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2525 暴鸣(五)

2525 暴鸣(五)

        将手中关于王都之战的报告第五次放下,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站在窗前,脸色阴沉的比外面的天气还要冷,他身上穿着费泽将军制服,全身上下透着一股稳健,浓眉如刀,目光凌厉的投入窗外雨中,就像是要透穿这黑夜如幕一样的雨夜,

        副官从外面推门进来,脸色难看的向他禀报道“大人,外面的情况非常糟糕,到今天为止,逃兵数量已经超过一千三百人,士兵们无心作战,将军们也彷徨不安,都说主力深陷王都,随时可能在王军两面夹击下全军覆灭“”荣耀百年的边防军,很快就是王室欲处置后快的眼中钉,而现在能够去王都救援的,只有大人,可是大人迟迟不下达命令,明显就是有心坐视费列特里大人败亡,还有人说……!”副官声音顿了顿,不敢继续说下去

        “说什么?说我想要取代费列特里大人是吗?”

        壮汉神色异常平静的转过身,嘴角不屑的闷哼了一声“这群脑袋被驴踢了的家伙,还有什么样的话不敢说,难道他们不知道,费列特里大人完了,军方就是王室砧板上的鱼肉,谁取代费列特里,谁就是王室必须除掉的人“”我手中一兵一卒都没有,空有一个名衔,救援?我拿什么救援!“壮汉嘴角带着难以掩饰的苦笑,手在桌子上的那份报告重重拍了拍“王都之战,已经是无法改biàn  的死局,王军拥兵三十万,前后夹击,而且还有门户亚力克在手,如此大势,我下命令救援,只怕还没跑到王都。就跑的只剩下我自己了,那些家伙明明就是打着半路跑路的盘算,要么就是想着临阵倒戈,将整个边防军彻彻底底的卖掉,为自己赚取一点投靠的资本,却说我奥目为了一己私心不去救援,他们就不觉得脸红吗?”

        他正是从帕普特战场上逃过一劫的费泽名将奥目,帕普特之战,二十万费泽军死的死,投降的投降。只有奥目果断放qì  了战利品的累赘,又利用其它军团的贪婪,拖住帝国军的追击,最终才带着四万残部返回费泽

        虽然帕普特战争,费泽是胜利一方,但是二十万大军,只跑回来试玩的惨淡结果,而且还丢弃了所有的辎重和帕普特王都如山一样的战利品,作为全军总帅的奥目。完全就是边防军里边的笑料,加上军方与王室方面突然反目,奥目的日子就更难熬了,如果不是费列特里欣赏他的能力。他可能连将军职位都会被剥夺掉,军方主力开进王都,奥目却被任命为大本营的留守,说白了。就是看家的,连一杯残羹剩菜都不给吃,而且麾下从帕普特战场带回来的数万精锐。还被各种理由调走,打撒编入其他将军的部队,说是借,其实就没有人还过,奥目现在是真正的光杆司令!

        “要么,大人装病吧!”

        副官捂着发青的腮帮子,可怜兮兮的眼睛眨了眨,他是奥目的副官,奥目不下令救援,他的日子也不好过,现在就跟过街老鼠似的,一样也是人人避让的瘟神,军队同僚的目光除了鄙夷就是愤怒,这些军官不敢打奥目,难道还不敢打一个小副官?

        “你是说,将这副担子交给札穆里?”奥目手摸着下巴,目光闪动了一下,明显是听懂了副官的意思,将军们吵嚷着要救援,不就是看自己手中无兵,知道怎么都救援不了,那就干cuì  拼了命一样往自己身上的泼脏水,但是扎穆里不同,虽然是跟自己一样负责留守大本营,但是麾下却是足有一万三千人的费泽第十军,而还是费列特里的心腹,自己这个留守只是名义上的,真正的留守,其实是札穆里

        “好,就这样办”奥目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这种背黑锅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就在这时候,卫兵拿着一份报告神色慌张的跑进来

        “怎么了?”奥目眉毛微蹙,看着卫兵那张满是汗水的脸,内心不由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不会是王都之战,已经有了结果了吧,王都之战,已经是绷紧了每一个的神经,王军已经是鼎定大局,费列特里的直属军随时会被灭掉,留在边防军大本营的这几万人何去何从,王室会对这几万残余部队采取围剿还是接纳,谁心里都没有底!

        “刚刚得到消息,扎穆里大人今天xià  午在处理一起逃兵事件死,突然被一名围观士兵靠近,从背后连刺了三剑,目前还在昏迷不醒中,刺客趁乱逃掉了,第十军正在全力抓捕中!”卫兵气喘吁吁的禀报,奥目的办公室在三楼,带着报告一口气跑上三楼,身上还穿着铠甲,也难怪卫兵表现狼狈。

        “妈的,这******简直是混蛋!”

        听到这个消息,奥目只感到眼前一黑,差一点就倒在地上,这事做的,简直就是直接把超级黑锅扣到了自己头上了,外面刚说自己想要取代费列特里,接着就是费列特里的心腹札穆里遇刺,这也太巧了吧!

        “立即召集留守卫队,一百米设为警戒线!”

        奥目走向衣架,从上miàn  将自己的铠甲取下来,同时脸色苍白的向副官大声命令,留守卫队是他自己的三百亲卫,也是他目前手中唯一能给调动的力量,大本营已经注定要乱了!至于说札穆里遇刺是王室下的手,还是留下的将军里边自己人干的,这已经不重要了,想想札穆里麾下的第十军,上万人疯了一样处于失控状态,奥目的脸色都变了,这事怎么就让自己撞上了,没天理啊!奥目都快要委屈的吐血了,自己把军权都让出去了,怎么还是这样惨,早知道如此,还不如不回来呢,大不了向猎鹰帝国投降,至少猎鹰帝国军在保证俘虏待遇方面还是有口皆碑的,只要肯出钱打点,等到战争结束,还能完好无损的放回来。哪里像现在,完全陷入这样要命的乱局!

        “大人,有人求见”这时,又有一名卫兵慌乱的跑进来

        “有人求见?你在开玩笑吗?现在整个边防军,谁吃多了这个时候来见我!”奥目咬牙切齿的狰狞脸庞,就像是要吃人一样,卫兵都是干什么的,也不会看看形势吗?求见,求你妹的见!

        “哦,你奥目的火气。还是一如既往啊!”一个略显尴尬的干咳声,然hòu  一个让奥目目瞪口呆的身影从门口走进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奥目身体颤抖了一下,震惊的睁大着眼睛,死死看着绝不可能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费泽边防军第五军团长纳尔斯拜德

        “我不在这里,应该在哪里?帝国军的监狱里边吗?”纳尔斯拜德耸了耸肩膀,在奥目对面的沙发坐下,

        “你不是带军投降了吗?”奥目压住内心的惊骇,向副官打了一个手势。副官很快就倒好两杯红酒送进来,然hòu  从外面将门关上,房间内只剩下两人

        “是啊,但是我答应了他们的一些条件。帝国军就放了我”纳尔斯拜德半靠在沙发上,不以为意的端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讪笑道“别用这种鄙夷的目光看着我。你现在的境地难道就比我好多少?札穆里遇刺,你就是最dà  的怀疑对xiàng  ,说起来。好歹我也曾经当过第十军的副军团长,对他们的了解,要比你强的多,那可是实打实的一万多人的野战军,一群血气方刚,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的彪悍家伙,在人心怂恿下,一旦认定你就是行刺的幕后黑手,还不把你这个光杆司令生吞活剥了!”

        “札穆里遇刺,是你干的!你到底想要什么!”奥目神色一震,手指猛的握紧,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死死的看向纳尔斯拜德

        纳尔斯拜德在成为第五军团长之前,就是第十军的副军团长,在第十军足足当了八年副职,而札穆里到第十军才不过三年,要论在第十军的根深蒂固,完全没法和纳尔斯拜德比,要说纳尔斯拜德在第十军没有一两个心腹,怎么可能,联系到行刺札穆里的是第十军的士兵,那就一切都很明朗了

        “没什么,只是和你谈一个买卖而已”纳尔斯拜德放下酒杯,目光看向窗外,无数的火点在大地上来回,那是第十军搜寻刺客的火光,不少的火光正朝着这个方向而来,

        “什么买卖?‘奥目神色凝重,沉声问道

        “大王子殿下在你手中吧”纳尔斯拜德从远处收回目光,淡淡一笑“你不觉得国王陛下已经老了,费泽需要一个年富力强的新国王吗?只要费列特里灭亡,你就是名义上的军方首脑“

        “你疯了吧!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奥目就像是被火烧了屁股一样,一下从座位上弹起来,目光中充满了不敢相信,老子一个光杆司令,手下就那么几百人,面对三十万气势正盛的王军,名义顶个屁用!

        劳瑞恩二世国王是老了,但是手段之狠辣,绝对是历代费泽君王中的佼佼者,

        王军胜利在即,费列特里的十万直属精锐尚且败北,区区数万人心涣散的边防军,还能闹起多大的风浪,奥目真怀疑纳尔斯拜德是不是已经不会正常思考了!换国王,你以为换国王只是一句话那么简单!

        扶持一个新王,需要多大的力量,需要多少人流血,你纳尔斯拜德知道什么叫自不量力吗?

        “你可以不用急着回答我,我有时间!”纳尔斯拜德对于奥目的愤怒早在意liào  之中,靠在沙发上,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就是可惜,夜风如刀,寒雨凝冰,某人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光明还是两回事呢!可惜对方认可我,否则我需要来找你吗?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

        “你!”奥目气的身体颤抖,这个混蛋,怎么不在堪尼亚罗就被帝国军砍了脑袋呢!

        札穆里遇刺,整个费泽边防军大本营震动,以搜寻凶手的名义,费泽第十军将整个大本营翻了个底朝天,一队又一队的部队,在大本营范围内穿梭,骚动的气息,在无可避免的蔓延,很快,下半夜的时候,奥目所在大楼的前方,已经开始出现数目庞大的火把

        一名第十军的军官被卫兵拦住,双方发生了争吵“为什么不让我们进qù  ,我们要搜查刺杀札穆里大人的凶手!”军官神色愤然,完全无视站在自己面前的卫兵,是负责边防军总部大楼的卫兵

        “前面是总部大楼,没有命令,我们不能放你们进qù  !”卫兵队长看着眼前群情激奋的上百名第十军的士兵,脸上不自觉的流出几分怯意,这时,一名第十军的士兵跑到那名军官耳边低语了几句,

        那名军官的脸色变了变,目光一下变得狰狞,语调也一下变得异常冰冷“你们不是一向都在总部门口设岗的吗?今天怎么设到这里来了?这里距离总部大楼足有百米!你们是胆怯了,还是心里有鬼!说,刺客是不是就是你们的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只是在正常执勤”卫兵队长脸色凝重说道”你们一定是心虚了!奥目那个卑劣无耻的小人,在帕普特战场丢下纳尔斯大人独自逃跑的家伙,我有人明明看见有不明身份的人进了总部大楼!“第十军军官就像是一下抓住了什么破绽,愤怒的眼睛里满是血丝,手甚至直接抓到了佩剑上“把人交出来,要么,我们就进qù  搜!”

        “对,我们要进qù  搜!”

        四周围拢过来的第十军的士兵也越来越多,很快就有上千人的规模,甚至还有一些士兵将攻城器械都推了出来,群情激奋的声音,就像是巨大浪潮一样传到了奥目的办公室,从办公室窗户望过去,无数的火把染红了半壁天空,相比之下,奥目三百人亲卫,手里拿着盾牌,构成的盾墙,已经被压缩到了大楼前方不到三十米的地方,苦苦支撑着不全面崩盘

        “大人,快挡不住了,第十军就要冲进来了!“副官脸色灰白的从外面跌跌撞撞的进来,奥目只能咬了咬牙,看向一脸淡然的纳尔斯拜德”说吧,你要我怎么做!“好汉不吃眼前亏!这种混乱局面,一旦第十军真的冲进来,一切都无法控制了!相比于被人骂成疯子,奥目还是觉得自己的生命重要一些!

        “很高兴,你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zé  !”纳尔斯拜德缓缓站起身,向一脸懊恼的奥目咧了咧嘴,然hòu  又转向奥目的副官说道“你去告诉第十军的人,凶手躲在第八军总部地下室,他们会知道怎么做的!”

        (未完待续。)

  https://www.65ws.com/a/0/235/160763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