后战旗哗哗作响,胖子站在距离河岸不到200米的高处,夜风吹拂着如同夜一般的黑发,在他的身后,百门在黑夜中闪着幽暗光泽的雷神炮口已经缓缓抬起,

        “轰隆隆”巨大的火光顷刻间爆发,这一次不是闷雷,而是雷神,

        只见整排的火光有序而急促的喷出来,无数拖着长长黑sè浓烟尾巴的火球,就像流星划过天空带着呼啸声砸向高卢士兵拥挤成一团的河道

        ”轰隆隆“剧烈的爆炸声随风传来,斯坦利宾塞脸sè一下变得煞白,再也看不见一丝血sè,

        只见人头攒动的河道,一个个耀眼的光团爆炸开,成千上万的高卢士兵被光环般爆裂开的猛烈气浪掀飞,,空中,无数的碎肉像落雨一样飘洒,鲜血混着火光,照亮了整个索那河的河岸,

  https://www.65ws.com/a/0/235/19031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