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第三卷霸王的大陆208月宴(一)

第三卷霸王的大陆208月宴(一)

        三大的怒涛号成了大海里的孤岛,九艘胡林族主力载兵航联川面围了一圈,就像一群嗜血的狼群,沉没的海神为胡林人让出了位置,海面上静寂的可怕,只听见海风的哗哗声,和海神上激烈噼啪的火焰声,

        无论是胡林人还是迪伦斯人都脸色凝重的看着缓缓沉没的迪伦斯海神战船,战船的桅杆在大火中倒塌下来。砸在上面甲板上,迫伦斯人和胡林人的尸体堆叠在一起,胡林人没有收拾战场,也没有把自己人的尸体搬下来,而是放了一把火把海神埋葬。生于海,归于海是所有海上民族共同遵守的誓言。这也算是对顽强厮杀对手的尊重。

        迪伦斯旗舰怒涛号上,上千名迪伦斯水手似乎已经预感到自己的命运,除了重装步兵在甲上走动的脚步声,就是他们全力搅动投石机的绞盘声,八门重型投石机出咯吱的绷紧声。最后的决战即将开始

        清理完外围的海神,数艘胡林族主力战船一声轰隆,齐齐挤压过来。怒涛号的船舷被撞的粉碎,数十块搭板放了下来,密密麻麻的胡林人出现在对面甲板上,

        “放!“迪伦斯水手大喊着放开手里的纹盘,无数的碎石夹杂着船板的碎片从空中砸下,混乱夹杂着喝骂声,胡林人顿时倒下一片,但是这对大局没有多大影响,尽管迪伦斯人表现的很想壮,但是随着胡林人越来越多,迪伦斯人单薄的防御出现了溃逃,

        “我们没有输!也不会输!任何逃跑者,这就是下场!”迪伦斯塔赛脸色疯狂的可怕,杂乱的胡须愤怒的直立,大喊着砍翻一名后退的迪伦斯士兵,

        他挥舞着指挥刀亲自冲了上去。数名胡林人早已经盯上了他,身形敏捷的围拢上来。“想杀我?那就拿出真本事来!”迪伦斯塔赛眼神轻蔑的扫视了几个人一眼,苍老却不单薄的身体像一条入海蛟龙,手中佩刀化为道道刀光,

        ,正

        连续砍翻了十几个人后,四面八方的胡林人涌过来,数柄胡林族弯刀从他身上过,他不甘心的倒下,汹涌的胡林潮迅淹没单薄的迫伦斯人,怒涛号的陷落给迪伦斯时代刮上一个断裂的句号。

        “还有两天就是迪伦斯的庆典宴会,希望到时候能够看见族长的身影!”胖子从怒涛号巨大而悲凉的身影上回过头来,身后心悄大好的胡兰雅满面娇笑道“这是自然,萨摩尔与胡林族可是血誓的盟友,就算总督大人不清求,我们也不会让迪伦斯人如此安稳的”

        五桅杆战舰怒涛号已经是现在这个时代最强大的战船,坚固的船体,宽阔的船舱,完全具备远洋航行的能力,无论是各项数据都远远高于胡林族主力战船,俘获怒涛号,以此为蓝本建造自己的五桅杆战船。是这次胡林族参战的主要目的。

        对于胡兰雅来说,这场决定海上霸权的战斗足以让她获得巨大的声望和支持,她的地个会更加稳固。对于与萨摩尔人结盟的事,一直都在族内有不同的声音

        “萨摩尔人是6地的主人,胡林人是海洋的主人,我们没有依附萨摩尔人的必要。”现在这个声音可以闭嘴了,新型的萨摩尔战船用自己杰出的能力和勇敢,表明了萨摩尔新海军的强大,完全有资格成为胡林人在海上的盟友,

        一个强大富饶的,却没有利益冲突的盟友,这对萨摩尔和胡林人都是不错的选择。有强大的胡林人在,自己可以把原来计划建造海军的资金。迅转化为海上商贸的启动资金,缓和现在萨摩尔财政上面临的困境,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一切都结束了!”胖子最后看了一眼从怒涛号桅杆上掉落的迪伦斯海军独角兽战旗。空中翻飞的旗帜早已经被撕成了布条,飘动的布条犹如不甘心失去东西的手臂,在苍茫的空中乱舞,

        胖子脸色平静的钻进船舱,找个舒适靠椅闭上眼睛眼神,从迫窝扯则返回到劝说胡林族出兵,胖子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尽管四周寂静的只能感受到船体在海浪这摇摆。尽管整个船舱里没有一个人,

        可是胖子心里却难以平静下来。迫伦斯战士不甘心的厮喊声似乎还在耳边徘徊,弥漫海面的刺鼻硫磺味还让鼻子痒,染血的战棋,沉没的海神,堆积的尸体随着船体没入大海,一个时代终结了,正如一个新时代的开始,鲜血总是伴随着霸权的兴衰

        迪伦斯妾力舰队一下入飞;独角兽八艘,海神八艘。巨型五桅旗舰,近6千名常牵滞刚优秀水手和舰载兵被大海淹没,从这一刻起,迪伦斯族再也无力与胡林族抗衡,胡林族海军很快会控制这片垂涎已久的海域,海上迫伦斯将成为过去

        按照协议,迫伦斯海上的岛屿会是胡林族重点攻击的目标,所有岛屿的主权都归萨摩尔,这让萨摩尔一下多出了三十几块海上领地,但胡林族有在上面开资源和驻军的权利,相对于擅长治理岛屿的海上迪伦斯。胡林族似乎更专注于怎么破坏而不是建设,对于在大海中徘徊几百年的胡林人来说,尽快建造最好的五桅远洋战船,寻回返回家乡的路才是正途。

        胖子在各种思绪中睡着了,很香很甜,直到护卫队长索菲么么茶在胡林港口轻轻把他摇醒“大人,去客车则的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胖子从模糊中清醒过来,耳边是胡林港口喧嚣的呼喊声,巨大的怒涛号被八艘胡林主力舰拖回了胡林城。看见这艘代表着希望和梦魇的巨舰,所有的胡林人都欢喜的大喊。这是仇敌迫伦斯人的精神之船,现在它属于胡林

        “这么快就到港口了?。胖子满脸痛苦的摆了摆头,耳边还带着炮声的鸣响,索靠么么茶手里挽着一件黑红色招皮披风站在胖子身后,一双俏目盯着胖子劳累的背影略微呆。自从陪伴胖子来南方,胖子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看在她眼里,血腥与阴谋的角逐,化为胖子身上日渐消失的肥肉,没有多少让人会想到,雄霸南部的萨摩尔总督光环下是一个满脸憔悴的胖子

        “你说我们这次能成功吗?”胖子明显还没从迷糊状态中清醒过来。边自言自语边从索菲么么茶手中接过貉皮披风披在身后,网迈出船舱。激烈的海风夹杂着刺骨的水汽里面扑来,这让还未从迷糊中醒来的胖子打了一个哆嗦,

        “这个冬季来的太快了蜘果我还有一个月就好了”胖子紧了紧身上的披风,感慨了一句,迷茫的眼神彻底清醒过来,黑色的瞳孔出幽深的光,一辆黑色马车静静的停在船舷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怒涛号那巨大的身影上,没有人注意到一个胖子钻进不起眼的黑马车。

        “啪”胖子轻轻揪开马车的门。露出里边华丽的红色天鹅绒座椅。镶嵌着无数碎钻的纯金色的扶手闪着光,马车座椅的背靠已经换成昂贵的托尼沙鳄鱼皮,这原来是达达尼尔赫的马车,现在是胖子在南部的座车,

        ,万

        原本金色的车体全部换成了萨摩尔特有的黑漆,没有人能认出这辆,外表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马车,就是原来达达尼尔家族的“金色宫殿!”

        胖子几乎是一头扎了进去,身后的索菲么么茶坐在胖子的对面,胖子肥厚的手指轻轻敲了敲背后的马车木板“去窝车则!”马车缓缓驶上碎石道路,胖子知道,那里还有一场不同寻常的战争等待着自己,

        窝车则的道路依然混乱不堪。四凸不平的泥泞路让胖子的马车深夜才看见窝车则低矮的城门。收税官赫伯斯揉了揉睡眼惺忸的眼睛,由远而近的马车轮声让他迷糊的站起身。城门火把照在他脸上,一半光明一半黑暗,

        “城门税迟个铜子,过道税6个铜子。实物税5个铜子,交,交谈。赫伯斯边嘴里下意识的念叨,边满脸欣喜的走过去,

        “当哪“一声清脆的鸣响,赫伯斯的话音突然定住了,眼睛睁得老大,一枚圆滚滚的金币从马车窗户弹了出来,在空中打着旋转,从他眼前滑落,在松软的土地上弹了几个滚,摇摇晃晃的正面朝上停住,金币上,国王吉他三世的鉴金头像似乎正在对他微笑

        “你是一位慷慨的大人,你的盛望比泰乌拉雪山还要高远,你比萨摩尔总督更英明,你。”赫伯斯满面欣喜的弯腰捡起金币,脑海里拨寻一切能用的赞美词,赞美这个慷慨大方的贵族。这是他当征税官以来见过最慷慨的一位,一枚金币足够他在郊外买上一块不错的土地,当上一个安逸小农庄主了,

        对于他的赞美,马车毫不停留的从他身边越过,只留下一丝若隐若无的话语声“这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求月票,求打赏!(未完待续)

  https://www.65ws.com/a/0/235/1524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