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2530 (暴鸣十)

2530 (暴鸣十)

        “真是好文采啊”

        卢安德里亚目光落在文件上,闪着意犹未尽的光泽,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口里感慨这篇由大贵族首领耿涤公爵主笔,凝聚了整个费泽阶层文法的文件,绝对是费泽百年来少见的好文,对于一名研究费泽语法三十多年的学者,看见这样一篇完美的公文,甚至连一个标点都充满了技巧,那种发掘的感觉,绝对不输于吃了一顿大餐的爽快,直到皇帝表现的有些不耐了,卢安德里亚才小心翼翼的将翻译过来的文件重新放在胖子桌子上,

        “就是一篇协议,搞得那么复杂干什么!”胖子从来不是什么风雅之人,不屑的撇了撇嘴,谈判协议这种东西,就像是商人之间的买卖,大家把价钱都开出来,搞得太复杂,根本就是在浪fèi  时间和精力”

        “这些费泽贵族最dà  也就见到过国王,现在要跟北方皇帝陛下交涉,自然是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卢安德里亚皱皮一样的老脸笑了笑,他虽然是学者,但也是贵族家的高等奴隶,数十年耳渲目染,这种不着痕迹的拍马手段已经是炉火纯青,

        年轻皇帝脸上还是露出一抹得yì  ,毫无风度将文件在手中翻了翻,随便看了几个关jiàn  内容就放下来,脸色又冷了下来,费泽贵族们在文件中要求帝国开放西海岸地区给予庇护,同时要求帝国派出海军护送他们回北方去,回到北方后,费泽贵族们愿yì  拿出一百万金币作为此次救援的报答!

        “帮我写一份回文,告诉费泽贵族,如果只是这样的条件,帝国认为直接带着这些贵族们的头颅,去他们的家族换取赎金所得,都要远远大于所谓的“酬劳”皇帝神色冷峻的摆了摆手。目光看向窗外的冬季枯黄的街道

        “是,我明白了!”

        卢安德里亚脸色微白,连忙点头,在自己的办公桌坐下,拿起桌面上的鹅毛笔,开始起草这份回文,办公室内有两张办公桌子,一张是皇帝的,还有一张就是卢安德里亚的,这样是为了便于随时将皇帝的通告文书。转化为费泽语下发下去,其实刚才翻译文件时,卢安德里亚就知道贵族们的提议,肯定是要惹怒皇帝的

        在这两个月内,卢安德里亚在皇帝办公室内所见所闻,早已经超越了当初那个只是将目光局限在费泽一地的学者目光,帝国的强大和富饶,让卢安德里亚完全被震hàn  的无以复加,仅仅为了安抚西海岸地区的数百万奴隶。皇帝就从北方所调集的各种物资和资金,加起来超过一千万都不止,相比于贵族们提出的一百万金币,连卢安德里亚这样厚道的人。都为这些抠门的贵族们感到鄙视,

        对于其他国家来说,一百万金币,或者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可是对于北方雄主的帝国而言,一百万金币,是对帝国赤裸裸的羞辱。只是其所要求得到的零头都不够,按照卢安德里亚的想法,如果这些贵族愿yì  成为帝国的附庸,在加上在王都地区所劫掠的财物贡上份上,这场交涉还有几分谈下去的可能,如果只是区区一百万金币,值得一位帝国皇帝上心吗?

        内心早有了腹稿,卢安德里亚写的飞快,在回文里,就算是卢安德里亚的忠厚学者,也很不客气的写上了皇帝的话“帝国认为直接带着诸位的头颅,去诸位家族换取赎金所得,都要远远大于所谓的“酬劳”

        放下笔,卢安德里亚恭敬的将回文草稿递给皇帝

        “就这样吧,还是这种平直一些的比较能让人看懂”皇帝接过回文草稿看了看,表示满意的点头,这些费泽贵族到了如此境地,还惦记着几分好处不放,不狠狠的打脸,是不会知道人死了,钱留的再多也没用的道理,

        “陛下,帝国真的要接纳这些贵族吗?要知道,纽伦大屠杀的影响,会给帝国带来不利影响”犹豫了一下,卢安德里亚小心翼翼的问道

        “接纳?一群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帝国接纳来干什么?”

        年青皇帝嘴角带着一丝令人发憷的笑意“只是有些事,帝国不好做,只好让他们去做,不怕告诉你,很快就会让费泽更加震动的消息传来,费泽国王做梦都想要统一的王权,很快就会变成一场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幻梦,就是不知道那位机关算尽的老国王,最后能不能撑住!”皇帝口里说出一句不明所以的话

        “更加震动!”

        卢安德里亚神色恍然,但也很快就平静下来,跟在皇帝身边,所见所闻,哪一件不是震动,在皇帝身边的这段时间,这位卢安德里亚学者已经摸清了几分这位外界传闻中至高无上,杀人如麻的帝国皇帝的脾气,平日里的皇帝,绝对算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烂好人,不论是对贵族还是奴隶,都是一视同仁,没有丝毫的威严和压迫感,反而有时候将腿翘在办公桌子上打瞌睡的神态,更像一名能找到偷懒机huì  ,就绝对会偷懒的年青人!

        可就是这个年青人,数年间崛起于欧巴罗北方西海岸,横扫了盘踞北方两百余年的高卢帝国,吞没中部刚非帝国,斩杀中部强国费珊三十万大军,更是在伊斯坦一战中,重创南方联军七十万,杀的整个南方人人提心吊胆,现在整个欧巴罗大陆,无人不是仰视其身影所在,人心惶惶,更是一脚踩在费泽的西海岸,撬动了这片百余年积累爆发出来的王权与军权之战的导火索!

        就在这时,一名帝国近卫从门口进来,手里拿着一份报告“陛下,费泽王军的第五军和第十二军,已经开始向西运动,还有本来处于监视贵族军的王室直属军团的第四军,第七军也在今天早shàng  开进了蓝雨谷”

        “恩,先下去吧!”

        皇帝接过报告,向近卫摆了一下手,目光扫过报告,笑道“费泽王军看来就要动手了,真是天赐良机,就是可惜。那数万南方附庸军,本来还希望他们能够牵制一段时间的呢,没想到那位费泽国王如此急不可耐,才刚刚灭掉费列特例,立刻就操起屠刀向自己的盟友动手,现在连兵力集结都不愿yì  等下去,就要对贵族军动手,应该也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才对”

        “风声?怎么会!”卢安德里亚神色哑然

        “很正常,帝国内部有人将此消息用高价卖给了费泽王室”皇帝不以为意的将报告放在桌子上,一脸思索的用手指敲了敲办公桌

        “内部的人。陛下,我……我绝对没有。”卢安德里亚脸色顿时变得有些白,如此机密的事,除了皇帝就只有寥寥几个人知道,要说如果有内鬼的话,怎么看,自己都像是贴着标签一样光彩夺目啊!一个费泽人,待着最机密的皇帝办公室,还时常接触到帝国的最高机密。要说这个内鬼不是自己,连卢安德里亚自己都不相信!好不容易过上点好日子,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可我真的不是内鬼啊,卢安德里亚的双腿都在颤抖

        “我知道不是你。因为这个消息,根本就是我让人卖出去的!足足两万金币呢,还让费泽王室自以为在帝国内部收买了眼线,自认掌握着全局。这种好事,大家开心!”年青皇帝嘴角咧了咧,露出一口白牙。差一点没把卢安德里亚吓趴下

        皇帝转过身去,摸着下巴自言自语”可惜,南方附庸军死的太干净了,要是有那么一两个活下来的,那就更加完美了!王室背信弃义,用卑劣手段屠杀盟友,残酷血腥压迫王国贵族,有这两条再说,拥立新王就完全可以说是为了整顿王室而发起的正义行为!“

        “拥立新王!”

        听到皇帝口里透露的话,卢安德里亚苍老的身躯也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皇帝竟然是准备从新拥立一位费泽国王,真是大手笔啊,皇帝根本就没有接纳费泽贵族的打算,至少没有全部庇护的意思,可悲那些贵族还在自抬身价,认为帝国会为了区区一百万金币庇护他们,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可是在皇帝的盘算里,这一条明显行不通,这些贵族们不把抢来的东西全部吐出来,就不要指望跨入西海岸来避难,不死上一批贵族,残酷血腥压迫贵族的罪名就无从谈起,有了这样的醒悟,卢安德里亚的内心在为那些费泽贵族感到可怜又可悲,知道不,谈判交涉的消息,皇帝派人直接卖给了费泽王室!

        “陛下,其实南方附庸军并没有全部死光,属下来时在城外就恰好碰上了一个”犹豫了一下,卢安德里亚硬着头皮将莱特尔没死的消息告诉皇帝,还将自己与莱特尔的关xì  说明“我在卡丽苏的那次遭遇,如果不是莱特尔将军,我现在已经早就不在了”

        “莱特尔?南方卡丽苏王国的那位传奇名将”

        听到卢安德里亚对于莱特尔的介shào  ,胖子眼睛顿时闪闪发亮,激动的搓手,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自己派人秘密潜入王都地区搜寻幸存者,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可卢安德里亚路上就随手捡到了一个,还是身份非同寻常的南方附庸军的高层之一,真是不负自己拯救了数百万奴隶积累下来的人品!整个南方附庸军全部被一晚杀的精光,据说费泽军为了不留一个活口存世,将所有南方军尸体的头颅全部都割了下来,没想到还溜了这么一条大鱼!

        “陛下,这个人应该怎么处理?“

        卢安德里亚小心翼翼的问道,皇帝的心思,他是不敢再猜了,翻手云覆手雨,这边交涉,那边反手就将贵族军卖出去,同样也可能会立刻下令将莱特尔抓起来交给费泽王室来完成某种布局,卢安德里亚心中也在打鼓,要是皇帝真的下令抓莱特尔,自己该怎么办?”先安置在你那里,现在还不能让人知道他活着“

        皇帝脸色犹豫了一下“虽然帝国军控制的足够严密,但是现在每天都有大批从王都地区逃难的奴隶涌入,城市内人流混杂,里边绝对不会少费泽王室的密探,就像帝国时刻关注着费泽王室的一举一动一样,费泽王室也在时刻盯着帝国的举动,这次故意放出与贵族军秘密交涉的风声,除了利用王室动手来逼迫贵族军就范以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趁机摸清费泽王室在城市内的情报网”

        “情报网这种东西,看起来很神秘,其实并不难找”

        皇帝声音顿了顿,凝声说道“每天从王都方向跑到西海岸的奴隶不少,可是从西海岸跑回王都方向的却是寥寥无几,现在边界线上故意放松,对方更是肆无忌惮,只要盘查一下最近两天离开罗夫卡去王都的人,就可以大致找到对方的脉络,情报部已经查到了一部分,现在还没到收网的时候,对方不会想到,从他们拿到那份情报开始,线就已经牵在帝国手中了,一次不好确认,那就两次,三次,对方认为一切尽在掌握,那只是我希望他们掌握的那一部分而已”

        “是,我明白了”卢安德里亚听得一股股寒气从脊背冒到头顶,带着心惊胆颤,在门口,卢安德里亚打开一辆停靠在那里的黑色马车的车门,向等了足足半个多小时的莱特尔父女说道“先上车吧,我的主人说你们现在不宜露面,先去我那里安顿再说,有时间的话,他会亲自来!”

        “好大的架子,好歹我们也是卡丽苏王国的……”

        听到竟然连面都不露,就直接打发掉自己,心高气傲的娜琳忍不住骂道,但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莱特尔打断了“我认为你的主人说得对,我确实不宜露面,满城都是从王都逃来的人,就像老师这样,没准有一两个认识我的,那就糟糕了!”

        站在办公室的窗前,从上往下,看着黑色马车从门口离开,胖子回过身来,目光落在送来的那份王军动向的报告上,从时间上看,那件事应该办的差不多了,如果在此之前,贵族军被王军剿灭,那就只能算是那帮傻乎乎的贵族自己倒霉了!

        (未完待续。)

  https://www.65ws.com/a/0/235/161380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