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534苍穹祭祀的秘密(一)

534苍穹祭祀的秘密(一)

        534苍穹祭祀的秘密(一)

        二月以后的帕拉汶,天气开始变暖,最后一场大雪之后的两三天,天气一直都是晴朗而严寒的,白天,太阳光温暖大地,堆积了一个冬季的厚厚冰雪开始融化,但在晚间,却也能够冷的让人颤抖,贴别是最近几天,乌云笼罩着天空,灰-的m-雾弥漫大地,好像一层淡淡的透明丝带,在地上植被的表面缓缓流动,

        地面上的湿依然很严重,因为前段时间的地震,帕拉汶的地下水道几乎全部塌了,街道上到处都是泥泞一片,很多地方都有了积水,不时有飞驰的马车,卷起飞溅的水ua向两边散开,有时候溅到路边行人的ui脚上,免不了一些低声的咒骂声

        清洁工人冒着严寒来回的清扫,也无法完全的消除干净。这反常的寒让帕拉汶的居民们开始有点担心,当初伊卡迪瓦帝国灭亡之前,冬天似乎也是这样的寒冷,难道芮尔典也要重蹈覆辙吗?这个可怕的念头在很多人的脑海里闪耀了一下,就立刻消失了,谁也不敢想象这可怕的后果。

        维基亚军队取得格林会战胜利的消息,如同一股无法抵抗的凶震撼了整个芮尔典王国。

        “6万步兵完胜12万骑兵,这都是什么狗屁战绩,就是12万头猪也不会败的这么快”

        接到详细战败的军部尚书普拉伊斯,在自己办公桌前几乎把桌子拍碎,用自己独特的腔调,连续骂了库吉特人足足三天,

        这样难怪他这样愤怒,好不容易通过一系列血战,刚刚振奋了一下国民的士气,谁知道转眼间,维基亚又再一次冒出来,作为曾经的对手,大家打的都是库吉特人,可自己这边被6万东庭骑兵拖住了数十万军队,而那边却用区区6万人完胜12万库吉特骑兵,这巨大的反差,简直就是在讽刺芮尔典军队的无能,

        “真不敢相信该不会是误报吧?”

        芮尔典军务部次官斯坦赫夫以沙哑的声音说着,在确认了事实之后,他也闭锁在一片今人窒息的沉默讶然之中,连最近身体欠佳的国王哈劳斯,也派遣宫廷内务官诺伊格伦传召军务部大臣普拉伊斯入宫作事态说明。

        最近普拉伊斯将工作重心放在军队的人事调动上,这个决策的起因是因为一个地方大领主的死亡,这名大贵族叫bo尔度公爵,是南方及莱克的领主,他身为贵族,i下有征税权,集富贵财力与权势于一身。而在担任朝廷重臣的前后十五年间,一直担任着政务大臣一职,

        在这段期间,他骇人听闻地擅用手上职权拼命地搜刮财富,虽然常常牵涉到许多不名誉的冤狱事件,但法律对贵族的犯罪行为原本就较松弛,而在真的无法脱去罪责时,他也巧妙运用了权力和财力,逃过了应受的处罚。

        当时的司法部的鲁格伯爵以“绝妙的奇术”来加以讽刺,

        甚至在同为阀贵族的眼中看来,其滥用特权也已到了毫无节制的程度了。身为王国的支柱,如果不遵守一些身为贵族的法则的话,民众对某一个重臣的不满,很容易演变成对体制的不信任。

        公爵的死,对王国的财政、司法两部而言,实在是值得庆幸的大好消息。可以说是个公然鞭尸的机会

        这样可让民众知道,即使是大贵族也绝不能免除法律的约束,除此之外,也可牵制在贵族中存在的无数“小bo尔度”,因此,非得籍此显现一下王国的法律及战时法令的威严。更何况bo尔度公爵在生前中饱i囊的公款及收受的贿赂一定是一笔莫大的数目,如果能收归国有,那么对被军事开支压迫得艰苦不已的财政来说也得以喘一口气了

        虽然在历任财政官僚之中,一直有人提议向贵族纳税,但如此做势必改变以来的治国方针,也有可能会引叛或宫廷。但只以bo尔度公爵个人为对象的话,贵族们的反对声自然会少得多了。

        紧随着这份报告的,还有普拉伊斯酝酿已久的一份军事改革

        因为前段时间消耗太大,和北方大批贵族涌入帕拉汶地区,让普拉伊斯有了充裕的人才可能,基本上,他采用下级贵族或平民出身的年轻军官,使一线级的指挥官的平均年龄大幅下降。这些少壮气锐的军官们,都被冠上了新锐的称号,年轻人特有的活力和霸气让芮尔典的前线作战部队战力提高不小。

        但是在这几天,普拉伊斯总是感到好像缺乏了点什么,勇敢而富有战术能力的前线指挥官是汇集了,但却找不到一个足以堪称名将的中流砥柱式的人物,

        这些热血沸腾的年轻指挥官们,可能会是优秀的战士,但在短时间内,还无法胜任更加高级的职位,他们还需要经历血与火的锻造,才能担当起芮尔典军队的脊梁,这些都是芮尔典军队宝贵的财富

        对于那些刚刚补充进来,在帕拉汶骑士学校以优等生毕业的,那些贵族出身的参谋将校,普拉伊斯并不抱什么期望。

        因为他十分清楚军事能力,并非光靠学校教育就可以培养出来的。他自己也是如此,毫无疑问天生的军人会成为学校的秀才,但反过来说,学校的秀才却未必是天生的军人。

        但是这些年轻贵族们可不这么认为,他们从小就接受骑士训练,有良好的教养和背景和雄厚的家族背景,他们从出生开始就是特权阶级,

        他们有的是军中将军的子侄,有的是京都豪族的核心成员,现在军务部将他们闲置在外,无疑让这些自认比平民高贵的年轻贵族悲愤jia加,

        他们是帕拉汶的特权者,也是对最近人事调动意见最大的一群人,为此,一些京都的豪族大臣,已经在哈劳斯国王面前告了军务大臣几次了,说他任用平民动摇了王国的根基,甚至i下里有些贵族蔑称普拉伊斯为“贵族的叛徒“

        对于普拉伊斯最新提出的军务改革,最初,以内务部大臣为第一个提出反对,

        因为全力支持北方战争的缘故,普拉伊斯的军务部就像一个吸血的机器,不断将芮尔典的所有人员财力吸入进去,一切为了胜利,已经不仅仅是个口号的问题,

        如果要论起压力来,最大的就是政务部和财务部,为了凑出能够动新战役的物资,这两个部几乎是通宵达旦的运转着,而这两个部又是帕拉汶贵族最聚集的地方,现在军务部提出这份一线指挥官名单,却大部分都不是他们的子弟,如何能够让这些忙死忙活的贵族们甘心

        “这样不是很好吗?”对于这份争议颇大的名单,国王哈劳斯难得的表1-了一下态度“如论是谁只要能够收复失地王国给予褒赏,卖个人情,往后总会有好处的。倘若失败了,就是推举他们的普拉伊斯的责任了。我们再重新命令新军务大臣不就得了”

        “如此说来,的确是不错。”看见国王陛下的态度,政务大臣迪林纳德只能选择妥协装傻,正如哈劳斯所说,如果这些新提名的指挥官能够击败库吉特人,那奖赏是必要的,但如果失败,普拉伊斯军务大臣的位置也将不保,这对于一直觊觎此位的京都贵族来说,绝对是个利好的消息

        “这是真的?“

        在第一骑士团的驻地内,正在收拾战马,准备前往北方三郡的大王子阿力萨克斯,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兴奋的脸-染上一层yin霾,他的第一骑士团都是由京都贵族子弟组成的,这张新任命书,无疑会对自己部下的信心造成极大的打击,

        “是的,军务部的大人们真是让人寒心啊:报信的骑士卫在他面前,神-愤愤道“要是那些身份卑贱的家伙都能凌驾在贵族之上,那这个世界的次序还不了套,难道还要我们尊贵的骑士去向一名平民敬礼吗?”

        “是啊,要是这样,谁还会尊敬我们骑士,谁还会为了王国奋战之死吗”另外一名骑士附和道,在他的身后,十几名骑士指挥官都聚拢过来,纷纷向大王则抱怨道“是啊,是啊,如果让这些卑贱的老鼠爬在头上,还不如让我现在就披着鹰鹜战旗死去”

        “阿力萨克斯王子脸-难看,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虽然知道普拉伊斯为了新战略,会有一些大举动,但绝对没想到会是这个,

        “这是谣言,一定是谣言”阿力萨可斯努力镇定自己的情绪,翻身上马,向四周围拢过来的部下们挥手道“骑士才是这个王国的脊梁,是所有芮尔典人的保护神,这一点从小就深刻进我的灵魂中,因为这是我敬爱的父王,伟大国王陛下亲自告诉我的所以大家不要听信这些谣言,我们应该打起十二分的jing神,让对面的库吉特人领教我们芮尔典骑士的长枪,让军务部好好看一看我们骑士的力量”说完这句话,阿力萨克斯王子几乎是落荒而逃的离开军营

        早上四点的艾车莫尔,还是夜深人静。胖子站在黑暗里,透过窗户看着外面,只能看到院子里隐约的灯光,还有就是临时增加的林立的岗哨,倒un寒时节,气候依然寒冷,空气中飘着淡淡的夜来香的味道。

        胖子伸了伸懒腰,从面前堆积如山的政改方案中站起来,拿起旁边碟子上的热巾用力的抹抹脸,让自己觉得jing神一点,即将召开的部族领大会,涉及到各方各面的安排,因为保密的需要,许多的工作只能让少数几个高级军官来做,就算是这样,最后审结的工作还是需要胖子来做,

        胖子然后端起桌子上的水杯,狠狠的喝了一口。杯中是库吉特特产的苦情叶,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爽口的东西,这是库吉特牧民常用来提神的一种苦涩草根,,所以喝起来非常的苦涩,令他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头,随手将杯子放回去碟子里。

        温暖的房间内,胖子选择坐靠在一张靠椅上,随手手翻动着面前的一张破旧皮革,目光闪烁着一种睿智的光,身前的壁炉这时出一阵木材燃烧的噼啪声,红-的火星如同夜-中的流莺,从壁炉的熊熊火光中飘散出来,温热的气息以壁炉为中心向四周蔓延着,将初un的寒驱散

        这是胖子在艾车莫尔的书房,原来是芮尔典在城内某个豪族的卧室,因为胖子喜欢这里的布置,就留作自己居住使用,房内的陈设看似很简单,但如果是懂行的人,就会现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奢华的让人惊诧的场所,

        房间是普通圆形,就像大多数的艾车莫尔人的住宅一样,整个房间并不很大,但为了能够度过严寒,往往在房顶上上用碎草着泥土敷上厚厚一层,远远看去都是黄橙橙一片,在阳光的照耀下就像一磊磊的黄金,因此艾车莫尔城又被一些跑边贸的商队戏称为“黄金城“

        靠壁炉的左方有一张简单的长椅,在墙上,天ua板上,地板上,都铺垫着富丽堂皇的兽皮,踏上去就像踩在最名贵的地毯上一样柔软,

        其中有鬓蓬松的阿托拉斯狮子皮彩斑斓的孟得塞羚牛皮,传说中极为罕见的十六叉雄鹿角,还有很多连胖子都没认出来的物种,

        整座房间简直就是一个珍贵皮展览馆,除了一些价值连城的品种,大部分都明显不是这块大6的产物,也不知道这座宅子的主人ua了多大的jing力和财力,才将这些价值连城的东西从那些来往于异大6的商人手中收购来,

        其中最让胖子感兴趣的,却是挂在房间右侧墙壁的一张红褐-皮革,那是一块长约一米大小的地图,没错,这是地图,后面住进来的芮尔典军队和东庭库吉特人,明显没有注意到这张破旧的皮革,否则早就不在这里了

        当胖子第一次见到这个的时候,就从房间内的布局中,确定这张破旧的皮革不简单,在其他三面挂满墙壁的珍惜皮革中,只有这张四四方方一点不显眼的皮革,独自挂在一面墙上,可见房间主人对这张皮革的喜欢程度非同一般,

        残破的皮革表面已经看不出质地,但能够在满房珍贵皮革中,独霸一面墙,足以证明其他价值连城的皮革,在这张皮革面前,都没有资格与之并列与一墙之上

        胖子当即让人将皮革取下来,通过一阵仔细的辨认,从皮革上用青-草料染成的上下方格线,确认这是一张很早以前的地图,

        时代已经不可考证,漫长的岁月几乎磨平了皮革表面的绒纤维,握在手里给人一种光滑的手感,以胖子锐利的目光,也只能从皮革面上现一些隐约残留的残迹,

        地图左侧的一个三角标记,明显正是现在所处的艾车莫尔,一道蓝-的暗线从艾车莫尔的标记向下延伸,一直穿越维基亚的南部,最后延伸到一个地图下角无法辨识的地点,胖子在狐疑了一阵后,肯定了这是穿越南方大沼泽后的某个地点,

        联想到库吉特人的祖先来自南方大沼泽之外,胖子已经可以肯定,这张地图应该是从库吉特王庭中流传出来的东西,很可能就是2o年前那场北方大动中,从库吉特王庭遗失的众多宝物之一,一张记录着伊卡迪瓦大6与另外一块大6通道的神秘地图

        “咯吱“

        书房的被从外面轻轻推开,随着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一个婀娜的身影走进房间,美丽娇俏的身姿让初un的早晨多了一份绚丽的音符

        胖子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因为除了伯兰特邦妮这个公爵贴身卫加机要秘书,没有人能够在不引起外警卫注意的情况下走进这间房子

        伯兰特邦妮身上穿着一件绣金描线,束腰nv式长裙,修长的ui穿着黑-皮革长筒骑士马靴,袖口的白-蕾丝边,承托出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出尘气质,随意扎束在脑后的清秀马尾,带给人一种跃动活力的冲动感,一双明亮的眼睛如同深深的青潭,让人不由自主的感到m-醉,

        她本就长的极为明被誉为芮尔典骑士之ua,是无数芮尔典骑士的梦中情人,来自公爵千金的身份,让她天生带有一股让人不敢对视的贵族气质,只不过以往臃肿厚重的骑士装扮将这种特点深深掩盖住,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换了一身轻便装扮,不由让胖子看得一愣一愣的

        “这是刚收到的消息“伯兰特邦妮将手中的文件夹放下在胖子桌子上,向正在凝神的胖子说道“正如你所预料的那样,芮尔典果然对北方三郡动手了,根据我们在芮尔典国内的眼线报告,,就在三天前的军务部会议上,大王子阿力萨克斯亲自下令,逮捕了8名参加会议的北方三郡领主”

        “呵呵,看来还是忍不住动手了“

        听见伯兰特邦妮的话,本来不想站起来的胖子,突然神-兴奋站起身体,大踏步来到桌子前,拿起上面的文件,目光扫过,看了一会嘴角突然轻笑道”看来这个阿力萨克斯王子,也不完全像传说中那样是个草包啊!竟然知道y-擒故纵,先采取安抚的计策来削减三郡领主的警惕然后再用会议的名义,将这些蠢货调离领地一网打尽,动手的时间地点环环相扣,相当的老练啊“

        “那不过是个摆在前面的傀儡,他要是有这样老练的手段,也不会现在才出头“对于胖子的称赞,伯兰特邦妮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对于父亲的死,她可是耿耿于怀很久了,只有涉及到这个名字的报告,伯兰特邦妮总是用一种蔑视的语气。f

  https://www.65ws.com/a/0/235/1527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