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1091

1091

        “这些可恶的家伙,在这种关键时刻提出如此要求,根本就是逼着自己表态嘛,芮唐庭娜恼怒的眼光扫过前面焦灼厮杀的战场,自己如果妥协了,王庭的威严必然将大幅降低,但是如果不答应。[]。。。。。

        经过一段时间的耽搁。北地人以薄弱左翼为诱饵的消耗战术正开始挥出威力,北地重步兵组成的坚固中线,就像一道满是寒锐的尖刺,稳稳卡在东庭大军企图向右翼继续推进的咽喉位置上,位于高处地势上的北地弓箭手,不断向着企图冲击的东庭骑兵抛射出致命的箭雨,战马翻滚,鲜血横飞,东庭骑兵在箭簇形成的箭幕中纷纷落马,尸体躺满了北地中线前面的坡地

        已经有2个千人队在扫荡完左翼之后向中线起猛烈的冲击,但都被对方利用地势顽强的阻击在五十米外,平白损失了一千多人,东庭骑兵一开始如同洪水般的猛烈攻势,正在凸显出疲惫之态,这对于凭借一鼓作气击溃敌人的骑兵来说,是一种很危险的征兆

        “前面的战士在流血,后面的这些家伙却在这里漫天要价,如果让这种局面继续下去,大军的作战意志必然会动摇,前面所取得的一切战果都将付之东流,不管以后会生什么,自己都必须先挽救眼前久战不下的局面!”芮唐庭娜紧握马缰的手指因为用力过度而微微白,

        目光扫过前面各部族族长的脸,最后定在一个身影上,芮唐庭娜小巧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抹冰冷的笑意,目光转向前面请战的茹曼族长,头微微点了一下,手中的马鞭在马鞍上重重的拍了一下,像是最终下定决心般说道“好,我东庭从来不吝啬给予勇士奖赏。我在这里就答应你,只要你能够击溃敌人的中线,为这场战役奠定胜局,此战四分之一的战利品都是你茹曼族的!”

        芮唐庭娜的话刚出口。果然就在四周部族的领中引起一阵骚动之声,芮唐庭娜的决定,疑触及了不少部族的利益,

        一名族长神色慌张的喊道“这怎么行!,如此这样,大家不都白花力气了吗?”芮唐庭娜认得他,是百安思族的族长。

        百安斯族的人口在东庭部族中最小,只有一万多人,他们这次派出了5oo名骑兵,完全就是希望能够浑水摸鱼捞一把的那种,本来份额就有限,如果四分之一都给了茹曼族,一下少了那么多的战利品,等轮到百安斯族这样的小族时。恐怕连骨头都没有了,

        “就是啊,要是真这样执行的话。下一次谁还去打头阵,大家都躲在后面捡便宜算了!”一名脸色消瘦,一双眼睛咕噜乱转的中年族长,躲在人群里脸色愤愤的阴阳怪气的说道,看见芮唐庭娜看过来,连忙有缩了回去

        这是瑞德族的族长,瑞德族是一个中型部族,有一定实力但却总是想躲在后面捡便宜,在草原上的名声并不好,甚至还曾经生过趁着盟友在打仗借机侵占盟友草场的恶劣事件。为此还遭受过王庭的严酷处罚,

        这次出击北方,依照瑞德族的实力最少也能够派出2千名骑兵,并口头上也承诺派出最少15oo名骑兵,可实际上真正到达战场的不足8oo人,其他几百人都是些老弱的后勤兵。[]与其说是战士,不如说是来这里冒领物资的,为即将到来的冬季做准备,

        “咳咳,如果茹曼族如此轻易就能拿走了四分之一的战利品,那我们其他部族,是不是也可以有获得相同奖赏的权力!“

        随着一声沉闷苍老的咳嗽声,一名头上带着狼头盔的老人从人群里站出来,老者的声音并不大,却很有穿透力,看见他站出来,四周恩恩议论的声音立即停止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老者身上,刚才还一脸得意的茹曼族长也连脸色变了变,眼中闪过一丝惧意,这名老者正是东庭最强大的

        “这个老家伙,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看见老者出来,芮唐庭娜知道这件事有转机了,老者先是向芮唐庭娜行了一个礼,一双精光闪烁的眼睛看向远处天空,缓缓说道“公主殿下对于勇士的慷慨让人拜服,但是这样的机会不应该只给茹曼族,而应该是给予所有的东庭勇士的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博卡利斯有一个提议,既然是勇士的赏赐,那就以对方的那面战旗为依据,我们同时出击,谁能够拿下那面战旗,这四分之一的战利品就是谁的!“

        “对,拿下战旗,战利品就是谁的!“

        四周的族长们群情激奋,仅仅凭借老者的一句话就像是打击鸡血一样神色兴奋的大喊,这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现在被划为西族的领博卡利斯,这是一个在草原上已经生活了64个春秋的老狐狸,博卡族在东庭部族中排列第五,

        但论起谋略胆量,博卡利斯都是东庭族长中深孚众望的要,就连前东庭汗王在征服东庭草原的统一战争中,对于这个拥兵自重的老狐狸也不敢以武力征服的方式,也只敢采取半胁迫半联盟的手段拉拢,甚至直接称呼其为东庭所有人的长老,其地位可见一般,

        看见四周闹腾起来的族长们,博卡斯利一脸淡然,只是那双让人感觉如同鹰目一般的眼睛,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不管怎么说,芮唐庭娜依然是东庭的长公主,即使这些部族的枭雄们流露出不服的姿态,在明面上还是不敢透露出过于明显的叛逆表现,

        芮唐庭娜身后是兵力雄厚的猎鹰汗王,那可是大多数草原部族的梦魇,除非谁吃多了撑的,敢在如日中天的猎鹰帝国王妃面前撒野,何况这次又是猎鹰汗王亲笔下达的命令,但是对于惹了众怒的出头鸟茹曼族长,大家就没有那么客气了,各种各样的责骂立即就吵开了,大家都在奋战,凭什么你们就想多拿走四分之一

        “你怎么能够这样说,我的奖赏可是用族中勇士的奋战换来的!如果你想要。你可以一样向公主殿下提出要求啊!“肥胖的茹曼族长在众人愤怒的目光下脑门上满是大颗的汗珠,他一边嘴唇颤抖的辩解,一边心里暗暗叫苦“见鬼了,公主殿下不是一向傲气强硬。怎么今天就妥协了呢?”

        失算了,真是失算了!茹曼族长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本来他只是想向其他部族展现一下茹曼族的强势,让自己在东族中获得多的依附者,可没有想到芮唐庭娜借着答应他荒唐条件的机会,将大个头的博卡斯利逼了出来,

        在威望仅次于猎鹰汗王的博卡斯利面前。[]茹曼族长连啃一声的胆量都没有

        “好了,诸位,前面还等着我们的援军呢!“芮唐庭娜觉得这种局面也差不多了,举起马鞭止住了大家的骂声,指着远处北地夜魔军的战旗,厉声说道“博卡利斯长老说的对,既然是勇士的奖赏,这四分之一奖赏就应该给予拿下对方战旗的勇士。不管是谁都是一样,前面那面旗帜就是你们获取奖赏的依据!大家开始出击吧!“

        “是啊,大家都去准备吧。敌人的战旗可不会自己飞到你们的手中!“旁边的博卡斯利脸色严肃的说道,边上的族长们开始纷纷行动起来,跨上自己的战马,向着自己部族军队的位置跑去,很在东庭后队就响起一阵阵的嘶喊声

        “所有人上马!“拿出吃奶力气的东庭族长们用沙哑的声音嘶喊着”拿下对方战旗者,赏赐牛羊一千头!“

        在这样的激励下,后队的上万东庭骑兵迅集结,化为一个巨大的黑色洪流,“杀“弯刀飞旋,东庭骑兵们组成一个巨大的宽边。向北地夜魔军所在的位置轰隆而来,马蹄飞扬起脚下已经侵满了鲜血的雪泥,将这些红黑相间的土壤猛的向后抛起

        “前排竖枪!”看着汹涌从侧面而来的东庭骑兵,已经激战了2个小时的阿苏贝卡大喊道,夜魔军的精锐之名并非浪的虚名,作为北方枭雄阿苏俄最为倚重的嫡系。装备之精良也是冠绝北地,看见东庭骑兵排山倒海般袭来,数专用于阻挡骑兵冲锋的三米长枪,从密密麻麻如同鱼鳞般的盾牌间隙伸出来,就像一个展开了尖刺的刺猬,

        “射!“箭簇如同雨点般迎面袭来,东庭弓骑兵的度最,作为东庭中的袭扰部队,他们跟在骑兵主力的侧面,不断用手中的复合弓向前面的中军防御抛射箭簇,而北地弓箭手也极为凶狠的出反击的箭雨,

        “嗖嗖嗖!“撕裂空气的呼呼声响彻天空,箭簇如同蝗虫般在两军之间穿梭,双方的弓手都在中箭倒地,因为出的是死命令,以往射出箭簇就会离开的东庭弓骑兵这一次却是极为顽强的坚守着,用手中的复合弓努力压制着对方的远程攻击,

        “杀!“东庭骑兵如同飓风一半袭过凹凸地,一百米的距离转眼飞逝,战马长嘶声中,最面的东庭骑兵在距离5o米的时候突然加,前蹄落地时,前冲的势头猛不可挡!

        “啪啪“骑兵顶着夜魔军的枪阵冲进去,骑兵盾牌被长枪撞击的粉碎,上面的骑兵要不被刺穿,要不就被撞飞出去,长枪后面的夜魔军士兵被强力的反撞力撞倒一片,整个防御阵头就像被重击一样豁然一散,全队如同被猛力推倒的栅栏分别向左右两边倾倒。

        “杀,杀!“就在阿苏俄人还在愣神的刹那,来自东庭骑兵的方向,黑色积云在短短的2o米距离内猛力射出,一阵密集的尖锐风声中,箭雨不停顿的倾泻在夜魔军前排的枪兵队列中,数千名正在奔袭而来的东庭骑兵,用手中的复合弓对夜魔军的位置进行了一次全力输出

        “啊““飕飕”地尖锐风声撕裂耳膜。脚下的泥土浸满了鲜血,变得湿漉漉的,惨叫声、呻吟声、求救声、命令声混成一起,娴熟的马技配合东庭人最擅长的近距离突击射,让前沿的北地夜魔军猝不及防,前沿的夜魔军士兵不惊得目蹬口呆,毫遮掩的盾墙方阵后方,响起了一片惨叫声,后面的士兵一个接一个的中箭倒下,鲜血飞溅。

        “坚持住!“关键时刻,阿苏贝卡也亲自上了第一线。他手里拿着一面坚固的精铁盾牌,用手中的长枪将一名冲进人群里的东庭骑兵一枪挑下来,数的刀光落下,这名东庭骑兵被顷刻间乱刀砍死。但是个人的勇武对于大局而言是没有多大效果的,

        “嗖!嗖!嗖!“箭矢在耳边横飞,

        “杀”东庭骑兵骑在飞驰的战马上高声呐喊着撞上来,就像一道浪潮,猛地撞在坚固的岩壁上,化为数细碎的白色浪花,

        “啪啪”夜魔军前排长矛断折的声音就像密集的雨点般响起。数的鲜血在长枪的前端炸裂开,就像突然冒起了一道鲜红的雾气,

        那不仅仅是战马的鲜血,还有双方士兵的鲜血,因为冲的太急,最前面的东庭骑兵被长枪刺下来,还没得及停住脚,就这样活生生被后面的战马推着撞在正面锋锐袭人的长枪。“杀”这一刻,双方的士兵都已经杀红了眼,

        不管是冒死冲击的东庭骑兵。还是拼死抵抗的夜魔军,几乎同时在这一刻喊出同样的声音,金属撞击在金属上,战马的马甲出一阵阵刺耳的摩擦声音,双方战士全是靠勇气交战,

        “挡住!”阿苏贝卡就像一道铁塔站在最前面,飞舞的长剑不断将冲过来的东庭骑兵砍杀成两截,但是双方的实力悬殊太大了,夜魔军虽然是北地精锐中的精锐,但是数量只有5千人。而他们面对的是一万名已经陷入疯狂的东庭骑兵,

        而原来被他们压制的左翼方向,也有上万的东庭骑兵同时配合着中军从侧翼动猛攻,在两路骑兵的夹击下,夜魔鬼就像被打穿了的树叶,到处都是破开的缺口

        “。命令右翼立即增援我们!“阿苏贝卡奋力将长枪从一名东庭骑兵的尸体上拔下,用尽全身力气向身后的传令兵大喊道,

        结果愕然的现,因为自己的护卫已经战死,剩下的也大多受伤,跟在自己身后的传令兵也早就在距离自己十几米外的位置被一名东庭骑兵拦住,身上鲜血淋漓被砍了好几刀,摇摇欲坠的身躯被一名东庭骑兵一刀划过,红色的血柱从头的胸腔一下喷出一米多高

        “勒斯!”看见这惨烈一幕的阿苏贝卡双拳紧握,双眼血红的嘶喊着年轻传令兵的名字,看着头的尸体重重倒在鲜血凝结的雪泥里,手足还在微微的抽搐,最前排的长枪手已经死亡殆尽,数的东庭骑兵正趁着乱劲在人群中横扫而过,

        刀光翻飞,人头翻滚,夜魔军士兵一个接一个倒下,队列中的空缺越来越多,本来密集的阵形变得稀稀疏疏,沉甸甸的恐惧感逐渐蔓延夜魔军士兵的心头,方阵的队列已经法保持了。

        “大人,不行了,左翼和前面都已经失守,我们扛不住了!”

        不远处,一名浑身浴血的夜魔军中队长一边抵抗着骑兵的冲击,一边向阿苏贝卡的方向喊道,就在扭头嘶喊的一刹那,嗖!嗖!嗖!”数来自他对面的白色线条顷刻间射穿了他的身体,将他连同旁边仅剩的2名士兵都射成了血窟窿

        “呜呜”请求右翼增援的命令和号角上响彻在夜魔军的上空,但是拥有一万五千人的右翼非但没有丝毫移动的迹象,反而在开始向后撤离,将已经死剩不足一千人的夜魔军孤零零的丢弃在高丘上,

        “混蛋,你们会后悔的,阿苏俄大人不会放过你们!“接到右翼悄然撤退情报的阿苏贝卡气愤的大声唾骂,他的剑因为脱力而重重的插在地上,苍白血的脸上再也复刚才激昂的神采,

        “将军,我们怎么办?“残存的夜魔军士兵开始自的向他靠拢,能够活下来的大多都带着伤,但是他们脸上依然看不出屈服的意思,

        “阿苏俄人没有孬种!非胜即死,这场仗我们没有其他的选择“阿苏贝卡目光看过一个个带着伤的士兵,咬牙切齿的再次举起沉重的重剑,看着远处北方的天空,有些沉重的说道“只是可惜,我们再也法跟随在阿苏俄大人的身边,再也法见证我阿苏俄部统一北方的时刻了。只希望死了之后,能够化为北寒的极光,一起护佑阿苏俄大人!”

        “我们愿意化为极光,永远护卫在阿苏俄大人身边!”夜魔军士兵的低沉喃喃声中透着决死的淡然,对于死亡,他们早就做好了觉悟,阿苏俄人在背后捅了东庭人一刀,如果被俘只会死的加凄惨,东庭人的残暴是了名的,

        暮色在逐渐平息的厮杀声中降临,夜魔军自指挥官阿苏贝卡以下五千人一生还,就连东庭人也不得不承认,这支北地人非常的顽强,如果不是右翼的撤走,这场战役的胜负还很难说,

        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的芮唐庭娜在微微的沉默后,下达了给予这些英勇战士火葬的资格,这场大战虽然爆的时间不足一个下午,但是上万北地人在这片区域尸横遍野,在那一大片被踏平的雪泥草地和灌木中,遗留下断枪残箭和满是泥泞的尸体的满目创痍,一大片夜魔军士兵的尸铺满了本来是大雪覆盖的高坡,

        夜魔军的战旗最终随着夜色降临而倒下,

        一名贺函族的骑兵在乱军中意中砍倒,但是因为并不知道这面战旗的意义,这名贺函族骑兵只是胡乱的盘卷了一下,作为一般的战利品上交给自己的族长,

        如果不是这名族长觉得这面沾满了泥泞和鲜血的布块太难看,让人拿到河边用水洗了一下,可能这就会成为一个历史悬案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https://www.65ws.com/a/0/235/1533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