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异世武神 > 第一百二十四章加火

第一百二十四章加火

        开通了,休息一下眼睛吧,听听书也不错哦!

        前面的环形长廊和乐曲考验都已经足够惊人,可第三个考验却更加的匪夷所思,这可是用油锅炸活人。【全文字阅读】周进的神色也变得慎重起来,甲士兵长石虎川总算看到周进不那么从容镇定,石虎川还以为周进害怕,他顿时得意起来,笑着说道:“不会被油炸死,但是会重伤,在那之前,我们会及时救你出来,只要把你浸泡在没有加热的冰海蓝鲸鲸油中,烫伤和烧伤就会痊愈,你们不要小瞧这冰海蓝鲸的鲸油,这鲸油极为宝贵,每名鳞甲鲨卫的高阶人员所用的鲸油都有定额,这鲸油沸腾过后就失去效用,用了多少,就要去取得两倍的鲸油补偿回来,过者两倍的数量才算自己所有,这次为了测试你们,才单独划拨出来。”

        “难不成我们用了这些油之后,还要自己去猎杀冰海蓝鲸补回来吗?”沈青玉又开口问道。

        “等你们通过了考验再说补回来的事情。”石虎川说了一句,接下来的石虎川的根本没理会沈青玉,他只是盯着周进说道:“想要修炼‘鳞甲真传’只有进这巨锅中,这法子的确很凶险,可你们想过没有,武功修炼,什么时候能够轻松自在,一门武功从初学到入门,需要几个月,有的甚至需要几年,但这个考验不同,只要你通过,你就能学会第一层。”

        说到这里,石虎川笑了笑继续说道:“以你们二位的家境出身,来这鳞甲鲨卫想来不是为了只做鳞众和甲士,还想要有更高的位置,如果不参加这个考验,就只能辛辛苦苦积累年资,到最后熬上甲士的位置,永远无法上进,你们愿意吗?”

        这些话正说到关键上,沈青玉身为黑血魔尊的关门弟子,等于是黑血黄沙骑的少主,他来到这鳞甲鲨卫,自然不是为了一个甲士的位置,周进更不必说,他必须要成为统领,拿到那柄“天雷杀生斩”。

        对方言语诛心,说中心事,周进意识到了其中关键,他冷然说道:“石队长这么热心的解释,就是想劝我不要放弃,一定要参加这个测试,对不对?”

        谁也没想到周进突然这么反问,更没想到的是,周进只用一句话揭穿了石虎川本意。

        甲士兵长石虎川顿时愣住,等反应过来后恼羞成怒,他冷着脸对周进说道:“选择权在你自己,没人强迫你,你随时可以退出。”

        “我说过退出了吗?”周进淡然一笑,就不在说话。

        石虎川大怒,瞪圆了眼睛就要动手,但这时候他的同伴伸手拽住了他,这可是刘正云辛苦设下的局,这小子既然决定要参加,那何必争一时之气呢?

        现在这场面怪异的很,周进神态自若好像考官,而那些考官神色鬼鬼祟祟,却跟考生一样。

        周进有很清晰的判断,甲士兵长石虎川所说的那些话应该都是真的,因为鲨士朱梅一直淡然坐在那里,并没有插话,表情也没什么变化,之所以从朱梅的反应来分析,因为周进看得出来,鲨士朱梅和石虎川他们不是一路人。

        话虽然是真的,可周进也能推测到,这巨锅里肯定有古怪,不然这石虎川不会这么热切的希望他进入。

        不管什么古怪,总要去试一试,而且这一关决定自己能否在鳞甲鲨卫中爬的更高,一定要通过才行。

        周进看了看身边的沈青玉,尽管前两个测试沈青玉都表现的足够坚定和优秀,可在这沸腾的油锅面前,他没有勇气了,尽管油锅里没有油烟冒出,但站在院子里,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油锅散出的高热,在这样的状态下,人怎么可能进去,一进去就会被彻底炸熟。

        “这次还是我先来。”周进开口说道,沈青玉听到这话忍不住松了口气,他用敬服的眼神看着周进,这个他一开始瞧不起的乡下小子,处处显得比他优秀,现在他已经心服口服。

        那个倒油的木架在倒完油之后并没有撤去,显然就是从那里进入巨锅,周进向那木架走了两步,突然想起什么,回头问道:“考官,我要脱掉衣服进油锅吗?”

        巨锅周围已经变得极热,连那木架都被烘烤的有些焦裂黑,这样的温度下穿着衣服下去,衣服肯定会被毁掉,周进倒不在乎什么衣服,他想的是场中有女人在,自己赤身**肯定尴尬。

        现在的石虎川连表面上的客气都懒得维持,冷冷说道:“不必脱,你的衣服不会被破坏!”

        在这样的高温下居然不会被破坏,周进觉得奇怪,他转头看了眼鲨士朱梅,朱梅神色没什么变化,这说明石虎川的话没有问题。

        既然如此,那就准备下油锅了,周进深吸一口气,一步步走上那个木架,以他的身手,当然可以纵身跃上去,但周进需要这个过程,好有足够的时间积蓄力量。

        看着周进的背影,石虎川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对这个“鳞甲真传”的修炼,他的确说的很详细,但有些东西却没有提到,石虎川没有说,根据武者层级的不同,所用鲸油也完全不同。

        修炼“鳞甲真传”第一层所需要的,和修炼第三层所需要的完全不同,品质不同,数量也完全不同,不过这鲸油有个特性,那就是无色透明,不管什么品质都是一样。

        倒入这巨锅中的鲸油看似是正常的品质和数量,但里面却掺杂了修炼第三层才能用的鲸油,而且这种鲸油的数量是正常修炼所需要的五倍。

        这样高阶才能用上的鲸油,而且足足五倍的数量,这已经用上了鲨士刘正云的存底,但刘正云和石虎川都相信,在这样的鲸油熬炼下,周进会被活活的熬炼死。

        在神秘岛屿上进阶升级之后,周进明面上的武道境界提高并不明显,可他内力的性质以及他对内力的控制都和从前变得完全不同,比如说周进现在可以让内力严密包裹着自己,让一切都无法侵入,这就是内力融合为一体的好处。

        走到那木架台子上的时候,周进鞋底已经微微离地,他整个人已经被内力包裹,但在他那个位置,空气都被巨锅出的高热烘烤的扭曲,根本看不清周进所作的准备。

        看着身下翻滚的鲸油,周进迟疑一下,还是跳了进去,跳下的时候他已经用上了轻功,整个人缓缓沉入了巨锅中。

        周进不是君子,不过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想赤身**的被一个陌生女子看光,所以周进背对着鲨士朱梅,他已经做好了一进油锅,衣服彻底毁掉的准备。

        让周进没有想到的是,衣服安然无恙,更让他没想到的是,翻滚的鲸油并不怎么热,也就和温水一样的温度,那炽热的高温,更多的是那巨锅本身出。

        当年游历天下的时候,曾听当地土著讲过一些异兽的特性,某些生活在极寒极热之地的异兽身体都有保持恒定温度的天赋,不然的话,身体会被极端环境影响,那就不可能存活下来。

        这种异兽的血液就有不受冷热影响的特性,估计这冰海蓝鲸的血液就是这个样子。

        刚想到这里,周进突然咬紧了牙关,他突然感觉到无数钢针正在狠狠的扎下,凡是被油渗入的地方都有这种极端的刺痛。

        不管是衣服还是紧密包裹身体的内力,都起不到丝毫的阻碍,冰海蓝鲸的鲸油直接渗到周进的皮肤中,直接开始作用。

        周进被突如其来的刺痛惊扰,这刺痛甚至影响到了周进身体的更深层次,在这个瞬间,周进整个人失去了平衡和控制,本来缓缓下落的身体猛地沉入巨锅中。

        整个身体被鲸油浸入,整个身体承受针扎的巨痛,周进在巨锅中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

        巨锅是用鱼骨框架和深海琉璃拼成,锅内的情形外面看得清楚,看到周进这个样子,一直脸色紧绷的石虎川脸上终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得意的想要说什么,但瞥到坐在那里的鲨士朱梅,最后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鲨士朱梅也看到了周进在巨锅里的样子,这本就在她预料之中,朱梅轻叹了口气,满脸都是惋惜神色。

        而沈青玉则面露恐惧,这跃升的测试一开始,周进去做过,沈青玉也会咬牙去做,往往都能通过,可这一次,沈青玉彻底没了胆量。

        周进进入这巨锅后,倒是没有出现整个人被炸的金黄焦黑的情况,但他的痛苦大家也实实在在的看到。

        看着这个年轻人在巨锅中浑身抽搐,已经失去意识的样子,每个人的心情感觉都不同,但大家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周进完了。

        就在这个时候,试炼场的一个小门被推开,鲨士刘正云背着手走了进来,他脸上全是得意的笑容,也走到了巨锅跟前,好像欣赏什么绝世美景一样,看着巨锅中抽搐的周进。

        看到刘正云过来,考官们连忙上前行礼问好,鲨士刘正云笑着说道:“听说参加跃升测试的年轻人已经连过两关,我来看看他第三关的情况,如果能过去,咱们鳞甲鲨卫又新添一名干将!”

        说完之后,刘正云转头对朱梅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朱梅的态度也是淡淡,点头回应。

        刘正云的注意力全在巨锅里的周进,周进的惨状他越看越是高兴,低声自言自语说道:“让你小子猖狂,这次让你直接变成一块肉渣。”

        周进拼命的想要控制身体,想要运用内力去抵御,但针扎刺痛依旧加剧,原来这刺痛只在皮肤表面,现在这刺痛已经渗入到血肉骨骼,而且还在渗入。

        突然间周进想起从前听过的一件事,鲸油是天下最细的物质,鲸油可以渗入一切物质之中,而且高温之下,鲸油的这种渗透特性会大大加强。

        而且这鲸油里一定含有别的东西,要不然不会带来这样的刺痛。

        周进拼命抵抗这刺痛,他并没有像外人以为的那样失去意识,周进也看到了走进来的刘正云,也看到了这个刘正云眼里的幸灾乐祸,果然不出所料,这一切的背后都有这个阴险小人的谋划。

        针扎的巨痛已经作用到了经脉之中,更加诡异的是,鲸油居然渗入到内力和真气之中,开始随着内力真气的运转作用于全身。

        周进突然尖啸一声,刘正云眼神一亮,他以为周进忍受不住痛苦要开始崩溃了。

        刘正云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但他没有罢休,反倒笑着说道:“油温不够,对周进的帮助不大,按照规矩加火!”

        甲士兵长石虎川脸上也有解气的表情,听到刘正云所说的话之后,连忙点头答应,冲着上面大喊下令。

        “到这个程度了,还要加火,把人捞出来吧!”一旁观看的鲨士朱梅有些不忍,开口说道。

        听到鲨士朱梅说话,石虎川立刻看向刘正云,刘正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测试里面,考官有权加火三次,这是规矩,也是为参加测试的考生好,考官之外,别人无权干涉,你说是不是?”

        鲨士朱梅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哼了声不再说话,刘正云对石虎川点点头,石虎川笑着继续下令。

        有人从库房中拉出一辆大车,大车上放着一个好似小屋大小的木箱,木箱外还有绞盘和杠杆,在这大木箱的另一端有一根粗皮管,有人把那粗皮管对准巨锅下面的灶口,又有人把绞盘和杠杆连接到风车上的装置上。

        风车巨大的叶片被海风吹动,带动下面的绞盘和杠杆动作,那木箱开始向巨锅下面的灶台吹风,用风车带动的风箱,吹出的风力也很强劲,又有两名大汉开始朝着灶台里面倒入木炭。

        风力加强,燃料增多,巨锅下面的火势猛然增强,巨锅框架的鱼骨开始变成了赤红的颜色,冰海蓝鲸的鲸油再怎么保持恒温都有一个限度,当持续加热到一定程度之后,这鲸油也会跟着变热。

        巨锅周围的人都能看得清楚,周进身上的衣服开始变得焦黑,正在这时候,一滴鲸油从巨锅中飞溅出来,武者们反应迅,立刻撤身闪开,那油滴落在地上之后,地面立刻出现一个焦黑的小点,有烧焦的气味散。

        周进又是尖啸一声,这啸声刺耳无比,院子里的武者们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刘正云忍不住笑出声来,脸上充满了得意和狰狞,周进越凄惨,他越高兴。

        有一声尖啸,周进分明陷入到极度的痛苦之中,不停的出尖叫求救,这声音凄惨无比,那边鲨士朱梅已经不忍再看,在哪里闭上了眼睛,而沈青玉浑身都在轻微颤抖,他也没想到场面居然会惨烈到这个程度,现在沈青玉禁不住为自己庆幸,庆幸自己没有逞强先上。

        惨叫尖啸一声声出,刘正云脸上的笑容越来越重,好像这声音是动听无比的音乐,可听了会之后,刘正云觉得不对,因为这尖啸声真的和乐曲差不多,并不是崩溃的人毫无规律的喊出,而是有韵律,有节奏。

        刘正云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现一件事,就在他幸灾乐祸的时候,周进已经在那油锅中站稳了。

        试炼场立刻安静下来,每个人都注意到巨锅里的变化,周进的表情已经变得平和,看不出什么痛苦的模样,他好像在外面一样,牢牢的扎下马步。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刘正云眼角直跳,石虎川目瞪口呆,周进这三次测试,他已经目瞪口呆太多次了,而先前闭眼不敢再看的鲨士朱梅,觉得外面的安静不太对,睁开眼睛后就再也闭不上。

        周进的第一声尖啸,的确因为忍受不住这从外到内的痛苦,但尖啸声喊出,周进却感觉到经脉的某一处骤然被激荡起来,内力真气开始剧烈的震颤,那种针扎的刺痛,在这样的激荡震颤里消失无踪。

        怎么回事?周进脑海电转,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这是因为声音的频率和经脉的某一处契合,所以产生激荡呼应,之所以能想通这个道理,是因为周进刚刚经历过的第二次测试,生了类似的状态,“十二指琴鬼”林如森用琴声激荡周进的真气,引起了一系列的后果。

        原来可以这么解决,周进心中惊喜,琴声能做到的事情,啸声同样可以做到,他一声声尖啸出,每一声啸声都对应经脉的某一部分,不断出啸声,不断的调整,越来越契合。

        呼啸到最后,周进浑身内力真气都被震荡起来,冰海蓝鲸鲸油里渗透进来的针扎刺痛都被这内力反震回去。

        真正奇怪的事情生了,这些渗透进来的针扎刺痛被反震回去之后,并没有直接崩散在体外,反倒在贴近皮肤的地方停驻,这些针扎刺痛好像是实体的钢针,在贴近皮肤的地方彼此交织连接,形成了一张有形的铁网。

        鲸油依旧不断的渗入体内,那些“钢针”碰撞在铁网上,和铁网交织碰撞在一起,将这个铁网弄的更紧密,慢慢的,铁网的网眼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变成了一身铁甲。

        周进心念一动,铁网被体内的力量推着向外,他的体外也形成了一层鳞片,鳞片迅的消失,一层光泽在周进的身体上流动,也就是这转瞬之间,周进已经达到了石虎川展示的状态。

        虽然他已经有了变化,但鲸油翻滚,他的衣服在高温下变得焦黑毁坏,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出他的变化。

        就在这个时刻,刘正云下令给巨锅加火,风车带动的风箱鼓动风力,一筐筐的木炭添入灶中,火焰已经燃烧极为旺盛。

        巨锅沸腾鲸油的高温,其实都被那层新生的鳞甲挡在外面,但温度升高之后,鲸油中蕴含的针扎刺痛却骤然加强,可这样加强的刺痛,周进也仅仅感觉到一瞬,因为这针扎刺痛迅的和新生的“鳞甲”结合在一起,将那鳞甲变得更加件事!

        周进心念动,身体上光泽迅凝结成鳞甲,只不过这层新生的甲胄的甲片不像先前那么细碎,而变成巴掌大小的碎块组合。

        入眼是沸腾的油锅,高温能把一切弄熟,可整个人都没入其中的周进根本感觉不到这些,脸上虽然没有鳞甲,但防护的效果依旧,他整个人被包裹在一层甲胄中。

        这层防护并不需要运用内力,而是和身体融合,自然而然的出现,已经成了身体的一种特性。

        周进身上的这些变化,油锅外的额看不见看不清,但所有围观的人都知道,周进并没有在这巨锅中受伤受损,他在进阶!

        刘正云死死盯着巨锅中的周进,周进已经闭上了眼睛,细细体察身体产生的变化,刘正云脸上已经僵硬的笑容变成了愤怒的扭曲,他咆哮着下令说道:“加火,加火!”

        他喊出第一句,周围的人都在那里呆没有做出反应,刘正云提高音量又咆哮了一句,石虎川浑身一颤,这才反应起来。

        又有一个大风箱被拽出来,接上风车,带动大风箱开始鼓风,给灶台添加木炭的人已经增加到四个。

        试炼场的院子越来越热,武功稍弱的人都汗流浃背,浑身都被汗水浸湿,鱼骨此时已经变成了紫色,而且向外散着血色光芒。

        巨锅里鲸油的沸腾更加剧烈,无数油滴迸溅出来,武道境界不足的人都纷纷后退,生怕被这滚油烫伤。

        可大家却都安静无声,都在注视着巨锅中的周进,周进根本没有受这沸腾的影响,他处于闭目入定的状态,这根本不是在沸腾的油锅里,更像在温泉中享受。

        第二次加火之后,偶尔感到的刺痛更加强烈,好像刺入体内的“钢针”变得更长更粗,但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只能感觉到皮肤内部的那层“铁甲”跟着变化,似乎开始流动。

        



  https://www.65ws.com/a/0/139/12499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