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610 京都之战(五)

610 京都之战(五)

        萨兰德中部,伯明堡

        和煦温柔的晨光,轻轻地洒落在伯明堡的废墟上,映照着这些残缺不全的房屋,浮现出一股淡淡的忧伤的美丽。

        这些废墟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平静了。自从京都的军队,一年前在这里建立支援京都的后勤地的,这里就成为了军人的聚散地,成为了许多热血青年的报国梦的起点,不少人的起点也在这里变成了终点,**和灵魂都深深的埋藏在这片深沉的土地上。[]

        这里曾经是最惨烈的战场。是诺曼底人的重点攻击区域,焦黑的砖墙,断裂的屋顶,多次燃烧的废墟,都深深的表明了这一点

        贝朗特克侯爵很早就起床了,多年的战争生涯让他无法继续躺在床上。伯明堡的早晨居然变得如此的安静,如此的宁逸,让他深深的感觉到不习惯。

        他走到伯明堡南边的山头上,一个人独自的默默散步,顺便呼吸着难得的没有硝烟的空气。刚刚下过雨,空气格外的清新,仅存的几棵小树也似乎冒出了一点点地绿芽,让人感觉到了生命力的顽强。也感觉到春季的到来,

        “万物复苏!胜利后的喜悦总是短暂的,苦恼随之而来。

        前一段时间的北方计划中,萨兰德军队的军官们纷纷都率领部队北上,或多或少的争夺到一些肥沃的土地,然后从中捞取大量的油水。

        只有他,不但没有争抢到上京报喜的任务,还因为不满同僚盘剥当地贵族的行为,使得京都很多大贵族对他有了巨大的偏见,当大量的土地需要军队去接收的时候,他却不幸的成为了留伯明堡的最高指挥官。

        北方战争的爆如同他的预料那样,在一段时间的主动进攻后,就陷入一种僵持,伯明堡依然如故,战争的乌云距离这里太远了,

        随着大量的有战斗力地军队,被调派到新收复的区域,往日的重兵地带伯明堡,现在基本上就是一个空摊子,只有五千人不到的新兵,

        他们都是别的将领挑剩的不要地。大部分士兵的智力据说都存在问题,甚至包括部分的军官。残酷的战争,让萨兰德丧失了大量的土地和人口,让王国的兵员逐渐的枯竭,即使部分身体或者精神上有毛病的人。只要他扛的起长矛,拿得起弯刀,都被强行的征集到军队里面来了。

        不过,贝朗克特侯爵并不觉得空摊子有什么不妥当地地方,随着诺曼底人这个威胁的退去,伯明堡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大后方,

        在这里的前后左右,都是萨兰德人自己的领土,没有什么可担忧的。在过去没有战争地年代,这里也从来没有驻守**队。长期习惯了前线地生活。偶尔在后方呆一呆,感觉也是很好的。

        早晨的阳光的确非常的美好,柔柔的,暖暖的,让贝朗特克侯爵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惬意。他一直走到山岗上,站在光秃秃的山顶上。

        放眼前面苍茫地大地。熟悉的军营依然蔓延在城市的外围,但里边已经空空如也,跟这座巨大的空军营一样的,是整个伯明堡都是空的,除了颤颤巍巍的老人行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就是嬉闹的儿童在废墟里追逐,在这些纯真的目光里,战争时那么遥远的事,

        贝朗特克侯爵忽然觉得眼前的胜利,似乎异常地不真实,阳光洒落在这片宁静的土地上,浮现出一层金黄色的朦朦胧胧的景色,

        微风吹过,眼前的景色似乎也飘荡起来,看起来虽然非常的美丽。可是当你伸手去触摸的时候,却什么都触摸不到。

        突然间,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将贝朗特克侯爵从恍惚中拉了回来,他敏感的侧耳细听,立刻觉得不对劲。

        长期的战争生涯,让他对马蹄声非常的敏感。而且也锻炼出了人的判断能力。这片马蹄声非常的绵密,而且来势凶猛,显然是来者不善,

        善者不来!在那么一瞬间,他浑身一激灵,几乎觉得半个身子都陷入了冰窖里面,难道是……

        愕然的抬起头来,贝朗特克侯爵立刻现,在伯明堡的东南方,出现了大量的蜂拥而来的骑兵。在阳光的映照下,那些骑兵好像是飞驰的黑影,瞬间占据了他的眼球。

        他居高临下的看过去,又觉得那群骑兵好像是漫山遍野蔓延而来的黑色海洋,他们瞬间就淹没了伯明堡东南方平坦的土地,淹没了那里的两处村庄的废墟,马蹄扬起的灰尘和天空紧紧地连接在一起,高高飘扬的猎鹰旗在晨光中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天哪!维基亚人!维基亚人的骑兵怎么会在伯明堡!

        贝朗特克看清那柄迎风飘展的战旗,脸色顿时变得异常的苍白,呼吸几乎都要停止了,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都从来没有想到过,维基亚人居然会出现在伯明堡的后方。

        那里应该是我们的地盘啊!

        他简直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他用力揉了揉眼睛,希望这是一场幻觉,但是事实所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可是他还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轰隆隆…

        沉重的马蹄声好像惊雷一样的震动整个伯明堡,那些负责站岗放哨的萨兰德士兵惊恐的呆立在那里,他们都是新兵,没有上过战场,也没有应对这种突情况的经验,他们茫然的看着越来越近的敌人骑兵,高大的战马高跃动着,就像一整排的山丘汹涌而来,黑云如潮,让所有的萨兰德士兵从自己的心里感到畏惧和难以抵抗

        他们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立即拉起城堡的吊桥,因为他们无法分辨这支飞扬的骑兵,究竟是敌军还是友军。直到两分钟以后,零零星星的警告钟声,才带着深深的惊愕在伯明堡的废墟中响起来。

        钟声是如此的孤寂,又是如此的单调,好像一把生锈的钢刀慢慢的划过每个人的心灵,有一名萨兰德中队长急急忙忙的跑来,向正在急步走过来的贝朗特克侯爵报告情况,他犹豫地说道“将军,是维基亚骑兵,我们需要反击吗?我们要不要问问,他们到底想要跟什么,又或者仅仅是有事情需要路过这里?”

        贝朗特克侯爵脸色铁青,几乎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些白痴们的脑子真的有问题,维基亚骑兵已经完全展开了战斗的队形,还说什么误会和路过,

        “他们就是冲着伯明堡来的!贝朗特克侯爵恶狠狠的吼叫起来“浑蛋!什么误会!什么路过!他们是敌人!是来抢伯明堡的!你说要不要反击?”

        那些萨兰德士兵们都愣了,个个脸色怪异,似乎觉得贝朗特克的说话有点耸人听闻,呆了几秒钟以后,他们才急忙转身去了。十分钟以后。乱哄哄的萨兰德士兵,才手忙脚乱的跑上城墙上,纷乱而急促的脚步声,在短时间内掩盖了维基亚骑兵的马蹄声。

        随着刺耳地钟声声,那些还处在梦乡中的留守士兵,都本能的爬了起来,然后做好战斗的准备。但是他们的神情,似乎完全茫然了,他们不知道,在胜利以后还有什么样地战事。许多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军官,大家面面相觑。

        贝朗特克越看越生气,对着他们大声吼叫起来“维基亚人杀来了,不想死,就全部拿起武器给我上城墙!”

        那些军官和士兵才如梦初醒。急急忙忙的穿戴铠甲,,可是他们很快又变得更加的茫然了。这些新兵平日里就训练过,这一下就像捅了马蜂窝,整个兵营彻底乱了套。贝朗特克侯爵在步上城墙的走道理,一不经意就听到许多士兵的切切私语,显然充满了迷茫。

        “不是说维基亚人都在北方吗?怎么会跑到我们这里来?“

        当驻守伯明堡的萨兰德士兵乱糟糟地涌上低矮狭窄的城墙的时候,他们忽然现,这是他们自参加军队以来所看到过的最壮观的场面。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参军还不满三个月,他们参加军队的时候,萨兰德京都已经在暗中与诺曼底人苟合,战争的惨烈没有波及到他们

        在晨光底下,伯明堡的前面坪地上,密密麻麻的维基亚骑兵排成了一个广阔的扇形,从最东边蔓延到最西边。好像一条黑压压的线,将伯明堡牢牢地拴死,又好像一把锋利的镰刀,随时都可以将伯明堡从这个世界上完全的抹掉。有人悄悄地计算了一下维基亚骑兵地数量,最起码有1万五千人!

        “妈的,维基亚人哪来这么多骑兵!“

        每个萨兰德王国的士兵,都觉得头皮有点麻,他们无法想象一万五千的骑兵踏上伯明堡的景象,他们只有区区的五千人,怎么可能阻挡两万名骁勇骑兵的进攻?几乎是目睹维基亚骑兵出现地瞬间,大部分的萨兰德士兵内心里就放弃了反抗地念头。

        贝尔特克侯爵的脑袋也有点懵,甚至有点手足冰冷。1万五千名骑兵,足足是自己守军的三倍,而且还是冲击力极强的骑兵,他现在绝对相信,这些维基亚骑兵完全可以一个冲锋,就像伯明堡从地图上抹掉

        他从城楼的箭塔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些维基亚的骑兵,都是清一色的年轻人,他们身上穿着黑色的铠甲,手中拿着赫赫有名的萨摩尔战刀,他们的体型,他们的神态,甚至还有他们的动作,他们的战马,都充分的显示出,他们是丝毫不输于传说中北方库吉特人的凶悍的萨摩尔近卫骑兵。

        “一定是林克松那个胆小鬼,只有他的防区才可能通过这么多骑兵,却毫无什么报告!”贝朗特克侯爵双眼满是血丝,恶狠狠的诅咒着。今天是凶多吉少,他和驻守伯明堡的五千名新兵,能不能够继续生存下去,完全依靠奇迹了。

        对于维基亚军队的传言很多,虽然没有真正见识过,但莫伦堡一战,7千人打垮了拥有2万精锐的莫莱赫兵团确实确认无疑的事,

        依照贝朗特克的估计,城下维基亚军队的战斗力。仅仅一个中队,不到千人,就能将自己带的这帮傻瓜兵打得晕头转向,贝朗特克侯爵从来不敢认为萨兰德王军队比诺曼底人的战斗力要强大,面对战斗力更加强悍的维基亚军。

        即使人数多上两三倍也是很危险的,何况他现在的军队人数只有维基亚骑兵地四分之一!

        “谈判!我要谈判!”

        贝朗特克气急败坏的吼叫着,他只能这样争取时间了。贝朗特克侯爵希望前往报信的快马,能够在一天之内抵达。如果在明天太阳升起之前,还没有支援部队前来营救的话,自己就彻底的完蛋了。

        “谈判?对方的指挥官有点意思!“

        胖子骑在马上,手里把玩着马鞭,看着对方鬼鬼祟祟的向东北方向派出数匹快马,嘴角露出阴谋得逞的微笑,向身边的近卫骑兵指了指“告诉他,我们答应谈判了!“

        维基亚指挥官同意谈判地事情,让贝朗特克侯爵长松了一口气,双方的代表就在伯明堡的前面开阔地,进行了战地谈判。

        维基亚人的谈判代表是第五旗团长索特斯,这位作风严谨的旗团长话语不多,但是态度非常的强硬。他明确的表示,伯明堡必须让出来,要求萨兰德军队必须在半天的时间内撤出伯明堡,否则,维基亚军地将采用武力的手段达到目的。

        “浑蛋!”贝朗特克简直气疯了,维基亚军队太嚣张了。这里是萨兰德军队的腹地,西北方驻扎着林松克的2万人,东北方就是伯伦特的4万军队,

        维基亚军队跑到这块左右都是敌人的地方来,不是神经就是对方是个真正的白痴,现在居然大模大样的要来接收,除了证明对方绝对是疯了外,他实在找不到任何的理由。

        “他们没有说,为什么来这里?”贝朗特克不死心的问道,生怕派去谈判的人遗留掉什么,维基亚军队的举动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

        “没了。真的没了!”派去谈判的是个很机灵的中队长,在贝朗特克侯爵充满血色的眼神下,也吓得有些口不择言了“他们就是很强硬地说,如果我们不撤。他们就要动进攻了。我们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请将军快点作出决定。”

        谈判使者战战兢兢的说道。他刚才下去的时候,看到对面整排整排的骑兵如同一道黑色的长墙,气势如虹,心里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

        “妈的,真是疯了!“

        贝朗特克侯爵走到箭塔的最高处。往下面看着密密麻麻地蓝羽军骑兵,脸色更加的苍白。简直可以用一片死灰来行动。那些在制高点位置负责观察地萨兰德士兵也是脸色死灰,呼吸停顿,有些人还微微的开始颤抖起来,还有些人悄悄地躲藏了起来。

        原来,在刚才谈判的时候,维基亚骑兵也没有停止战争的准备,在谈判的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里,就已经架好了攻城用的投石机

        大约十几门大型投石机一字排开,在阳光的照射下,长长的臂杆闪耀着摄人的寒光。在投石机的旁边,是驮着黑色抛射弹的战马,每一门投石机,都有至少三匹战马负责驮运黑色的抛射弹。自从北方的库吉特部族归附以后,维基亚军队在战马的使用方面一下暴涨,

        “记住,不想死,就给我守住城墙!”

        贝朗特克侯爵脸色白,只能外强中干的大吼叫起来,萨兰德军队的士兵都犹豫着进入,他们显然没有做好战斗的心理准备,

        进入了城墙以后,他们不是选择固守,而是小心翼翼的趴在城垛后面,寻找一切可以掩盖的物体,将自己身体完全掩盖在后面,因为趴着的人太多了,导致本就不长的城墙一下显得光洁溜溜,看起来很有一股满是秋风萧瑟的味道

        “哎,真是要人命啊!“贝朗特克侯爵满嘴苦味,一脸无奈的摇头,这就样的军队,还想跟外面真正的精锐作战?简直就是耻辱啊,早知道有今天,自己就该好好操练这帮新兵蛋子,搞得这次连脸都丢到家了,就连他自己都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不争气的跳动。作为久经战阵的指挥官,他知道自己这样做纯粹是螳臂当车,

        维基亚军队的燃油抛射弹,那可是连整个大6都为之震撼的强力武器,据说最坚固的城墙,也无法抵挡住维基亚军队的抛射轰炸,或许维基亚人的一抛射弹过来,他就会成为萨兰德王国死的最凄惨的将军。

        时间在一刻一刻的过去,

        轰隆隆……一个小时的时间刚刚到,无数的拖着长长黑色尾巴的燃油弹,呼啸着掠过阳光明媚的天空,然后狠狠地砸落在伯明堡的废墟上,

        巨大的轰鸣声震动的城墙直颤抖,其实迫抛射弹的爆炸威力并不强,只是因为数量太多了,所以威势非常的惊人,整个伯明堡的废墟都感觉好像在跳舞一般。

        贝朗特克自己也不得不有点狼狈的缩在城垛后面,猛烈的红色火焰,接二连三的在他的旁边爆炸开来,溅起无数的尘土,带着巨大的冲击力撞的他身上的铠甲砰砰作响,

        纷飞的尘土纷纷洒落在他头上,身上,他顿时被弄得狼狈不堪。好不容易睁开眼睛。贝朗特克侯爵只能无奈地看到,

        维基亚军队的猛烈的打击,已经完全覆盖了伯明堡的废墟,他的眼光里看不到一个的活人,似乎所有的萨兰德军队士兵都藏起来了。

  https://www.65ws.com/a/0/235/1528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