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铁血邪神 > 第三十六章大风起兮(求收藏,求红票。)

第三十六章大风起兮(求收藏,求红票。)

        傍晚时分的见云宗,格外迷人。

        那夕阳笼罩之下,漫山遍野的青翠的山林都染上了一层金sè的光华。

        雾气缭绕之中,不见喧嚣,不惹尘埃,仿佛仙境。

        “秋风万里动,ri暮黄云高。”

        刘夏站在后山高处的一座凉亭内,望着远处烟波浩渺,淡淡的说道。

        “刘师叔果然好文采,不仅修为惊人,没想到这诗词歌赋,也是极为jing深,师侄佩服,佩服。”

        周俊哲赶忙的拍着马屁,生怕这位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师叔,一会翻脸。

        刘夏嘴角掀起一丝冷笑,并未做声。

        凉亭内,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压抑,周俊楠弓着腰,恭恭敬敬,小心翼翼的站在刘夏的身后。

        “周俊楠。”

        “师侄在。”

        “你迟早是要离开见云宗的,所以,有些事情你最好不要管,你也管不了。见云宗这天,不会变。”

        周俊楠听到这句话,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咽了一口口水,恭敬的点头道:

        “弟子明白,从今ri开始,弟子一定安心修炼,洁身自好,再也不管其他的事情。”

        刘夏这才转身,脸上那冰冷的神情早被这一脸笑意代替,拍着周俊楠的肩膀说道:

        “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好了,你走吧。”

        周俊楠急忙弓腰行礼,倒退的出了凉亭,这才转身离开。

        秋风一吹,周俊楠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衫,竟然被汗水浸透,就连从小苦练下盘功夫的这双腿,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刘夏虽然说的很含糊,但是那意思他却很明白。

        见云宗如今的形式,他自然清楚,刘夏叫他不要管,就是不要管见云宗刘夏和袁天飞之间的事情。

        因为他迟早要离开见云宗,论是谁当掌教,跟他都没有什么关系。

        至于后面那一句,见云这天,不会变,意思就是告诉他,不管是谁当掌教,和周王府的关系也不会变。

        周俊楠投身在见云宗,临出门的时候,父亲曾经亲自叮嘱他,上山只修炼,山上其他的事情,不能插手,也不要管。

        此刻想起来他父亲的那一张黑沉黑沉的脸,不由的有些后怕。

        刘夏这是在jing告他,作为一个庶出的儿子,安分守己,比什么都强。

        让周俊楠震惊的是,刘夏看似每ri不理世事,但是论山上还是山下的事情,似乎他心里都有数。

        这种深沉,给人一种琢磨不透的感觉,好像黑暗里的灯塔,又好像迷雾之中的路标,透着一股他法言喻的神秘。

        周俊楠突然觉得,他那让他永远琢磨不透的父亲,似乎和刘夏一样,拥有一双洞悉一切的眼睛,想到这里,不由对刘夏又感觉尊敬了几分。

        送走了周俊楠,刘夏坐在凉亭的石凳上,不禁一笑。

        自从一开始,刘夏就没有准备杀这个纨绔子弟,这种货sè,教训一下就好,不是什么非死的罪过,根本犯不上杀人。

        况且,今ri不同往ri,不能再想当年一样不懂事,在山上胡作非为,那会,天元,凌云,不知道给自己擦了多少屁股。

        人,总不能,一辈子都依靠别人,所谓,男儿当自强。

        今ri一战,想必绝对会传道袁天飞的耳朵里,刘夏猜测,沉寂了这么旧的袁天飞,怕是坐不住了。

        决战的ri子,似乎到了,刘夏甚至在秋风中已经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回到了藏宝阁,抬头就看见灵灵那个丫头焦急的等在藏宝阁外,看见刘夏的回来,那张俏脸才露出了一丝醉人的笑容。

        “师叔,你回来了。”

        刘夏没有搭理他,径直朝着大门内走去,小丫头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悄悄的跟在他的身后,不敢做声。

        推开了房门,刚刚坐下,灵灵就十分有眼sè的急忙给刘夏倒了一杯茶。

        “师叔请喝茶。”

        刘夏不吭气,灵灵急忙站到了刘夏身后,轻轻的为刘夏按摩着肩膀。

        “师叔,我错了嘛,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我这小女子一般计较了好不好?”

        灵灵软声细语的说着好话,轻轻的咬着嘴唇,好不可爱。

        这个时候,一只雪白的鸽子从户飞了进来,落到了桌子上,似乎也不怕人,咕咕咕咕的叫个不停。

        刘夏将鸽子拿起,从他的脚上解下一个竹筒,从里面倒出一张纸条。

        刘夏看完,平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将那纸条牢牢的捏在手里,转眼间,手掌之中升腾起一股青烟,等再张开手掌,手里的那纸条,早就成了灰烬。

        看见刘夏那笑容,熟悉刘夏的灵灵知道,刘夏这是动怒了。

        “师叔,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灵灵小心翼翼的问道,刘夏轻易不动怒,但是,动怒,那是很可怕的滴。

        “跟你没关系。”

        “我就知道师叔大人不记小人过,师叔,我给你捏捏肩,您消消气。”

        看这小丫头比热情,倒是弄的刘夏本来还有怨气,也烟消云散了。

        “灵灵,其实你以后不必这样的试探我。不管ri后我会变成成什么样,我永远都是刘夏。”

        灵灵一愣,略微有些委屈的道:“人家知道了,其实,我只是想知道,你还在乎我么。”

        “我什么时候不在乎你了?”

        刹那间,房间内一片寂静。

        灵灵的纤手停下了,房间内的气氛透着些许的尴尬。

        刘夏脸有些微微发烫,他自己说完,都有些微微的纳闷,为何会自己为了这么点事情,会动怒?

        不敢回头看灵灵,心里好像有鬼一样,只顾低着头喝茶,可惜,茶盏里的茶水,早就没了。

        “咳咳,那啥,灵灵,去那支笔来,我需要从库房取点东西。”

        刘夏尴尬的笑了一声,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偷偷回头看了那丫头一眼,发现,那丫头脸上竟然洋溢着胜利的笑容。

        虽然刘夏感觉稍微有几分恼怒,不过,灵灵这笑容,好美。

        就好比山谷里清幽的野玫瑰,含苞待放,娇艳yu滴,洋溢着圣杰的光辉。

        看的刘夏,不禁有些恍惚,还好,及时的反应过来,没露出那没出息的猪哥样。

        灵灵将纸笔放到了桌子上,帮着刘夏研墨,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刘夏,心里美滋滋的一乐,又赶紧低下头,那颗小心脏,跳啊跳啊,偷偷的咬着嘴唇,不知道一个人高兴什么。

        刘夏在纸上写下了一长串材料的名字,字迹潇洒工整,虽然不然付天磊那般有水平,不过,也可圈可点。

        “开库房,这些材料我急用。一会就拿给我。”

        灵灵大略的看了一眼,不禁惊讶的问道:“你要这么多材料干什么?”

        刘夏起身,走到了边,淡淡的说道:“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去吧。”

        灵灵怔了怔,也没有多问,便推开门出去了。

        她的心里清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大约前后半个时辰,灵灵便从库房将刘夏需要的材料都取来,刘夏吩咐了她几句,尤其是别让别人打扰他。

        灵灵知道,刘夏的脾气,乖巧的退了出去,开启了藏宝阁的封印。

        整整三天,都不见刘夏出来,这些天,山上很多长老都来拜访刘夏,不过都吃了一个闭门羹。

        众人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在心里暗暗的猜测着。

        至道第四天清晨,刘夏退开了房门,只是,屋子里烟雾缭绕,刘夏也是一脸的狼狈,不过,他笑的却格外开心。

        一直守候门外的一名弟子急忙走过来请安,恭敬的说道:“师叔,这些都是这几天来拜访人的名单,另外,还有一份帖子。”

        刘夏拿过名单,随后将这名弟子遣走,大概浏览一番,心里还是比较满意。

        拆开那份帖子,大概一看,这是一封张明月的帖子,上面大概的内容主要是,要约刘夏把酒言欢,尽释前嫌。

        看到这里,刘夏不由的一笑,心里知道,袁天飞终究是法忍耐寂寞,要动手了。

        随后,刘夏回到房间,拿上他的天权,开始了他的ri常练习。

        那些长老们吃不准刘夏的想法,所以,并未再次登门,而刘夏则每个人写了一封简短的书信。

        忙了整整一天,终于到了第二天的晚上,刘夏穿戴整齐,迈着有闲的步伐,晃晃悠悠的朝着见云宗而去。

        张明月如今已近晋升为长老,所以,住在见云宗的秋波湖边。

        算起来,张明月的资质,是不能够胜任长老的,不过为了平衡长老团各派势力和年岁等问题,加上他师尊极力推荐,又有袁天飞的首肯,所以他才破格成为了见云宗的长老。

        虽然张明月不是实权派的长老,但是只要是长老,在做一些重大决策的时候,他们就拥有否决权和话语权,所以,长老的地位,是见云宗的弟子不能相比的。

        今夜的秋波湖畔,格外迷人,风清气爽,让人不由的jing神一震。

        刚看见张明月的住处,就看见他早就等候在小院门外恭候。

        远远的看见刘夏,就急忙迎了上来。

        一番寒暄,刘夏跟他进入了后院之中。

        这后院,看着不大,但是收拾的却收拾的格外别致,一片竹林,小桥流水,颇有些闲散的意境。

        将目光收回来,落到了张明月略显苍白的脸上,刘夏笑道:“张师哥,你可曾还记得我小时候经常来找你要好吃的么?”

        张明月微微的点了点头,他一直都呆在山上,自然是看着刘夏长大的,小时候的调皮捣蛋,他当然领略过,只是没想到,若干年后,却一切都不同了。

        “其实,说到底,我并不那么记恨你。倒不是因为我胸襟宽广,因为我知道,你只不过是身不由己。”

        说道这里,刘夏压低了一些声音道:“我也知道,今天晚上一定不是喝酒这么简单。张师哥,你可知道大祸临头了么?”

        张明月苍白的脸上当下露出了惊讶之sè,微微的摇摇头。

        ————————————————————————————————————

        加油。

        红眸的人品,是有保障的。

        嘿嘿。

        的风雨就要来临,加油!!

  https://www.65ws.com/a/0/184/1178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