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盛唐风流 > 第七十一章微露的杀机(下)

第七十一章微露的杀机(下)

        第一部潜龙在渊]第七十一章微露的杀机(下)

        死婆娘,自已要找死也就算了,别拉我等兄弟下水成不?对于贺兰敏月这么个狐狸jīng一类的人物,李显原本并无太多的恶感,甚至还有着几分的期许,毕竟不管怎么说,有贺兰敏月母nv在后宫里闹腾着,多少也能牵扯一下武后的jīng力,可先前贺兰敏月的惊呼声一出,却令李显心中仅存的一星半点好感都就此丧失殆尽了,恨不得拿块破布皱巴皱巴地塞进贺兰敏月那张樱桃小口中去。

        “父皇,母后,孩儿与六哥准备的礼物到了,且容孩儿就此呈上。”心里头气恼归气恼,李显却不能坐视李贤当庭爆,不得不闪将出来,站在了李贤的身边靠前小半步的地方,有意无意地挡住了李贤的半边身子,一躬身,高声禀报道。

        李显显然是多虑了,李贤这大半年的就藩生涯可不是白过的,尽管心中不悦已极,可李贤却并没有就此飙的打算,只是忍得比较难受罢了,此时被李显一打岔,心中的怒气自是更淡了几分,看向李显的目光里也就此多了几分的感jī之sè,只因李贤已感受到了李显这番打岔行为里所蕴含着的维护之心。

        “好,好,递上来,递上来罢。”

        高宗今日点儿着实有些背,原本午饭过后闲着无事,打算趁武后忙着照顾小太平的当口,召武顺母nv前来喝喝酒,嬉闹上一回的,可却万万没想到兴致刚刚起了些,就被武后突如其来地打断了,这还不算,居然听闻两个儿子都到了宫mén外,不接见都不成了,这才有了李贤哥俩个刚进殿时的尴尬局面出现,如此这般地闹腾下来,别看其如今还含笑坐于上,其实心里头早就不耐得紧了,这一听李显的礼物到了,自是乐得顺水推舟,也不去询问武后的意思,便有些子独断乾坤地下令李显将礼物呈上。

        “是,孩儿遵旨。”

        高宗不想夜长梦多,李显自然也是这般想法,左右礼物一呈上,高宗那头只消赞上几句,小哥俩也就可以顺势道乏而去,这一听高宗了话,李显自不会有丝毫的怠慢,紧赶着应了诺,挥手示意一众小宦官们将箱子抬上前来,亲手打开了箱盖,从内里取出两个不大的长条型盒子,捧在手中,走到离高宗席前三步的位置便停了下来,双手将两个盒子高举过头顶,躬着身子道:“父皇,母后,孩儿与六哥准备了些小物事,还请父皇、母后过目。”

        “嗯,呈上来。”

        高宗要看礼物原本不过是个借口罢了,此时见李显手中的两个盒子细长,与寻常的礼物盒大相径庭,还真来了几分的兴致,这便笑着挥了下手,自有shì候在旁的小宦官跑下去接过李显手中的盒子,转呈到了高宗面前。

        “咦,这物事是……”高宗随手揭开了礼盒的盖子,1ù出了内里的一把yù石为骨,白绸为面的折扇,先是一愣,而后迟疑地伸手取出了折扇,上下打量了一番,愣是没能看出这折扇是如何用法——李显捣鼓出来的折扇在长安官场里倒是流行开了,可洛阳这头么,民间虽已有卖,可宫中却尚不曾流行,至少高宗本人并不曾见识过折扇,不知如何使用也属正常之事了罢。

        “父皇,此为折扇,孩儿手中这柄亦然。”李显笑着从宽大的衣袖中取出一柄折扇,抖手间弹了开来,轻摇地扇了几下作为示范。

        “哦?竟有如此之jīng巧,好,甚合朕意,不错,不错,好,贤儿、显儿都有心了,媚娘,你看这扇多jīng致,朕用起来顺手得很,甚好,甚好。”也不晓得高宗究竟是真的喜欢,还是不想先前那等尴尬局面持续,这一迭迭的叫好声显得分外的琐碎。

        “圣上觉得好便好,妾身瞧着也是不错。”武媚娘若有意若无意地扫了李显一眼,也没去动摆在其面前的礼盒,只是淡笑着附和了一声。

        “那好,既是皇后也觉得好,这折扇朕便收下了,算是尔等的孝心了,唔,贤儿、显儿都是连日赶路,想必是累了,那就都散了罢。”高宗显然是一刻也不想在这仁心殿里多呆了,笑呵呵地丢下句场面话,甚至没等李贤哥俩个出言道乏,自顾自地便起了身,手持着折扇摇晃着便行出了仁心殿,贺兰敏月母nv见状,自也不想多呆,各自起了身,对着武后福了福,道了声乏,紧随着高宗身后也跑了个没影,就只剩下李贤小哥俩实在是走不脱,只得硬着头皮恭送一众人等离开。

        “儿臣等恭请母后训示。”

        高宗等人去后,武后并没有任何的动作,甚至不曾向小哥俩看上一眼,只是低垂着眼帘端坐着不动,那等若有所思的沉静样子一摆将出来,殿里的气氛登时便压抑了起来,nòng得小哥俩个老大的不自在,好一阵子死寂之后,李显眼瞅着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个事儿,没奈何,只好上前一步,躬身请示了一句道。

        “训示就不必了,贤儿为官一任,能造福一地,那便是好的,显儿一心向学,勤奋自勉,将来必可成器,娘没甚不放心的,更难得尔等孝心有加,娘欣慰得很,都累了罢,下去休息好了。”听得李显出言,武媚娘低垂的双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厉芒,可待其抬起了头来之际,却已是满脸欣慰的笑容,很是夸奖了小哥俩一番。

        “母后过誉了,儿臣们自当牢记母后的教诲,日日以之鞭策自身,断不敢辜负了母后的期望,时候不早了,儿臣们不敢扰了母后休息,就此告退。”小哥俩一听武后叫走,自是都不愿再多逗留,各自出言谦逊了一番之后,肩并肩地退出了殿去。

        “哼!”

        李贤兄弟俩去后,武后默然地端坐了好一阵子,眼神变幻个不停,脸sè越来越见yīn沉,良久之后,突地轻哼了一声,款款地站起了身来,对搁在几子上的礼盒连看都不看上一眼,一甩水袖,径自离开了仁心殿……

        “七弟,一道去为兄府上聚聚罢。”

        李贤与李显一路无语地出了洛阳宫,在行到各自的马车前之际,李贤突地出了个邀请道。

        “六哥有请,小弟本该欣然应了,只是今日小弟jīng神已疲,不若明日一早再聚可好?”李显很明显地犹豫了一下,本想着答应李贤的邀请,可话到了嘴边,还是强自收了回来,只因李显尚未将应对之策考虑清楚,此时相聚亦是枉然,这便婉拒了李贤的邀请。

        “也罢,那就明日好了,六弟珍重,为兄先行一步了。”

        李贤见李显出言婉拒,也没再强求,点了点头,自顾自地便上了马车,须臾,大队人马轰然启动,向着璐王府别院驶了去。

        麻烦大了,这回怕是要死人了!李显送走了李贤之后,也没在宫前多逗留,吩咐了高邈一声之后,也钻进了自个儿的马车中,一路行一路思索着今日的所见所闻,对于武后即将出手的杀机已是了然于心,至于该如何应对,却始终毫无头绪——前世那会儿,李显并没有随驾前往泰山,对于封禅泰山时所生的事情只是道听途说了一些,并不了解真实的情形究竟是怎么回事,只知道贺兰敏月母nv都死了,据说是在赴武家的家宴时死于食物中毒,到底是不是如此李显却不敢肯定,是时,背黑锅的是武后的两个堂兄武惟良与武怀运,此二人全都被武后下令砍了脑袋,两家的一众人等也因之全都被流配边关,自此之后,后宫中再无人可以跟武后争宠,而本就惧内的高宗从此后再也没了一丝挣扎的勇气,朝局也因之糜烂了下去。

        凶残,这就是武后的真面目,只要碍了她的事,兄弟也好,姐妹也罢,甚至是子nv都可以照杀不误,李显对此自是早有心理准备,却也不以为奇,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两位“堂舅”死了也好,省得将来武后为把持朝政,将这两货搬到朝中搅风搅雨,当然了,若是能连已死了老爹的武三思、武承嗣等人一起干掉更佳,从这个意义来说,李显倒是可以推bo助澜上一番,最好让“武家”被满mén抄斩,绝了武后的根也是好事一桩,至于具体如何做,不妨到时候再见机行事也成,然则对于要不要如此行事李显却又有些不太确定。

        没错,李显是很讨厌贺兰敏月这个不知轻重的小nv人,不过么,这sao丫头留下来却可以大大地分一下武后的后宫之宠,至不济也能牵扯一下武后的jīng力,若是能让其母死而其独活,那倒是佳事一桩,问题是能不能办得到却是难说得很,一句话,把握xìng着实不高,万一要是连自个儿一道陷了进去,那乐子可就大了去了,李显可没打算当替罪羊的,故此,该不该cha手此事自是得好生盘算上一下,一时半会李显还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头不免便有些疼了……

  https://www.65ws.com/a/0/197/1267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