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幽谷仙踪 > 第八十九章 你是何人(作者:曾诸)
幽谷仙踪

《幽谷仙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八十九章 你是何人

    (万书网 www.65ws.com)更新最快的全本小说网站、读书、找书、交友、精彩尽在万书网!

    嗜鬯拎着两碗豆花回到戚怪住所,这脚还没踏进门,嘴里就开始抱怨个不停。

    “我跟你说,我明天是打死都不去了,你就算是……”

    接下来的话在看到院中负手而立之人后全都咽了回去,手里的碗还差点没拿稳。

    嗜鬯赶忙把豆花化为虚无,迎上前去直直跪下,口中毕恭毕敬唤了声:“仙尊。”然后偏了偏身子,看向跪在另一边的戚沐良。

    钟离阜仍是保持着抬头望天的姿势。

    “这城镇外围的结界是你设的吗?”

    嗜鬯脑中还在纳闷仙尊为何来此,该不会真是来责难他不务正业的吧。听到此问,他心虚回道:“虽然尚未查证源头所在,如若瘟疫源于魔物,一旦病源触及结界,便会传讯于我。”

    看到钟离阜不语,嗜鬯又接了一句:“嗜鬯办事不力。”

    钟离阜走到竹榻边坐下,“都起来吧,虽然没查出缘由,此举亦是力所能及,倒无谓办事不力。”接着他看向戚沐良,问道:“这些年你都住在此?”

    戚沐良两眼微红,回话的声音也略发颤,“沐良几十年从未离开过落孤城。”

    钟离阜轻叹:“身体能恢复成这般也不枉你嗜药理成痴。如今你为凡人,我等本不该再有交集,不过此时的落孤城充斥着未知变数,有些事,兴许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

    戚沐良佝偻的身子又行了一礼,“沐良定竭尽所能。”

    “我要在这城里呆上一段时日,你这可还有空房?”

    嗜鬯插话道:“这寒屋漏院的,怕委屈了您,不如嗜鬯帮您寻一城中雅居……”

    钟离阜摆摆手打断,“此地临河,位偏邻少,甚是安静,不失为一处良居。”

    “仙尊住沐良的房间吧,我现在就去收拾床铺。”戚沐良说完转身走进了屋。

    钟离阜又问嗜鬯道:“可有在城中见到扣儿?”

    “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您打断了,窦丫头便是住在城中心最大的凤来客栈,嗜鬯是想,如果您在她身边,即便有何变数,也能第一时间保护她。”

    钟离阜点点头,“刚是我未思及此,那便如此吧,你引我前去。”

    嗜鬯有时候真的怀疑在钟离阜的心中,窦丫头是占有一席之地的,如若不然,为何屡屡只要是关乎窦丫头的事,仙尊都做一些不同于以往行径的举动。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或许某人自己都不知道衍生出来的是什么样的情感,又或者是本身一味的否认,压抑和无视。

    话说回来,即便是这样,他这个外人,这种身份,多说无益。可怜的窦丫头,喜欢谁不好,偏偏把心放在最不可能的人身上,每每相视,心里定是十分煎熬!

    要是喜欢他,两情相悦,没准现在都生一窝了。

    想到这,嗜鬯忍不住笑出声来。

    钟离阜问道:“何事开怀?”

    嗜鬯憋住笑意,“都是些污秽的想法,仙尊还是不要知晓得好。”

    钟离阜化了一身素面牙色鹤氅,一头黑丝高束,活脱一副白面书生的模样,让那在门边发呆的小二瞧得都愣了一愣。

    看人越走越近,小二这才匆匆迎上前,鞠躬哈腰道:“两位客官生得好生俊俏,是打哪来啊?”边说边把人往里边引,收拾了一张桌子给人坐下。

    “这位客官我猜是位教书先生。”小二先是看了看钟离阜,见此人冷面如霜,自讨没趣偏过头又看了看嗜鬯,笑脸奉承:“我猜您是有钱的官家大少爷吧,浑身一股遮不住的贵气。两位今儿个是要打尖还是住店呢?”

    嗜鬯朝小二招招手,示意他低下头来。

    “早些时候不是来了一群人嘛,那些人住在几楼,你便安排这位先生同住一层即可。”嗜鬯边说边拿出一锭金子和一锭银子,“我喜欢官家大少爷这个身份,金子是房钱,银子是赏你的,去安排吧。”

    小二两眼几乎要炸出火来,笑得合不拢嘴,“多谢大爷,一定给这位安排最好的上房,晚些时候再让厨房备好上乘的酒菜送上去。”

    客栈靠的是南来北往的商客在营生,这瘟疫搞的外边人进不来,里边人出不去的,差点关门大吉了,今儿个不知吹的什么风,接二连三的进客,还都神神秘秘的,不知道是来落孤城搅什么名堂。

    小二看了看被同伴引上楼的客人,又看了看手中那闪闪银锭子,笑着想:管他呢,他啥奇怪的客人没见过,只要有银子拿,都是好客人。

    今日的午膳太过丰盛,窦扣比平日多吃了一些,许是撑了胃,此刻隐隐发疼,她走出房间想向小二问点消食散,瞥见那被小二引着走向客房的客人,背对着,看不见相貌,不过此人身形……

    窦扣浅浅一笑。

    “好像大叔啊。”

    直至房门被小二带上,那人都未回头。

    她大概是许久未见,思念成疾了吧。

    窦扣倚在栏边撑着下巴,看向那刚刚住人进去的客房,自言自语:“也不知大叔现在在干嘛?没有我在肯定乐得清静自在吧,弹琴,看书,写字都没有人打扰,说不定巴不得我不回去呢。”

    “丫头。”

    窦扣侧过身看向朝她走来的桓奕,“师傅,有事吗?”

    桓奕走到窦扣面前,用手抚了抚她的头,柔声道:“这次不管过程和结果如何,我都会保你周全。”

    窦扣纳闷,“师傅是知道要比什么了吗?”

    桓奕摇头,“只是刚才偶然想起故人,便想同你说这一番话而已。”

    窦扣双手又挽上桓奕的胳膊,撒娇道:“您一直以来都疼我,不说我也知道您会保护我的。”

    钟离阜隔着房门透视着走廊上的二人,神色黯然。

    这男子是何人?为何会和扣儿如此亲密?话语间仿若相识多年般的熟稔。

    师傅?是扣儿在祈山刚拜为师之人吗?

    即是如此,师徒之间如此这般拉扯成何体统!

    钟离阜挥去眼前之景,垂下眼睑,对心中那股莫名怒火颇为讶异,心魔一旦衍生竟是如此强势,纵然修为如他,也难以压制。

    既然越压制越强势,那便顺其道而行,情劫难渡,他曾见证几许,自己修行近十万年,想必此劫是修为进阶的重要关口,倒也不必一再忽视。兵来将挡 水来土掩,且看由心而为会如何,扣儿总说他不懂人世冷暖,那便乘此机会一同懂了去。

    如此做了决定后,钟离阜瞬感轻松,他起身走到铜镜前,细细看了镜中的脸许久,而后面容一抽,微微弯起了嘴角,笑得格外僵硬……

    扣儿说他笑得不好看,果真如此。

    入夜。

    床榻上的人又在呓语,还时不时傻笑几声。

    “大叔,您真好看,扣儿从未见过比您还要好看的男子……”

    “大叔,您不要赶扣儿走,扣儿哪都不想去,只想一直陪在您身边……”

    黑暗中矗立的人影缓缓坐在了床边,伸出手去抚平那微微皱起的眉头,轻声呢喃:“大叔不会赶你走。”

    床榻上的人似乎听到了回应但没有醒来,熟睡的面容转而笑得香甜。

    钟离阜正准备离去,突然见窦扣胸口五色荧彩若隐若现,此时呓语又响起,却是换了一种语调。

    “荼青,他给我取了一个名字,唤作‘蝶音',蝶自谷中来,喜闻丝桐音……”

    正当钟离阜觉得此话十分耳熟之时,接下来的话让他彻底怔住。

    “我以上古神族之力封印此情此景,除了你们,没人会记得我出现于此……”

    泪珠从窦扣眼角滑落,声音是钟离阜从未从她口中听过的悲凉,他甚至怀疑此时说话之人根本不是扣儿。

    “你到底是谁?”钟离阜脱口而问。

    床榻之人缓缓睁眼,瞳孔深邃如潭,梨涡浅笑,轻声回应道:“桑虞。”

    “你不是扣儿。”

    “我是她,亦不是她,终会是她。”说完又闭上眼,陷入了沉睡。

    窦扣胸口的荧彩隐匿消失,房内陷入更深的黑暗,此时的钟离阜内心久久不能平复,他起身隐回自己房中,一遍又一遍回想那番诡异的对话,特别是那句“蝶自谷中来,喜闻丝桐音”,分明耳熟至极,却始终寻不到关联记忆,怪只怪多年来修养心性,淡薄度日,思绪空空如也,如今看来反倒有弊。

    她口中的荼青是谁?桑虞又是谁?上古神族?她到底封印了什么?为何此人如今会在扣儿的体内,二人又有何关联?

    这一切看来只有一个人能给他答案。

    只要输入www.65ws.com就能免费阅读全本小说,并支持全文下载,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