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皇家使徒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毒杀

第一百四十一章 毒杀

        目送巴拉斯将军带着几命士兵进入庄园,杰瑞装作若其事的关上了庄园的大门。他被安排到巴拉斯的庄园已经有近两年的时间了,在这两年里,杰瑞一直安分守己的做着看门的工作。尽忠职守毫怨言,庄园所有的人包括巴拉斯本人都对杰瑞的工作态度十分的满意,但是却没有人知道他其实是解放者所安插在这里的一枚暗棋。

        回到了自己的小屋,杰瑞升起了火炉。杰瑞的腿有风湿痛的毛病很多人都知道,而最近的天气又变得有些cháo湿。虽然瓦朗斯城的天气常年炎热,但是杰瑞生起火炉也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炉膛里燃烧的是木柴,一缕黑烟顺着烟囱冒了出来。在巴拉斯庄园几条街之外的一栋普通民房的二楼之上,一个男人正专注的盯着庄园的方向。当他看到那缕黑烟飘散在空中的时候,跟自己的同伴打了个招呼。黑烟冒起就是巴拉斯已经进入庄园的信号,他的同伴心领神会,立刻将这个消息传递了出去。而那个男人则是继续望着庄园,等待着信号的变化。

        巴拉斯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的这个自己曾经爱过的女人。虽然妻子的表情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是他还是从一些细微的地方看出了她的反常。原本应该是满肚子怨气的妻子表现得非常的乖巧,如果放在平时的话巴拉斯或许会对妻子的这种乖巧非常的满意。但是自从知道了妻子被人控制住正想方设法的想要结束掉自己的xing命之后,这种乖巧在巴拉斯看来完全就是为了麻痹自己所做出来的假象。

        特别是在为自己倒茶的时候,巴拉斯明显的注意到妻子的手控制不住的微微有些颤抖,证明了妻子正处于一种非常紧张的状态当中。今天她的话有些多,巴拉斯根本就没有说几句话,从回来之后妻子就在喋喋不休的说些他完全不感兴趣的见闻。至于妻子到底说了些什么,巴拉斯完全都没有听进耳朵里面去,现在他的脑子里想的都是在猜测,妻子到底会选择一种怎样的方式来杀死自己。

        虽然已经决定把自己作为诱饵,但是巴拉斯可不想白白的送掉xing命。虽然已经脱下了盔甲,但是他还是很小心的在衣服里面穿了一层薄锁甲。从外面看上去完全看不出来,但是足以让他在普通的刺杀当中保住xing命。

        当妻子殷勤的将茶水端到他的面前,并且还非常贴心的为他吹凉之后,巴拉斯便明白了,她是想用茶水毒死自己。手里端着那杯带有毒药的红茶,巴拉斯用一种悲哀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妻子,看得她有些心慌。但是转瞬之后,巴拉斯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将那杯红茶一饮而尽。

        看到巴拉斯将整杯茶全都喝下肚里,他的妻子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开始恐慌起来。那个年青的漂亮男人不仅完全的掌控住了自己的**,而且还拘禁了自己的灵魂。在尝过两天没有用药的那种痛苦之后,巴拉斯的妻子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具任人摆布的木偶。原本对于谋杀自己丈夫这种事情还有些疑虑的她,将断药之后所经历的那种难以忍受的痛苦完全就强加在了巴拉斯的头上。对她来说,她现在恨不得巴拉斯立刻死去。但是在真的看到巴拉斯喝掉混有剧毒的红茶之后,她又开始患得患失起来。谋杀亲夫这种罪名在任何时候都是大罪,何况巴拉斯还是一名帝国将军。如果有人知道了巴拉斯其实是死在自己手上的事情的话,恐怕等待着她的唯一下场就是绞刑架。

        在喝下茶水不久之后,巴拉斯开始浑身抽搐起来,眼神也开始变得涣散。没有多久,巴拉斯已经倒在地上不再动。巴拉斯的妻子壮着胆子上前摸了一下巴拉斯的鼻息,在确认巴拉斯已经没有了呼吸之后,她摇响了桌子上呼唤仆人的铃铛。

        听到铃声一个女仆推门走了进来。原本还摆出一副恭顺下人模样的女仆在看到巴拉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之后,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我已经按照你们说的办了,现在可以给我那种药了吧?”巴拉斯的妻子一脸卑微的祈求道。仿佛她并不是这个庄园的女主人,而只是一个路边靠乞讨维生的乞丐。而这个女仆也不是自己的下人,而是一个能够赐予她施舍的主人。

        “做的不错,这是孔雀大人给你的奖赏。”女仆冷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枚药丸随手扔到了巴拉斯妻子面前的地上。

        如同是看到了带肉骨头的饿狗,巴拉斯妻子毫身份的扑在地上,慌张得将那枚药丸捡起来塞进了嘴里。只不过她所期望的那种yu仙yu死的感觉并未出现,取而代之的确是一阵难以言喻的绞痛。

        “这不是”一缕鲜血从她的嘴角流出。一句话还未说完整,她也像被她亲手毒死的丈夫那般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不一会儿便失去了呼吸。圆睁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天花板,似乎在像神灵控诉她所受到的不公。

        女仆装作若其事的关好的房门。只要没有主人的召唤,其他人是不可能进入这间房间的。而能够召唤仆人的两位主人已经都悄声息的死在了里面,所以只要她不打开这扇门,除了她之外没有人会知道巴拉斯和他的妻子已经死了。

        迈着悠闲的步子,女仆走在庄园的走廊,不时得还和经过的相熟的女仆打个招呼。而到了没有人能够注意到她的地方,她用双手拉着裙角,用十分急促的脚步跑到了自己的房间。女仆打开户,用自己手中的镜子对着阳光调整了一下角度。夕阳光辉被镜子反shè,透过杰瑞屋子的口正好shè在他面对的墙壁之上。

        看到信号的杰瑞没有任何犹豫,从口袋的逃出一把奇怪的药粉扔进了火炉里。被沾上药粉的木柴燃烧得加猛烈,但是烟囱里冒出的黑烟却渐渐变成了白sè。

        “巴拉斯死了,我们可以动手了。”几条街之外的男人见到了那缕白烟,立刻通知了自己的同伴。这就是动手的信号,只要巴拉斯一死,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挡他们的全面控制瓦朗斯城的脚步了。

        火炉里的木柴还在燃烧,而杰瑞则已经离开了火炉旁,而是在床边仔细的收拾着自己的行李。他来巴拉斯庄园已经潜伏了两年,现在终于到了可以离开的时候了。在解放者之中,他也不过是一只卑微的小麻雀,就算是叛乱成功的话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前途。鲁格最多是看在他辛苦这么长时间的份上多给他一些金钱上的奖励,晋级或是地位什么的恐怕不会有他的份。

        不过杰瑞也不奢望太多,有了那笔钱之后,自己一样可以过得很舒服。不过就在他还在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计划着怎样花掉那笔赏金的时候,他的房门猛的被人从外面撞开。还没有来的及转身,杰瑞已经被两名帝**士兵粗暴的给按在地上。他挣扎着从地上抬起头来,完全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应该已经死去的巴拉斯正好好的站在他的面前,而在巴拉斯的背后,那个为自己传递消息,同样是解放者一员的那名女仆也被几个士兵给控制住了。从那个女仆躲闪的眼神杰瑞就明白了,一定是她出卖了自己。

        耳边传来杰瑞的咒骂,不过很便在士兵的殴打之下变得含糊不清。那个女仆的脸颊也肿起了一大片,要知道那些士兵可不懂得什么叫怜香惜玉,为了让她供出同伙那些士兵们下手可一点也不轻。和杰瑞一样,同样是毫防备的她在收拾行李的时候被从外面强行闯入的士兵给牢牢抓住。女仆在看到巴拉斯进来之后完全傻了眼,她根本就想不明白,原本应该已经是死人的巴拉斯为什么还会活着。茶杯里的茶水很明显已经被巴拉斯喝光了,她也亲眼见到巴拉斯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喝下那种毒药却平安事,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这种药物可是孔雀亲手做出来的,没有人能够在服下之后却还能够从死神的手里逃走。

        “把这两个家伙关起来仔细拷问,我可不想我的庄园里还有这种老鼠的存在。”巴拉斯的嗓音有些沙哑,这是强行抠嗓子把那些有毒的茶水吐出来所导致的后遗症。当初在决定让自己作为诱饵之后,巴拉斯为了保命可是做了不少的措施。除了贴身的锁甲之外,巴拉斯还在来之前喝下了大量的牛nǎi。这种东西会在一段时间里在胃里产生一层薄薄的保护膜,就算喝下毒药在短时间里也不会引起毒xing发作,而他只需要在过后想办法把毒药再吐出来就可以了。

        “军营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巴拉斯接过手下递过来的一杯水,本来是想润润喉咙,不过在看了一眼之后却又放弃了。在经历了那么一场毒杀之后,他多少也产生了一些心理yin影。相信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巴拉斯恐怕只会喝自己倒的水了。

        “都安排妥当了将军。”巴拉斯手下的一名军官回答道。“名单上的家伙每一个身边都已经安排好了我们的人,只要有任何的怪异举动立刻都可以将他们控制住。”

        “嗯,做的不错。”巴拉斯满意的点了点头。“必须要的时候可以直接干掉他们。至于空出来的那些位子,我想你们有很多人都可以上去坐一坐的。”

  https://www.65ws.com/a/0/181/1155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