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3005 斩断云空 三十四

3005 斩断云空 三十四

        漫漫荒野长风,从阴霾天空上的卷云掠过,大地秋寒的荒土原终于全面呈现在草原军的前方,灌木丛林之下是黄褐色的土地,风卷着尘沙就像是一道屏障滚动,就像是把大地卷到了半空,然后再狠狠地抛撒下来,将天地间笼罩在一片地苍凉之中,

        荒野上,无数的马蹄来回不安的提起放下,将脚下的大地搅成一团泥泞,

        草原人的脸色在这里变得苍白难看,气势汹汹的一口气向西推进的黑线,也在这里开始停止,沉积的空气里似乎只有荒野风的呼呼声,虽然已经知道本家的轻骑兵在这里遭到了帝*的惨烈打击,但是真正看见这一幕,还是让所有的草原人都深吸了一口冷气

        太惨了,前方不过三四里的范围里,横七竖八的躺满了草原人的尸体,荒野杂草上,乱石上,折叠一样的地面沟壑里边,都是已经凝固的鲜血,地面上还插着无数飞散的箭矢,插满箭簇倒下的战马,它们的主人也倒在不远的地方,身上伤痕累累,尸体上背后插着箭簇的尾羽,两三千的尸体,一大片的放眼望去,眼前的这片扇形面积上几乎就是被铺满,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白色花圃在风中摇弋

        “我们都是在跟什么样的敌人作战啊!”一名身材肥胖的草原族长脸色惨淡扫过前面,身上的肉忍不住颤抖娄艺潇,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从越过天狼城,我们好像就被套上了!”

        “谁说不是呢,说是追明月燕州军,问题是到现在连个影子都没看见,感觉我们就像是被人牵着走一样”族长们低声议论,惨烈,血腥,兔死狐悲的凄冷,让所有的草原人都感到心里冒出寒气

        这就是帝*的战力啊,由各部抽调而出的最强的五千轻骑兵,竟然在这条峡谷走道被帝国骑兵截杀,五千多骑逃回的不到八十骑,如此大规模的成集群歼灭机动力最好的轻骑兵,放到大草原上也是不可想象的

        但是帝*再一次做到了,只要帝*想做到,草原骑兵就绝对跑不掉!眼睛的景象,让所有先前还对帝国在昂纳错歼灭整个狼锐军保持怀疑态度的草原族长们,感觉就像是被狠狠的一耳光甩在脸上,帝*不可能集群歼灭草原骑兵?在草原轻骑兵的高机动下,帝*也要束手无策?那么眼前的是什么!当着十几万草原人的面前,帝国再一次展示了对于战场的绝对控制力,

        “是善和部的库利拉”

        有人指着其中一具尸体,发出不敢相信的低呼声

        那是一名面朝下倒下的草原人,背后插着帝国弩箭,脸上也被一刀劈下,伤痕凄厉、森然见骨,铠甲上代表善和部的标示已经被鲜血染红,这些轻骑兵都是西北各部族中的精锐,是作为集群尖兵的存在,自然装备上也会相当好

        “茹罗部的木里日”

        “白芨部卡素”随着队伍的不断向前,发出的呼声也越来越多,可怖的战场痕迹越来越清晰,战场的轮廓已经出现,人尸马尸,大地血染,峡谷出口的尸山血海、倒下的轻骑战马、无法瞑目的眼睛、斜斜飘荡的黑色残旗被荒野风吹得的犹如妖魔乱舞,一些草原人从战马上下来,抱着发现的亲人的尸体哭泣,就连部族族长们的脸色都极为难看,全死了!本来还包有几分侥幸的,现在全都破没了,这些都是部族的精锐啊,对于很多本就实力不强的中小部族来说,这些轻骑兵的战死,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一具身材高大的尸体也吸引了耶律古达的目光,铠甲厚实而且精致,一看就是身份不凡,手上还有数处旧伤,铠甲肩部上狼牙护肩更有几道刀痕,足以证明是身经百战的勇士,也不知遇上了怎样的敌人,竟被斩成这样,而看他们奔行和倒下的方向,分明就是在逃亡中被人一箭穿了后背,

        “就是这里吗?”

        耶律古达脸色凝重的勒住战马,仔细问询旁边一名脸色苍白的部下,就是这道看起来并不算很起眼的峡谷走道,吞没了十几万部族大军最为精锐的五千轻骑,吞没了自己的心腹,现在整个大军对于四周的动向已经是开始抓瞎了,

        “就是这里,我们遭遇帝*队的埋伏,罗哥苏将军带队艰难苦战下,对方先后动用了大批重骑兵灌入战场,我军回天乏力,全军溃散,罗哥苏将军下令断后,没想到罗哥苏将军他。。。。。”

        那名部下目光闪动着泪水,咬牙切齿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停住

        “少族长,是不是。。。。”一名部下看着尸体,犹豫了一下,耶律古达的部下们也都停住了马蹄,目光或多或少的落在前面的耶律古达身上

        “作战不利不说,还导致轻骑兵战力损失殆尽,以至于大军陷入被动,按律也是死路,死了算是便宜了他!”耶律古达闭上眼,不去看尸体,猛力的摆了一下手,打断部下继续说下去,

        这具尸体就是先前峡谷走道内那名耶律家的千骑长罗哥苏,耶律家赫赫有名的有追风之名的轻骑兵指挥官,当初临杭之战,带着三千耶律家轻骑兵拼死从十余万中比亚军的间隙插入,出其不意的抵达临杭城下,并且连夜攻城,直接导致中比亚皇帝惊恐逃走,最终引动整个中比亚防线崩溃,谁也没想到,这位被耶律古达视为心腹中的心腹的千骑长,被誉为在临杭之战中崛起的耶律家未来的大将,就这样无声无息的陨落在这片荒野里

        越过天狼城,真是错了吗?

        山雨欲来,耶律古达目光\离开来的尸体,逐渐抬起,落在前方的那道犹如大地横沟的峡谷走道,握着马鞭的手发出咯咯的声音,此刻的风声更显呜咽,如果先前进入荒野还带着几分人多势众的气魄,现在这一刻则是透骨的冰冷,

        \'混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耶律古达也感觉到了自己陷入了多么可怕的一个错误,原本以为依靠兵力就足以决定一切,却是大错特错,自己从踏入荒野的那一刻,就已经是错了,对于荒野,自己就是一片空白,而帝国对于这次战争的掌控力,远远超过了自己,

        对方能够在峡谷走道一举截杀五千精锐骑兵,就足以证明了帝*队对于草原军的一举一动,已经是了若指掌,甚至可能草原军的行动就是对方故意牵引的结果,而草原军这边,从越过天狼城,就已经是不知道帝*在何处了,如此不对等的局面,足以说明战争的主动权,从头到尾都是在帝国手中,只有自己才会一厢情愿的认为,胜利属于耶律家,

        “传令各族,就地扎营,收敛尸体,让勇士们入土为安吧”

        耶律古达脸色凝重的抬起手,他也是怕了,是真不敢继续走下去,五千轻骑兵的战死,整个十几万草原军军心的动摇,可以说帝国的这一拳,不但打瞎了整个草原军的眼睛,也打掉了整个草原军的战心,继续去追击什么明月燕州军就是找死,

        安置营地之后,耶律古达立即将各部首领召集,也顾不上什么耶律少主的脸面了,直言不讳的说道

        “发觉跳进了套狼的陷阱就应该立即跳出来,看见暴风雪就应该立即退避,否则就是灭顶之灾,这是我们草原上都知道道理,此刻,我们就是这样的局面,很明显,我们都被帝*队给套上了,继续向西就是死路一条,我决定今晚休整后立即掉头,能够跑多快就跑多快,十几万的草原骑兵同时返身,就算是帝*对于战场的极端控制力,总是无法全数都拦截下来的吧!”

        部族首领们目光闪动,没有人啃声,

        自从进入荒野后发生的战事,让他们都感到一种发自心底深处的森寒和战栗,帝*队对整个战局掌控,那种横扫一切的野蛮和兽性,这场侵入帝国荒野的战争,已经让整个草原军感到越来越难以驾驭了,

        对手太强悍了,一击就让草原军最精锐的轻骑的大面积阵亡,导致现在还能派出的轻骑兵数量连一千都没有,草原人都是打突击的高手,如何会不知道,这样单薄的轻骑兵数量,就算是全部撒出去,能够侦测的范围,已经很难超过十里,如果遭遇对方骑兵集群的强袭,那就是眨眼被击穿事,

        所以外围的部族骑兵,已经开始朝着中心靠拢的跟进,原先还有一定的间隔,现在已经是全部都聚拢在在一起了,抱团,在抱团,越往西面越是如履薄冰,此刻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感觉到,在看不见的地方,犹如此刻正在头顶上聚集的乌云,原先撤走的帝国大军必然是正在集结,谁也不知道会在那一刻,在哪一个地方,对方就会朝着这边铺天盖地的袭来,谁还停留在大军的外围,就是被帝国骑兵直接淹没的结果接下来

        帝国会做什么,会在那里等待自己,,引而不发的架势,就像是一把拉开的草原弓,更让人感觉到杀机降临前的毛骨悚然,这也是部族首领们集体沉默的原因,这个时候选择全力回撤,不用想也知道,耶律古达是要大家来当炮灰的,总不会让耶律家的部队殿后的!

        “知道错了还能改,这个耶律家的少族长并不是如外界传言的那样一无是处啊,不过这么晚才想起来跑,也晚了!”

        黑夜的风吹得黑发飘舞,站在峡谷走道数百米外的一个土坡之上,看着远处峡谷走道前面,连峡谷走道都不敢靠近的十几万草原军,营地内密密麻麻犹如天上星河的篝火满地,胖子嘴角冷冷一笑,

        看了旁边目光闪动的明月公主一眼,说道“本来是准备将耶律古达引入更加深入的地方再展开掩杀,可是因为你的固执,才不得不提前发动这次截杀战,没想到,直接就把耶律古达给吓到要回去了“

        “陛下是说,耶律古达要跑?‘

        听出了帝国皇帝的责备之意,明月公主俏脸闪过一线惭愧,但也是好奇说道“应该还不至于吧,耶律古达胆怯了,我相信,可是说耶律古达会因为区区五千轻骑兵的战死就转身就跑,这话说出去谁信,这就是足足十几万的草原大军,五千人不过是其中的二十分之一不到,论战力,对方根本就是损失了皮毛罢了,完全没有到需要亡命狂奔的程度\'

        “呵呵,将耶律古达这头毫无经验的青年狼派来西北,是耶律宏泰最大的错误,局势把握不明,又偏偏自以为是,都已经打到了这里,就算要撤,也要先摆出进攻的架势,而非此刻,连峡谷走道都不敢越过,这不是明摆着说要跑是什么!

        “不管你信不信,我可以肯定的说,对方没准今晚就会开始撤离”

        胖子摆了摆头,对于这个军事盲的明月公主,胖子也懒得解释,如果派来的是对帝国和自己一直都深为忌惮的耶律七夜光,就算自己如何设伏引诱,估计都会打死也不踏进帝国范围一步!

        联想起当初老狐狸耶律宏泰夹在帝国与狼锐军之间,还能够借机发挥的联合其他部族断了狼锐军的后路,借帝国的手斩杀了监视耶律家的安纳宁哥,最后借助帝国的威势,驱动三十万部族跟着耶律家南下拼命的那翻天一样的手段,可以看出,跟老而成精的耶律宏泰相比,这位耶律家少族长的能力和魄力都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相对而言,耶律七月光做事的魄力和明锐洞察力,明显更加像耶律宏泰一些

        这就难怪耶律家的继承人一直难以判定下来了,就像是放在耶律家面前的两条道路一样,

        选择耶律古达,就是选择了与帝国的决裂,耶律家真正走上成为一方霸主的道路,选择耶律七夜光,就是选择继续和帝国联盟下去,虽然得到帝国的帮助,但是也受到帝国多方面的牵制,

        至于选择,在耶律宏泰决定南下大河的那一刻,只怕就已经是决定了!这把耶律家的草原战弓,已经是箭出难回!

        (未完待续。)

  https://www.65ws.com/a/0/235/188864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