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1268 夜光

1268 夜光

        ”将这些尸体就地掩埋,大军继续前进“胖子锐利的目光带着几分意外,扫过被shè成了刺猬般横七竖八的十几具尸体上,双眉微蹙了一下,他没想到会在距离乌木托五十里外的密林里,突然与黑森林叛军遭遇,但是已经过了半夜的时间线,不容他有多的时间考虑,论如何,他都必须在天亮之前看见黑森林叛军的营地,”陛下,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啊!“

        在他的身边,一名神sè彪悍的中年将军神sè担忧的低声说道”这些黑森林士兵带着于追捕的猎狗,证明这些人撞上我们,完全就是一个意外,他们的目标应该是另有其人,而且他们刚才还向空中shè出了火箭,那应该是现了某种目标或者求援的信号,能够从战场搜寻到这里,足以证明他们所搜寻的目标非常重要“”你的意思说南方军第二骑兵旗团长雅格林斯,苏克人已经失败了?不会吧,虽然他们的总兵力不如联军,但是也占据地利的优势,如果据守乌木托,应该最少也能够支撑5天以上“胖子脸sè意外的看了他一眼,此人是今天早上赶到的南方军第二骑兵旗团长雅格林斯

        “如果苏克族真的如同陛下所认为的那样,依靠坚城乌木托倒好了,属下就怕他们会选择主动出击!“雅格林斯神sè凝重的说道“陛下不要忘了,现在可是冬季,正是黑森林极度缺乏食物的季节,森林内的动物已经很少了,因为事突然,苏克族能够囤积的粮食也必然不足,

        为了避免城外能够提供食物的绿洲,最后成为联军的瓜分物,苏克族主动出击的可能xing非常大!而最为可能迎战的地点,应该就是乌木托大绿洲的入口比昂河防线·

        那里入口狭窄,河流踹急,对于乌木托的苏克族来说,就是一道天然的防守线·但是他们忘了,现在正是枯水季节,整个河道形同虚设,果能够提前探测好水深的话,就算是徒步泅水过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依照联军的优势兵力,完全可以轻松击溃他们的阻挡·然后直接压下乌木托”

        “比昂河?”胖子脸sè凝重的低声念了一遍这个地名,目光闪过一道寒光,凝声突然问道“比昂河现在距离我们有多远?”

        “十里不到!”雅格林斯非常肯定的回答道,作为一只机动骑兵部队的指挥官,雅格林斯需要提前知道,那些地方是有利于骑兵一马平川作战的区域,那些又可能成为让骑兵难以挥机动的困地,一旦总督大人下达进剿黑森林的命令·他要让自己的骑兵第一个到达乌木托,为此,据说他已经能够闭着眼睛将黑森林地区的地图画出来”这么说·敌人的营地距离我们已经很近了!”

        胖子慎重的摸了摸下巴,他对于黑森林的环境并不熟悉,但是作为南方军的雅格林斯早已经对黑森林进行了全面的了解,而且还曾经利用商贸的机会,亲自随同商队横穿了整个黑森林地区,这次接到猎鹰陛下的命令,要求一名熟悉黑森林地域的南方军将军配合进军,南方总督斯塔图恩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雅格林斯的第二骑兵旗团,总体上来说是一只轻骑兵旗团·人数约7千人,因为是度最的骑兵部队,所以接到指令的雅格林斯,是最早与胖子汇合的部队,

        随着第二骑兵旗团的到来,加上瑞波斯蒂的第三步兵旗团·胖子能够亲自指挥的兵力已经过1万5千人,考虑到苏克族能够坚持的时间有限,胖子让人给斯塔图恩科送去一份两路进入黑森林的作战计划后,就提前带着一万五千人驰援苏克族的地区,可没想到半路上遇到了这次意外

        “如果真如你所分析的那样,黑森林叛军已经攻破比昂河的可能xing非常大!”胖子声音停了停,神sè慎重的说道“而且这次在黑森林叛军中,还有一个对苏克族猎骑兵战术研究了很久的家伙,如果故意设伏的话,完全可能将主动出击的苏克族猎骑兵全部歼灭在比昂河”

        “陛下所说的,就是那个背后袭击运输队的罪魁祸?”亚格林斯犹豫问道”以袭击运输队来引开帝国的注意力,然后利用苏克族的出动出击,一举攻入乌木托,还真是布置的天衣缝“胖子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他也是才知道这个意外消息的,那个在乌木托之战中,兵败被捕,自称是天空之子的先知后裔费兰蒂尔,竟然意外的在半个月前,从防守严密的监狱里逃走了,虽然南方总督斯塔图恩科已经下令严厉彻查此事,并且在整个萨兰德南部都下达了搜捕令,并且还在各地粘贴了费兰蒂尔的头像,但是结果一所获

        这位天空之子似乎就像是人间蒸了一样,虽然斯塔图恩科也曾经想要过对方可能进入了南方的空白地区黑森林,但顾及到黑森林内复杂的局面,一直都没有下达搜寻命令,只是暗中派人在森林查找,而根据传回来的消息,在黑森林势力最大的庞克族,现了一个身份和举动都很类似的人物只是一直都是黑袍罩身,因此也法完全肯定

        但是一接到了胖子的命令,斯塔图恩科就立刻得出了袭击运输队的正是此人的推测,因为从庞克族眼线传回来的消息,就在几天前,这个身份神秘的黑袍人带着庞克族的3oo名勇士外出,结果回来的不到5o人,而且人人带伤,当晚,庞克族就下达了向苏克族全军开进的命令,从时间上推算,正是运输队遇袭的时间。”其实我们何必在这里猜测“胖子停住战马,突然向身后的近卫骑兵里边喊了一声“瑞塔唐,以你库吉特第一的追踪术,能够在这片密林中,找到对方在寻找的目标吗?我要知道这些人到底在寻找什么!””陛下放心,只要有痕迹存在,就没有逃脱我眼睛的可能“随着回应声响起,一名3o岁左右的近卫骑兵队长从后面的队列里边出来,他脸上带着浓浓的自信·神sè恭敬向胖子行了一个礼,说道“但是这片密林的范围有些大,我需要一些斥候当帮手!”

        “这不是问题!”雅格林斯转身策马来到后面的骑兵队列前,喊道”第一、第二斥队出列!两队背着弩弓的轻装骑兵遵照命令·整齐的从后面队列里出来

        “从现在开始,这个人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雅格林斯用手指向瑞塔唐,喊道”大家都明白了吗?“”遵命“斥候骑兵整齐的回应道”多谢了!“瑞唐塔向雅格林斯感激的点了点头,出一声命令”所有人跟我来,“

        百名听到命令的轻甲斥候骑兵,就像是风一样从集群的两侧脱离本队·紧随在这名近卫骑兵队长身后,一头钻入眼前黑夜笼罩的密林,

        他们身上的铠甲很轻薄,战马度极,就像一个巨大的扇面从林地内梳拢而过,高达马腹的荒草,碰到战马胯部位置,镌刻的枫林红叶纹章的骑兵盾牌出一阵刮动的沙沙声·

        迎着头顶清冷的月光,巨大的搜索,迅从森林树木的间隙铺开·月光照在黑sè铠甲上泛着一种冰冷的光晕,一些受惊的夜鸟,惊恐的飞向空中,化为数黑点

        没有人说话,只有密集的马蹄,踩踏在森林表面蓬松干枯的树叶上,出一阵阵低沉而清脆的破裂声,满夜萧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沉重的气氛,

        “停下!”在最前面的瑞唐塔突然停住了战马·他从上面下来,蹲在地上拨开林地野草,很就在草丛里现了一串杂乱的痕迹,其中一个较为轻浮的脚印吸引了他的目光,地面上的几点血sè斑点,在泥土中呈现暗红之sè

        作为一个资深库吉特斥候·瑞唐塔很清楚,被追击的猎物,往往都是身体极其虚弱,要不就是有伤在身,虽然对方对于自己行踪掩饰的很好,而且尽可能的寻找密集的杂草来掩饰痕迹,但这并不能逃过他锐利老练的眼睛,在林间清的分中,血迹淡淡的味道很难被掩盖掉,而瑞唐塔的鼻子在整个西库吉特都是很有名的,有传言说,即使隔着2千米,也能够灵敏的分辨出公狼和母狼的味道

        顺着现的痕迹,斥候骑兵开始收拢范围,大合拢,几分钟后,很就从前面传回现目标的消息”陛下,我们在前面米的位置,现了一个已经昏厥的女人”

        “我去看看!”胖子听到报告的脸上yin沉如水,他连忙催动战马奔向斥候报告的位置,在一处密集的杂草堆前,斥候围成一圈,瑞唐塔向他行礼后,小心翼翼的拨开地上用来遮盖的杂草,

        指着里边的一个人影说道”就是她,现时就已经昏死过去了!地上有血迹,但应该不是致命伤!应该是过度激动后,在加上疲劳和饥饿,所以短暂xing的昏厥过去了”

        瑞唐塔很专业的分析说道,完全没有注意到,猎鹰陛下在谨慎蹲下身,用手撩起草堆里女人散乱的红sè头,一双鹰目般的瞳孔微缩了一下,

        “还真是苏克百灵啊!”借着月光,女人秀丽的面容映入眼睑,胖子倒吸了一口冷气,手微颤了一下,预测被证实了,黑森林联军已经攻破了苏克族的防线,并且重创了苏克族引以为傲的猎骑兵,否则苏克百灵也不会落到被搜捕的下场,”来人,马上把她带到军医那里去!“胖子站起身严厉的喊道这个女人虽然跟自己几次都是萍水相逢,但也不能就这样看着她慢慢死去,斥候们连忙将苏克百灵抬上一匹战马,

        “陛下,你看现在……”第二骑兵旗团长雅格林斯小心翼翼凑过来的问道,就是傻子也能够看出来,这个女人与猎鹰陛下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至于是什么关系,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猎鹰陛下是否还要继续进军。

        “告诉瑞波斯蒂,作战目标变,合围比昂河!天明之前,我会动攻击”胖子从近卫手中接过战马缰绳,翻身上马,脸上冷峻的说道

        “来·让我们为明天攻下乌木托干杯在河滩上的军营中,庞克族长庞克巴斯德高举起手中的酒杯向围坐在熊熊篝火前的各族族长兴奋的喊道,

        四周都是狂欢的士兵白ri一战,虽然联军付出了伤亡3千人的损失,但也全歼了苏克族的抵抗力量,现在摆在所有人面前的,就是一个毫抵抗能力的乌木托,就像一个已经要把扒光的美女,即将面对一群武装到牙齿的暴徒联军士气大振,从某种情况来说,这场战争已经提前结束了

        大营之中,数燃烧的火堆照亮了天际,令天上的繁星黯然失sè。大营正中最大的营帐门口插满了像徵胜利的红sè杜鹃,巨大的营帐之中,灯火通明,人声喧哗中间不时著夹杂著“巴斯德大人万岁”的祝酒之声。

        燃烧的火光照亮了各族士兵们喝的通红的脸,塔尔希军官学校的军乐团正在高奏悠扬的进行曲,几个粗嗓子的低音正在跟著调子合唱赢得了军官们的阵阵喝彩。充满了尽享乐的氛围。

        “干杯,为了黑森林!”情绪激动、浑身肌肉的史比亚斯族长举起了酒杯,大声地嚷嚷。

        “为了黑森林!”各族族长们异口同声地回应,同样高举了酒杯一饮而尽,大家一同哈哈大笑。”现在,巴斯德族长应该可以告诉我们,先知的宝藏真的在乌木托吗?“

        杜安扭卡斯从座位上站起身,似醉非醉的问道,随着他的这句话一出来,四周的族长们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扫向酒杯愣在半空的庞克族长庞克巴斯德,

        这里的不少族长,都是冲着传闻中的先知宝藏去的,当初费兰先知被圣殿驱逐流放,据说流放地就是黑森林,而乌木托的第一代建造者也是当年随同先知一起被流放的几个部族建造,从种种关系来看,乌木托是伟大的费兰先知埋骨之地的说法,也并不是空穴来风!”千真万确!“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庞克巴斯德老jian巨猾的脸上非常及时的露出一个笑容,非常具有蛊惑xing的说道”大家应该还记得几个月前,天空教大举进攻乌木托,并且称呼其为圣地的事件吧,不要忘了,天空教徒可是先知费兰的狂热信徒,乌木托是先知最后的埋骨之地,就是他告诉我的,你们中有不少人的先祖,不就是先知的附庸吗?大家应该都很清楚,当初先知拥有的力量是多么的可怕,而费兰先知的直系后裔费兰蒂尔阁下,此刻就在我们军营中!就算摒弃掉这些不谈,仅仅乌木托数百年的财富,也足够我们安然度过这个冬季了!””费兰蒂尔也在我们的军营里,这是真的吗!“杜安扭卡斯脸sè变了变,继续问道“听说现在到处都张贴有他的抓捕文告,如果我们收容他,会不会引来猎鹰军的注意,毕竟现在以我们的力量来说,还是法真正与帝国抗衡的,万一……!”

        “没有万一“一个略带嘶哑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说话,带给人一种不愉的感觉,“猎鹰虽然厉害,但他毕竟不是所不在的神,只要我们推进的度够,等到他们察觉的时候,也不得不承认已经完成的事实,除非帝国向黑森林开战,这种可能xing太小了,要是帝国想开战,早就开了,那里还会等到现在!而且我可以保证,在十天之内,帝国的目光还不会看到这里来!””

        “阁下为什么这样肯定!”

        杜安纽卡斯声音停了停,目光如电一般shè向庞克巴斯德旁边神秘的黑袍人,因为一直都是用黑袍遮挡,族长们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是知道这是一个战略上的天才,此次伏击苏克族猎骑兵,一举击破比昂河防线,就是这位黑袍人的布置,听到他这样说,族长们内心的紧张感也减少了几分

        “呵呵,三天前,帝国在边界上的一只运输队遭到了袭击,这应该足够让他们忙上一阵的了!”黑袍人嘴角出一声冷笑,里边的得意之情清晰的透露出来”真是个大胆而有效的计划!“听了黑袍人的解释,族长们出兴奋的喊声”来,让我们加一把力,明天拿下乌木托!“水流踹急的比昂河水拍打着两侧的鹅暖石,水流冲刷碰撞,出一阵轻的水声,也掩盖了一些不正常的声音

        月光如水般飘洒下来,在黑暗中,光与暗的界限,在河滩不远处的森林里。随着一道黑线的推进而被划为yin暗两面,一边是月光照shè下的密林,在和蔼的夜风中摇摆身姿的树枝,形成一片如同梦幻般的宁静景象,而森林的另外一边,则是黑sè的yin影正在逐渐的扩大,如同黑云一般逐渐覆盖月光的视线,那是一种密密麻麻带着浓密的让人窒息的气息的黑sè,

        偶尔能够看见几点深幽sè的黑sè反光,如果此刻有人从高处看,就会现距离灯火通明的营地外百米不到的密林。正在像一片正在逐渐被黑sè海chao淹没的岛礁,

  https://www.65ws.com/a/0/235/1534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