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172 老近卫军(二)

172 老近卫军(二)

        数百个用树木编排的大挡牌,被日瓦车则人摆在了前进队列的前面,这种方法在图塔伦斯要塞曾经使用过一次,这次提兰戈将奥莱姆特的这个方法直接说成是自己想到的,得到了达达尼尔赫的赞许,数百个大挡牌就像一堵墙一样压上来,萨摩尓弩手的第一波远程抛射,大多都射在大挡牌上,只有几十个人被空中落下的箭镞射中,看到弩箭被敌人克制的死死的,萨摩尓士兵的脸色出现一丝彷徨,严正的一线军阵出现微小的骚动。

        “该死!没想到日瓦车则人竟然想出这招!”胖子手指紧握,额头形成一个川字,向身边的传令兵下令道“一线弩手后撤,二线长矛手前置!”

        萨摩尔军号长鸣,一队队手执重型长矛的萨摩尓重步兵,越过弩手,在山丘上摆开阵势,随着距离的推进,日瓦车则长矛手的身影也从挡牌后面显露出来,

        每片挡板下都有一个百人队,密密麻麻的人头像蚂蚁一样攒动,厚重的喘气声一百米外都能听到见,第一波冲上来的最少有3o个方队,像巨浪涌起的浪头,狠狠拍打在萨摩尓长矛阵前。

        “咯,咯”军阵前响起密密麻麻的长矛撞击声,鲜血从对刺的双方身体里飙射出来,第一波冲上来是日瓦车则的轻装长矛手,身上穿着简陋的皮甲,手中长矛也是木杆套铁刺,明显是日瓦车则的炮灰部队,凭借密集的人数优势,日瓦车则长矛手一时与萨摩尓长矛手,杀的旗鼓相当。

        双方正在纠缠的时候,突然从萨摩尓重型长矛兵身后,伸出一种古怪的长形兵器,前端像矛,可偏偏前端还横向伸出半尺长锋,只见这种古怪长矛对着日瓦车则人的队列一阵乱划,古怪的横向长锋杀的日瓦车中人措手不及,只见鲜血飞溅,惨叫声此起彼伏,日瓦车则长矛手齐刷刷倒下一片,吓的其他人纷纷后撤,

        第一波攻势的日瓦车则人,被这古怪的兵器杀的胆颤心惊,留下几百具尸体和痛苦嘶喊的伤兵,仓惶后撤,这时他们才注意到,在萨摩尓长矛手背后,还站着一排手执五米古怪长矛的重装步兵

        原来这种横矛是胖子最装备重装步兵的武器,根据中国古代春秋长戈的样式改制,连矛带柄长五米,前刺尖锐如矛,下端带一尺锋利横勾,专门布置于三米长矛手队列后端,

        两军纠缠时,突然杀出,凭借长度优势,直插敌军军阵中,可前刺可横划,专破敌人长矛阵,亦可用半尺横长锋向下敲打,攻击躲藏在盾牌后面的敌人,如果对上敌人骑士,还可以下勾战马马腿,算是一种非常实用的多功能攻击武器

        可惜这次胖子只带了一千横矛手,要不日瓦车则人的第一波攻击,绝对会全军覆没。这边萨摩尓长矛手还没缓过气来,日瓦车则人的第二波浪已经涌了上来,十余个挡板又靠了上来,这次挡板后面出现了精锐的盾牌步兵,密集的长矛和盾牌相互碰撞,人头拥挤在一起,

        盾牌步兵排着厚实的队列,高举着攻城大盾,整齐向前猛推,像一层层海浪撞击在萨摩尓军阵上,“哗哗”长矛从盾牌的间隙插进去,横矛手的优势再次体现出来,只见后面横矛高高立起,如劈山破海般猛然落下,

        “唰”一阵锐利的呼啸声从头顶落下,盾牌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横矛的半尺长锋,从上往下剁进身体,鲜血从破开的伤口喷射而出,横矛回撤时,不但带着一片血淋淋的肉,不少盾牌被横勾顺势拉开,露出盾牌后一张张仓惶煞白的脸,

        “杀!”最前列的萨摩尓长矛手杀的兴起,嗜血的**在心中蔓延,疯狂的把手中长矛不断刺入敌人的胸膛,

        密集的长矛如同一道移动的刺墙,把冲来的日瓦车则人推落在地上,鼓点声中,萨摩尓长矛手踏着尸体前进,身后的弩手不断射出致命的弩箭

        堆堆叠叠的队列成了日瓦车则人的阻碍,长矛手法组成有效队列,盾牌兵则被杀的人仰马翻,

        前面纷飞的弩箭和不断压上的密集长矛,像削苹果皮一样让日瓦车则人一片片倒下,

        后撤和前进的队列相互拥挤着,强势的波浪式攻击成了日瓦车则人的笑话,

        一队手执战刀的萨摩尓近卫骑兵,从冲锋的萨摩尓长矛手侧翼杀出,如同呼啸而过的飓风,往日瓦车则人慌乱的队列侧翼划过,

        锐利的战刀闪着寒光,往日瓦车则人头上砍去,刀光连闪,人头纷落,法形成有效队形的日瓦车则人顿时倒下一片,高大的苏泊尔战马把一个百人阵践踏在脚下,还未死透的尸体被马蹄踢出老远。

        前锋崩溃,侧翼被袭,慌乱和恐惧笼罩在日瓦车则人头上,波浪阵的最前线出现不可抑制的混乱,上千名最前置的日瓦车则士兵,开始像溃口的大坝一样溃散,萨摩尓弩兵的致命强弩让日瓦车则人再次留下数百具尸体。

        “呜呜!”日瓦车则人吹响撤退的军号,还未靠上的一排排波浪开始缓缓后撤,萨摩尓军阵前,3千多具日瓦车则人的尸体躺在那里,鲜血染红了身下的土地,风从身边吹过,浓烈的血腥味让人作呕,交战双方相互对视着,日瓦车则人的队列仍然如同密集的层层浪潮,随时可以汹涌扑来,

        区区三十几个队列,对于拥有数百队列的日瓦车则人来说,并不算什么。

        萨摩尓士兵知道,这只是敌人的试探性进攻,前面只是炮灰,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浓烈的血腥味加助长了萨摩尓人的斗志,

        长矛手们把手中断折的长矛扔掉,从后面接过的长矛,弩手从尸体上拔下箭镞,从放回背后的箭囊,一切都显得有条不紊,就像在自己家里摆弄自己的家具,一点不像是在生死搏杀的战场,

        这些都是经历过数次战争的老兵,尸横遍野的战场已经跟他们家一样熟悉,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萨摩尓近卫军”他们是胖子从猎鹰领地带出来的嫡系部队,他们是猎鹰侯爵最锐利的鹰爪。

        “一群废物!”达达尼尔赫身披重甲站在塔迪图斯要塞城头,对于一名六十岁的老人来说,这身铠甲已经显得过于沉重,达达尼尔赫只能双手按着城垛,脸色阴沉可怕,负责前线指挥的提兰戈等一众将领脸色苍白的站在两边,

        远处萨摩尓军的队列依然严正牢固,迎风飘扬的猎鹰战旗让达达尼尔赫感到扎眼,虽然只是前期试探性进攻,可是萨摩尓军展现出来的战力,远比自己预想的可怕,看见己方军队一片片倒下,而萨摩尓人的军阵还纹丝不动,达达尼尔赫也不得不收回原先的轻视之心。

        提兰戈脸色怪异的走出来,向达达尼尔赫建议道:“大人,我认为既然萨摩尓人是一块难啃的骨头,那就让那些卑贱的渔民们去啃,我们的佣金可不能白花,不要忘了,那些渔民的鱼叉正好是近战步兵的克星,正好给萨摩尓人一个惊喜!”

        之前开战时,提兰戈还怕萨摩尓人不堪一击,这样不是显得自己在塔伦图斯太能,现在好了,大家看见了,不是我提兰戈糊弄大家,萨摩尔人是真能扛啊。

        达达尼尔赫点了点头“就这么办,吹响号角,命令右翼军团进攻!”

        “呜呜”嘹亮的长号声响彻天空,位于日瓦车则联军右翼的军队开始移动,足足有七八十个队列,士兵大多身体健硕黝黑,身着古怪的黑色鳞甲,在太阳下闪着黝黑的亮光,手中武器也是千奇百怪,大多是长达三米的鱼叉,身后背负着几柄短小的标枪,像一道黑色浪潮向萨摩尓军阵扑来。

        萨摩尓右翼指挥官是克罗丽萨特,看着压上来的大队敌人,不由眉毛紧蹙,右翼主力为五千重步兵和三千名二线旗团的弩手,后面还有5千二线预备队组成的防线,看似兵力大于敌人,可是实际上,二线部队的战斗力是个很大的隐患。

        随着敌人的接近,萨摩尓弩手开始抛射,箭镞纷纷在敌人面前停住,像被什么东西挂住,悬空挂在那里不断颤抖,这古怪现象让萨摩尓人吓了一跳,后面的二线部队甚至出现了不小的骚动

        “妈的!活见鬼了!”克罗丽萨特脸色难看的怒骂道,这景象也太诡异了,让这个胆大的粗汉也感到心底凉

        随着距离的接近,才现在这支古怪部队的前面和头顶上,竟然高挂着一道金属编织的铁,细小的孔让箭镞法穿过,只能卡在上,随着移动颤动

        “稳住,稳住,捅死这些狗娘养的!“

        看着越来越近的黒潮,萨摩尓重型长矛手纷纷握紧手中的长矛,眼睛血红的紧盯着越来越近的敌人,身边的小队长们大声怒吼道,

        萨摩尓士兵的黑色矛墙与迎面而来的黑潮,即将激烈碰撞在一起

        “胡里库撒!“对面的黑色鱼叉部队突然一声喊,面前的铁向撒一般,往对面的萨摩尓矛手头上抛去,

        萨摩尓长矛手被当头笼罩的严严实实,铁上密密麻麻的铁钩,让萨摩尓长矛手顿时乱了套,不少长矛手被像住的鱼儿一样,被对面的鱼叉部队强行扯出了队列,

        一阵密集纷飞的鱼叉当面抛射过来,萨摩尓前军顿时倒下一片求推荐,求收藏,人写书不易,各位看的过瘾的,给点支持吧

  https://www.65ws.com/a/0/235/1523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