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盛唐风流 > 第一百二十五章太子的反击(二)

第一百二十五章太子的反击(二)

        “七弟的意思是母后故意为此,为的便是让那厮去狂攻贺兰小儿?若如此,母后到底想做甚?”李贤到底是聪慧之辈,只略一沉思,便已隐约猜到了李显所要表达的意思,然则心里头却并不踏实,这便阴沉着脸问了一句道。

        “嘿,母后要揽朝政,太子哥哥处便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太子哥哥不倒,母后便没有干政的正经名目,而今哥哥在朝中立足未稳,哪怕是让哥哥入主了青宫,能拗得过母后么,只消轻轻一句‘太子年幼,尚难堪大任’之言,满朝大臣纵使有怨气也无处去,更惶论这些年来朝臣们早被母后打怕了的,真到那时,又有谁敢做仗马之鸣耶?”李显冷笑了一声,彻底浇灭了李贤心中尚存的一丝侥幸心理。

        “嗯。”

        李贤个性虽刚直,却不是不知好歹之辈,自是听得懂李显之所言,只是却打心里不愿亲口承认其事,这便冷哼了一声,便算是含糊应答了李显的问话。

        啧,煮熟的鸭子嘴还是硬的,这厮的性子怕是到死都改不了罢。李显只看了李贤一眼,便已明了其心中所想,不由地暗自好笑不已,可也懒得多加理会,这便面色凝重地接着往下分析道:“太子哥哥本性聪慧,你我兄弟能想得到的,他未必就想不到,此番羞辱虽大,却未必会令太子哥哥迷失其中,若如此,前头所谓的暴怒乃至准备弹劾贺兰敏之怕也就是个障眼法而已,小弟以为太子哥哥理应不会去干那等吃力不讨好的蠢事,不知六哥以为如何?”

        “嗯,是有这等可能,只是七弟会不会多虑了,这夺妻之恨怕不是那么好忍的罢?”李贤眼神里闪过一丝精芒,只是言语间却似乎并不太赞成李显的分析。

        呵,换成你小子,那一准就真的忍不得了,可李弘却一定能忍得下这么口恶气!李显暗自腹诽了李贤一句,心中对自己原先的判断却更深信了几分,也不直接回答李贤这个明摆着的傻问题,淡然一笑道:“贺兰小儿能猖獗如此,其根子还在母后身上,太子哥哥纵使要反击,那也只会冲着母后去,至于贺兰小儿么?何时要收拾,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不值一提!弟之所虑者,其实有二,其一,太子哥哥将从何处着手?其二,母后那头又有着甚计较?”

        “七弟说的可是大理寺么?若如此,当何如哉?”李显已将话说得如此分明了,李贤又不傻,岂可能到了此时还反应不过来,眼睛一亮,精神振奋地追问了一句道。

        李显丝毫不因李贤的反应而有半点的兴奋,脸色反倒就此阴沉了下来,慎重无比地开口道:“嗯,该是应在大理寺上,太子哥哥若是能将大理寺一锅端了,必可大伤母后之根基,这一点勿庸小弟多说,想来六哥是明了的,只是这一点小弟能看得出来,难保母后就会蒙在鼓里,若是母后将计就计的话,那后果怕就有些不堪了。”

        “啊,这,这,这不会罢,母后她……”这一听李显的分析竟然诡异如此,李贤登时便被震得一愣一愣地,瞠目结舌地看着李显,满脸的难以置信之色。

        “不会么?小弟也希望不会,然则事实恐怕便是如此,太子哥哥此番全力一击若是不能奏效,再算上贺兰敏之那笔烂账,脸面尽丧之余,除死无它路也!”李显苦笑着摇了摇头,感慨地长叹了一声道。

        “该死!”

        李贤愤愤地咒骂了一句,霍然而起,在房中急地来回踱着步,满脸子的焦躁之色——李弘若是倒台的话,那便意味着他李贤能就此上台,对此,李贤原本是有着幻想的,然则经李显一分析,李贤已明了自己目下所拥有的实力不足以支撑太子所应有的地位及权势,即便是勉强上了位,到头来只怕难免落得跟李弘一般的下场,一念及此,李贤满心的期盼便立马如同肥皂泡一般破灭了个干净,只是要他去协助李弘稳定局势,却又不是李贤所愿为者,毕竟李弘坐稳了太子之位,那他李贤岂不是再难有青云直上的机会了?该如何取个折中的平衡点就成了李贤眼下最烦心的事儿。

        “七弟可有甚应对之道,这便说来听听罢。”李贤在房中踱了好一阵子,思绪纷杂之下,良久都无法得出个两全其美的应对办法,不得不站住了脚,将问题抛给了李显。

        “不好说,小弟如今也是茫然得紧,此事该如何着手终归还得跟太子哥哥打个商量,若不然,恐将帮倒忙矣!”李显虽能分析出事情的蹊跷处,可真说到该如何应对,一样是头疼得紧,此时见李贤将问题抛了过来,李显无奈之下,也只能是摊了下手,实言以告道。

        “那,唉……”

        一听李显也没有头绪,李贤不由地便有些子气馁了,长叹了口气,一屁股坐了下来,手抚着额头,沉着脸不开口了。

        “六哥,太子哥哥处出了如此之大事,你我做弟弟的,也该去籍慰一番才是,所谓择日不如撞日,不若趁此时天色尚早,一并进宫走上一趟可好?”李显想了片刻,也觉得此事难以把握,这便试探地问了一句道。

        “嗯,也罢,为兄这……”

        李贤沉吟了一番,实是想不出太好的办法,不得不同意了李显的提议,然则话尚未说完,就见张彻从房门外急步行了进来,立马警觉地停住了口,皱着眉头,疑惑地看了过去。

        “启禀二位殿下,东宫主事宦官陈大用、陈公公来了,说是太子有令谕给周王殿下。”张彻见李贤面色不愉,自不敢怠慢,紧赶着躬身禀报道。

        “陈大用?”

        一听前来宣太子令谕的居然是这个老宦官,李贤兄弟俩皆不由地为之一愣,几乎同时呼出了声来,彼此飞快地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瞅见了惊疑之色。

        “他有说何事么?”

        令谕是给李显的,李贤自是不好开言,这便由李显出声问了一句道。

        “不曾,他只说到了周王殿下府中,这才知晓殿下到了此,这就追了过来,其他的话奴婢套不出来。”张彻一躬身,面带惭愧之色地回答道。

        太子那厮搞个甚名堂来着,咋派了这么个老货来传令,自找不痛快么?李显自是早就知晓陈大用乃是武后派去监视太子的,也曾明里暗里提醒过李弘几回,却没想到在此等敏感时分,李弘居然会将其派来宣召,一时间不由地便有些迷糊了,然则人都已到了府门外,拖延着不去接令谕显然也不是个事儿,无奈之下,李显也只好不怎么情愿地站了起来,对着李贤一拱手道:“六哥,太子哥哥派了人来,估摸着是要小弟进宫罢,或许便是要小弟配合着演一出大戏,既如此,小弟以为不妨配合着演上一回也罢,您看……”

        “嗯,七弟尽管去便是了,为兄心中有数。”

        李贤对李显的能力以及忠诚度都极为地放心,倒是不怎么介意李显去单独面见太子,此际见李显征询自己的意见,更是感受到了李显的尊重之意,心中自是颇为受用,这便赞许地点了下头,挥着手,一派豪气状地回答道。

        “那好,六哥请稍坐,小弟去去便回。”

        这等时分着实不是讲客气的时候,李显自也不想再多废话,拱手示意了一下之后,便由张彻陪着一道向潞王府的大门行了去。

        “陈公公,劳您久等,实小王之过也,还望海涵则个。”

        方才走出王府的大门,入眼便见陈大用领着几名小宦官正站在照壁前,一张老脸阴沉得简直能滴出水来,李显脚步先是微微一缓,而后立马堆起了满脸子的笑容,几个大步走将过去,笑呵呵地打了个招呼道。

        “老奴不敢,老奴给周王殿下请安了。”

        李显这几年来在朝中颇见锋芒,陈大用自是不敢小看了去,这一见李显到了,忙迎了过去,躬着身子,给李显见了个礼。

        “陈公公不必如此客气,却不知太子哥哥有何令谕给小王,还请陈公公明言。”

        李显心中虽很是厌恶陈大用,可却绝不会有所表露,笑着抬了下手,止住了陈大用的见礼,一派随和地问了一句道。

        “太子殿下有口谕,宣,周王殿下入宫觐见。”

        陈大用顺着李显的手势站直了腰板,而后面色一肃,拖腔拖调地宣了一声。

        就这?太子那厮搞啥啊,把这老家伙派了来,是唯恐那婆娘不知晓么?这戏码未免演得过了些,无趣!李显心思灵敏得很,自是已猜到了李弘此举的用意之所在,可心里头却是颇不以为然的,只是这等场合下,却也不好多说些甚子,只能是恭敬地躬身应承道:“臣弟紧遵太子哥哥之令,陈公公,请罢。”

        “殿下,请。”

        陈大用只管传谕,对于李显按不按谕行事却是不放在心上的,左右该传的令谕已然传完,陈大用自也不想在潞王府门前多呆,这便比划了个“请”的手势,将李显让上了马车,而后一旋身,也上了东宫的马车,当先领着路,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沿长街向东宫方向赶了去……

  https://www.65ws.com/a/0/197/1267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