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273 决战风暴(二)

273 决战风暴(二)

        二蹄踏入清澈的河滩,溅起晶莹剔诱的白煮水花,阿刚第一骑士中队排成一道银色的弧线。踏过杰尔泊堡东面的苏黎河沿防线,

        战马萧鸣,骑士铠甲在阳光下闪着晃眼的光,寒冰的长矛锋尖被鲜血染成红色,单薄的萨摩尔军防线在几次冲击下,早已经溃散的七零八落,彷徨退入杰尔泊低矮的城壁

        断折的长矛和尸体横七竖八的躺满了河沿,茵尔典步兵跟在骑士队列后面,像一堵墙推进,长矛高耸,盾墙如鳞,如同先前预料的那样,

        兵力空虚的杰尔泊堡外围防线,在荀尔典主力骑士面前几乎一触击溃。这些拼死抵抗的萨摩尔的地方部队,无论是装备还是作战意志上,都和萨摩尔正规军相差很大

        唯一还算不错的就是勇气,即使面对菌尔典重装集群推进。这些跟农兵差不多的地方军还是勇敢的在外围河沿组建了一条简易的防御线

        “乌合之众,不堪一击!”阿普顿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挥手道“命令步兵拿下城壁。今晚我要在杰尔泊堡举行庆功宴!”

        “呜!呜!”军号悠长

        三千名茵尔典重装步兵分成三列推进,手里高举着盾牌,踏着坚定的步伐。冷酷的脸上闪着嗜血的渴望,城头射下的一阵稀疏箭镞,无法动摇阵列分毫,只能徒劳的在盾牌上出几声脆响

        城壁迅接近,“全队攻击!”苗尔典步兵队长毫不顾忌对面射来的箭镞,高举起手中长矛,向身后部队奋力呐喊,他们都是苗尔典真正的精锐。重甲厚盾,重型三菱长枪可以刺穿任何敌人的铠甲,只有第二,第三中队扈从中的佼佼者,才有资格调入第一中队扈从队

        第一排步兵的度加,点像一道白色的巨浪拍打在厚实的城壁上,“啪啪”数十架攻城梯迅搭在城据口。网络e

        “杀!”苗尔典重步兵冒着不断射来的箭镞和不断从上刺来的长枪往上爬。手中的重型三菱长矛与城垛口的守军长矛纠缠在一起,不断有人从梯子上惨嚎着掉下来

        杰尔泊堡只有2千守军。胖子在占领杰尔泊堡后。不但在原有基础上加厚了城壁,并且增调了一个重型弩车中队,

        人数上的劣势,让萨摩尔军的城壁防线不断被蜂拥爬上城壁的苗尔典人突破,苗尔典步兵的白色铠甲越来越多的涌上城壁,

        “杀!”带军冲锋的茵尔典步兵队长大喊着,奋力一枪刺进萨摩尔步兵的腹部,用尽全身力气。顶着萨摩尔步兵往前冲,

        在他脚下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具无法分清的残尸,鲜血在城壁上汇聚成一道血凝,脚踩在上面,泥泞滑润的感觉让人感到诡异恐怖

        “快!快!快把弩车推上去!”萨摩尔士兵脸色焦急的大喊着,城壁东侧防线被苗尔典人撕开了一个大口子,越来越多的苗尔典人正呼喊着往缺口上涌,

        “锁锁!”萨摩尔军的长矛奋力往下桶

        十几个。人合力把重型弩车。从城壁通道推上了已经笈可危的城壁防线

        “崩!崩!”城头上的十余辆重型弩车出呼啸的咆哮,密集的黑色箭雨像倾泄的暴雨,覆盖在毫无准备的苗尔典步兵的头上,

        “啊”刚刚爬上城壁的荀尔典士兵还没来得及高举武器欢呼剧烈的呼啸夹杂着黑影已经隆罩了他。

        强劲的弩箭连续贯穿数名苗尔典士兵,鲜血淋漓的从最后一个人背后露出一个。硕大的箭头,几名士兵看着贯穿自己胸口的“大杀器”满脸不可置信的从城头跌落下来。

        碰“第一排苗尔典步兵盾牌像遭遇重锤撞击的的陶罐,从里边往外裂开,整排的盾墙在强劲弩车的穿射前,不比薄纸片更厚实,

        鲜血从扭曲撞飞的盾牌和步兵碎甲间喷射而出!刚才还拥挤密集的城墙,像遭遇镰刀收割的稻草,齐刷刷倒下一大片

        这可怖的攻击力让苗尔典步兵攻击势头一窒,刚才还勇猛冲上城墙的苗尔典步兵纷纷后退,城壁上。血淋淋的同伴尸体被弩箭切成几截,断肢残手随处可见,就像刚从城头上下了一阵血雨,

        碎肉混着鲜红的血从城垛上滴下来,落在下面还在爬墙的脸色苍白的士兵脸上,“呕”一名士兵感到脸上一热,用手一摸,一只血淋淋的眼珠还冒着热气,登时恶心的弯腰呕吐,

        死的固然可怕,没死受伤的也不在少数。数百名茵尔典步兵抱着血淋淋的伤口在城头上惨嚎。既然是攻城,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可是这样惨烈可怖的死法,还是让茵尔典步兵的神

        阿普尔顿看着人心惶惶的步兵,果断的抽出骑士指挥剑,大喊道“先进入杰尔泊的小队集体晋升血骑士,有擅自退后者!杀

        在苗尔典,骑士阶级是绝对的贵族阶级。军队指挥官先必须是骑士,贵族晋升业必须有骑士称号,骑士的来源却很复杂,除了国王陛下和各地领主有权利册封自己的骑士外,为了保持骑士的战斗力,各地的军团长也有权利册封作战突出的士兵为骑士,可以担任中层指挥官。这种骑士称为血骑士,算是一种变相的军功奖励。

        听见可以晋升骑士!士气低迷的茵尔典步兵精神大振,在前面队长的当先带领下,再次嗷嗷叫着举着盾牌涌上城墙,

        “杀”。为了给重弩争取填充时间,人数已经不多的萨摩尔守军。再次和茵尔典军纠缠在一起。两边都杀红了眼,越来越多茵尔典人冲上城垛口,长矛和长矛碰撞在一起,尸体不断从相互厮杀的两方倒下。

        “崩!崩”。期盼已久的重弩弓弦再次出布棉撕裂的闷声,密集强劲的散射弩箭,像飓风一样呼啸扫过苗尔典人,

        “锁锁”一阵急促的撞击声。鲜血四射。破碎扭曲的盾牌飞上半空。

        这次苗尔典人学乖了,用盾牌和长矛组成层层叠叠的密集枪阵,弩箭在撞碎前两层盾牌后,再也无法穿过去。

        强劲的弩箭在芮尔典人密集的阵列中扫出数道粗目惊心的血沟。“杀过去!不要给萨摩尔人时间!这次已经有所防备的岗尔典军大喊着,

        毫不顾忌的踏过同伴的尸体。挺直着长矛冲上来,人数上的优势迅让萨摩尔单薄的抵抗溃散,失去城壁和强弩的保护,萨摩尔守军根本无法与苗尔典正规步兵抗衡,

        仅余的几百人很快就被荀尔典人潮淹没。最后一名萨摩尔长矛手被三柄苗尔典长矛刺穿”他被芮尔典人合力架在了半空,身体在半空抽搐着,双脚无力的抖动,鲜血从他口里,眼里,伤口涌出来,滴落在地上。化为一滩血凝

        “射!射”。据守箭塔的三十几名萨摩尔弩手不断从高处射出致命弩箭,企图冲向箭塔的茵尔典步兵纷纷被射翻在地上。

        占领城壁的苗尔典兵开始围攻这个最后的据点,下面密密麻麻的敌人看的人头皮麻,弩手们射出最后一支弩箭后。纷纷拔出腰部的短剑。

        “来吧,兄弟们!”萨摩尔弩手队长看了看彷徨无助的部下把手中的弩箭在墙壁上砸成碎片,坚定的走上了箭塔边沿,眼神镇静看了看部下,嘴角微笑道“不耍让这些苗尔典狗看笑话!我们跟死战不退的长矛手一样,都是萨摩尔战士”。

        “啪”箭塔下方传来一声脆响,铁制大门被茵尔典人强行砸开。楼道拐角传来一阵铠甲的晃动声

        “萨摩尔荣光永存”。萨摩尔弩手队长大喊一声,当先从十几米高的箭塔上跳下,

        “啊”一名茵尔典步兵被砸中,出凄厉的喊声,奋力把压在他身上的弩手队长抛下来,可是依然鬼哭惨嚎,

        其他的苗尔典兵都像一幅见鬼的表情,慌乱的散开

        萨摩尔弩兵队长趴在地上。满嘴血污的嘴里,吐出半只带血的耳朵,脸色桀骜的喊道“来啊!胆小鬼!”

        浑身是伤的身体。还在想要挣扎着站起身,被数柄长矛刺穿了身体。鲜血飙射出来

        一名萨摩尔弩兵站上了箭塔边沿,看着下面弩手队长血肉模糊的尸体,暗自给自己打气“别怕!我是萨摩尔战士!”他看了看远处美丽的杰尔泊平原,美丽的萨摩栗江在阳光下闪着粼粼波光,白色的松拍林在风中摇摆。葱绿的大地生机勃勃

        “永别了!我的故乡,我的杰尔泊!”

        晴亮的天际突然出现一道黑线,刺得他眼前一亮,萨摩尔猎鹰战旗独特的红色在蓝色天幕下。

        显得格外显眼,

        长枪如林,黑压压一片如同乌云般席卷而来

        “是我们的人!是我们的人!”弩手突然激动的指着天际大喊,

        “呜呜”。嘹亮的军号在城外响起,刚才还士气如虹的苗尔典军出现一阵骚动,放弃已经全部占领的城墙,慌乱彷徨的后撤

        城外的阿普尔顿也现了迅接近的萨摩尔援军,不由脸色死灰,从入侵到现在才五天,难道这些萨摩尔军队都是飞过来的?

        求月票!,求打赏!

  https://www.65ws.com/a/0/235/1524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